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谁先觉(6)

上一章:大梦谁先觉(5) 下一章:春梦绕胡沙(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梦谁先觉(6)

两个一米八多的成年男人, 虽然你来我往没几下,但动静是不小的。唐耀最后那一摔, 推倒了桌上的水杯, 滚烫的茶水全泼在了唐其琛的手背。外头的秘书尽职尽责的赶紧跑过来,人还没挨近,柯礼抬手一拦, 维持着沉稳如常,说“没事。”然后对温以宁低声道“以宁,你先回去。”

柯礼踏入办公室, 把门给上了锁。

温以宁站在原地,人还是愣愣的,方才那一幕的冲击感还是不小的。

办公室里,柯礼望着这一烂摊子心里发紧。他走到唐其琛身边,“您还好?”

唐其琛气还没喘匀,看着地上的唐耀。

柯礼又走过去,抱歉道, “耀总,我送您去医院。”

唐耀的嘴角被那一拳磕出了血, 他抬手一抹, 散开的血印映在偏白的皮肤上,倒显得很有邪劲儿了。他站了起来, 唇齿间有很浓的血腥味。人一站直, 衣裳齐齐整整,唐耀笑了笑, “没事,不用去医院。”

他看向唐其琛,目光转了几转,人又恢复了轻松的神情,“是我自己不小心绊倒的,一点点小伤。那个,哥,我还有约呢,下回再请你吃饭。”

唐耀笑了笑,人就往外面走了。

柯礼略为担心的看向唐其琛,“唐总,您别忍着,有不舒服就说,我让陈医生过来一趟。”

唐其琛默着脸,坐回了皮椅里,他摊开方才看了一半的文件,重新拿起笔批阅。身后的落地窗被百叶帘调低了密度,光线不甚明亮。柯礼只得自己动手把地上的残骸收拾干净。碎掉的瓷片刚捡起两片个,就听见“哐!”的一重响,是唐其琛把手上的笔给摔在了桌面上。

他脸上阴云环绕,眉间也是风暴腹地。虽一字未言,但柯礼停止了一切动作,不敢再发出丁点声响。

半晌,唐其琛开口“你让老余把车开过来,送他回去。”

冲动这种情绪,这些年在唐其琛身上愈发无迹可寻。他对外示人的行为举止都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喜怒无常是大忌讳。更何况对方还是这么个豺狼虎豹的亲弟弟。他以顾全大局为原则,一时的失控足够任人大造文章。这份关系、脸面、长久的思虑,还是要顾全。能屈能伸,能方能圆,唐其琛更多的是给自己下台阶。

柯礼微微松气,幸好,不是理性全无,他点头,“我马上去办。”走时又想起了件事,他迟疑许久,还是斟酌的问出口“唐总,花还要订吗?”

唐其琛沉下去的情绪又涌上了心烦意燥,躁意的后续,就是隐隐的挫败与无奈。他忍了又忍,深叹一口气。

“不订了。”

唐耀从办公室出来后,云淡风轻的姿态一直保持着,穿过办公区,在众人小心翼翼但又万分好奇的隐晦打量里,脸上的那点伤并不妨碍他的风度翩翩。直到走去没什么人的电梯旁,唐耀整个人也垮了下来。下颚的闷痛越发膨胀,嘴角也麻木了,用舌尖一抵腔壁,还能尝到血腥气。

唐耀手撑着墙,头埋得很低,弓着背也是没了刚才的意气风发。他察觉到脚步声的靠近,拧头一看,温以宁原来没有走。

唐耀的阴郁之色一扫而空,痞笑望着她“我说是为了你挨揍,信吗?”

有什么不信的,刚才不都看见了么。

两人坐电梯下到停车场,唐耀的车里有医药箱,一般的碘伏药膏都备齐全了。清理下巴的伤口时,唐耀一直喊疼,龇牙咧嘴的不是很配合。温以宁压根不好下手抹药,挺不耐烦的说了句“再动你就自个儿弄。”

唐耀立刻老实了。清理完,他挑眉说“我刚才算不算任你摆布啊?”

