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共白首(1)

上一章:梦醒时见你(5) 下一章:岁月共白首(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岁月共白首(1)

高铁从上海出发半小时左右, 温以宁起身去上洗手间的时候晕倒的。

完全没有预兆和任何不适的反应, 在过道上洗完手准备回座位时,一个转身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温以宁只记得那一瞬腹部涌处极其尖锐的一股痛, 然后眼前一黑就没了知觉。

乘务员在广播呼叫有没有医生请求帮助,倒有一位热心肠的年轻女乘客赶来了车厢。

温以宁晕了几分钟, 就被她掐着人中醒来了。但全身没力气,医生问她哪儿不舒服?她只觉得肚子疼,像来月事的那种疼。

十分钟后到达乐山站, 乘务员就把人送进了附近的一家医院,问了几句基本情况, 就打发人去妇幼做个检查。

温以宁抽了血,又被稀里糊涂的叫去验尿。等她看到试纸上的两条杠时,人还是懵的。

她怀孕了。

按时间推算,应该是和唐其琛第一次的时候怀上的。

妇幼人多,没有多余的床位,护士对这种情况也见怪不怪,直接让她去外边等血检结果。唐其琛飙车赶来时, 就看到温以宁一个人坐在医院走道上,小小一只身影, 眼神懵懂又茫然。

“温以宁!温以宁哪位?”护士拿着一沓报告单挨个儿叫名字。

唐其琛刚现身正好听到, 走过去说“我是她家属。”

护士把验血结果递给他,“老婆怀孕了!”

唐其琛人还算冷静, 看了眼上面的数据, 然后转过身走到温以宁身边, 把她的手握在手心,感觉到指尖一片凉,便用力的握了握,看着她说“辛苦你了。”

开口之前冒出很多念头,但说出来的,只有这句最贴切。唐其琛拦着她的肩头让她靠着自己,心底暗潮汹涌。

温以宁木着脑袋反应过来,语气怯怯,“是不是检查结果拿错了?”

唐其琛竟还跟着一头,“有可能,回上海再仔细做个检查。”

温以宁鼻子有点酸,瓮声瓮气的又问“唐其琛,这是不是你的啊?”

唐其琛气笑了,揽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你还有谁呢?”

温以宁闷着脑瓜子,支支吾吾的。

唐其琛就摸了摸她的头,沉声说“行了行了,吴彦祖在国外拍戏,梁朝伟也在长春宣传电影,没他们的份,都是我的,行了吗?”

很奇异的感觉,像团团棉絮在春风里飘荡,浮在空中没着没落,以为是梦境,但在他的沉吟安抚下,又跟着尘埃落定,降临在他的手心里,脚踏实地,有了安全感。

温以宁慢慢回过神,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手指想摸又不敢,最后抬头望着唐其琛扯了一个傻乎乎的笑。

唐其琛牵着她站起,说“走,回家。”

温以宁想起正事,“不是,我是要回老家看我妈的。”

唐其琛自然不准许了,“你歇一会儿,回上海让傅姨看看再说好吗?你母亲在家生活了几十年,总不至于走丢是不是?”

唐家派来的司机也已侯在医院门口,温以宁权衡轻重,还是答应先跟他回上海。

傅教授看了验血的单子,说是怀了,但数值有点低,如果没有异常现象,等一段时间再去做个超声检查。这个消息一传回唐家,景安阳就稳了心。家里的保姆更是喜极而泣,说总算是有盼头了。

唐其琛再过两个月便满三十七,于情于理都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在景安阳看来,身边有合适的,儿子不喜欢。闹了那么大阵仗,如今她也妥协了。现在又传来温以宁怀孕的消息,什么疙瘩都给抚平了。

这种事瞒不住,唐老爷子很快也知晓。儿女情长的家务事他一向不太插手,就对景安阳交待一句“该办的仪式还是要办,别失了体面和脸面。”

