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见你(1)

上一章:明月最相思(5) 下一章:梦醒时见你(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梦醒时见你(1)

拿着医药箱匆匆跑来的保姆, 在听到唐其琛说完这句话后,都杵在原地不敢动了。周姨伺候了唐家几十年, 对唐其琛更是疼爱有加, 五十岁的人了,硬是心疼的偷偷抹起眼泪。

唐其琛是真伤了心,他喉结滚了滚, 把脸偏向一边,一个很抗拒的姿势,什么都不再说了。

景安阳神色难辨, 一身青缎袍子披身,把她衬得宛如陈年美玉。她看着儿子,欲言又止了好几番,还是沉默下去。

十来分钟,钟医生就赶来了,也是跟了唐老爷子半辈子的人,对唐其琛的身体也了解。手上的水泡也就是外伤, 消毒抹药最后包了层薄薄的纱布。医生嘱咐这两天不要沾水,吃东西也要注意。一旁的保姆便心疼的劝“其琛呐, 这几天就回来吃饭, 姨做你爱吃的。”

唐其琛把脸转过来,扯出一个很淡的笑, 然后又闭上了眼。

景安阳在小厅, 这边忙完,钟医生特意过去跟她说了几句话, 不怪他多心,是因为唐其琛的模样看起来确实不太精神,方才要把脉,唐其琛拦着手愣是没有让。

“您可得多劝劝其琛了,这回看到他,比上次瘦的厉害,眼睑下都有眼圈了。这个样子啊,是不是胃又闹的厉害了?”

景安阳想了想,“没听到他起过,身边跟着人呢,也都没提过。”

钟医生忧心忡忡,“得空还是劝他做个检查,您和老爷子也放心,工作不要那么拼,身体还是自个儿的。”

景安阳赞同地点了点头,微微叹气,“快到春节了,让他好好休个假。”

已经深夜了,唐其琛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起身要走。

保姆劝他留下,说这是他的家,怎么反倒越来越陌生了。景安阳站在一旁,没劝他留,也没让他走。但神情还是暗藏期许的。唐其琛视而不见,依然坚持不在家留宿。

他伤了手,开不得车,老余一直在车里候着,等唐其琛上车,空调已经暖了。从别墅出来的一小截路,他的肩头已染了寒霜,被暖气一蒸,瞬间化成了水汽渗进了大衣里。

老余问“唐总,您回公寓?”

唐其琛过了好久才开口“公司。”

老余心里忧愁,看来又要通宵工作了,这两个月来,大半夜晚都是这样度过的。是个铁人也耐不住这样的熬法啊。

——

春节将至,办年货的人也多了起来。温以宁诧异地发现,往年十指不沾阳春水,对柴米油盐丝毫不上心的江连雪,今年竟然变得格外积极主动。家里的冰箱装得满满当当,瓜果零食也样样齐全,这天她起床,听到江连雪给李小亮打电话“亮!待会搭你顺风车啊,我去水果市场买两袋沙田柚!”

温以宁还是顾忌的,经常提醒她“你别总麻烦人家小亮老师。”

江连雪不以为意,“麻烦什么,以后说不定还是什么关系呢。”

每次轮到这个话题,温以宁都不说话。

江连雪瞧她一眼,语气平平静静的,“亮亮也不是找不着女朋友的人,你说他为什么一直单身?”

温以宁想了很久,然后坦然回答“我不耽误他。”

自这以后,江连雪便不再提这事儿了。

李小亮的热心肠真是没话说。其实江连雪麻烦他的次数并不多,这点分寸她还是有的。但架不住小亮老师的热情,给自家买什么,都会给她们捎带一份。好几次了,温以宁有天觉得奇怪,趁他搬一箱糖心苹果的时候,跟在后头问“李小亮,体校就放寒假了?”

正跨进楼道间的李小亮没回头看她,搬着苹果往电梯口走,“没放。”

“那你不用上班的?期末不是最忙的时候吗?”

