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礼的番外(1)

上一章:岁月共白首(6) 下一章:唐其琛番外(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柯礼的番外

外滩边的一家咖啡馆, 因是工作日,客人并不多。

靠角落的卡座, 柯礼点的柠檬水都换了第二杯, 今天的相亲对象还是没有来。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距约定的点已经迟了十五分钟。倒也不是故意迟到,对方给他发了微信, 说是路上塞车。

柯礼晚上七点还要赶回公司开会,为了这次相亲,他也算是把工作压得没有一点儿空余。走的时候和唐其琛请假, 因为事情太多,唐其琛差点没批。换做以前,其实来与不来都没那么重要,但这个是他大伯介绍的。大伯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教授,儒雅正派,平日很少理会这些家长里短,这次能主动搭桥, 该是重视的。

据说姑娘是某个校领导的女儿,留洋归国, 相貌学识都很不错。

这两年给他做介绍的比比皆是, 个个都往天上夸,柯礼已经心如止水, 心想, 换点别的描述,比如这人长得一般, 普通大学毕业,家里条件中等……他或许还有点期待。

第二杯柠檬水也见底时,相亲对象姗姗来迟。

一件黑色羊绒衫搭着墨绿色的皮草马甲,脚上是一双齐膝长靴,及腰的卷发挑染了一撮紫,够飒的。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哟。”姑娘声音娇滴,也不怯场,自顾自的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柯礼礼貌的笑了笑,“没事儿,喝点什么?”

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他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

上了两杯卡布奇诺,姑娘要求仔细,白糖只加一勺半,多一点都不行,还要三分之一勺奶球。服务生记下之后走了,她才对柯礼说“我很喜欢喝咖啡的呢,你呢,你喜欢吗?”

柯礼说“还行,工作多的时候会来一杯提提神。”

“你是在亚汇集团上班的?大企业呢,做老板的助理是不是很辛苦?”

“忙起来就没太多感觉了。”柯礼面带淡淡笑意。

姑娘来了精神,“你们集团待遇很好的?普通员工能拿多少一月呀?”

柯礼含蓄答“职能部门不一样,会有差异。”

“主管级别两万有没有呀?”

柯礼温和笑了下。

从他的笑容里,对方得到更多遐想,跃跃欲试的问“那你的工资岂不是更高啦?”

柯礼意思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但耐不住对方的坚持,只能委婉的告诉她“我不拿工资的。”

也不是不拿工资,他的主要收入是按投资股份的红利分配,他从大学毕业起就在亚汇工作,十年已过,早成了唐其琛身边的中流砥柱。但这些都是私事,柯礼尽得唐其琛的真传,低调内敛,也是个很能收的人。

姑娘得到满意答案,聊天的**明显就上升了。从她国外留学的经历开始大谈特谈,又说自己去过哪些国家,再聊到喜欢的品牌和化妆品,她像一个万花筒精彩纷呈。柯礼全程都听得很耐心,偶尔抿口咖啡,聊到什么都能回应几句,很绅士客气。

一杯咖啡的时间下来,姑娘对他甚为满意。

柯礼五点半就要回公司,他的时间安排向来是妥当的,提前五分钟就提出告辞,这都是约会之前就说好的,所以也没什么不礼貌。柯礼早早的就把单买了,两人走出咖啡馆时,姑娘看到他的车是奥迪q7,黑色车身和他今天的呢子大衣很配。柯礼礼貌问“去哪儿,我送你。”

“不用啦,我开车来的。”

柯礼便笑笑,拉开车门坐上去,把车开走了。

转出停车场,姑娘的身影还立在原处没挪地儿。直至后视镜里看不到人了,柯礼才微微叹了口气。空调温度高,他松了松领扣,活动了一下肩膀。

周四的时候,他回家。

柯大夫正在花园浇花,见着人进来哟了一声,可稀奇,“难得啊,倦鸟归巢,小柯同志吃过饭了没有?”

柯礼把花园的铁门关上,手里提着一袋水果,“都回家了,哪能上外面吃饭,这不,得让李老师给我改善伙食。”环视一圈儿小花园没别人,就问“李老师呢?”

