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照彩云归(1)

上一章:春梦绕胡沙(7) 下一章:曾照彩云归(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曾照彩云归(1)

一首歌的时间。

歌手弯腰致谢, 台下掌声连连,他抱着吉他下去了, 又有新的表演节目即将开始。看热闹的人走了旧的又来新的。就像电影场景切换, 情境又变了样。温以宁方才还把唐其琛的手指扣的很紧,现在稍微一松,唐其琛便用力收紧掌心, 说“哪儿去。”

他语气极力镇定,但看着她的眼神又控制不住的紧绷,“还想放呢, 没这样的事儿。”

温以宁低头笑了笑,眼角的湿意也退了潮,衬着眼睛很亮。她说“你拽得我有点疼。”

唐其琛松了一下,也就做个样子,表示他听到了,然后又给握紧了。温以宁轻轻呼了口气,也罢。于是她用劲的回握他, 两人就跟闹着玩似的,十指交缠在一起, 你握紧, 我就比你更紧。最后唐其琛无奈道“我们这是在比手劲吗?”

温以宁就把手抽了回来,自然而然的挽住他的胳膊, “那我可没这嗜好。不像某些人, 喜欢跟人掰手腕。”

两人沿着街头慢慢悠悠的走,舞台的喧嚷留在了身后。

“你那个男同学, 对我敌意太大。”唐其琛实事求是地说。

“小亮老师比你小很多岁,他跟你较劲儿,你也要跟他较真?”

“我能不较真,等着他来看笑话?”

都是男人,有个什么心思一看一个准。他在上海就见过李小亮,就是他和以宁在老李的夜宵摊上,他和柯礼恰巧撞见的那一次。后来柯礼去查过,告诉他那是温以宁的前男友。前男友三个字没那么大的杀伤力。她也二十六七了,能谈几段恋爱再正常不过。唐其琛只是记住了李小亮的名字。后来随她回h市,也就是掰手腕那晚,从街头碰见李小亮的第一眼起,就能看见他眼里都快烧起来的敌意。

只不过敌意的宣泄方式够简单粗暴,唐其琛没想那么多,就觉得这人太嚣张,他也不想认这个输字。

很快,唐其琛回过味,皱眉挑出了重点,“他比我小很多岁?”

温以宁不做他想,“小亮老师和我同龄,是比你小个八……”她意识到什么,反应过来,立刻改口“也就比你小个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岁……。”

唐其琛笑了起来,眉梢眼角往上倾扬。温以宁故作正经,脑袋稍微埋低了些。

南京路的步行街很长,他们什么都不需要买,挽着手,走马观花似的散着步。走完一个街口,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晚风拂面,唐其琛看了一眼隔着马路的新街口,问“还想走么?”

温以宁摇摇头,“不走了,你看,什么都没买。”

唐其琛笑了下,“下次我再陪你逛。”

先把她送回住处。唐其琛的车开得很慢,明明可以过去的绿灯,也非要等到下一个红灯亮起。几十秒的等待时间,他就把手越过中控台,无声的覆上温以宁的手背。温以宁别过头,对着车窗外隐隐勾笑。

唐其琛捏了捏她手背上薄薄的皮肤,然后问“念念,在公司里,你需要我怎么做?”

温以宁转过头看着他,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唐其琛这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在一起了,是开诚布公,还是另有打算,他是充分尊重她的。温以宁心里一暖,反问他“你呢?”

唐其琛眼神是温和平静的,“只要你不介意,我怎样都可以。”

温以宁笑,“你是老板,不怕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么?”

