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他是我的

上一章:第160章 真是奇怪的男人 下一章:第162章 又又又出事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中午,陈耀东和姜隽没有去常吃的那间食堂,而是上了三楼,进了五号食堂。

这家价格稍贵一些,也好吃一些。

两人打了饭后,找了个空位坐下。

陈耀东一边吃,一边问道,“在昭南,都有哪里势力?”

姜隽说,“铁衣帮啊,不但是整个昭南,整个南方,都是铁衣帮的势力范围。”

“还有呢?”

“没有了,整个地下世界,哪个敢不服铁衣帮,早就被铲除了。”

陈耀东见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说道,“不仅限于地下世界。”

姜隽说,“那就多了,最大的势力,当然是宁王,掌管着南方投资集团。然后东南军区,接着是提督府,再然后,就是高家,还有天河剑派,最后才是铁衣帮。”

“高家?”

陈耀东有些意外,这个家族,居然排在天河剑派和铁衣帮之前。

“嗯,高家是当世仅存的五个第一流世家之一,底蕴深厚,说不定有圣阶坐镇。在昭南扎根数百年,势力盘根错节。而且,宁王上一任王妃去世后,就纳了高家之女为妃。”

这么说来,高家的实力确实很强劲,还是宁王的姻亲。

陈耀东之前将这个高家遗漏过去,是轻视了第一流世家这五个字的份量。

这么算下来,有嫌疑的,应该就是这几家了。

其中,天河剑派和宁王的嫌疑相对要小一点。贺三肯定能查到他跟黄家的关系,那天河剑派和宁王多半也已经知道,他们要斩草除根的话,早就动手了。

剩下的四个势力里面,会是哪个呢?

……

下午,陈耀东上完钢琴课,跟程茜茜一起下的楼,刚出音乐社大楼,就感到一道锐利的目光,转头看去,见到一个板寸头。

是武道社那个姓丁的,目光中燃烧着炽烈的战意。

他认出我了。

陈耀东从对方的眼神中,就知道很可能身份暴露了。

不过,他很淡定,同在一个学校里,被这家伙认出是大概率事件,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我还有点事。”陈耀东对程茜茜说了一声,便向那个姓丁的家伙走过去。

“好。”程茜茜瞥了不远处的丁逸一眼,转身离开了。

这时,四周没什么人,陈耀东一直走到丁逸面前,对上他的目光,说道,“这件事,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丁逸毫不畏惧地跟他对视着,浑身战意沸腾,“如果我说不呢。”

陈耀东盯着他看了几秒,说,“那就算了。”

为了这点事,总不至于杀人灭口吧。

再说这家伙也不是没有人罩着,杀了麻烦只会更大。

丁逸微微一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中的战意顿时泄了大半,见他转身要走,开口道,“我可以为你保密。但我有个条件。”

“说。”

“我们在擂台上遇见,你要全力跟我打一场。”

居然提这种要求。

“好。”陈耀东也只得勉为其难,同意了。

“还有,我不会放弃的。”说完,丁逸转身离去。

……

陈耀东离开学校,打了一辆车,前往昭南最繁华,也是历史最悠久的朱雀大街。

百器坊。

这是一家专门卖武器的店,也是老王给他介绍的,里面各种武器都有,还接受定制业务。

他进了店内,问了一圈,剑的价格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最便宜的制式长剑都要上千块,贵一点的几千上万,至于专门定制的,至少都要几万,甚至是十几万,贵得有些离谱。

陈耀东稍微了解了一下价格,果断买了一把最便宜的制式长剑,打包好后,带上走人。

回到家后,他提着剑,在院子里练起了剑。

这边属于老式的别墅区,都是独栋,楼层普遍不高,围墙却修得很高,可能修建之初,就有防止别人偷窥的意思。在院子里练功,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

