【叛逆的鲁鲁修】 第四章 童年那种事情,谁会记得住啊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三章 作为人质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五章 动力能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黄昏,我和父亲回到了宾馆。听了我的分析之后,父亲唉声叹气了好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件事情。

  死太监倒也会做人,大包大揽的向父亲保证今后我就住他家里,绝对不会让我吃了亏。

  有了父亲这个保证之后,死太监毫不犹豫,直接在登基大典上发难。要求各地疆臣送人质入京。疆臣们也不出所料的大声反对,吵闹得差点把咬龙房给掀了个个。把小皇帝吓得直哭。

  死太监却是不慌不忙,直接宣布父亲已经同意了的消息。在场的没一个傻瓜。消息灵通得很,自然知道父亲对我这个儿子宝贝到什么程度。一时间为之失声。

  最终,死太监连打带削,总算完成了这个计划。要求疆臣们只有在交出人质之后才能离开雒阳。否则的话就在这里呆上一辈子吧。

  期间也让我见识到了这个死太监的狠辣。几个无论如何都不肯送人质入京的家伙,被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削成了人棍。几个成功潜逃回去的疆臣多半死在了路上。少半被朝廷的大军灭了满门。

  杀鸡儆猴。在这之后,各地疆臣的动作明显快了许多。铁血镇压。宦官们得威信也随之提升。只是各地流言阉党乱政的也不在少数。不,或许更多一点。

  父亲在回去之后,又派了专机给我送了一大堆的东西。不过我看着,也只有那些兵书史书和剑道秘籍有用处。其他的无所谓好坏。在朱禁城内也有。

  听他的来信所说,靠着宦官集团不遗余力的支持,父亲难得在于EU的交战之中占了上风。打了几个小胜仗。心情愉快之下父子分离的痛楚也减轻了许多。

  倒是那个死太监听说了这事之后,也专门差人搜集了不少孤本绝本的兵书秘籍送过来,让我着实高兴了一阵子。

  其他疆臣的子嗣亲眷便没有我这么好命了。毕竟死太监已经跟他们结了仇。还不得防备着他们跑了?一个个都好像蹲监狱似的,被高墙圈了起来,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饮食饮水的都有专门的定制。对于这群养尊处优惯了的二世祖来说。这种日子比死了还难受。颇有几个硬气的上吊撞墙的。

  死太监这回可慌了神了。这群人质活着能威胁人。可是死了就只能喂狗吃了。但是这样的待遇之下,保不齐这群二世祖真的会死。可要是真的放松了他们的监控,死太监又不放心。

  一次,死太监无意中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想了想,决定帮他这个忙。便笑了笑,说道:“叔父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摆弄那群家伙还不容易?”

  死太监苦笑,说道:“贤侄啊,那群家伙多半细皮嫩肉的,可不比贤侄你将门虎子。便只是一顿鞭子抽下去,多半也就没命了。如何用得了刑啊。”

  我摇摇头,说道:“小侄并不是说要他们受苦,反而要让他们享福呢。一杯美酒掺了一份白面下去,保他们飘飘欲仙,几天功夫就得乖的跟孙子似的。”

  死太监听了这话大喜过望,心想:“这倒是个主意,这小子倒是够黑的,好在跟咱家是一条线上的人。不行,今后可得好好笼络着他。”

  就这样,我又在其他地方上稍微提点了死太监几下。让他高兴之余,对我的态度也变得愈发和蔼。一来二去的好像真把我当成晚辈了似的。

  毕竟这死太监不可能有孩子。一下子看到了本少爷这么聪明伶俐的,心里自然也欢喜。半年的功夫处下来。我倒也领他的情。反正不是什么坏事。阉党走狗什么的祖宗那里就背着呢,不差我一个。

  何况,我也从他身上学来了不少东西。这个人呐,才能是有的,而且很不低。只看他能够以宦官的身份总领朝政就知道了。在各地督抚都与中央貌合神离之下,也只有他这样老奸巨猾又心狠手辣的家伙玩得转。

  老家伙处理政务的时候也不背着我。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政务到了他手里很快就能处理完。偶尔有我不懂得地方。老家伙也会耐心给我讲解一番。跟在他身边,我的政治能力增长速度快得惊人。