唐其琛说“亚汇没有这种规定,上梁正不正,下梁都可以歪。”

温以宁笑意绽大,低着头,感受他掌心传来的温度。

她明白,唐其琛是在为她考虑。这种问题其实很直接,任何话语一旦直接,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两人刚复合,说有多深厚的理解也不实际,曲解他的意思也是情有可原。但温以宁没有误会,也没有多想。五年前,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以为牵牵手就能到永远,同理,以为一句话也能让人坠地狱。

但现在不会了,她长大了,成熟了。愿意站在理智的一面,去体会对方哪怕不那么漂亮的言语里,善意而温情的内涵。

她久久不回话,唐其琛也怕她误解,耐着性子解释说“以宁,态度搁我这儿,我得让你知道,我要公开。”

不是我想,我愿意,而是,我要。

“我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听过的,见过的,遇上过的乱七八糟,太多了。这些东西放我身上,我也是无所谓。但你不一样,你是女孩儿,是亚汇的员工,是别人看来,我们原没有交集的人。流言蜚语的矛头最终不会、也不敢指向我,都会不公平的落到你身上。当然,我会尽我能力保护你,但我还是想尊重你的意见。”

半晌,唐其琛看着她,伸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轻声说“委屈了。”

温以宁的脑袋顺着他的手一偏,就着温热的掌心轻轻蹭了蹭,佯装犹豫道“哪有这样的,刚成为男朋友就让人受委屈。唐其琛,要不我再考虑一下。”

抚在她脸上的手顿时不轻不重的一捏,唐其琛皱眉说“温以宁。”

温以宁歪歪脑袋,啧了声,“老板好凶哦。”

唐其琛看出了她的不正经,无奈一笑,“好了,听话。”

到了小区楼下,温以宁解开安全带,回头对他说“我走了,那你慢点开。”

唐其琛嗯了声,按了车锁,“我送你上去。”

“不用。”温以宁看着他熄火的动作干干脆脆,心里泛起细微的忐忑,“没多远了,进去坐电梯就是。”

唐其琛睨她一眼,挺淡定的回了句“刚成为男朋友,不能让人受委屈。”

得了,还会用她说的话来堵她的嘴了。温以宁顿时轻松不少,按了按他的手,“真不用,我室友在呢。考研的小姑娘,屋子小,人一多难免有动静,别打扰人家。”

唐其琛面不改色道“我送你到门口,也不会进去。你想我能有什么动静?”

温以宁愣了下。他的神色太淡定,目光也深邃,像是正儿八经的分析问题,偏偏语气又透着两分不正经。倒把自己塑造成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反倒是她心有杂念了。

唐其琛扯了嘴角,不再逗她,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上去,我看着你走。”

温以宁下了车,一步三回头,最后在楼道口对他摆了摆手,背影就消失了。唐其琛坐在车里,刚准备升上车窗,灯火通明的楼道口处,温以宁又探出了脑袋,远远儿的冲他做了个笑脸。然后一溜烟儿,这回是真走了。

唐其琛忍俊不禁,等了一会儿才启动车子。

——

次日上午十点。

柯礼将整理好的年中董事会的会议资料交给唐其琛审阅,董事会的耗时长,涉及的项目和内容多,中间有好几个都是争执意见比较大的。资料由行政部整理后,柯礼又亲自核对一遍,唐其琛一直致力推广的那个交通系统导航的项目也列表其中。

从去年筹备到今年上半年的可行性研讨,一直进行得十分艰难。董事会那帮成员里,多是他爷爷还在位时的心腹功臣,个个实权在握,但其中的分庭抗礼也暗中滋生。

牵连的方方面面太多,谁的利益都是利益。唐其琛把控大局,多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帮老臣也算为他卖力,至少表面和气,鲜有争执。可一旦遇上推陈出新、打破陈规旧制的政策或项目改革时,海底的暗礁就隐隐扎人了。

“这一次的会议上,就要对导航项目进行投票表决了,于总和廖总应该会通过,但其他人。”柯礼说“唐总,您需不需要跟老爷子通通气?”

