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院春风意(1)

上一章:星辰非昨夜(6)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院春风意(1)

这个夜晚到此为止, 没有再继续。

温以宁是真喝大了,重重推开他的手, 往后一仰, 在床上给睡着了。唐其琛走前,跟她室友说了声,小妹子挺好的一人, 帮她清洗了番,盖上被子带上了门。

唐其琛自楼上下来,形单影只的走在夜色里。到车边, 对柯礼挥了下手,“你开。”

柯礼照做,小心瞥着他的脸色。

唐其琛揉了揉发紧的太阳穴,说“回公司。”

已经零点,这时候还往公司去,大半是通宵工作。唐其琛这几年很少熬夜,每回这样, 柯礼明白,他心里一定是装了事的。

李小亮在上海待了五天, 他妈妈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 也定了治疗方案,下个月过来安个进口支架。高铁票买的是晚上, 李小亮中午给她打电话, 轻快的声音“宁儿,下来呗。”

温以宁刚开完会, 整理资料的动作慢下来,“下来哪儿啊?”

李小亮笑得憨“我在你公司楼下呢。”

温以宁顿时也乐了,“你可真能找,等着啊。”

她一点还有接待工作,李小亮也没让她忙活,就是想过来看看。“大集团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出息的。”

温以宁说“这叫什么出息,不都挣口饭吃么。”

李小亮环视一周高楼大厦,眼里也没什么留恋,“我安逸惯了,让我上这儿来,还真不知道该干嘛。我晚上就走,只是过来看看你,看你工作好,我也放心。”

温以宁笑他“小亮老师为人师表,最会关心人。”

“那也是关心你。”李小亮嘴快,有什么说什么。直爽温暖的性子一如从前。

温以宁说“忙嘛,习惯了也没什么。”

聊了十来分钟,温以宁要上去了。李小亮诶了一声,“你不吃午饭啊?”

“来不及了,我还要见客户呢。”温以宁冲他挥挥手,“我不送你了,你和阿姨路上注意安全,到了也发个信息。”

李小亮当时没说什么,挺正常的一次道别,大概过了半小时,温以宁正忙碌着,李小亮给她发了条信息“给你点了份外卖,应该快到了,不吃饭可不行。还有,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两袋燕麦,很方便的那种,接点热水就能喝,你留着当早餐。”

没多久外卖就送上来了,是她爱吃的香菇鸡。温以宁闻着香味儿,混着热气儿,眼泪都快下来了。

忙完已到了四点多,送走了上级审核机构的人员后,陈飒没给大家休息时间,又开了一个临时会议。

“东皇娱乐二十周年庆典的邀请函已经发过来了,这周我不在公司,瑶瑶你替我出席。”

被点名的是业务组的主管,跟着陈飒也有好些年了,在业内也算小有名声。她姑姑就在广电总局,负责影片的过审事项,有关系背景,代替陈飒足够。

散会后,温以宁跑到陈飒办公室,陈飒问“有事?”

“陈经理,东皇娱乐的这次庆典,我能不能也参加?”

陈飒抬起头,“原因。”

温以宁面色如常“我想跟着多学学,见见世面。”

“没必要。”陈飒直接给拒绝了,她说“这种场面你参加不了。”

温以宁说“我跟着瑶瑶,不会乱说话。”

“那也不行。”陈飒没松口。

温以宁欲言又止,嘴唇动了动,被陈飒一记冷目给逼退了。

陈飒第二天开始出差,先飞杭州,再长沙、北京,最后回上海,行程五天。下午的时候,柯礼给温以宁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晚上一起吃个饭。

温以宁犹豫两秒,柯礼笑着说“放心,就我和你。上次许诺你的川菜馆,今天是真不用加班了。”

难为他还一直记挂这事,温以宁不由也轻松了些,“行,那我也不客气了。”

柯礼提前就订好了位置,下班开车过去虽然堵的不行,但到了就能马上上菜。川菜馆生意好,宾客络绎,一进去就能闻见辣油的香味。柯礼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私人时间就挺放松了,一身定制西装也不在意,脱了随便搁在椅子上。

温以宁看了他一眼“穿白衬衫吃火锅,不心疼啊?”