  老家伙很累,非常的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我发现这一群宦官之中几乎没有几个可堪大用的。老家伙也收服了一些朝臣,却大多是趋炎附势的小人。贪污受贿毫不手软,要说真本事却是没有。然而老家伙不得不依靠这群混蛋支持他。因为除此之外,他再找不到人手。

  “找不到就自己培养啊。这两年各地的督抚很是有几个穷兵黩武的。在南方几个行省孤儿满大街的都是。叔父你自己挑些个抚养。找些老师传授文武技艺。十几二十年之后,可不就多了一批心腹了么?”

  这就是我给他出的主意。说起来,我也有几分私心。两年的功夫,我也已经八岁了。该是培植自己势力的时候了(喂喂喂!你丫才多大,培育个毛啊)。借这个老家伙的鸡生我家的蛋,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还有,两年以来,我和父亲那边可视电话打了许多,得到老东西批准之后,还回去了东北一次。从言谈之中我能发现,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虽说我是他的独子,可曹家还颇有几门同姓的族亲。更有一个族叔爬到了辽阳军分区司令的位置上,巴望着我死了好一步登天的混蛋多着呢。我得替自己的将来打算。

  老家伙觉得我的建议很不错,虽然见效慢了点。不过他也才四十多岁。十几年的时间,他还等得起。

  就这样,老家伙派出了几个勉强称得上心腹的家伙,到了南方去收养孤儿。目标是一人一百个,男女不限。这样的话即使出了点意外,老家伙也会在十几年后掌握一批不少于五百人的心腹属下。

  凭着老家伙的能量,这些家伙可以很快的上位,至少能混到个中级官员或是军官。有了这批人的支持,老家伙的地位也能稳固一些。

  数个月后,这群家伙陆续回来了。老家伙也在这一段时间内召集了一些不错的老师。眼看着高氏私立学院的招牌挂了上去。我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常务副理事长的职位(理事长自然是老家伙)。

  看着这群朝气蓬勃的孩子,老家伙难得露出了笑容。同时也决定将这件事情变成常例。每年都招募上一批。

  算他学的快。

  只是,这群心腹从南方带回来的不只是这批孤儿。还有一些不利于老家伙的消息。

  宦官乱政的流言在一众疆臣的努力之下彻底传播开了。而且在疆臣们的盘剥下,平民的日子也的确越来越不好过。这罪名也算是落到了实处。江南地区还算好的。毕竟距离雒阳近了些。老东西勉强还能控制得住。

  但是更远处的几个加盟国就乱了套了。它们却是早就有了自立门户的念头,趁此机会,印独越独缅独等说法甚嚣尘上。加盟国政府也趁机扩大军备。意图不轨。

  “反了!统统反了!这群混蛋!咱家劳心劳力累的半死,治国理政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这群龟孙子却说我是‘乱政’!那苛捐杂税是咱家定的?是咱家定的,咱家怎么一分钱没见着呢?!就是正常的税款都差了一截!全泥马进了那帮孙子的腰包!黑锅却要让咱家来背!!”

  我没有说话,只是同情的看着他,心里想着谁让你占着中央的位置呢。当年张居正何等英明都被人骂成权奸,更何况你个魏忠贤。

  当然了,这话在心里说说就是了,别再刺激了这个老家伙。眼看着他做的都有点神经不正常了。

  不过这个老家伙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几步奔到我面前,瞪着眼睛问道:“贤侄,你的主意多,给咱家参详参详,怎么教训教训这群王八蛋。”

  我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和他们正面交锋的话,胜算很低。禁军数量太少而且少有战争经验。东北军还要受到EU的牵制。”

  “咱家的手里有人质!”老家伙不甘心的说到。

  “真正打起来的话,有几个家伙会在乎他们的?”我摇了摇头。毕竟,不是谁家都像我父亲是的,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

  “可是,就任凭着那群王八蛋中伤咱家不成?”老家伙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说起来,那群家伙也不算说错。宦官乱政的确有,不过说的不是你,而是其他的废物太监。一个个本事不大,搂起钱来却毫不手软。真正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或许,该多关注一下天子了。”我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