“下周放假,我的事儿都做完了。”李小亮掂了掂纸箱,“宁儿,按下电梯。”

温以宁当时也觉得没什么反常,这个理由乍一听倒是解释得通。不过她印象中是从上礼拜开始,李小亮的作息时间就变得很随意了。

过了两天,他们一块玩得好的一个同学在微信里敲她“以宁,亮亮那边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句话看得温以宁云山雾罩,“什么?”

朋友惊讶“你竟然不知道?”

“知道什么?”

“亮亮被学校开除了。”

温以宁猛怔,手机都差点摔地上。

“有两个礼拜了,这事儿也太邪乎了,亮亮平时工作表现多好啊,可招学生喜欢。可突然就被辞退了,理由还巨他妈搞笑,说是明年体制改革,得服从安排。”

这个不可能。温以宁马上上网找了相关文件,都没有这一项硬性规定。李小亮的父母退休前都是当地的公务员干部,虽不是权势滔天,但体系内的关系还是够的。温以宁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小亮老师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李小亮怪朋友在温以宁面前多嘴,狠狠把人削了一顿,然后笑嘻嘻的反倒安慰起以宁“没事的,工作调配嘛,很正常。这跟你没关系啊,苦大仇深的表情可不漂亮了啊。”

温以宁没上他的道,心里门儿清,但就是要得他一句证实。她平静极了,问“是不是有人故意针对你?”

两人眼神对视,只要一眼,李小亮就明白她的心思了。

他们十五岁同桌,交情这么多年,太了解彼此。有时候甚至不用说一个字,比如此刻,就这短暂的沉默凝望里,温以宁便知道,她的猜侧对号入座了。

李小亮笑容较方才僵硬了些,但还是一副和气宽容的模样,“没关系的,老师去哪儿都能当,也不是非要在体校。”

这话连温以宁都听得于心不忍。这样体面稳定的工作,还是正儿八经带编制的,说没就没了,哪还有比这更好的?李小亮无非就是安慰她,可,受到伤害的明明是他啊。

温以宁的心不可抑制的泛出苦涩。这些年,两人从朋友到恋人,又从恋人回归朋友,小亮老师对她的照顾和包容甚至比江连雪还要多。他早就是她的亲人了,是踽踽独行的人世间里,为数不多的那点萤火之光。

温以宁打断他的话,眼圈忍红了,“你不当老师你干吗?”

李小亮被她这反应吓着了,赶忙道“没那么严重,还没开除,就是待岗呢,反正也要放寒假了,就当提前休假了。”

话到最后,李小亮声音渐小,其实他自己心里都没底。

——

周三上午,唐其琛的时间都留在了办公室,企管部和财务部的负责人也在。唐其琛对年终奖金的分配方案做最后的微调。他手背上的水泡还没完全好,怕感染,一直用纱布缠着。天气不见转晴,冷空气是一拨一拨的接力赛,整个一月,上海就没个囫囵的好天气。这种下着冻雨的湿寒对唐其琛没益处。柯礼格外当心,连换药都让老陈亲自过来。

议事的时候,柯礼就在一旁。唐其琛的手机偶尔响,都由他代为接听。十点多的时候,柯礼接到陈飒的电话,听了几句,他表情瞬间僵住。电话挂断,他小心翼翼的往唐其琛的方向看了一眼,慌的厉害。没多久,柯礼走出了办公室,再回来时,他手里拿了一叠待签字的文件。

十一点,薪酬奖金的方案最终敲定,两个经理离开。

唐其琛目光这才落向柯礼,“有事?”

柯礼走到办公桌面前,隔着桌面,把那一叠文件轻轻放在唐其琛那边。都是惯例的签发,唐其琛拧开金笔,粗略翻了几页,轻车熟路地签上名字。中间还有几份欧洲那边投资公司的函件,这是唐其琛的个人产业之一,他这样的身家,早已不限于亚汇集团内的股份占比。景安阳太疼爱独子,他外公也是宠外孙的,打小就给他置办了不少资产。这一部分的内容,唐其琛都交由顶级的风投公司管理,规范工整的运营,每年红利数额相当可观。

签完字的文件放在左手边,一本一本即将见底时,柯礼忍不住出声“唐总。”