温以宁的目光顿时如临大敌,人也往后挪了挪。

唐耀不敢大幅度的笑,见了血的伤还真是疼。他眼睛向下弯,很明显的笑意,“你别怪我哥,男人之间偶用武力也是很正常的。”

温以宁气不打一处来,“正常个鬼啊!”

唐耀笑眼下压的更明显,“好,我答应你,以后再不打架了。”温以宁刚要反驳,他就把人往外推,“去给我开车,我为你受的伤,今天跟你混了。”

英俊的脸上写了牛皮糖三个字,撕都撕不下来。温以宁无奈问“你司机呢?”

“我没带他来。”唐耀往椅背一躺,“你看我脸都肿了,开车不安全。”

死乞白赖的苦肉计,硬是把温以宁留了下来当车夫。车子驶出停车场,外头的光线明亮的多。从后视镜里,温以宁也看清了唐耀的脸,伤的确实不轻。

她心里一团缠缠绕绕的纱,纠在一起乱的很。

唐耀这天倒是没怎么惹她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到了目的地也是很礼貌的跟她道别。温以宁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但半吊子的气还没松一半,没几天,唐耀追人的攻势便越来越猛烈起来。

粉色的香槟玫瑰换成了正红色的黑美人,一束束跟火把似的往她办公室里送。下班的点准时来接,人本就帅气,又开着张扬的跑车,随便在人堆里一杵都是很耀眼的。温以宁真是怕了他,做贼似的混在大队伍里开溜。

唐耀也是好脾气,反正不催不逼的,就是一个痴心汉的形象。放开了手脚这么一追,同事都以为两人有什么了。

“恭喜啊以宁!”

“你和耀总早就认识了?藏的可真够深的。”

“你还上什么班儿呢,回去当少奶奶好了。”

温以宁被这些或善意或意味深长的流言搅得心力交瘁。这才几天,人都快成神经质了。陈飒从台湾出差回来,这天把人叫到办公室,看她黑眼圈都深了几度的样子,皱了皱眉头问“需不需要休病假?”

温以宁说“不需要,我没事儿的。”

陈飒对情况倒是一清二楚,她本来就是很直接的人,她说“如果你觉得耀总不错,可以试试。女人被追求不是很正常吗?互有好感的话,接触了解也没什么。你也不用顾忌办公室恋情,亚汇一向开明,没有这方面的限定。”

温以宁愣愣然。

“找个依靠,也挺好。”陈飒莞尔一笑,对她抬抬头,“唐总和柯礼去欧洲验收新的生产线了,这周的例会取消,你手上应该暂时没有太多事。平日要早点下班都可以,不用跟我说了,我批准。”

陈飒的人生准则就是“及时行乐”四个字。换句话说,她压根就不相信,也不屑于什么破镜重圆的剧情。破了的镜子,怎么重圆?就算能圆起来,那也是横七竖八贴了难看的胶布,膈应人。都是红尘男女,谁还没有几个爱上一匹野马,但家里没有草原的故事呢。

朋友归朋友,但陈飒心底里,还是希望她的爱徒有一段崭新的感情。

温以宁不知是听进了她的话,还是对唐耀亮了什么牌,反正在一次下班,破天荒的跟唐耀一起坐车离开公司后,第二天起,唐耀便再没有来送过花儿、开车跑车接人的殷勤了。

大家翘首以盼,喜闻乐见,总是能自己编写出故事的续集。

都说,温以宁和唐耀是达成共识,低调的在一起啦。

——

周五晚,唐其琛抵达机场,老余候了许久,见老板一上车就闭眼似是熟睡,心里还感慨,再有钱有权,也不是钢筋铁骨啊。就这一个月,都不知道送他往返机场多少次了。

柯礼坐副驾,轻声对老余说“冷气开小一点,唐总这几天在国外一直是带病工作的。”

老余照做,心里也是无奈,“唐总这胃病,不休息个一年半载,是养不好的。”

都是老熟人了,柯礼和老余之间也能说上几句体己话,“还一年半载,半个月的假期都空不出来。集团前两年是运行体系的优化改革,这两年,又在创新产品的生产线,从上到下,从政到商,四面八方的关系要打点,怎么少的了唐总。”

老余哎的一声叹气,“也不年轻了,成个家,有夫人照顾也会好的多。”

柯礼笑了下,“也许快了。”

老余把温度调到二十八,红灯停车时问“那要不送唐总去陈医生那儿看看?”