柯礼不在意,“没事,这衬衣我买了十几件,批发价。”

温以宁笑的不行,头发一扎,埋头大快朵颐。

柯礼对自己放鸽子太久还心怀内疚,“真是太忙了,欠你这顿现在才补。前几天又准备董事局会议的资料,不然我也能请你和你男朋友一起吃个饭。”

温以宁一听,估摸他是误会了李小亮,“你说小亮老师啊?”

“啊,就那天跟你一起吃宵夜的。”

“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了,高中同学,带妈妈来看腰的。”温以宁解释了下,然后顺着这话题就聊开了,她也对柯礼道了谢“那天也挺不好意思的,喝的有点多,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柯礼正涮着肉片,动作停了下,“我?”

温以宁灿烂一笑,“室友妹妹告诉我的。”

唐其琛和柯礼年龄相仿,身材也差不多,估计是误会了。柯礼想了想,也没再说别的,就嘱咐了一句“你以后还是别喝酒。”

“嗯?”温以宁吃了颗花椒,刺的她舌头都木了。

柯礼温和的笑了笑,“你喝酒容易忘事。”

很轻松自在的一顿火锅之约。两人有搭没搭地聊天,有时候也会扯扯个人生活。柯礼三十出头的年龄也不算小,工作再忙,以他这条件搁那儿,绝不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人。

温以宁拿这事儿调侃他,他也开得起玩笑,回答得有板有眼,“早些年算过八字运程,我不能比唐总先结婚。犯冲。”

温以宁笑得直咳嗽。

“笑笑,我就知道。”柯礼抽了张纸拭嘴角,“唐老爷子信这个,唐总转个身就跟我说,不用理,我该干嘛干嘛。但我这些年也习惯了,反正每天忙工作,想谈也谈不了。你知道我每年生日许的什么愿吗?”

温以宁摇头,“不知道。”

“每年都是同一个愿望——希望老板马上结婚。”

说完,柯礼自己也乐得不行。这火锅太辣了,他吃得有点受不了,温以宁给他叫了份果盘。柯礼继续说“其实跟着唐总干事,还是很舒服的。他话不多,对人也冷冷淡淡,但其实认准的,都是交心的。小霍,上回你见过的。他十七岁就跟着唐总了,以前也是一小混混,后来唐总送他回学校继续念书,把人从歪门邪道上给拽了回来。”

温以宁捏着筷子,戳碟里的辣椒油,浓稠黏密,跟她此刻的心情一样。她轻声说“他对谁都好,就是对我不好。”

一句话就把柯礼给堵住。

温以宁已能很坦然地说起这些,很快没事人一样转移话题,“对了,礼哥。我想托你帮个忙。”

“你说。”

“明天东皇娱乐不是有个庆典吗?”

这块工作具体都归陈飒负责,柯礼一个搞行政的,听是听说过,“怎么了?”

“我也想参加。”温以宁双手合十,“好多明星呢。”

柯礼依稀记得她喜欢某个男明星,估计是追星去的,到底年纪轻轻,这点小女生喜好一直在。柯礼笑了笑,欣然应道“小事儿,回头我打个招呼,你去。”

东皇娱乐是国内综合性的一线影视传媒集团,佳片不断,艺人当红,手握圈内的半壁资源。这次二十周年庆典办得隆重盛大,草坪花园有乐队现场演奏,各种美食表演应有尽有。瑶瑶带温以宁出席的时候,还挺高兴,“太好啦,一个人我还嫌无聊呢。”

温以宁说“我跟你混,跟你学习。”

“没什么好学习的,就是玩儿呗。飒姐跟他们老总的关系好。跟你说个小八卦呀,他还追过飒姐呢。”

“陈经理很优秀,我是女人我也喜欢她。”

瑶瑶乐得花枝乱颤。聊了几句,她神色微敛,好心提醒了几句“你就是来追星的,那你吃吃喝喝看会儿表演,待会我呢,不跟你在一块儿,飒姐还有任务交待给我的。你自己照顾自己啊,结束了我们再一起走。”

温以宁点头,“好。”

瑶瑶活泼开朗,天性乐观,又聊了起来,“你喜欢哪个明星啊?”