柯大夫把水壶搁地上,好心提醒了句“在屋里头做饭呢,注意点啊,你妈这两天心情不好,待会又得严加拷问你了。”

柯礼眉头皱了皱,很快舒展开来,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李老师听见动静,果然就在屋里唤起人来,“别想用一袋水果贿赂我,爷俩一天到晚就合起来欺负人,一丘之貉。”

老柯和小柯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进屋,桌上已经上了两道菜,红烧猪肘和虾仁滑蛋,都是柯礼爱吃的。李老师擦完手出来,见着儿子一下子板起脸,不苟言笑的说“你跟沈琳琳相处的怎么样了啊?”

沈琳琳就是他上次的相亲对象,喝完咖啡后,姑娘倒是很主动的联系他,约看电影,吃饭什么的,他次次都给婉拒了。

估计跟父亲诉了委屈,人家父亲又把意思转达给了柯礼的大伯,李老师这才不高兴。

柯礼也不假兜圈,坦然说“我觉得这姑娘不合适。”

李老师语重心长道“就见过一次面你就知道合不合适了啊?至少多接触几次嘛。你啊,过完年都三十一了,对自个儿的事就这么不上心呢?”长辈爱子心切,难免埋怨“皇帝不急太监急。”

柯礼给听笑了,“谁是太监呐?”

李老师气的哟,“晚上你只许吃一碗饭!”

柯礼搭着他老妈的肩膀,笑意温和的说“您罚点别的,李老师做的饭至少要吃三碗,不然我明天都没心思去上班儿了。”

李老师严厉依旧,但眉眼间分明是松了绑,“别跟我贫!”

老生常谈的话题,开场白和结束语基本都是这样。李老师诸多不满,但对儿子是实打实的疼爱。

柯礼三十一了,一个不尴不尬的年龄。他们家算是书香世家,柯大夫和李老师相亲相爱几十年,柯礼是独子,但他们自小对他也没有多严苛的要求,柯礼小时候也不算特别拔尖儿的孩子,小学到高二,成绩都普普通通的。当时他们想,能上个一本就行了,没想到柯礼最后两年还拼了一把劲儿,去了北大。

经济类专业毕业后,柯礼就应聘去了亚汇集团,从普通员工做起,熬了几年,直到集团现任的ceo上任,他也跟着调到了更高一级的职位上。要说他有多突出的优点,那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在这个位置,面面俱到比锋芒毕露更重要。唐其琛知人不评人,甚少对谁表达过观点。但他曾经很明确的夸赞过柯礼,说他是个翩身避世的明白人,很难得。

可就是这么一个精英,感情生活却没能顺心顺意。

大学时候倒是谈过一个女朋友,可惜人家大三那年去了美国做交换生,异地恋苦苦维持了一年,最后还是分手收场。

柯礼对这段感情付出了很多,许多年后,都成了他心口抹不去的伤痛。就像陈年旧伤口,刮风下雨天还会隐隐作痛。后来姑娘嫁给了一个外国人,生了两个混血宝宝,这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才算真正落了幕。

这些年,不是他不想谈,而是工作太忙,也确实没有遇到合适的。

有时候,柯大夫还打趣儿的问“唐总生意做那么大,人脉应该很广的呀,怎么就没给你介绍一些认识?”

柯礼还没说话呢,一旁的李老师冷不防的嗤了声,“得了,他那老板,还给他介绍?自个儿也是个单身汉。”

柯大夫无言以对。

李老师能说会道,还有点冷幽默,戴着老花眼镜坐沙发上织毛衣,悠哉哉的说“你俩组团呢,以后做什么都能弄个团购价,不亏。”

回忆这些事儿,日常琐碎看着不在意,但为人父母,哪有不着急的。

今年起,柯礼记得,这都是他第五次相亲了。回回都是姑娘满意也主动,但搁他这儿,仿佛就是缺了那么点道不清的感觉。

吃过晚饭,柯礼帮李老师收拾桌子,柯大夫系着围裙乐呵呵的在厨房洗碗。李老师切水果,喊了一嗓子,“柯礼,你别弄了,我来。把这盘水果送去给邻居。”

桌子已经收拾干净了,柯礼走到门边,“嗯?”