唐其琛笔尖暂停,抬起头。

柯礼斟酌了一番,语气不自觉的都绷紧了,“最后那张是……辞职信。”

唐其琛眉头微蹙,很快意识过来。他垂下眼眸,伸手掀开上面几份别的文件,然后看见了那张纸。亚汇集团人事专用的格式纸页,字是一手漂亮的小楷。

“尊敬的公司领导

此时辞呈,敬请海涵。去年入司,承蒙收容,至今心怀感恩,自身受益匪浅,本应尽一己之力,以图报恩。但事与愿违,时至今日,因自身原因,无奈请辞。感恩提携,感谢栽培,定当铭记于心。祝公司鸿运齐顺,裕业有孚。

申请人温以宁”

每一个字都认识,又好像每一个字都是陌生的。签字栏从下往上,已经签到了高级经理陈飒。这种级别的员工辞职,一般都不会特意过问唐其琛。大都是一个时间段内,人事统一交表给他过目。再者,从亚汇主动离职的人本就极少,这项工作几乎是没什么存在感的。

唐其琛太久没反应,柯礼有些担心,只说“早上发给陈飒的,陈飒让我请示您,需不需要她亲自过来办理手续。”

唐其琛的脸色发了白,语调也硬的像是含了一块石头。他说“不用了。”然后在批复意见那一栏,写了同意二字,并签上自己的姓名。“琛”字的最后那一笔,力透纸背,仿佛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铜版纸都被划破一道裂口。

唐其琛扔下笔,一手捂着胃,背脊往右边倾斜,他拉开抽屉,整条胳膊都在发颤。柯礼顿时心惊“唐总!”

唐其琛手指一直在抖,一个白色药瓶拽在掌心。柯礼看到那个瓶子后,寒气从脚底升腾至天灵盖。

这不是老陈给他配的药。

虽然也是白色瓶身,但没这个大。

柯礼知道这个关头劝不住人,他心里一阵寒,根本不敢往深处想。

唐其琛低声说“你出去,这一个小时不安排工作,我休息一会儿。”

柯礼除了服从,眼下也说不上什么有作用的话。唐其琛这是伤心了,不想把脆弱的那一面示人。这些年他多内敛克制的一个人啊,什么商业难题都能有条不乱的解决,看着风轻云淡,其实胜券在握。但此刻,连柯礼都不忍心了。

唐其琛一生之中的软肋,全都交待在这儿了。

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周,财务核发奖金全部到位,除去薪酬方案内的分配原则,每位亚汇员工均额外得到了五千元的董事嘉奖。个个喜不自胜,只盼来年再接再厉。

这种鼓励制度行之有效,唐其琛向来是爱才惜才的领导。今年亚汇旗下各子公司的年会,他一个都没有参加,只出席了上海总部的年会,但也只是做了个简短发言便离席。除夕夜前三天的高管层聚餐上,陈飒席间跟他提过一句,“以宁的私人物品都让瑶瑶打包给她寄回了老家,估计年前人是不会回上海了。我打听过,她租的那个房子三月份到期,不知道还会不会过来续租。”

陈飒的本意,还是安抚的那一层面,告诉他,现在虽然不来,但年后还是会过来的。可话一出口,就觉得适得其反了。唐其琛的表情一刹落寞,这种安慰对他来说并不是强心针,因为他似乎早已看透,当初说好的“暂时分开”,怕是遥遥无期的空头支票。

一个人要走,不是突然发生,而是钝刀割肉,一点一点的抽离出你的生活,斩断彼此之间的任何一丝温情的希望。

次日,公司开始放假。陈飒带着陈子渝去美国夏威夷。柯礼的母亲一直有呼吸道的疾病,今年上海的冬天阴寒湿冷,看天气预报,春节期间也是连日低温雨雪。柯礼在深圳和三亚都有房产,索性一家人都去三亚过春节。唐其琛早早的知会了老余,让他好好过年,期间不需要用车。

一切安置妥当,又是一岁年月到了头。

唐家重规矩,唐其琛作为长子长孙,过年一定是要在家不让外出的。唐氏故土在香港,很多礼仪从老祖宗起就一直这么传下来。家里吃年夜饭的时辰年年不尽相同,都是由法堂大师算过的。唐家顺风顺水几十年,不说迷信,但老爷子对这些太有讲究。

今年的年夜饭安排在中午,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唯独少了唐耀。听说是回美国办事,唐老爷子也没细谈。唐家的旁支小辈还是很多的,什么行业都有涉足,气氛是真热闹,但都不太敢跟唐其琛闹腾。气氛浓时,一个胆儿大的堂妹说了句大伙儿的心声“其琛哥哥什么时候领个嫂嫂回来呀!”