温以宁手里拿着嘉宾名单,面色平静地说“都喜欢。”

到了宴会,瑶瑶一出现,就被一群人簇拥着说说笑笑而去了。温以宁落了单,一个人穿梭其中,端着酒杯,不看热闹,倒是在找着什么人似的。

忽然肩头一重,温以宁回过头,就见高明朗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近在眼前。大约是为了应景,高明朗今天穿了一套麻花色的西装,里头是件v领绸缎布料的打底,这种式样的礼服衬得他多了几分腻。

他挑高了眉,“不愧是陈飒的徒弟,这种场合她也能让你来。”

温以宁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来这儿的有头有脸,哪个不是秉持身份没有背景的,那份嘲讽与不屑全写在脸上,私下时,高明朗压根就没打算给她客气。

温以宁不搭理,刚要绕过人,高明朗伸手就是这么一拦,对着她就是阴恻恻地一笑。还没回过味,他就转头扬高了声音“老秦,来看看,这就是上回你念叨好久的美女发言人。”

两三米远的地方,几个男人顺着声音回过头。个个西装革履,道貌岸然。其中一人身高一般,身材微胖,大晚上的还戴了一副变色墨镜,据说是某个法国品牌的最新款。

这人姓秦,全名秦君,都叫他秦君子。四十好几的人了,每个月还注定护肤驻颜打玻尿酸,人已中年,但小年轻那一套没少折腾。看着精神,但不能细致,像个假面儿整了容的。

他在东皇娱乐占了点股份,主要是与纸媒圈的关系好。所以被吹嘘追捧,骄纵恣意,老婆带着孩子常年在香港。他在内地玩女人那叫一个资深常客,和他名字中的那个“君”字实在不配。

“上回亚汇集团那件事儿,可多亏她了。秦君子,来来来,今儿见个真人,怎么样,比电视上好看?”高明朗笑得眼纹纵横,语气没个正形。

温以宁被他拦着,退也不好退。秦君眼缝眯起来,走近了,将人从头扫到脚,眼神在她腰上停了两秒,然后笑着伸过酒杯,“陈飒的部下个个都是美人,不错,不错。温小姐,喝一杯?”

温以宁客气回应,碰了碰杯,抿了一口,“秦总您好。”

高明朗一只手搭了搭她的肩膀,又很快放下去,言语之间极尽轻佻,“以宁呢,也跟我共过事,不过没办法,池子小了,留不住,跳到江河湖海大显身手,说起来,我眼光还是不错的啊。”

有人起哄“留不住,是高总不行啊,没能让美女满意。”

高明朗佯装谦虚,诶了两声,“现在的姑娘啊,**大,不是一下子能填满的。”

阴阳怪气的笑声起了势,看着温以宁的目光有调侃,有鄙夷、有不屑、有轻藐、有见怪不怪,唯独少了尊重。

而温以宁始终那个表情,挂着笑,眉眼淡,合情合理,不管怎么暗示,她都不为所动。

高明朗指着秦君“秦君子对你可是一见钟情,哦不,是隔屏钟情,你给唐总开的那新闻发布会,他可是目不转睛地看完的呀。回头加个微信,别辜负秦总这份喜欢。对了,陈飒交待你了没?”

温以宁这才有所反应,抬起头。

秦君笑眯眯地接过话,说“以前跟你们亚汇签了几份补充协议,正好,你这次带回去给她。你不用问太多,保密的,你们陈总知道。那个,我包放在高总车上,你去高总那儿拿。”

温以宁是代表亚汇来的,虽然当时陈飒没让,但来都来了,又扯到公事,总不能不应付。何况带个文件也没什么,温以宁点点头,“好,您放心,我会带到。”

高明朗眉眼溜了溜,咳了两声,正色道“走,我车在停车场。”

——

已过十点,唐其琛才从会议室出来。忙了一天,晚上的电话视频会议也不让人轻松。柯礼跟他后头,还在梳理内容要点,一项一项地总结汇报,唐其琛陷在皮椅里,抬手掐眉心,他闭着眼,听了一半就做了个手势示意柯礼暂停。

唐其琛说“这些小事,你做决定就行。”

柯礼颔首,“好。”

“陈飒什么时候回?”

“今天最晚班的飞机,老余去接机。”

“明早让她来我办公室。”

唐其琛吩咐完,就把皮椅往后滑退了些,人也完全靠着椅背,他闭着眼睛,掐眉心的动作没有停。

柯礼担心道“唐总,您不舒服?”

唐其琛摇了摇头,但倦色难掩,他起身说“下班。”

人还没绕出办公桌,搁桌上的手机嗡声一震。唐其琛看了眼,是陈飒。响了三声他才接,一接通,陈飒的声音火急火燎“唐总,柯礼呢?”