  老家伙的眼睛一亮,很明显明白了我的意思。

  “天子啊……没错,天子……”老家伙重复了几遍,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呵呵的笑着。只是我从他的眼里,仍然看得到无比的阴郁。

  数个月后,老家伙在朱禁城内为刚满五岁的天子举行了盛大的生日宴会。在宴会上做足了姿态。把这个小萝莉捧的像是三皇五帝一样的圣君。自己却只是个天家的奴才。

  同时东北军区总司令,魏国公曹嵩到场发言,赞同了老家伙的讲话。并且宣称整个东北军区百万雄师永远效忠天子皇权。中华联邦江山永固云云。

  接下来,父亲话锋一转,又说到了如今流传很广的分裂主义言论。言语很是强硬。声称所有分裂主义分子都是国家的敌人。若是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全体东北军与他不死不休。

  期间,天子个小萝莉撑到一半的时候就撑不住了。扑到我怀里睡得呼呼的。看着这个萝莉可爱至极的睡脸。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家伙跟几年前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婴儿是一个人。

  看起来女孩要变的话也不用等到十八岁呢。

  宴会过后,父亲也住进了高府。这几年曹家和宦官集团的合作愈加密切。父亲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有。

  等到父亲和高亥叙完了旧。老东西便很有眼色的离开了。剩下我们父子二人在这里。眼看得父亲嘘寒问暖的。我一边觉得好笑,也稍稍有点感动。

  只是,等到父亲问完了这些之后,就有些不正经起来了。完全忘了当年拿糖块逗我的时候遭到的鄙视有多么强烈。

  说起来大人逗自家孩子的方式少得可怜,真以为小孩子好欺负?还是觉得拿性问题逗小孩子很有成就感?

  在这方面,父亲也不能免俗,一句:“有喜欢的人了吗?”就这么说出了口。

  我稍微想了想,把这两三年来见过的女孩子在脑中过了个个。刚想摇头,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那个白发萝莉的睡脸。

  于是我点了点头,很直接的说:“有,正是当今天子。”噎的父亲说不出话来。

  “这么说,你想要娶天子为妻?”父亲说的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摇了摇头,反问道:“父亲这几年给我生了弟弟吗?”

  谈到这个话题之后,父亲面色变得尴尬异常。不知道怎么回事,父亲只得了我一个孩子。背地里检查也没发现问题,却不知怎么的就是生不出来。想必这个混蛋也偷偷验过我的DNA。大概就是那天,抱着我哭的很大声,之后又去祖庙进献了太牢的那次。父亲多半以为我当时还小,早就忘了。没想到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呵呵呵呵呵。父子俩对着笑了一阵,父亲越笑越心虚,我却是越笑越开心。

  “那我就放心了。”我说道。

  “不孝子!有些话知道不就行了,干嘛说出来!”

  我耸耸肩,无视了父亲的咆哮。接着问:“一旦我和天子结婚了,你觉得这个天下姓什么?会改姓曹吗?父亲你这辈子最终香火传承,你觉得皇室会让我儿子姓什么?”

  父亲良久不语,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随你的便吧,知道你的主意多。”倒是跟那个老家伙腔调差不多。

  我轻笑了一声,说道:“说起这件事情来,我最佩服的还是EU之前,欧陆的奥地利皇室。其他国家要扩展地盘都要打生打死的。他们却能凭借着联姻不断扩展领土。说起这个皇室来,别的不学,结亲的手段却是要好好地研究研究。”

  “是么。”父亲有些心不在焉。好像被我之前的问题弄得有些灰心丧气。

  看他这样子,我也有些不忍,安慰道:“放心吧父亲,该是我的必定属于我。不该是我的,却被我看上了的,也一定会属于我。”

热门小说无限之野心,本站提供无限之野心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无限之野心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三章 作为人质 下一章:【叛逆的鲁鲁修】 第五章 动力能源
热门: 粉妆夺谋 怒江之战2:大结局 疯狂升级系统 帝临九天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 异界龙魂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风临异世 苍穹榜:圣灵纪1 夫愁者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