景安阳正有此意,想着老爷子发话,自己的底气也足了些。但唐其琛还是很冷淡,就这么“嗯”了一声,也不知他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景安阳心里急,但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也难受,索性道“你工作忙,那就什么都不需要你管,家里帮你们准备着,宴请的宾客太多了,不尽快提上日程是办不下来的。你只要把她那边儿的亲朋名单给份我就行了。”

话到这份上,多少有了那么点乞求的意味。

四月了,家里还开着地暖,就因为唐其琛的身体受不得寒。平心而,景安阳无论办什么事都是周全妥当,抛开那些执拗的认知,绝大多数时候,她对这个儿子是宠着溺着,万事顺他心意。

唐其琛还是没给个肯定的态度,叠着腿,沏着茶,面色幽深静远。

一旁的周姨见势搭腔,也语重心长地游说“夫人也是为了宁宁好,都有娃娃的人了,你上班忙,留她一个人在家里也不放心是不是?”

唐其琛的视线低垂了几分,一下一下用杯盖刮蹭着杯口,缕缕热气缭绕,茶香淡淡的弥在鼻间。

景安阳忽就伤了心,眼圈红着,语调带了哭腔“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妈是吗?”

唐其琛平静说“没有,都过去了。”

景安阳悲从中来,也是委屈的很,“要真过去了,你就不是这个样子。我是有不应该的地方,但在那个立场上,我一直是为你好。虽然这话你不爱听,但我,但我……”

景安阳掩面啜泣,说不下去了。

唐其琛也不否认,他确实是介意。母亲这种专断的性子不是一天两天,他也有私心,如果自己的立场不强硬,以宁今后保不准还得吃暗亏。对景安阳来说,什么都不能撼动她,唯有这个儿子,是她最在意的。

唐其琛不过是用自己做个赌,赌他母亲不再敢针对温以宁。

等景安阳情绪平复了些,唐其琛才站起身,态度放软了些,“我知道您的心意,但您也别总拿心意当强迫人的理由。这事做的不厚道,您不顾别人的感受,难听的话往人身上泼,但您想过没有,最后全伤在了我心上。您什么时候见我随便把人往您面前带?谁说了都不算,我认,那才算。”

景安阳抹着泪,无疑又被儿子戳着心里的不甘和委屈。但她不想跟他针锋相对又伤了母子感情。便只能逞强的揪着一个稍微占理的话题提出抗议“所以我现在要给你们办事,你冷冷淡淡的是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周姨说错了没?她是有身子的人了,住外头怎么能照顾好?你们年轻人不懂的,头胎多重要,一样要好好养身体。”

话绕回来,景安阳还是希望尽快把婚礼办了。

唐其琛是长子长孙,他不成家多少人看着。现在这是天大的喜事,认祖归宗是再正常不过的仪式。

但唐其琛默了默,忽然就笑了。无奈道“我想娶,她还不一定愿意嫁呢。”

景安阳吓得脸都白了,这半认真半玩笑的模样搅得她心里实在没底。顾不上矜持和身份,急的一把抓住唐其琛的胳膊,“怎么个说法?不嫁?那她想干吗?孩子都有了又闹哪出?”

人一急就容易自己吓自己,景安阳愣了愣,声音忽然就不稳了,“她难道不想要孩子?不可以!这是唐家第一个孙儿辈,不许有失!”

唐其琛本来没什么,但被母亲这么一吓,心里也跟着忐忑了起来。

得知怀孕的当天,他就跟温以宁说结婚。

这事到底是他没做周全,让人姑娘未婚先孕,虽然他心里早认定了,但欠一个身份总觉得对不住她。没想到温以宁竟然犹豫了。没拒绝也没答应,只含糊应着“等做完检查再说。”

唐其琛当时虽有些许不乐意,但想着大抵是她也紧张,所以还是遂了心意,给她空间和时间。

景安阳急,旁边的周姨眼泪都跟着出来,唐其琛说“不会,您别多想。”

他离开芳甸路的时候,景安阳把备好的燕窝装满后备箱。她还是不放心,再三叮嘱“你有时间就带她回家里吃饭,要不然我让周姨先过去照顾着,不要总在外头吃饭。”

唐其琛带着一车碎碎叨叨的心意回了公寓。

温以宁嗜睡得厉害,这还不到八点,她裹着被子已经睡了几个小时。听见动静,人又特别容易惊醒,浑浑噩噩的坐起来,声音还有点哑“你回来了啊。”

唐其琛挨着床边坐下,揉了揉她的头发,“一直睡到现在?”

