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院春风意(4)

上一章:一院春风意(3)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5)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院春风意(4)

唐其琛摁断电话, 重重一声呼吸,再转过头看温以宁时, 她整个人已经佝偻着, 头埋在膝盖间一动不动。

唐其琛推了推她的肩,温以宁维持着这个姿势,轻轻摇了摇头。

“还好?”他稍用力地把人掰开了些, 手一碰到她胳膊,就觉得虚虚软软的不太对。唐其琛皱了皱眉,手指碰了碰她的脸颊。

温以宁发烧了, 烧得整张脸都是不正常的潮红。唐其琛把人挨着车门坐,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位。他空出一只手给老陈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半小时后到诊所。老陈刚忙完一个病人,听他语气也不免紧张,“你胃又疼了?”

唐其琛转着方向盘,一点一点把车给挪出来,说“不是, 一个朋友。”

——

“四十度,我给打了退烧针, 半小时后再量一次。”老陈穿着白大褂, 个头比唐其琛稍矮,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温文尔雅。他看了温以宁的采血化验单, 白细胞升上来了, 几个指标也异常。

唐其琛在他办公室待着,自己倒了热水喝, 问“能退下来吗?”

“估计有一阵反复。”老陈问“你朋友?”

“同事。”唐其琛走到桌边,把车钥匙搁他抽屉里,“人醒了没?”

“睡着呢。”老陈丢了包喉糖给他,“我听你刚才咳了两声,吃点这个。”

唐其琛没要,人径直往病房去了。

温以宁是侧卧,半边脸都埋进了被子里,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因为是闭上的,所以眼睫格外长。灯光映在上头,眼睑下一小团阴影。唐其琛没坐,站了一会,看了一会,走前给她把点滴调小了些。

陈飒的未接电话有两个,最后她也没打了,发了条短信问“唐总?”

唐其琛这才回了一句“没事。”

下班的时候被工作耽搁住了,几个负责人都在唐其琛办公室议事,陈飒在一旁频频看手机,柯礼问了一句,才这么把吃饭的事儿给告诉了唐其琛。其实应酬饭局在陈飒部门司空见惯,并不值一提,陈飒那时候都没太放在心上。但唐其琛听了后,打断正在发言的技术工程师,问陈飒“和谁吃饭?”

陈飒愣了下,才答“温以宁去谈代言的事了。”

唐其琛静着一张脸,当时没再说什么,抬了下手示意技术员继续。不到一分钟,他又给打断,说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安蓝的团队就那么些人,好几个跟柯礼的关系不错,打听了一圈就套出了地址。

从病房出来,老陈在走道上等他,对他说“你放心,我晚上就在这里,我亲自盯着,有事儿就给你电话。”

老陈这人诚恳靠谱,极讲医德。唐其琛拍拍他的肩,多的话不必说。他从诊所出来,又给陈飒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让温以宁这两天在家歇着。陈飒带着笑,不痛不痒地刺了句“让您亲自请假的人,这是头一个。”

唐其琛声音淡“挂了。”

“都到这个位置了,带的什么猪脑团队?唐总,公司如果非要指定代言人,这工作我没法儿接。您另请高明。”陈飒的态度是异常坚决,说完就把电话给掐断。

坐了没两分钟,手机又响,这回是傅西平。

“公司还是家里?”那头直接问。

“有事?”

傅西平说了几句,丢了个地址,“过来吗?”

“来。”唐其琛打了左转向,渐渐并入车流中。

西闸路上的这家俱乐部是傅西平一亲戚开的,傅西平在这儿有自己的包间,唐其琛到的时候,安蓝正跟人玩骰子,四五个围着一桌,笑声跟铃铛一样。唐其琛拨开人,直接把安蓝叫了出来。

“你拽我干什么,你拽疼我了!”安蓝今天格外不配合,扒拉着唐其琛的手。

两人在小厅站定,傅西平早就看出了情势不对,后脚也跟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你俩给人看笑话是不是?”