就怕云茗突然回来撞见,到时不好解释。

陈耀东纯粹是手痒,新买了一把剑,就忍不住想耍耍,还别说,跟木剑的手感确实有很大区别。

一是重量,二是重心。买的剑使得更加顺手。

他练了几趟,就回二楼玩游戏去了。

……

今晚,将举行第四轮比赛。

陈耀东还是在那个时间点,赶到了比赛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一群记者堵在门口。

三轮淘汰赛下来,只剩下八名选手。而他,已经一跃成为最大的夺冠热门之一。

虽然电视节目上,还有各种专门拼命贬低他,但是三大博彩公司的赔率是骗不了人的,他的赔率已经低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中午的时候,姜隽还跟他抱怨,说买张三赢根本没有赚头。

这些博彩公司多精啊。

“张——三!”

陈耀东刚出现在路口,就听到一个极度愤怒的声音,他转头看去,见到一身红衣的姬神月从一辆车上下来,眼中仿佛有火在烧,身边一团团金色的电光,发出嗞嗞的声音。

所有的记者发现了他们两个,一个个都兴奋起来,意识到有大新闻,照相机咔咔一顿拍,无数闪光灯亮起。

“无关人等,都给我滚。”

姬神月手一抬,嘭嘭嘭声响起,所有记者手中照相机都爆开来。随后一推,周边所有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飞了,摔到几米之外。

那些人爬起来后,屁都不敢放一个,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瞬间清场。

“你这是何必呢?”陈耀东叹气道。

姬神月眉心处的红宝石亮起璀璨的光芒,照得她如同神灵降世,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服。”

陈耀东不想跟她纠缠不清,说道,“我可以答应跟你再打一次,不过,如果你输了,你不许再来找我。”

“我不会输。”姬神月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陈耀东提醒她,“昨晚你就输了。”

“我绝不会再中你的暗算。”姬神月冷冷地说道。

陈耀东最讨厌这种杠精,说道,“你要是这样说,我不跟你打,我很忙的。”

姬神月沉默了几秒,说,“如果,你赢了,半年之内,我不会再找你。”

半年,也行吧。

陈耀东一想,半年后,自己都不知道哪个境界了,自然不怕她来找麻烦,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来吧。”

“接招。”

姬神月毫不犹豫出手了,眼中亮起一道金光,轰的一声,一道金色的闪电从天而降。

陈耀东再快,也快不过闪电,被劈了个正着。

姬神月一击得手,正要乘胜追击,突然,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的身体禁锢住。

“怎么会?”

她心头一片骇然,自己明明占得了先手,一记天罚击中对方,为什么还会遭到暗算?

此时,一道人影飞扑了过来。

她只觉得喉咙一紧,已经被一只手掐住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她如此之近,一瞬间,只觉得手脚冰凉,头脑一片空白。

“你输了。”

一个声音,将她的意识拉回了现实。眼前是一张破损的猩猩面具,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眼里只有平静。仿佛战胜她,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心头不可遏制地涌起一股怒意,“拿开你的脏手。”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陈耀东提醒了一句,松开手。

就在这时,姬神月闪电般探出手,抓住面具一拉。

如此近距离之下,陈耀东根本来不及躲闪,第一反应就是一指点过去,戳向她的脖子。

总算他还记着这个女人来头很大,不能杀。不然,就是一拳轰过去了。

这一指来得又快又急,姬神月同样躲闪不及,急中生智,低下头,一把咬住他的手指。

卧槽。

陈耀东都惊了,赶紧缩回手,看着手指上浅浅的牙印,这家伙属狗的吗?