唐其琛笑得温淡,“你红包备好了没有?”

妹妹把头直点,“好了好了,只要有嫂嫂,我一定给个最大的!”

既然唐其琛愿意接这一茬话题,那一定是有迹象的。大家都自觉安静了些,期盼着他给点明示。

但唐其琛只淡淡说了句“收着。”

美梦一场空,醒来却不见了梦里的人。

当时坐在他身旁的景安阳,看了儿子许久,然后默着一张脸,抿了一口红酒。

除夕夜的晚上,唐其琛要出门。

傅西平在老地方支了个局,他们兄弟圈子年尾都有这么一个聚会。这事景安阳是知道的,每年他都会在零点前回来。今年景安阳却没了底。这几个月,他们母子关系一直就这么不愠不火,唐其琛脾气好,对长辈不说一句重话,也闭口不谈那些不愉快的事。该回家的时候,从不借口推辞,该尽的礼数,从来都是周到的。

景安阳不想承认,但她看得出来,儿子跟她是隔着距离了。

唐其琛拎着车钥匙,换鞋的时候,景安阳过来门口,“让家里司机开车。”

“不了。”唐其琛换好鞋,披上大衣,拉开门踏入了寒风中。

年三十儿的上海路路通畅,路过育才中学的时候,竟然下起了雪。雪片静静贴在路虎的挡风玻璃上,一片化了,另一片又吻了过来。唐其琛停好车,下车的时候驻足抬头看了看天,夜空并不全黑,带着一抹深邃的藏蓝,像是谁的眼睛在凝望人间。

包厢里,傅西平他们早玩开了。最骚的那几个都回来了,快奔四的男人跟顽童一样折腾,简直没眼看。傅西平让他来打牌,冲那边喊了一嗓“谁他妈穿着白色内裤啊,娘们兮兮的我草。”

大过年的不忌嘴,也就傅西平身上有点匪气。

唐其琛坐下后,顺了他手边的一根烟咬在嘴里,火柴一亮,低头吸燃。

傅西平接着就把烟盒收走了,不太乐意的说“你够了啊,什么时候又吸上烟了?身体还要不要了?”

唐其琛没说话,侧过脸朝着他,把那一嘴的烟雾慢慢散了出来。他眼神跟外面的天气一样,挺没人气儿的。傅西平洗了牌,说“玩儿。”

两小时下来,输赢都有,还算和气。

这边打着牌,那边唱着歌,环境不安静,但图的就是这份热闹。他们这帮人做生意是没得说,但唱歌真不太能听,鬼哭狼嚎了一阵子过完瘾,就都兴致怏怏了。

屏幕的系统给切换掉了,换成了电视直播。中央台的春节晚会,十点左右,一串的主持人正在念台词,听了几句,好像是今年还设了北京之外的几个分会场。一帧一帧的切换下来,深圳,贵州,成都。最后,镜头掠过上海。

听到主持人用上海话说新年快乐时,唐其琛下意识的看了看屏幕。傅西平也跟着转头看过去,乐了“哟!这不是六六的那个主播女朋友吗?”

主持人不遗余力的调动气氛“让我们听到现场观众的热情欢呼声!”

