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坟裂

上一章:第216章 黑子 下一章:第218章 云露老魔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堂姐有些哭笑不得的盯着李慕白,见到李慕白往前走去,正打算掏出这两张黄符扔掉,这时候一个大红包递了过来。

“这也是慕白的一份心意,收下吧。”

李建国递给大堂姐一个红包,收下红包之后,堂姐才没有拿掉小孩口袋之中的黄符。

上了山之后,周围弥散着爆竹炸完之后散发出的浓浓气味,甚至山间还漂浮着淡淡白雾,人走在其中,隐隐若现。

在山下还没太强烈的感觉,但是到了山头之上后,这种感觉就强烈很多。

邪气,怨气!

这香山之上到底镇压了什么,怎么会如此恐怖!

李慕白开始四周张望起来,然后发现周围的树木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一丝绿意,虽然是冬天,但是有些树在冬天也依然是生有绿叶的,虽然色泽没有夏天那样翠绿,不过这香山上完全没有,到处都是枯黄的树木,上面阴风阵阵,还有随处可见的荒坟。

这些坟墓有些连墓碑都没有,只是单纯的一个土包,长满了杂草,甚是凄凉。

而也有不少有主坟墓的坟前有被烧过的钱纸,未曾燃烧殆尽的香火蜡烛,甚至还有一些简陋的瓜果。

冬天的气温很干燥,这些祭拜的村民也没有等这些火完全熄灭了就下山了,这样做很危险,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至少从李慕白懂事的时候,这座山是从来没有失火过的。

自己爷爷奶奶的坟墓在山上算的上比较大气了,已经完全用水泥浇灌,并且周围还堆砌了一个半圆的水泥围墙,虽然不高,但是上面雕龙画凤的,特别是坟墓前的两根柱子,显然是经过精心打造的。

大伯他们开始忙乎起来,燃香烧烛,开始放鞭炮,刺耳的鞭炮声响起,浓浓的白烟冒了出来,有些呛人。

李慕白诚心诚意的祭拜,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和奶奶是不可能听得见,看得见,这只是一种缅怀的方式而已,现在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可能现在他们早就投胎转世了。

就在李慕白燃烧钱纸的时候,远方传来一声刺耳惊叫,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是张家寡妇!”

二伯一听,脸色都变了,但是看到周围两个兄弟古怪的看着他,他便不开口了,不过脸上的着急之色却是无法掩盖住。

就在几人还愣住的时候,李慕白顺着声音跑了过去,一边扭过头,大声道:

“你们赶紧下山,不要跟过来。”

语气异常的深沉,似乎还有一丝颤抖。

走了片刻之后,他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袄的女人跌坐在一座坟前,这座坟墓是刚刚从中间裂开的,好像一个力大无穷的人手持板斧,一斧头给劈开一样,有些离谱的是,这坟中间的裂缝十分的平整,有灰白的气息从里面飘散而出,散发腐烂的味道。

这股白气缓缓的飘散着,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难以看出,还以为是周围爆竹过后的烟雾。

在这荒林之中,女子身上的红袄特别的显眼。

“张姨!”

李慕白大声开口了,坐在坟前的那个女子身子微微一震,转过头来,苍白的脸,一双略微失神的眼睛慢慢的恢复几分暖意。

张寡妇爬了起来,也顾不得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往李慕白跑过来。

“原来是李家的娃儿,幸好有人,幸好有人,刚才吓死我。”

张寡妇头发有些凌乱,虽然穿着红色棉袄,尼龙裤子,但是也掩不住她曼妙的身材,再加上她五官还算白净,也难怪二伯一直和她有暧昧的关系传出。

李慕白点了点头,走到坟前。

张寡妇的丈夫死了有些年月,这么些年张寡妇又没改价,拉扯一个和李慕白差不多大的姑娘,现在她姑娘也上大学了。

“张姨,你这坟是什么时候用水泥浇灌的?”

李慕白开口问道。

“去年,当时花了好多钱,原本以为会很结实的,没想到今天一来上香,就裂开了,吓死我了。”

张寡妇拍着高高耸起的胸脯,心有余悸的开口了。

李慕白走了过去,伸手往坟墓的裂缝之中一抓,只见手里抓住来的土,居然是黑褐色的,在张寡妇目瞪口呆之下,李慕白又把这土放在鼻尖,嗅了嗅,脸色就露出了凝重之色。

“小花,你没事吧,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二伯李建伟的声音传了过来。

“伟哥,你来了!”