下午就给她打过电话,人是迷迷糊糊接的。温以宁掐了掐眉心,疲倦未消,“睡不醒。”

唐其琛看她眼睑下还有一层淡淡的青,估计睡眠质量也不太好,他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然后给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总这样睡也不行,定个时间,白天还是要醒来动一动的,生物钟颠倒,睡的时间虽长,但其实不养精气神。”

温以宁嗯了声,被他温软的指腹按得直叹舒服,脑袋往他胸口歪,嘟囔一声“老板,我饿了。”

过来的时候,景安阳备了一份鸡汤,保温壶里温着,趁热还能喝。唐其琛把人牵到沙发上,然后去洗手间拧了把热毛巾,走出来却看见温以宁拿着手机不停的按。

她在跟李小亮发微信,内容并不介意让唐其琛看到。李小亮最新的一条是“放心,我现在就开车去你家看看。”

温以宁回复谢谢,握着手机情绪不高。

江连雪的电话这两天连接通的信号都没有了,一拨就提示对方忙。三天前还会回复她的信息,虽然慢,但好歹是有踪迹的。温以宁心里烧的慌,就拜托李小亮去她家里走一趟。唐其琛也不发表意见,人真记挂一件事的时候,再多的安慰都劝不住。

他只让她把鸡汤喝了,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唐其琛开着电脑处理工作,温以宁懒在一块软垫里,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

半小时后电话回了过来,她迅速接听“小亮老师。”

李小亮声音听起来还带着喘,“放心啊宁儿,家里灯亮着呢,有人在的。”

温以宁顿时松了心,“那就好,那就好。诶,亮亮,你敲敲门呗,看她在不在家。”

“敲过了,人在家玩麻将呢,特别热闹,江姨看着好像输了钱,估计没什么心情接电话。”

别人说她不一定信,但李小亮的话搁她这里还是很有分量的。两人又聊了几句,李小亮说他们学校新来了一个教西方体育史的女老师,年纪轻轻其实特别坏。言辞之间没少吐槽不满。温以宁边听边笑,“她怎么你了?”

说起就来气,李小亮跟她说了两三分钟,“就没见过这么公报私仇的,把我的训练裤给藏起来了,昨天才十度呢,我穿着条篮球短裤一路冻回了家,我去!就没见过这么飒的女人!”

唐其琛看了看表,然后不太客气的揽了揽她的肩,低声落在耳边“他有完没完了,还讲。”

声音不算小,隔得又近,温以宁怕被李小亮听见多不友好,便捂着手机瞪他。不过讲的也差不多了,温以宁挂断电话,冲唐其琛不满道“讲电话你也要管。”

唐其琛的视线又专注于电脑屏幕上,手指敲打键盘,沉声应了,“管。”

他这个模样是很迷人的,正襟危坐,西装革履,手腕上的白金表若隐若现,十分禁欲。温以宁起了心思,碰过他的脸就狠狠亲了一口,湿软的舌尖又在他的薄唇上描了个形。最后松开人,狡猾兮兮的望着他。

这么直白的勾引挑衅,偏偏唐其琛很吃这一套。这个把月是做狠了,君王不早朝,几次去公司开会都是掐着点进的会议室。两人的身体有一种天然的契合,晚上没少弄她,现在想想也是后怕。唐其琛学她的动作,不经意的抿了抿唇,舌尖微微抵出又很快收回,然后眼神勾出一弯很深的静湖,含蓄而深情的望着温以宁。最要命的是,他还抬起手扯了扯衬衫领口,下巴微抬,喉结上下滑出个很细微的弧。