“去不了。”柯礼亦无奈,“明天中午还得回老爷子那吃饭,才一上午时间就别折腾他了,送他回浦东,让他休息倒倒时差。”

都说上好一会的话了,后座的唐其琛倦色满面一直都没醒。回公寓后,唐其琛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十点。他的工作手机被柯礼关了,真要有急事,一般就联系那只私人电话。唐其琛太久没这么好好睡上一觉了,醒来后,头疼也减轻不少。

老爷子最近让他回去吃饭的频率增多,每回去唐耀也都在。可能老爷子心里,还美滋滋的维系着兄友弟恭的面子工程。

这是两人拳脚相向后的第一次见面。

唐其琛见着人,拍肩寒暄,唐耀顺着话,开朗健谈。彼此避而不谈那次的不堪,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唐老爷子年龄大了,也没那么多正事儿要谈,偶尔提点两句,唐其琛都谦逊的应着。轮到唐耀这儿,他的满意之情更甚,时不时的念叨“要是你们能携手为亚汇效力就好了。”

唐耀笑着说“有大哥在,亚汇已经是顶级了。”

“其琛很好,但就是太辛苦。你呀,能帮衬帮衬,他也没那么累。”老爷子长叹短调。

唐耀说“大哥做事从来都是游刃有余,怎么会辛苦?”

唐其琛视线停在他脸上半秒,然后看向老爷子,淡笑着答“在其位,谋其事。比起爷爷那时候,我这不算辛苦。”

老爷子老话重提,“可也要对自己的事上点心,老大不小了,就没一个合你心意的姑娘?啊?这点你就比不上你弟弟,小耀,你上回说喜欢的那姑娘,谈到什么程度了?”

唐耀挺坦然的一笑,“谈婚论嫁的程度了。”

唐其琛猛地一瞥眼,眉目间的暗潮涌动。

“快了,我倒也想。”唐耀避开他的视线,话里留有余地,“我再努把劲。”

保姆适时过来,说菜已备齐。走去餐厅时,唐其琛在最后,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唐耀的肩,沉声说“你,过来。”

唐耀脚步渐慢,两人就停在原地。

身高体魄都相当,但唐其琛肃着脸色时,还是显得深沉许多。他负手环搭在胸口,唇抿成薄薄的一条线,眼神是冷透又洞察的,每一秒,都像是在审阅对方,要把唐耀的心思一根一根掰扯清楚。

就这么几秒,唐耀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有微湿的战栗。

唐其琛“你是不是要把她逼走才甘心。”

唐耀在他的对立面,没说话。

“你这事儿弄得人尽皆知,不管不顾她的意愿。怎么,是要当土匪还是当强盗?”唐其琛平静的语气里裹着针,并没有太给唐耀脸面。

唐耀被他说得脸色微变,但还是保持着得体,“说了,我们之间各凭本事。”

“你让她身陷舆论,让公司共事的员工都对她另眼相待,背后任人说三道四,惹了一身是非。这就是你所谓的本事?”唐其琛步步紧逼,直视着他“你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不管你出于什么意思,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把她架在一个最尴尬的位置。她不是你,她在亚汇工作,领一份薪水,是维持生计,是衣食住行的保障。你不能这么为难她。我从来都认可你的观点,是,追女人,各凭本事。但唐耀——

你追人,就要有追人的样子。”

唐其琛的神色,就像是四季更迭交替之时,最捉摸不定的那种天气。保姆已将饭盛好,唐老爷子望着他们,目光也渐生困惑。

“她没有伤害过你,你别断她的后路。”

语毕,唐其琛与他擦肩而过,身上冷冽清傲的男士淡香,像穿肠毒|药,把唐耀扎扎实实的放倒了。

午饭后,老余的车按点来接唐其琛,下午三点还有会议要召开。

入夏已久,午后的气温眼见着就往三十度飙。唐其琛穿着薄风衣从绿荫环绕的别墅群里走出来,蓝天白云之下,真真的玉树临风。但人一上车,就仰头靠着椅背,眉头轻轻拧起来。

老余见他脸色不对,“唐总,您没事?”