唐其琛肃着脸,看向安蓝“你今天干的那叫什么事?”

安蓝当仁不让地回“我做什么了我?”

“有意思么?人家没招你惹你,犯得上吗?嗯?”唐其琛克制着语气,但眉眼神色之间不讲丝毫温情。

安蓝扬着下巴,姿态撑在那儿像一只不服输的孔雀,“人家跟你非亲非故,你犯得上这么为她出头吗?”

听到这里,唐其琛反而冷淡下来,以一种理智平静的语气说“安安,没必要。一个合同而已,你愿意就签,不愿意就不签。这事儿你不用考虑谁,我从来不勉强。你想知道什么,想证明什么,都没必要做这么幼稚的举动。”

安蓝还镇定着,情绪敛在眼里,眸色都亮了几分,她说“老钟请她吃个饭,从来没有强迫。她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就不吃。怎么转个身又朝你诉苦来了?有没有点业务素养?”

以牙还牙地把他之前的话给刺回去,伶牙俐齿态度也是没有半分妥协。唐其琛这一刻是真有了怒气,他走前一步,双手按住安蓝的肩膀,直接把人给按在了沙发上坐着。

“听不听得懂我的话?你什么身份,做事之前就不过过脑子?一公众人物,多少双眼睛盯着?这要是曝到媒体那边,给你扣个耍大牌的帽子就高兴了?”唐其琛冷笑一声,“这些年你都养了些什么人在身边?”

安蓝不以为意,“我怕?”

“你不怕。”唐其琛睨她一眼道“那是因为你吃定她不会说。但我给你提个醒,她身后是陈飒,陈飒这人要做什么,谁都拦不住。你跟陈飒对着干,你掂量掂量,她要跟你玩儿,你讨不到便宜,说到底还是你吃亏。值不值得?嗯?”

都是名利场上混迹了一身本事的人,赌气归赌气,但心里还是嵌了一块明镜。安蓝的心思唐其琛早就揣了个透,人情世故大都如此,吃软怕硬,搁哪儿都一样。

安蓝被这番话给刺着了,绕了一圈子就为一句话,缠绕憋屈梗在心底的一句话。她横了心,索性问出口“温以宁是你什么人?”

唐其琛一听便明白。稍早时候给那位姓钟的回的话,一定被转告给了安蓝。最烧心的就是“我的人”那三个字。安蓝喜欢唐其琛这么多年,纵使从未得他一句肯定的回答,但他对自己的好,那也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安蓝演艺事业繁忙,不能尽心经营这段有可能的感情,是她最大的遗憾。

当然她也明白,这些年,唐其琛不是没有过合适的对象,景安阳曾给他介绍过一位中学老师,教语文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正儿八经的书香世家。女孩儿也知书达理,长得很有气质。唐其琛工作再忙,也抽空去相了这次亲,也试着接触了一阵。但不到一个月,这事儿就无声无息地画上了句号。

是女方提出的,说唐其琛工作太忙,自己希望有人陪。

其实只是个体面的台阶。真实原因很主观,唐其琛这种男人,相貌气度没得挑,待人接物绅士有礼。但就是太过面面俱到,反而显得冷淡寡情。浮于表面的完美固然好,但女人找一个知冷知热的,才最重要。

就这么一次,之后唐其琛再也没有过主动结交女伴的时候了。安蓝当时心里还庆幸,哪怕傅西平早就告诫过她一句话——“安安,其琛如果真想跟你有什么,那早就把你办了。”

安蓝也不是不知世事人情的傻白甜女人,这个道理她又何尝不知。安家和唐家本就有错综复杂的利益往来,一个圈里混着,不管政商工农,大都经脉相通,这里面关系网密,唐其琛和她、她家就断不了。

人大抵如此,得不到的,也不想让别人得到。安蓝就没见过唐其琛为了谁而跟她对峙。这是头一回,一回就够了,够叫人伤心了。

不过唐其琛当时说的那句“再动我的人你就试试看”多半是站在亚汇集团的角度,为他做事,用不着受谁的委屈,但情绪到了那个点,说出来就是为温以宁撑腰的意味。

唐其琛听了安蓝的质问,安静了很久。他看着她,眸子里的愠色隐隐。连一旁的傅西平都屏息住,不敢再劝。

片刻,唐其琛说“我要是真去追一个女人,还能让你这么欺负她?”