“呸呸呸——臭死了。”

姬神月连呸了好几下,手背用力地搓着嘴唇。

陈耀东说,“我刚才上完厕所,好像没洗手。”

“你——唔——”

姬神月捂住嘴巴,干呕一下,转身狂奔而去。

“喂,我的面具。”陈耀东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她人已经上了刚才那辆车,车子很快狂飙而去。

终于走了。

他这时才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要是胡搅蛮缠,还真不好应付。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全新的面具戴上,施施然向赛场走过去。

……

“这个混蛋。”

车上,姬神月对某人恨得咬牙切齿,看着手里被电得焦黑的猩猩面具,恨不得将它撕成碎片。

副驾驶座上,那个中年美妇说道,“小姐,要不要让家里派人将他——”

“他是我的。”

姬神月打断了她的话,“谁都不许动他。我要亲手将他击败,再杀死他,以雪今日之耻。”

中年美妇便不再开口。

姬神月心里默想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底牌了,通玄法术,九死金身功第四重。”

挨了她一记天罚都能完好无损,绝不是第三重的金身功能办到的。所以,他一定是练成了钢铁之躯。还有,束缚住她的力量,只有可能是法术。

“半年后,我一定能超过你。”

她心中发狠,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同龄人面前吃鳖,还是连吃两次。武道上打不过,法术同样被秒杀。可是说是完败。

她还是第一次品尝到挫败的苦果。

她知道,自己碰上了有生以来最强劲的对手。只有胜过他,自己才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这个混蛋,面具底下,居然还要戴着头套。”

姬神月想到这里,对那个家伙更加痛恨了。

……

陈耀东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片焦黑,刚才那道金色的闪电威力很强,将他衣服裤子都毁了,可惜这里不是换衣服的地方。也只能这样去比赛了。

不少记者和保安躲在里面,看见他进来,一个个又凑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话。

陈耀东一概不理,直接进了里面,去了上次的休息室。

不一会,记者跟着进来了,“听说,姬神月再度向你挑战。”

“是谁胜了?”

“你受伤了吗?这对你接下来的比赛,会不会有影响?”

那记者见他还是不说话,哀求道,“张三先生,你这样什么都不回答,我们很为难的。求求你,至少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我们保证不乱剪。”

陈耀东看了她一眼,首次回应道,“你老是问东问西,我也很为难的。”

这时,工作人员来通知,说准备上场了。

陈耀东起身离开。

他的第四位对手,是一位熟人,贺三的师侄任云亮。他对这个人的印象不错,决定多放点水。

这一次,陈耀东上台的时候,观众席上的掌声总算超过了喝倒彩的声音。

武者之间,强者为尊。他表现出强大的实力,自然会受到应有的尊敬。

“我练的是流光剑,请赐教。”

任云亮上台后,用了一个后辈的礼节。脸上却是不卑不亢。

裁判见两人交流完毕,宣布开始。

任云亮抢先出手,手中的剑化为一道流光,速度竟然比汪雪侠的夺命剑快了几分。

陈耀东已经打过三场擂台,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面对这一剑,也不硬拼,一个猛虎翻身,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实战最能让人进步,经过三场实战,他对伏虎拳的应用,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面对任云亮的流光剑法,也显得游刃有余。

两人以快打快,眨眼间,已经过了十来招。看起来竟是平分秋色。

台上的观众看得目不暇接,但有一些人已经察觉到不对,这个张三是怎么了?都打败通玄境的姬神月了,面对练气九重的任云亮,也打得这么艰难?

难道,任云亮的实力被低估了。

观众席上,贺三看着台上的表演,手摸着下巴短短的胡子,心想,臭小子进步还挺快。要是第一场有这种表现,说不定能瞒住别人的眼睛。

这家伙纯粹把别人都当傻子吗?强行跟一个练气九重的任云亮五五开。

“好!”

这时,台上的陈耀东总算“艰难”地将任云亮打下擂台。顿时,全场轰然叫好。

贺三嘴角抽搐了一下。

看来,这个世界傻子还真不少。

热门小说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本站提供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60章 真是奇怪的男人 下一章:第162章 又又又出事了
热门: 百炼成神(不灭武神) 史上第一祖师爷 万界道尊 谜踪之国I:雾隐占婆(地底世界之雾隐占婆) 三界宅急送外传之异人学园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 武炼巅峰 鬼厨 穿到异世开会所 大地传奇系列2:米尔伍德的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