唐其琛呼吸都发了紧,他从衣兜里摸出小瓶药,倒了两粒直接干吞了下去。老余一看要坏事儿,“唐总,你……”

“开完这个会再去老陈那。”唐其琛直接打断说。

老余面有愁容,可他都这么说了,也只能听命。

唐其琛一周不在公司,事情积压太多,下午的会相当于是把办公例会挪后了。几个平时不对付的董事都有参加,唐其琛有所顾虑,自然缺席不得。药见效,下车时,他还能勉强维持正常。

这会一开就是三个小时,唐其琛发言的时候居少,大部分都是柯礼代为主持。每个部门都有两人参会,陈飒带着温以宁坐右边。柯礼中途停了两次,说是会议短暂的休息,让秘书进来添水以及让各位上洗手间。唐其琛就趁这时候回办公室休息,柯礼无不担心,一度建议让会议提早结束。

唐其琛说“后面的项目是赵总提的,不能终止会议。”

层层叠叠的关系都是这么盘根错杂的结在那儿,牵一发动全身,柯礼明白他的立场和苦心,只得坚持开完。

唐其琛的忍耐力是极佳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表现得沉稳冷静,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终于散会,陈飒突然说“唐总,我还有事跟您汇报。”

她抢了个头,另外几个也有事想商议的部门只得作罢,先行离开。

偌大的办公室终于只剩几个熟人,门一关,唐其琛挺直的脊梁一下子就垮了,他手肘撑着桌面,手指抠着桌沿,一下一下的,指尖都是青白色。柯礼扶了把他的胳膊,“唐总!”

陈飒其实是看出来他是不舒服的,所以故意说有事汇报,帮他挡开别的人。只是没想到,唐其琛这么能刚,脸色白成了纸,鬓角上也有细密的汗。柯礼说“不能再耽搁了,我给老陈打电话。”

陈飒也问,“能走么?”

从会议室过去要经过办公区,那么多员工看着,肯定还得把这一程撑过去。唐其琛点点头,缓缓从位置上站起。陈飒对身后的温以宁说“齐总十分钟后到公司,我走不开。你和柯礼去,也好帮帮忙。”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多想,温以宁答应下来。

就这样,唐其琛走出会议室,背脊挺直,眉间八风不动。时不时的碰见员工叫他,“唐总。”

唐其琛颔首回应,一路相安无事。

到了电梯里,门合上。唐其琛手握成拳,一松一紧地掐了自己几下,到底没忍住,腹部的疼痛跟海藻蔓延似的遍布了他全身,脚下似有钢铁浇灌,疼得他一下没站稳,晕乎乎的栽了下去。

——

“挂完这瓶,再用两支消炎,注意量体温,尽量避免发烧。”

汤臣一品的公寓里,老陈和柯礼低声交谈,“半小时后再量一次,药我也分装好了,四个小时后再吃。先吃胶囊,再喝冲剂。”

柯礼数了数,记下来。

老陈转过身,回到床边看着唐其琛,“胃溃疡复发有一阵了?”

柯礼帮答“我劝不动,这一个月都在连轴转,没有好好休息。”

老陈皱皱眉,“那怎么行。我可给你提个醒儿,虽然这次用了药就没什么事儿了,但你自个儿要当心,什么身子还不清楚啊?钱赚不完的,真出了大毛病,什么都不是你的了。”

唐其琛半躺在床上,手上缠着纱布,针管细细尖尖的埋在里头,脸色仍然虚,但疼痛减半,人还是舒服不少。他笑了笑,“谢了,老陈。”

“谢什么谢,把我话听进去就行了。我不留了,诊所还有病人。有事再给我打电话。”老陈起身,再三交代,“记得半小时后量体温。”

柯礼也跟着起身,“我去送送。”

唐其琛点了下头。

“以宁。”温以宁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吭声,被柯礼一叫,她走过来,“嗯?”

