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6)

上一章:星辰非昨夜(5)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星辰非昨夜(6)

李小亮陪妈妈来上海看专家, 下午到的上海南,温以宁跟陈飒请了一小时假去接的他们。李小亮推了个行李箱, 还背了个黑色的双肩包。远远见着人, 立刻举手摇晃,笑得生机勃勃。

他乡遇故人,他乡也就成了故乡。

温以宁先是亲近地和李母打招呼“阿姨好久不见啦, 您精神真好!”

李母笑呵呵的“好好好。”

温以宁又看了眼李小亮,隔远了看,夸张道“小亮老师, 你变帅了。”

李小亮食指对她点了点,“别别别,我可自知之明啊,这话从里嘴里说出来,我真不敢答应。”

温以宁笑了,“帅着呢,真的。包给我, 我帮你拿。”

三个人坐上一辆出租车,温以宁帮他们找的酒店, 离看病的医院近, 开房的时候,李小亮抢过她的卡, “我来。”

温以宁抬手躲开, 跟他说“没事儿,我来。”

其实也用不着她出钱, 下午请假的时候陈飒问了一句原因,温以宁说老同学带妈妈来上海看病,她帮衬帮衬。陈飒从抽屉里找了两张卡给她,说是入住,不用就过期了。她们业务往来经常有这种福利馈赠。温以宁接受这番好意,道了谢。

后来陈飒又问了句“男同学女同学?”

“男同学,高中的。”

陈飒这人精明,一直盯着她,忽就心如明镜地笑了,“男朋友?”

温以宁也挺坦诚,“啊。那没,是前男友。”

陈飒挑了挑眉,示意她等一会,又翻出一张卡递给她“这张也快过期了,专做上海菜,带你朋友去试试。”

不过李小亮还是没答应让她办入住,挺强硬地收了她的,递上自己的卡给前台。温以宁都气笑了,“你怎么这么轴啊,真的是的。”

“的也不要,都是人情。我不是怕欠你人情,是怕你欠别人的人情。咱俩之间不讲究这个,能自己解决的就不要麻烦了。”李小亮彻底把她拦在身后。

一千五一天,他眼皮儿也没眨地直接刷了四个晚上。温以宁拦都没拦住,一老师能有多少钱,不值当。像是知她所虑,李小亮压着声儿说“没事,带着我妈呢,我想让她住好点儿。她舒服,就值得。”

他们第二天要去看医生,温以宁没陪着,她跟陈飒请假只是借这个由头,实际上是去给自己办了点事。到下午,打电话问了问那边的情况,李小亮说“排着队呢,还有七八个,这边信号不好,不说了。对了宁儿,晚上一块儿吃个饭,记着啊。”

小亮老师朴实诚恳,他就是这样的人,有一说一,没那么多拐弯抹角,让人相处很舒服。岁月几多变迁,算算两人分手后也就没再面对面地见过,两年了,没有隔阂,没有生疏,情人变朋友,朋友变老友。这也算是她人生里难得的温暖慰藉。

——

这天中午,柯礼帮唐其琛把工作安排往前挪了挪,原本下午要参审的一个工厂项目提前到了十二点半,午餐都在办公室解决,吩咐秘书送来的盒饭。即使交待清汤少油,但到底比不上家里,唐其琛吃得有点腻,两口下去就没再动过。

柯礼也放下筷子,说“我给您重新买一份?我亲自去。”

唐其琛说“不用了。”然后又把盒饭拿起来,没动菜,只挑着白米饭给吃完了。

柯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唐总,一点开会,还有十五分钟。”

唐其琛左右手各拿一份文件做比对,时不时的圈出两处批注,他交待“会议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内,休息十分钟开第二个。你让与会人员提前准备,汇报该汇报的,无关紧要的不上会。”

柯礼应声“好。”

亚汇集团发展至今,已有相当成熟的一套运作系统,这几年唐其琛的工作量还是有所降低的,但工作日时间繁忙依旧。今天这么紧凑,是为了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