唐其琛的视线在资料上,“暂时不要。”

柯礼领会要意,唐老爷子已经数次提起过,让唐其琛与明耀科创共同合作,把这个项目切割出去,由明耀科创参与研发,再利用亚汇在市场占有这一块的绝对优势去负责后续推广和销售。但唐其琛不愿意。

他合上资料,说“普通的产业迭代已经不是过去的旧土重建,亚汇不能再守着现有的优势去维持利益增长。五年内,或许还能光辉一时,但整个行业、市场需求在进步,在改变。爷爷他或许明白,但这艘轮船太大,谁也不愿在现阶段冒风险。可亚汇要想继续发展,必须与时代接轨,新地迁移。董事会的工作我会继续做,你也交待下去,技术研发的进度也要跟上。”

柯礼颔首,“我会的。不过您也不必太费心。程总在这件事上的态度虽然未明,但他与安董关系匪浅,只要安董愿意,还是能在他面前说上话的。那么就算廖总和于总投反对票,我们也能一票优势通过方案。”

安青山,安氏的董事长,安蓝的父亲。

唐其琛沉默许久,没再发表意见,而是笔帽拧上,说“明晚的应酬推掉。”

柯礼略表为难,提醒道“明晚是住建局的周副局长宴请。”

唐其琛头也未抬,“推掉。”

柯礼应道,“好。”又问“唐总,时间还早,我让老余接您去吃午饭?”

唐其琛看了看时间,语气比方才柔软了些,“中午吃食堂。”

柯礼默声,点点头,“好。”

亚汇的食堂伙食还是不错的,三荤一素还有一碗热汤,中午十二点,员工陆续下班,成群有说有笑的。同事挽着温以宁的胳膊,正兴致勃勃的聊起新开的饭馆,“我还秒了一张满减券呢,一块去吃呀。”

温以宁排队领饭,“什么时候啊?”

“明天,我们明天晚饭去呀!”

“明天不行,晚上有事儿呢。你找吱吱和瑶瑶。”

打好饭,温以宁和部门几个坐在一起。热闹,也方便分食。女生都有点儿挑,这个不吃蒜苗那个不吃鸡蛋,温以宁就不太喜欢吃葱,不过今天的菜似乎都放了葱,她尽量扒到一边,刚准备吃,后勤部的负责人竟找到她,“嗨,以宁。”

温以宁意外,“钟部长。”

“来,今天加餐,请你们吃水果了。”钟姓负责人四十不到,笑容可掬,拎着一篮盒子每个人都发了份。打开一看,里面是切得齐齐整整的水果拼盘。

“这么多草莓和车厘子啊,现在卖好贵呢。”

“谢谢钟部啦!”

“福利待遇也太好了!”

大家喜出望外,个个笑容满脸。

“公司的福利,每个女员工都有的。”钟部长笑眯眯的说了几句,趁大伙儿注意力散开的时候,把另一个饭盒放在温以宁面前,然后压低了声音,在她耳后说“柯助让我给你的。”

温以宁打开饭盒,愣了愣,装着的菜都没有放葱。

她下意识的回头张望,就看到唐其琛和柯礼正走进来。唐其琛与她目光交汇,停顿两秒,然后平静挪开,随柯礼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方才对视的那一下,他嘴角扬起一个很浅的弧,一闪即逝,只有她能看到。

“哇,唐总竟然来食堂啊。稀奇呢。”同事小声八卦,“今天吹的什么风啊,把仙子给吹下凡啦。”

温以宁低着头,被饭菜的香味和热气蒸得暖洋洋,她抿着笑,说“大概吹的自然风。”

这边的柯礼已经心下了然了。从唐其琛刚才交待他办事的时候,他就隐约猜到了。唐其琛吃饭的规矩很好,食不言,寝不语。但吃到一半,他抬起眼,看向柯礼,“有事?”