李老师说“今天早上搬过来的新邻居,给我们送了一份糕点当见面礼。就当回礼了,你拿过去。”

果盘用保鲜盒装着的,李老师切的漂漂亮亮,菠萝还雕成了雪花片的形状,看起来就很用心。李老师知书达理,是个很开明的老太太,礼尚往来从不亏了礼貌。柯礼拎着袋子就出门了,反正近,他没把门关紧。

这幢叠墅是他三年前买的,当时贷了点款,不过去年就还清了。这也得归功于他有个大方的老板,从不亏待人。小区路灯的亮度调的很低,冬天呵气成霜,他出门忘了穿外套,没几下就凉飕飕的。绕过一段小径就到了邻居家,他按门铃,第三声,门就开了。

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身影站在门边,她微微仰着头,脸上带着笑,目光与柯礼淡淡相交,眼睫适时轻眨了一下,然后笑意更深,“您好。”

柯礼愣了愣,没料到是个这么年轻的姑娘。

随即展开笑颜,“您好,我是隔壁邻居,谢谢你送给我们的糕点。我妈妈切了点水果送给你。”

柯礼递过保鲜盒,礼貌道“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邻里之间互相照顾也是应该。”

女孩儿抿嘴微笑,声音很好听,眼睛向下弯的时候,很亮。她说“谢谢了。”

柯礼几乎没有犹豫,从容大方的说“我叫柯礼。”

女生也笑,柔声说“幸会,我叫赵西怡。”

回家时还是原路,柯礼顶着西风,心情忽而变好,天气好像也没有那么冷了。

进门,李老师忍不住数落“怎么连外套都不穿,今天只有八度呢。”

柯礼换鞋,“不冷。”

李老师任之由之,继续织毛衣。柯礼陪他们看了会电视,到了八点他得走。他自己在杨浦区有个小公寓,是前几年公司的福利奖励,上班儿方便,他平时就一个人住。

“爸,妈,我走了啊。”柯礼起身。

柯大夫嗯嗯的应着“注意身体啊。”

李老师呵了一声,“哎呦,终于要走了,空气新鲜多了。”

柯礼乐的,从后面扶着李老师的肩膀捏了捏,“知道了李老师,个人问题会抓紧的。”

李老师这才缓了脸色,放下毛衣,拍了拍他的手背,“去,开车慢点儿。”

柯礼的车就停在叠墅外边,他拎着钥匙出去时,恰好看见前面一辆白色奥迪在倒车。就一个车位了,前后都有车堵着,其中一辆还没按线停,轮胎刚好压出了线。车位本身就小,现在难度更大。白色奥迪倒了两把都没进去。柯礼瞥了一眼也没特别注意,解开车锁,手刚搭上车门,就见白色奥迪的车窗滑下,探出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

新邻居,赵西怡。

柯礼开车门的动作暂停,脚步不自觉的迈开,朝着前边走去。

赵西怡也看到了他,苦笑的扬了扬嘴角,谦虚道“技术不到位。”

柯礼没附和,他从不在人家遇到困难的时候说三道四,只微微弯腰,问“要帮忙吗?”

赵西怡是真停不进去,感激都来不及,忙道“谢谢啊!”

柯礼高三毕业就考了驾照,真真儿的老司机了,他把车开得稍远,然后看准点位打方向,不过确实很难停,他也是倒了两把才停进去。下车后,他无奈说“前边这哥们儿不按线停,我都想给他扣分了。”

赵西怡还真从包里掏出了便签条和笔,拧开笔帽写了三个大字扣100分。然后贴在了前面那辆车的车尾上。

两人看了彼此一眼,没忍住,都笑了起来。

赵西怡也就开开玩笑,不会真生气,走前把便签纸又撕了下来放进包里,对柯礼真心实意的道谢“柯先生,谢谢你哦。”