“我下去送陈医生,你帮忙看着行吗?”

温以宁点点头,“好,半小时我让他测体温。”

柯礼和老陈离开了,屋里顿时静得离奇。

唐其琛还维持着半躺的姿势闭目静养,墙上的石英钟分秒走着,跟吊瓶滴下来的节奏几乎一致。温以宁走到边上把药的流速调慢了一点。

房间里就开了一盏暖黄的床头灯,光晕一圈渐渐变淡,墙上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唐其琛这间居室铺着浅灰色的地毯,陈设也简单,右手边一整面的木质书柜,最上面的一层放了几个复古摆件。这样的氛围,很容易让人心生安宁祥和之感,闲愁本不该有。

温以宁目光转了一圈,就回到床上。唐其琛已经睁开了眼,很安静地看着她。

这个目光太突然,温以宁来不及收回伪装,一瞬的反应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两人浅浅对视,所有的喧嚣至此才有所方歇。唐其琛轻声问“吓着了没?”

温以宁眼睫眨了眨,反问他“你身体都这样了,自己没被吓住?”

唐其琛微微皱眉,“你对我能不能有一句好话?”

“我说再多好话,自己不爱惜身体,怎么也好不了。”

唐其琛抿着唇,半晌没吭声。

温以宁回味一遍,发现刚才的态度确实带着刺,心想,何必和病人计较呢。于是软了态度,以一种在唐其琛听来,算得上是天籁的语气问“陈医生说你可以吃点面条和粥,你要不要吃?”

唐其琛很配合的摇了摇头,“我不吃外面的粥。”

温以宁冷言,“都快饿死了,也要守着你这少爷作风是?”

唐其琛也不说话,眼神跟深渊似的望着她。一秒,两秒,三秒,温以宁被他活生生的望没了气焰。

唐其琛这个年龄,虽和时下流行的小鲜肉无法比拟,但男人该有的成熟气质,都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病了,也是极其英俊的。眸子如一潭深水,悠悠吸着你,摆明了考验人的定力。

温以宁认输地挪开目光,按下心里的潮涌后,她又转回来,问他“那天在办公室,你和唐耀……”

唐其琛顿时不悦“怎么,兴师问罪?”

温以宁很平静的说完“你们动了手,但最后,耀总重重摔在地上,其实是他自己拽着你的手往身上推。”

唐其琛愠色消散,眼神闪了闪,没说话。

温以宁也沉默的站起身,“你休息,我去给你弄点面条。”

“我不吃外卖。”

“我煮。”

温以宁转过身,留下两个字刚要迈步,手腕一紧,唐其琛突然倾身向前把她拉住。温以宁根本没料到,防备不及,直接被他拽了过去。唐其琛还打着针,她本能反应的用手死命撑在床侧,但两人的距离还是非常近的——

脸对脸,眼睛对眼睛,再近一点点,鼻尖都能轻轻碰出一个吻。

温以宁连气都不敢喘,懵了两秒,她抓着手边的毯子就往唐其琛脸上盖。羊绒毯很宽,把人遮了个严实。温以宁手忙脚乱的要从他身上站起,唐其琛不仅手没松,反而更用力的把人往下拉。忽然,眼前一黑,那块原本盖在唐其琛脸上的毯子,竟也罩住了她。

世界瞬黑。

人的感官被无限放大,唐其琛在黑暗里和她面对面,太近了,太烫了。

……也太温柔了。

“我不吃面。”唐其琛顺势搂住了她,脸埋在女孩温热细腻的颈窝里,贪婪而又小心翼翼地闻着馨香,声音低低哑哑,“你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就什么都好了。我这段时间太忙了,你再等等我,等过了这几天,我会好好追的。”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大梦谁先觉(5) 下一章:春梦绕胡沙(1)
热门: 跪求一腔热血 缥缈·提灯卷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终结篇 北纬31度录像带 嗜血法医·第1季 神道丹尊 如果这是宋史2·太宗、真宗卷 黑暗塔1:枪侠 武极天下 七种武器3:离别钩·霸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