说完,他转身走出小厅,门一拉开,外厅的喧闹热烈蜂拥入场。安蓝怔在原地,像是被这波声浪给定住了穴位。她似懂非懂,或许是根本不想懂。傅西平沉默地拍了拍她的肩,轻松着声调说“跟你其琛哥还能吵上啊?乖了啊,回头让这老王八给你道个歉。”

今晚这闹剧圆的不够舒坦。傅西平看着唐其琛远去的背影,那句话他是听明白了——这老男人是真动了心思了。

唐其琛从俱乐部出来,踏入倒春寒的凉夜里,他下车的时候外套就没穿上,这会儿往车里一坐,周身回了暖,才觉得外面真是冷的不行。手机上有两条微信提示,是老陈十五分钟前发的。

陈医生说“这姑娘又烧起来了,你要不要跟她家里人说说?”

唐其琛回了句话“我过来。”

来回折腾这一路已经是凌晨一点。老陈见到他的时候,特别操心地指了指“怎么不穿外套?回头受了寒,胃疼起来有你挨的。”

唐其琛就穿了一件雾霭蓝的衬衫。这个颜色挑皮肤,黄了黑了就显得土。不过唐其琛肤色好,撑得起,远远走过来,衬衫下摆掩进皮带,一双腿走起来赏心悦目。他没接老陈这话,只问“人怎么样了?”

“我给她又做了几项检查,还照了个片,肺部有感染,急性肺炎,人烧得厉害,药我加了剂量,再观察。”老陈看他一眼,“这么晚还过来,真的只是同事?”

唐其琛没答。

老陈笑眯眯地拍了拍他肩,“也不小了,有合适的就是好事。”

唐其琛失笑,“别瞎猜,好好治病。”

温以宁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她看了眼陌生的环境,下意识地去摸手机。护士拿着棉签进来,“哟,醒了呀。别乱动啊,我还没给你拔针的。”

温以宁捋了捋耳边的碎头发,身子虚的很。记忆慢半拍地跟上了节奏,记起是唐其琛把她送这儿来的。护士给她拔针,低着脑袋给她扯胶带,说“烧退了,你肺炎呢,回去好好养。来,按住这儿。按五分钟。”

温以宁照做,说谢谢。

“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啊,一晚上都守在这儿。”护士笑着说“你睡着的时候,他进来看过好几趟呢。”

温以宁愣了愣,门又被推开,小护士回头一看,“呵,您好。”

唐其琛点了下头,看向温以宁,问护士“她烧退了?”

“退了,不放心的话可以住两天院。回家自个儿休息也行。”护士拿着空药瓶出去了。

唐其琛走到病床边,“你休息,陈飒那边我打了招呼。”

温以宁看他一眼,又看看这病房,“谢谢你送我看医生,到时候我把住院的钱转给你。”

她是真客气,唐其琛自然也不会假正经,推辞来推辞去的,倒显得心虚。于是点点头,“随你。”

温以宁坐直了些,掀开被子想下床。唐其琛没劝阻,只说“老陈是我朋友,他帮你看过了,没大事,消消炎,回去躺两天别再受寒。”

“我,我去问问看,我想出院。”她昨晚那一喝,浑身酒味儿过了夜,黏糊在身上极不舒服。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大碍了,就想回去换身干净衣裳。