柯礼坦然一笑,意有所指的说“唐总,恭喜。”

唐其琛扯着嘴角显出愉悦,但语气还是平静的,“嗯。”

柯礼刚想转过头往温以宁那边儿再看一眼,唐其琛直接阻断,“别看她。”

柯礼恍然,啊,这两人是不想在公司公开关系啊。

决定是温以宁做的。昨晚唐其琛征询她的意见,她说了不愿意。

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也不愿变成众矢之的。更重要的,她不想一开始就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很被动的位置。如果有万一,也不至于千山雪尽,失了体面。当然,这些话她没有说出口,但很实际的在她心口踏了踏步。

唐其琛怎么会品味不出来。从她的当时片刻的犹豫和一瞬茫然的眼神里,便什么都明白了。有些事情说不如做,这都是后话。总之,未来还长,他想,慢慢来。

唐其琛的食量不大,眼见着吃几口又要放下筷子。柯礼诶了声,“唐总,您就不吃了?”

唐其琛伸手要拿纸巾。

“您把这碗汤喝了,您要不喝,我等会就让以宁给您送去办公室。”柯礼平静道。

唐其琛一顿,伸出去的手又缓缓收了回来。他瞥向柯礼,目光重而警醒,怎么回事,身边心腹也开始威胁人了?

柯礼忽略注视,假意看别处,手也有模有样的放在了手机上。

唐其琛垂下眼眸,沉默的又把碗筷端起。

温以宁下午一直在和小组成员做一份招标方案的初稿,陈飒下午到的公司,温以宁没注意,忙完了才听她秘书说起,“陈经理的儿子来了。”

正说着,陈子渝就溜了过来,往她面前一站,“我天,什么神仙姐姐们啊,长得都太好看了。我妈招人可太有眼光了。”

这人不三不四得浑然天成,俊朗阳光的一张脸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两句话就把这一票女同事们哄得眉开眼笑。陈子渝的气质很随他母亲,但五官并不太像,尤其那双眼睛,狭长而明亮,很赋诗意。他嬉笑没个正形,对温以宁说“小温姐姐,请我喝饮料呗。”

温以宁手头上的事也忙完了,笑着把人领走,“来。”

“我还没下班呢,不能溜岗。你凑合在这儿喝。”茶水间里,温以宁给他泡了杯柠檬水,“你怎么来了啊,小少爷。”

陈子渝坐没坐样,整个人跟吃了五毒散一样瘫在沙发上,“晚上要跟我妈吃饭呢,她最近看得我好紧,你相信么,竟然亲自来接我放学。丢死人了。”

温以宁面对着他,心里大概猜到原因,但她不能说。

陈飒这段时间又碰到了老麻烦,那男的可能真是下了决心要给他们母子一个交待,又来上海找她了。陈飒跟她提过一句,然后人也很少待公司里。

陈子渝懒洋洋道“不就是一个男人想来认亲嘛。”

温以宁差点被水呛住,咳了好几声,迟疑道“你,你知道啊?”

“他来找过我,我还带他去打了电游呢。”陈子渝翘着腿,一脸中二少年的嚣张模样,“他要认我当儿子,我说,我妈愿意给你当老婆,我就给你当儿子。”

温以宁简直震惊,“你,你们,他,他见过。”

陈子渝真挺无所谓的,“就是老了一点儿,长得还是蛮帅的。你不了解男人,三十往后就走下坡路了,会秃头,会掉发,性功能也不太行。”

温以宁被他一套一套的理论整的脑仁疼,“你一个未成年,谈什么了不了解啊。”

陈子渝不屑道“不信你问问我礼叔,问问唐总,你看他们行不行了。”

温以宁一时无语。

陈子渝抬眼一看,“嚯!”了一声,发现新大陆似的,“姐姐你脸红了耶!”

温以宁瞪他一眼,“你自个待着,我做事去了。”

陈子渝追上她,“说正事儿,周末时间留给我,陪我去一个地方。”

两人边说边走出来,陈子渝的画风整体而言是很逗的,落实好事情后,有搭没搭的跟温以宁聊天,聊到一个段子,温以宁也被他逗笑。陈子渝上蹿下跳跟猴儿似的,就在这时,唐其琛和柯礼出现,两人原先是低声说着事情,听到动静,柯礼抬起头,“哟,子渝来了,有何贵干啊?”