柯礼给他行程的安排恰到时候,五点结束所有,唐其琛从集团出来没用司机,柯礼开着他的车,两人去外滩。

只因今日农历十二,安蓝的生日。

安蓝七岁进入娱乐圈,荧屏首秀就是张齐石导演的口碑佳作,她虽年轻,但经验阅历在圈内也是足足足够够的前辈。安家本就名门,加之她那支骁勇精锐的经纪团队,优质资源一直是保持住的。百度百科上的生日故意错掉,留给粉丝们狂欢庆贺,真正的生日是今天,留给发小儿朋友自己人。

唐其琛到的时候,人都来齐全了,除了安蓝的经纪人邹琳,没有圈内人。柯礼递上礼物,“上个月去法国出差,唐总特意帮你挑的,安安,生日快乐。”

安蓝眉开眼笑,捧在怀里。一旁有人起哄,非得现场打开看看。

安蓝不愿意,“你们也能看的?”

大家都明白她对唐其琛的那份心思,但也不敢太放肆地拿趣,因为唐其琛在这件事情上,是从来没有表过态的。安蓝走到他身边,笑得娇俏,挨近了些,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唐其琛温和地说“不会。”

包间里暖气足,适应之后,唐其琛把外套脱了,他里面就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羊绒,质地柔滑,衬他肤色,落座后,气氛渐渐就起了兴。有几个能闹的自然不会消停,喝酒跟自来水似的,还关不住话唠的嘴。安蓝性子活,又都是至心至深的老友,她是能喝的主,也放得开。

不过今晚傅西平坐在那儿还挺克制,不似他平日的混账样。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双眼睛就盯着唐其琛。偶尔得到他的疑虑对视,傅西平便轻飘飘地挪开,似笑非笑地扬了扬嘴。

饭局散了转场k歌,喝完第一**伙儿差不多是半禽兽状态了,又蹦又跳跟疯子似的。唐其琛不好这口,他和另几个弄了牌局,椅子还没抽开,傅西平站在后面点了点他的肩,吹了声口哨,手指勾了勾示意他出来。

“你一晚上眼睛抽筋了?盯着我看干什么?”两人在走廊外,唐其琛早就不悦。

傅西平正低头点烟,一下没燃,手心拢了拢才点着。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为了小助理那事儿,你给安安脸色了。”

唐其琛垂着眸,没否认。

“都不瞎,只不过是我还敢在你面前说上几句话。”

以往过年的时候,他们一帮玩儿的好的,都会挑在初三来唐家拜年。几十年的习惯了,是默契。但今年安蓝没一块儿来,傅西平问她“为什么不去?”

安蓝在电话里声音哑哑的,“西平哥,我拍戏呢。”

“哥不听这个。”傅西平直接道。

静了好久,电话那头音调变了,带着委屈,“其琛哥不让我去。”

唐其琛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为了赵志奇给他招黑那事儿。当时微博一爆,安蓝立刻给他打了电话,唐其琛只淡淡说“暂时别联系。”

安蓝是急了,说“我马上发条微博,帮你澄清。”

唐其琛久不作声,最后只回了句“以后用好你的人。”

言下之意,别再添乱。

唐其琛生起气来都是敛收的,就像是棉花里的尖刀,清清楚楚地往你心里扎。

安蓝也是从小捧到大,要不是仰仗这份喜欢,璀璨明耀如她,也不会觉得格外不痛快。

沉默一阵之后,傅西平碾了碾烟灰,把抽了半截儿的烟给掐灭。他问唐其琛“你两年前还跟我说过,如果以后有继续的可能,你也愿意跟安安试一试。这些年你帮她,护她,纵她,看着跟我们没两样,作为朋友来讲,那是无话可说的交情。别人看不出来,但我懂。除开你们两家的利益联系,你这也是在说服自己,让自己去尝试。”

唐其琛还是原先的姿势,单手斜插着口袋,站得直,没说话。

傅西平眉间那根弦也松了松,少了几分逼问的架势,“安安有时候是骄纵了些,但对你的感情也是没得说。你是我哥们儿,多的也不问——

我就要你一句话。”

夜色阑珊,十点出来的时候,城市像是泡在渺渺水雾之中又湿又冷。柯礼发动车子也没法儿马上开,暖风吹着玻璃上的水汽,唐其琛坐在副驾,连安全带都没系,看起来疲惫不堪,抬手揉自己的眉心。

安蓝的生日趴估计得到凌晨,唐其琛交待所有开支都记他账上后便走人。他说要走的时候,安蓝坐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没少给人脸色。这回唐其琛没再纵,带着柯礼就出来了。

热好车,柯礼问“您回哪儿?”