正出神,唐其琛忽然说“想出就出,不用问医生了,老陈那边我都问过了。走,我送你。”

春光三月,只要是个晴天,温度和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十点光景,连阳光都是新鲜的。走到户外时,温以宁抬手遮了遮眼睛。唐其琛开的那辆路虎停在最近的地方,上到车里,能看见车窗玻璃上随着阳光轻扬的微尘。

温以宁没拒绝他的好意,身体确实不适,实在没力气折腾这些。

老陈那儿有个他自己休息的小房间,备的东西简单干净,唐其琛就凑合着休息了一晚。也是奇怪,短短几个小时,睡眠质量竟难得的优质。

车子开上高架,过了早高峰,一路也算顺畅。温以宁靠着椅背,看着窗外晨曦明亮,白皙的皮肤浸在光线里,将轮廓染出了一小圈毛茸茸的光影。等红灯的时候,唐其琛把压在腰后的外套丢在了她身上。

“老陈让你别受寒,我这车的风口保养的时候装了香条,就不开空调了,你拿这个盖盖。”唐其琛说得四平八稳,没有半点别的情绪。不殷勤,不假好人,还是那样温淡的模样。说完就打开电台,调到新闻频道听起了简讯。

温以宁拽紧了他的衣服,领口是正对她鼻间的,男士淡香水和着一种很好闻的松木味,慢慢袭入而来。

两人之间,哪怕是几年之前还好着时,都甚少有过如此恒温的瞬间。

温以宁侧过头,看着正开车的男人,唐其琛察觉目光,也往她这边转过来,四目相对,轻轻一碰,谁都没有慌乱和躲避。半秒交会又挪开,唐其琛开车看路,但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温以宁的手机就是这时候响起来的。她拿起一看,是江连雪。

江连雪这人纵横牌桌数年,跟钉在上头的一样,别说平常,逢年过节她都不会主动给女儿打个电话。温以宁按了接听,几句之后,眉头皱了皱,“什么?你来上海了?行行行,你找个地方待着,好,你就在麦当劳等我,我现在打车过来。”

电话挂断,温以宁说“不用送我回去了,我就在前边儿下车。”

唐其琛没减速,问“要去高铁站?”

“啊。对。我妈妈从老家过来了。”

“坐着,我送你。”

温以宁愣了下。唐其琛已经变道走了左边。

从这里过去近二十公里,江连雪等了半小时多已经不太耐烦。一见到温以宁,免不得几声抱怨“昨晚你电话一直打不通,干什么去了?”

温以宁还想问她怎么突然来上海了,江连雪就把最重的那袋行李往她手上一推,“先帮我拿会儿,拎死我了。”

东西沉,温以宁还病着,猛地一提特别费劲,人都跟着往前栽了栽。唐其琛停好车往这边走,走近了,直接把东西从她手上接了过来。他拎得轻松,就这么拽在手里,然后对江连雪微微颔首算是招呼。

江连雪眼神起了疑,在两人之间溜了溜,仿佛知道为什么昨晚温以宁的电话始终打不通了。

唐其琛站在哪里都是姿态出众的,身高撑得起气质,整个人立在阳光里,很应景于一句诗词——不是逢人苦誉君,亦狂亦侠亦温文。

出于礼节,唐其琛对江连雪说“伯母你好。”

江连雪含着笑说“伯母?叫姐,叫姐比较合适。你多大了?”

唐其琛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伯母”把江连雪叫老了,另外一个意思,他唐其琛也没有那么年轻。

唐其琛的神情极其克制,嘴角轻轻扯了个半尴不尬的弧,对江连雪回答说“……34。”

而一旁的温以宁,早已转过头去看别处,嘴角忍着笑,不想让他瞧见。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一院春风意(3)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5)
热门: 曾文正公全集 神秘河 仙剑问情5:沧海屠龙 浴火焚神 剑神 战天 度鬼师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无罪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