柯礼说举手之劳,然后去开自己的车。

他倒车时,赵西怡也没马上离开,站在那儿帮他看了看,直到车子完全出库,才笑着摆摆手,“再见。”

柯礼点了脚刹车,嗯了声,“拜。”

回公寓后,柯礼洗了澡出来,忽然起意,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他微信一般都是工作联系居多,又或是同学朋友,群组也都是工作相关。年初的时候柯大夫和李老师去马尔代夫旅游,物业正好要填表,李老师就让柯礼去填,顺便也把他加进了业主群。这个群平时也挺友好热闹,但柯礼是屏蔽的。现在,他点了进去,然后翻开列表,从最后面开始找。

果然被他找着了,群里备注名3幢102—赵西怡。

柯礼点开她的头像,是个卡通西瓜。他嘴角不自觉扬起笑意,手指犹豫了下,还是按了下去,点了添加好友。

对方要验证,他想了想,写了两个字司机。

十来分钟后,赵西怡就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并且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柯礼很应景,回了一个小汽车的表情。

几秒钟后,两人同时发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握手。

第二天七点不到,他就去公司上班。

唐其琛家的小朵儿这几天发烧,老板告假,许多事情都压在了他身上。今天陆氏的陆总于中午到上海,柯礼必须亲自接待。下午陪陆总参观了集团,又备了丰盛晚宴,到晚上时,新天地开了包厢,估计不到零点不会完事儿。陆总名叫陆悍骁,人随和亲近,聊天的时候没什么架子,什么都能说个所以然。

柯礼与他是第一回交道,但意外的投缘。陆总长得风流倜傥,也是个会玩儿的,不是特别讲究规矩,反正很随性的自己招呼上了。

柯礼多久没陪过这么轻松的应酬了,松了口气,也权当解闷。

他们的包厢在二楼,一楼是舞池。灯光绚烂,人头攒动,光影各色变幻,虚虚实实的看不真切。看不真切才好,往里蹦跶的人都是图份放松。柯礼脱了外套,解开袖扣,边挽衣袖边往舞池走去。

平日工作没压力那也不可能,而且在机要秘书这个位置坐着,事事当谨慎。柯礼当然有自己放松的法子。他这人承压能力强,也懂得变通,在工作和生活之间找准一个平衡点,活得坦然明白。

dj正好切了一首歌,一个中文的串烧,重新编了曲儿,前奏就是一通激昂的鼓点,然后一声男声吼叫,全场气氛瞬间飚了起来。

柯礼跟着音乐轻晃,人多,这个碰那个,身体免不得一些接触。他是个放得开的,玩的时候就尽情点,胳膊举高,跟着音乐划了一圈儿,正沉浸呢,肩上却一沉,有人从后面拍他。

柯礼自然而然的回头,竟然是赵西怡。

她今天化了妆,正红色的口红特别显气质,眉眼弯弯冲他笑,“hi!”

大概是气氛太躁人,柯礼发现自个儿的心脏跟着节奏一起晃了晃。

招呼还没来得及打呢,dj又换了碟,抒情的萨克斯悠远绵长,像暴风雨后的彩虹晴天,有点分裂。方才还群魔乱舞的人们很快适应,自觉的勾肩搭背,也不管是否认识,和身边的异性、同性悠悠的跳起了慢三。

赵西怡旁边有个胖哥们儿,头发秃了半边,醉醺醺的就要牵她的手,柯礼飞快揽了把她,搭着她的肩,虚虚扶了把她的腰,然后原地转开,把人给挡了过去。

赵西怡仰着脸,笑意盈盈的望着他也不出声。她皮肤白,被灯亮一晃,像是打了一层薄薄的柔光。柯礼眼神渐浓,两人对望了片刻,他微微低头,热热的呼吸落在她耳边,“一个人来的?”