张寡妇闻言娇躯微微一震,跑了过去,但是见到李建国和大伯李建功也在场,她只是跑到李建伟旁边便止住了脚步,不过看她这趋势,是想奔到他怀里的。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听你的声音,很惊慌。”

李建伟张嘴关切的问道。

“坟……坟裂开了!不会是那个家伙知道咱们,气的……”

张寡妇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淡不可闻。

“瞎说什么,胡闹。”

二伯李建伟走了过去,见到李慕白蹲在坟前,手里还抓着一抹黑土,立刻开口了:

“慕白,快扔了,这么邪门的东西你也敢抓在手上,晦气!”

李慕白听到自己二伯在身边,扔掉了手中的土,拍了拍手掌站了起来,扭过头问:

“这处地方是谁选的?”

“这是云先生选的位置。”

张寡妇老老实实地回答,毕竟自己丈夫的坟头裂开,不是件吉利的事情。

“云先生?村里还有这号人物?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李慕白眉头微微一皱,又陷入思索之中。

“小孩子家,问这么多干嘛,云先生是村里的风水先生,改天找他问问就是了,待会吃完饭,赶紧把坟填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伯李建功扫了一眼裂开的坟,淡淡的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处理一下这里。”

李慕白不愿意再多说什么,接着从自己包中驱除一个檀木长盒,这个盒子有一尺半,和背包差不多高了,然后打开檀木盒子,掏出一根清心香插在坟前。

在几人诧异的目光之下,李慕白点燃了清心香,周围挂着淡淡的寒风,张寡妇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有些紧张的看着这根怪异的檀香。

这种檀香他们都没有见过,比起普通的檀香有很大的差别,只见檀香燃烧的白烟并没有直接被风吹散,而是笔直上升。

这清心香除了能够让人心神宁静之外,还能够断冤屈,如果白烟直线上升,就无冤,如果散了,那就冤气重。

看到上升的白烟,李慕白露出些许疑惑之色,但刚飘出数尺之高后,这白烟忽然一下弯折过来,开始沿着裂开的坟墓旋转起来,最后纷纷没入坟堆之中。

“张铁叔不是生病而死的么,怎么有这么大的冤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慕白印象之中的张铁,也就是张寡妇的丈夫,是一个从小体弱多病,身体苍白的人,模样长得很俊俏,但是整个人都很阴郁,成天都阴沉着一副脸,很不开心。

“他真是病死的,还请郎中看过了,这件事,云先生还有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云先生说他身体原因,因为身体阴气重,才会导致早死。”

张寡妇顿时急了,李慕白这样说,好像是自己害死了张铁一样。

“慕白,你怎么说话的?虽然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这种魔术,但是不要在这里弄了,回家吧,这里的事情,长辈会处理的。”

二伯李建伟明显不高兴起来。

“是啊,小伙子,还是听你伯伯们的话吧。”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远方传了过来。

“云先生,你来了,正好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大伯李建功立刻招呼起来。

李慕白看着对面走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简朴,但是浑身散发出一股难以掩盖的魅力,是属于那种万人迷的存在,身上的衣物已经对他起不了装饰的作用,而另外一个穿着牛仔装的则是黑子了,见到黑子老老实实地呆在这个所谓的云先生身后,李慕白心里是狠狠的震了一下。

他又不是那种蠢钝之人,先前就察觉到了黑子绝非普通人,现在又老老实实地跟在云先生身后,这个云先生肯定就是他的长辈,实力比起黑子还要强不少。

云先生虽然在跟大伯李建功说话,那是那目光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李慕白的身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透。

“哦,没什么,可能是最近的天气原因。”

云先生的声音很有磁性,充满了魅惑。

“这个墓穴的位置是你选的?”

李慕白收起檀木盒,冷冷的盯着云先生开口了,这个云先生自然就是黑子的师傅,云露老魔。

“有问题?”

云露老魔笑眯眯的盯着李慕白。

“你到底存的什么居心,怎么可以把人葬在养尸地。”

李慕白没有理会周围的诧异目光,冷冷的说道。

“小子,别乱说话。”

黑子站出来,使了个警告的眼色。

“养尸地?”

李建功露出些许疑惑,发现周围几人同样是一脸的不解,不过听这个名字,显然不是太好的。

“不错,是养尸地,这里埋葬的是张铁叔吧,我刚才用香确定了一下,里面怨气十分钟,魂魄都困在里面,你们不相信,可以,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咱们午夜子时过来,我招魂,看看他到底是如何死的。”

李慕白目光毫不畏惧的盯着云露老魔。

旁边的黑子脸色不太好看,这李慕白居然直接拆穿了自己的师傅,其实张铁的死,和自己的师傅是大有渊源的。

热门小说我的阴阳招魂灯,本站提供我的阴阳招魂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阴阳招魂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216章 黑子 下一章:第218章 云露老魔
热门: 死对头他超甜的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美人毒计2:绝杀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 木锡镇 隐僧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D之复合 邪少药王 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