外滩江月初生,明珠塔下群众人头攒动,烟花一朵朵好似杨柳逢春。

每个人都是笑的,每道光都是抹了蜜的。

唐其琛正低头点烟,一根火柴划燃,眼角余光刚抬起,所有动作便按了暂停。镜头里,万千人群里,一个女孩儿穿着白色羽绒服,嘴角微弯,目光逐着屏幕温和平静。

这个画面一秒而过,唐其琛捏着烟身的手指垂了下来,时间太短,甚至那个女孩儿可能并不是温以宁。但不重要了,他的记忆已被勾醒了。

再后来,谁点的歌没人唱,放的是原音,唐其琛什么都听不清,唯独一句歌词听得他浑身痛点都醒了。

傅西平正喝水,衣袋一空,他反应过来,唐其琛已拿了车钥匙只留背影。

“其琛你干嘛!你哪儿去!”傅西平吓得追着人跑出门,“快!都跟着去!别出事儿!”

年三十的马路好走,他疾驰不停,疯了似的往外滩去,春晚分会场南北两路交通管制,警示灯和路障远远发光,唐其琛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一脚油门愈发沉重。

交警的阻止手势越来越频繁,严阵以待甚至拔枪示警,傅西平他们开车紧随其后,电话一遍一遍的打都没有接,最后干脆敞开车窗大吼“其琛!!”

黑色路虎在五米近的地方堪堪停住,车身急抖,像是濒死之人一口大气喘了出来,血液静了,理智回来了,续上命了。

唐其琛闭目后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还在发抖。临近新年钟声,好远的地方烟花渐生,一朵一朵炸开,重叠的光影剃着他的脸,明了,暗了,犹如凉水过心头。想起方才那一首没人唱的歌,一个字一个字,跟锥子似的往他心里扎——

人生易老梦偏痴。

唐其琛再睁眼时,薄薄的湿意浸润眼角眉梢,而打底衫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湿透。

晚上这一闹,直接把傅西平闹趴下了,他把人从车里扶出来,塞到自己车上,愣是没敢让他再开。

“我他妈服了你了,大过年的,出点事怎么办!我怎么向你家里交待!”傅西平又气又急,“回头你别再开车了,出门必须带司机!”

唐其琛按着眉心使劲掐了把,他没说话,整个人倦态难掩。

傅西平把车往唐家开,“送你回去好好歇着,什么都别想,睡一觉过年。”

从这过去很近,二十分钟不到,转两个红绿灯就到了。傅西平安静了一路,最后还是跟他提了一件事“你还记得我那个表弟傅明吗?”

唐其琛淡淡的应“嗯。他在教育系统工作。”

“去年分到地方教育局,管这一块。”傅西平把车速降下来,“没跟你说过,他就在h市。”

唐其琛神色动了动,但也没有太多诧异。既然选择从政,基层的锻炼不是几年就能磨出来的,几年换一个地方,等日后履历完善再择机往上升。

“前阵子,你妈妈那边的人找过他。”傅西平把事情都告诉了他“说是让解决一个人。取消他的编制,是当地一个大学的体育老师,教篮球的。”

“他过年休假回上海,跟我提过一句。那个老师很年轻,按理说也不会和我们这边扯上联系。是不是他身边的人得罪了谁。”

傅西平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但后座的唐其琛始终没有动静。

傅西平纳闷的回头看了一眼,心瞬间就揪了起来。

唐其琛的脸色陷在幽暗的光影里,尖锐的怒意毫不克制地收拢于眉间,见过火山爆发前的地壳震动吗?积蓄多年的力量一点一点的释放、崩裂。只等着下一刻的彻底爆发。

回到唐宅,景安阳正在安排家里的阿姨摆着果盘,奢华的别墅灯火通明,大门口的喜庆对联泛着暗暗的金光,她看到唐其琛这么早回来时,又意外又开心,“呀,今年这么早啊,周姨,给其琛煮点饺子。”

唐其琛脸色差到极致,没有任何委婉的铺垫,当着面直接质问景安阳“李小亮是被您弄走的?”

景安阳愣了下,但很快恢复长辈的威严,“其琛,你这是什么态度?”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明月最相思(5) 下一章:梦醒时见你(2)
热门: 七界武神 铁血宏图 天舞纪·摩云书院 玉翎雕 黑莲花攻略手册 玉玲珑玲珑玉 风玫瑰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隗家村 修罗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