可惜音乐声太大,赵西怡没听清,于是下意识的侧了侧脸,是想问他说什么。

恰好旁边一对小年轻抱在一起你侬我侬,投入得太尽情了没留意,撞了她一下。赵西怡幅度便大了些,头一倾,唇瓣正好碰在了柯礼的下巴。

很轻的一个碰触,像落花时节的花瓣随风飞舞,一片一片落在了他皮肤上。

女孩儿身上的馨香不浓,但直指柯礼鼻间,方才只是晃了几晃的心脏,此刻彻底成了地动山摇。

赵西怡略为抱歉的拉开距离,低着头不吭声。

柯礼也没不自然,平静问“有朋友一块来的么?”

赵西怡点点头,“有的。”

他笑了笑,“那你好好玩。”

公事在身,柯礼还是有分寸,再说了,刚才那不尴不尬的一个交集,总得给女生留点空间。他很绅士的走下舞池,上去了二楼包厢。

赵西怡跟着同学们一块儿来的,毕业三年的聚会。加之她今年随父亲正式来上海定居,所以一半也是替她接风洗尘。十一点多的时候,去结账的男同学没多久又走了回来,纳闷儿的问“你们谁已经买好单啦?”

面面相觑,没人啊。

这时,酒经理走进来,礼貌客气的告知“是柯先生签的单,既是柯先生的朋友,这是赠送的两瓶红酒以表心意,欢迎各位下次光临。”

赵西怡反应过来,眼睫眨了眨,然后低下头轻轻弯了弯嘴。

她拿出手机给柯礼发微信,“谢谢司机叔叔。”

很快,消息回了过来,柯礼没打字,只一个胡子白花花的老年人表情包。

从这夜以后,两人的联系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

连李老师都说,“你最近回家的次数挺频繁啊。”

柯礼拿了一片切好的橙子咬进嘴里,“多陪陪您和柯大夫还不好啊?”

李老师正坐在餐桌前剥豌豆,可不信他的不正经,嘁了声,“信你还不如信柯建国。”

无辜被点名的柯大夫摘下眼镜,从报纸里抬起头,“他跟我能比吗?”

李老师嚯了一声,“确实没有可比性,忘了,你们父子半斤八两。”

柯礼只觉得橙子很甜,没有一点酸味。

李老师想起正事,“对了,你二姨昨天跟我说,她一个同学的女儿条件不错,未婚单身,二十九岁,跟你年龄还挺配的。你这几天抽个空见上一面。”

柯礼感叹家里女眷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一个沈琳琳倒下了,无数个沈琳琳又站了起来。

不过他也理解李老师,其实相亲不是她这个当妈妈的本意,很多时候,人情礼数不容易拒绝,人家女生主动,再怎么样这点配合还是要有。再说了,柯礼条件摆在这里,折算下来年薪几百万,温润如玉的模样儿多招人。家里都是知识分子,背景干干净净,用俗一点的说法就是钻石柯老五。

柯老五性子温和,对长辈的意见向来尊重,但这一次没明确表态,含糊其辞的就闪人了。

李老师莫名其妙,“你去还是不去啊?”

柯礼出了门,在小区里遛弯儿呢。经过赵西怡家时,他在外头站了好久,然后拿出手机给人发微信“小西瓜。”

小西瓜回的很快“在呢,司机叔叔有何吩咐?”

柯礼挑眉回“明儿我要去相亲,问你个事,你们女生都喜欢男人穿什么风格的衣服?”

这次时间稍久,那边才发来消息“你上次帮我倒车的那身衣服就挺好看的呀。”

啧,间接夸人呢,柯礼正酝酿,小西瓜的新消息“巧了,我明儿也要去相亲。也问你个事,你们当司机的都喜欢女生穿什么风格的衣服?”

聊的起劲儿了,柯礼索性蹲在路边,特专心的回复“我帮你倒车那次,你穿的衣服很好看。”

赵西怡说“明白了,谢谢叔叔。”

柯礼问“小西瓜要去哪儿相亲?”

西瓜说“那要看叔叔你去哪儿相亲。[狗头][狗头]”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岁月共白首(6) 下一章:唐其琛番外(1)
热门: 密室收藏家 随身英雄杀 逆天仙尊2 十界战纪 X档案研究所2 浩荡江湖 主神猎手 摸金天帝 逍遥游 易中天中华史:从春秋到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