温以宁别开眼,脸颊都燥热了。

唐其琛勾起人来是很致命的,他自己也笑了下,然后伸出食指在空中点了点算是警告,继而又投入到工作中。

他的圈子里除了柯礼,最早知道以宁怀孕的是傅西平。

上回帮她看报告单的妇产科专家傅教授,正是傅西平的亲姑妈。傅西平不是躁动的人,知道消息虽早,但也就是会心一笑的感慨,并没有当即刨根究底。多少年的关系了,也是三十五往上的人,对感情和婚姻都看得透彻,从唐其琛把温以宁带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一生一世一双人,这都是命中注定要走一辈子的。

一星期后的朋友小聚,傅西平见着人才拿这事调侃了几句,“唐总这速度坐火箭了,保养的不错啊。”

人逢喜事,精神还是很带劲儿的,唐其琛翘着腿,慵慵懒懒的坐在沙发上,笑得如沐春风。

“最骚的就是你了。”不过傅西平还是真心实意的为他高兴,“琛儿,恭喜!什么时候办婚礼?”

说起这个也是烦心事一桩,唐其琛说“看她什么时候答应。”

“哟哟哟!”傅西平乐了,“终于轮着被人挑了啊,以宁干的漂亮!”

唐其琛没理他,愉悦的神色渐渐平复,笑意也收敛而淡,不经意的提了句题外话,“你四叔调动了没有?”

“五月份,现在消息还压着,没太走露。”傅西平问“怎么?”

傅西平的这位四叔在公安系统,完善履历,这几年转了两个省厅,从华南调至东南,又是一番人事变动。唐其琛平声说“帮我个忙。”

“你说。”

“帮我在b省找个人。”

傅西平抽烟的动作一停,半截雪茄叼着,眯了眯眼缝说“有具体地方没有?”

唐其琛不说话。

那就是没有,傅西平又问“留下什么线索没?”

唐其琛静了片刻,“没有。”

都这么说了,那他一定是提前了解过的,傅西平了然于心,也是实话实说“你都找不到的人,别人找到的可能也不大。谁呢?欠你钱的?”

唐其琛没回答,人静静的。

傅西平没放心上,倒是跟他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给你看个东西。”

他拿出手机调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一段五分钟左右的视频。唐其琛接过后点了播放,眉头皱了皱。视频里的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安蓝和温以宁。一家咖啡馆里,第二层楼,画面明显是偷拍的。但谈话的内容竟然很清楚。安蓝对温以宁软磨硬泡,甚至威逼利诱,主旨就一个,让她放弃唐其琛。

这断画面是被后期处理过,因为下方还打了她们聊天的字幕。

不难想象,这个视频一经发表,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它太真实了,没有任何狡辩的可能。联想起上一次安蓝那个手滑的点赞事件,她当时的公关声明并不高级,把自己摆在一个无辜者的位置,三言两语的为自己开脱,却叫温以宁平白受了那么多网络暴力。

唐其琛看了两遍,一字未发。

安蓝的表情,动作,每个楚楚可怜的眼神都像精心设计过的,她有备而来,让对面的温以宁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

傅西平有点犯怵,伸手就把手机捞了回来,关掉后说“心娱周刊要建一个营销号,准备用这个视频开刀吸一波流量。不是我说,这个法子确实很妙,安蓝什么人气,再没有比她更有价值的了。”

唐其琛当然知道。流量女星,话题担当。往俗里说就是二女对撕的狗血桥段,受众面广,讨论的门槛也不高,再扯上亚汇的背景,多少文章可以做。

傅西平的半截雪茄也抽完了,摁灭在烟灰缸里,问“你怎么打算的?”