柯礼听见了,也奇怪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会时的静音忘了调回来,显示未接来电五个。

陈飒是真着急了,“温以宁联系不上了。”

唐其琛皱了皱眉。

“柯礼是不是让她去了东皇娱乐的庆典?她电话打不通,瑶瑶也找不到人!她是跟高明朗出去的。”陈飒接到瑶瑶的汇报时,立刻联系了高明朗,可这孙子的手机也关了机。

陈飒说“我马上要登机了,回来我再找柯礼算账!温以宁跟我提过两次,我都没批准她去参加这个庆典。柯礼倒好,把这事儿给我办得圆圆满满。”

唐其琛已经加快脚步往外走,车钥匙拽在手里,下颚紧着,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柯礼方知后怕,“唐总。”

唐其琛一字不言,给东皇娱乐的董事长打去了电话,那边很快接了,唐其琛也没顾上寒暄,虽然语气是染着笑,但之中的急切依稀可寻,他第一句话就是“程董,您得帮我个忙。”

他把事情始末轻描淡写了说了一遍,就像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程立南何等精明,听出了其中微妙,他饶有兴致地问“唐老弟,什么人值得你这么紧张?”

唐其琛淡淡道“陈飒的徒弟。”

程立南和陈飒之间也有过几分感情纠缠,不过那都是陈年往事,但情分在这里,唐其琛故意这么说,对方果然服这个气,当即答应“好,五分钟给你消息。”

柯礼从没觉得五分钟如此难过。

唐其琛坐在驾驶座,手搭着方向盘有下没下地敲,他眼神是平静的,但太过平静,就有点瘆人。柯礼坐在副驾,本想解释一下自己让温以宁去参加庆典这事儿。

唐其琛像是知他所想,直接道“你的账,陈飒跟你算。”

柯礼沉默,不再吭声。

程董那边很快有了消息,告诉他,人没事。

唐其琛让柯礼下了车,自己开车去了东昌路。他到那,就看到温以宁站在一辆凯迪拉克车前,车里坐的人是秦君,两人正笑着说什么。

凯迪拉克开走,温以宁瞬间收了笑脸,人站在那儿半天没动。等她转过身,黑色奥迪蛰伏于路边,安静地横在那儿。隔着不远的距离,能看到挡风玻璃里的人漠着一张脸,也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忽然,全熄的车灯唰地一下亮起,刺目的光让温以宁本能反应地抬手挡住眼睛。

车开近,车窗滑下半边,唐其琛极冷淡地说“上车。”

这是闹市,温以宁也有点犯怵,顺从地坐到了副驾。门一关,唐其琛又把车灯给灭了,他拧过头,压着嗓音问“秦君什么人你知不知道?跟他出来约会,你几个胆子,啊?”

这话言重了,虽是平铺直叙,但带着刺,扎人痛处一点儿也不留情。温以宁对视他,“和你有关系吗?”

唐其琛冷笑一声,“这么老的,你也喜欢?”

温以宁点了点头,“我也不是第一次喜欢老男人了,你应该清楚啊。对,老男人都挺混蛋的,老板,我记着你的话了。多谢你的教训。”

唐其琛脸色骤然难看,连嘴唇都比平日要白了些。他再没说话,手握着方向盘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一天连轴工作已经让他疲惫不堪,晚上这一闹,心脏跟抽了血似的,空了又满,满了又空。

唐其琛弯了腰,趴在方向盘上,头埋得低,一手捂着胃,一手从左边储物格里摸着什么。

温以宁看他不对劲,“喂。”

唐其琛拿出一个药盒,用力拽在手心。

温以宁愣了下,手指戳了戳他的肩,“你不舒服啊?”

唐其琛有气无力地挡开她的手,头埋在手臂间,哑着声音逞能道“你别管。”

温以宁好不容易拢回来的那点同情心又给弄没了,她凉飕飕地问“真不要管?那行,你把锁解了,我自己打车。”

安静片刻。

唐其琛呼吸都喘了,他颤着手腕,把掌心的药瓶递过来,有气无力地说“红色的三粒,黄色的两粒……我要喝热水。”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星辰非昨夜(6)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2)
热门: 安珀志5:混沌王庭 破法之眼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秦时明月之亡秦必楚 星际士兵异界游 流星之绊 守日人 酒神(阴阳冕) 剑桥德国史 从前我死去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