陈子渝顺着温以宁的肩,突然勾了一下,嬉皮笑脸地说“追人呢。”

唐其琛目光落在他的胳膊上,眉间浮起不悦,“你,哪来,回哪去。”

柯礼笑着圆场“收敛点,工作时间,别让你姐姐扣工资。”

陈子渝扭头冲温以宁故意说“晚上我要约你吃饭饭。”

唐其琛顿步,微微侧头,语气隐有不耐“还不走?”

陈子渝小声嘀咕,“我靠,这么凶,抢他女朋友还是抢他钱了。”

柯礼忍着笑,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肩膀,把那只搭在温以宁身上的手给勾了下来,“好了,还清了。去我办公室玩会。”

唐其琛和柯礼是下来有事的,已往副总办公室走去。柯礼办公室里有vr,陈子渝屁颠颠的溜了。

温以宁站在原地,看着唐其琛背影消失的方向,低着头,微微弯起了嘴角。

五点半下班,温以宁五点四十才收拾东西坐电梯下到停车场。

她往右边走了一段,黑色路虎停在车位里,唐其琛按下车窗,眼神示意她上来。温以宁坐副驾,顺手从包里递了瓶热牛奶给他,“你喝,垫垫肚子。”

唐其琛接过,“什么时候热的?”

“下班。”温以宁冲他笑了下,“现在离吃饭至少还得半小时呢,你别挨饿,待会儿胃又疼。”

唐其琛的眼角勾出一个弧,这个眼神深邃,又带着薄薄的笑意,很能勾人。

下班晚高峰城区太堵,唐其琛没绕去太远的地方,就在陆家嘴附近吃了个饭。吃完之后两人随便逛了逛,上去商场的电梯里人多,温以宁稍后一步才走出来,对等在那儿的唐其琛说“走。”

但唐其琛没有动。

温以宁转过头,目光疑惑。

愣了两秒,渐渐反应过来,她笑了笑,走到他身边,然后挽上了他的胳膊,唐其琛这才迈步,闲适自在的四处看。

这一回,温以宁也没了上一次逛步行街的尴尬,很自然的往自己喜欢的店里转一转。来上海几年,收入不算低,也有了自己钟爱的品牌。这个牌子在上海倒是有几家分店,陆家嘴这家是最大的,定价中等,温以宁喜欢设计师的理念以及产品的性价比。正巧上新,她有所顾虑的问唐其琛“你能等等我吗?大概十分钟。”

唐其琛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喜爱逛街的男人。但他说“不急,你都试试,我给你参考意见。”

他语气很淡,也没多余的刻意,能从他表情里看出,他没有勉强,是心甘情愿的陪她。这样的状态让温以宁很放松,她挑了个款式,在两个颜色之间拿不定主意,便在镜子前比划了一番。唐其琛走过来,站在她身后,说“你穿白色。”

“嗯?白色是不是清爽一点?”温以宁便把那件白色的提了提。

唐其琛说“和我昨天穿的衣服很配。”

温以宁愣了愣,酝过神,耳尖都微烫,拎在手里的衣服也跟烧着了一样,放也不是,买也不是。唐其琛帮她拿在手里,“我帮你拿着,一块买。”

温以宁摸了摸鼻尖,左顾言它道“我想起来了,我有件类似的,也是白色,我……”她收了收心,改口说“我同学以前送我的生日礼物,也没穿几次。”

唐其琛打断,忽问“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温以宁看着他。

对视几秒,唐其琛点了点头,语气平静的念出那个名字“小亮老师。”

温以宁敛默无语。

唐其琛看了看手里的衣服,然后把它挂回了原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来“嗯,也不是很好看。”

然后牵起温以宁,从店里走了出去。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春梦绕胡沙(7) 下一章:曾照彩云归(2)
热门: 廪君遗骨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我在春天等你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3 窗帘后的男人 嗜血法医·第1季 周天·卜月潭 南北朝那些事儿3:乱世枭雄卷 鉴鬼实录 血王冠:玫瑰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