唐其琛说“删掉。”

傅西平松了口气,“这个视频一旦曝出去,安安的形象就大受损害了,人设立不住,还得惹一身骚。这丫头也是脑子犯抽,这种事当初就不应该有想法,一个高铁站附近的咖啡馆就敢去。真以为出不了事?这个摄像头是店员放的,他认出了安安,然后视频被心娱高价买了去,一个朋友跟我说了这事儿,我尽力压着,但我压不动了。”

傅西平跟娱乐圈的交集并不多,真能摆平的还只能是唐其琛。唐其琛一句话的交待,陈飒自然是有能力妥善解决的。

现下得了他一句肯定的态度,傅西平也放了心,“我就知道,你还是顾着和安安从小长大的交情,不舍得她惹麻烦。”

唐其琛却抬起眼眸,眼神锐利而冷情,他语调沉了几分,声音是好听的,但不带任何温度,他说“我舍得。”

傅西平愣了下。

“这件事,如果只是针对她,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视频曝出去,她受的苦,遭的难,遇到的麻烦,那都是她自讨苦吃,做事不过脑的后果。”唐其琛隐隐动怒,眼色如晦,“她背着我去找以宁,这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话已经这么难听了,那我听不到的部分,指不定有多脏。”

傅西平沉默下去,道德礼仪的角度,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我不让这破视频流出去,是因为我不想让以宁再受一点委屈。从始至终,这女人为了我摊上了多少破事儿?”唐其琛的七情六欲在眉眼间闪动,是真的疼一个人了。他压下内心苦楚,把话跟傅西平撂得明明白白,“安蓝的江湖经验不比你我少,名利场里的成年人,做过的,做错的,该为自己负责。”

傅西平听得心凉,瘆得慌,“琛儿,别这样,到底是从小玩到大的。”

“我珍惜过,她呢?她珍惜过没有?”唐其琛冷冷反问,“以爱之名行凶,伤了我的人,还要我感恩戴德的原谅?有没有这个道理?”

傅西平哑口无言。

唐其琛被那视频搅得心口痛,话说的重,是真生气了。

傅西平不再劝,不帮理却帮亲,这种态度他也拿不出来。但还是问了句“你别把她逼急了,她那性格你也知道。万一又给以宁曝个光,匿名谴责什么的,受难的还是你女人,到时候你又能怎么说?”

怎么说?唐其琛目光如刃,扯着嘴角极为不屑,“明儿就办婚礼,一声唐太太够不够。”

傅西平都给听酸了,笑着冲他竖起拇指,“服你。”

——

温以宁是在周三这天接到h市的一个政府机构的座机电话,那边跟她确认了姓名和身份证,公事公办的交待“温小姐,请你最迟明天上午来住建局交一下资料哦,不登记的话,你们拆迁片区的一些人头补偿费就拿不到了。”

温以宁不了解拆迁的事项,这些一直是江连雪在打理。她一时没绕过来,还奇怪道“抱歉啊,我在外地。但我妈妈是在家的,你们有事情可以直接联系她。”

那头说“早联系过啦!江连雪女士是?”

温以宁“啊,对。”

“可她一直没有接过电话啊!还是托人打听才拿到你号码的。温小姐,麻烦你记着这事儿啊,最迟明天上午就把资料交到二楼办公室。”

挂断后,温以宁握着手机坐了好久。李小亮那通定心丸效用的电话才过去两天,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连着又拨了几遍江连雪的,从通了无人接到前一阵的占线,现在她发现,竟然拨打的是空号了。

从脚底板到天灵盖突然过了电,一种虚无的恐慌风驰电掣般冒了出来,膈着她的情绪分外有压力。温以宁后知后觉,一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她按号码的时候,手指甚至在发抖。

“喂,陈阿姨您好,我是以宁,您最近有和我妈一块打牌吗?”

“严叔叔!您在小区的散步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我妈妈呀?”

得到的全是否定回答。

温以宁越想越慌,她翻遍了通讯录,但与江连雪有关的联系人实在是贫瘠可数。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梦醒时见你(5) 下一章:岁月共白首(2)
热门: 魅生·妖颜卷 龙王戒 血腥的盛唐 镜·前传朱颜/上卷 侯大利刑侦笔记2:辨骨寻凶 魔神乐园 穿到异世开会所 绿毛水怪 红雨伞下的谎言 降灵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