唐其琛揉眉心的手又挪到了鼻梁,用力掐了掐,缓了精神说“去老李那,饿了,吃点东西。”

柯礼明了,打了左转向,直接在路口调了头。

老李是大排档的老板,其实一点也不老,但人很会做生意,一身江湖气。唐其琛跟他熟,独门一份地这么叫他。上回陈子渝请客吃饭,就是在这个地方。

还是那个红彤彤的蒙古包棚,入夜生意正是好的时候。柯礼提前给人打了电话,到时,一眼就看到老李在一桌前跟人笑呵呵地聊天。

再一看,旁边那人熟得很。柯礼望了眼老板,小声说“是以宁呢。”

温以宁和李小亮也在这儿吃饭。其实两人已经吃过一顿了,这是夜宵。老李好玩的很,李小亮也是个开朗的,都姓李,家门,三言两语的熟络起来。

满桌菜,桌边还有一箱空了的啤酒瓶,温以宁脸色绯红,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老李见着柯礼了,走过来打招呼,“来了啊,里边儿坐,我都安排好了,给你煲个养生粥。”

温以宁顺着声音看过来,她脸上还是在笑的,握着一瓶啤酒刚刚举到嘴边。大概喝了不少,酒壮胆,或许是压根没认出人,这一笑,笑得心无旁骛,笑得醉眼观星,眼里的光亮直接投给唐其琛。

唐其琛被她这一招弄的,下意识地挺了挺背,气度架势刚起个头,温以宁又直接把头转回原处,什么反应也没有,继续和身旁的高个男人有说有笑。

老李不明所以,还在一旁好心道“粥里放点红枣枸杞行吗?不会太甜,我再给你弄点天麻进去,这个养脑补精气。”

唐其琛打断他“谁说我要喝粥了?”

老李愣了下,“啊。不喝啊,以往不都是这习惯么。”

柯礼拍拍他的肩,示意他别说话,低声告诉“歇着,今儿老板倦了。”

唐其琛走了几步,忽就停住,对柯礼说“坐外面,透透气。”

隔着一桌客人,唐其琛他们就在左边靠墙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能看见温以宁的背面和那男生的正脸。柯礼想起昨天陈飒说的请假,不难猜出,这大概就是那位男朋友。

他小心翼翼打量了眼唐其琛,怎么说呢,瞧不出情绪,也看不出表情,他这一身气势行头往这儿一坐,不太搭,冰冷冷的,没什么红尘烟火之气。

温以宁和李小亮聊了一晚上了。聊以前上学的时候,聊彼此的工作,聊这几年的人生际遇。温以宁的名字取的岁月静好,可成长经历也是苦涩的。别人不了解,但李小亮知根知底。这些碎念温以宁从不在别人面前说,甚至连江连雪都避而不谈,可对着李小亮,软肋就给拨开了。

生活的艰辛不易,这些年的酸恨苦楚,和着冰凉辛辣的酒,通通倒了出来。

小亮老师是温柔且包容的,安静地听,不会不耐烦,舍命地陪,她喝一瓶,他就喝两瓶。这已经是尾声了,二十几个酒瓶子撂在那,它们也醉了。

温以宁又拿了瓶新的,李小亮诶诶诶地制止“姑奶奶,喝不得喝不得了。”

温以宁也不说话,一双眼睛看着他。秋水两汪,弱势又可怜,直接把小亮老师给看趴下了。他认命地点点头“行,喝!”

温以宁眉开眼笑,其实已经看不真切。眼前迷迷糊糊一团,就剩人影儿。突然手心一空,啤酒被人拿走。唐其琛站在她边上,那只瓶子掂在他手心。

“你喝不了。”他把啤酒搁桌面,伸手勾了一把温以宁的手臂。

李小亮顿时站了起来,“干吗干吗?”

柯礼适时拦着,客气道“我们是同事。”

这两人往这儿一站,从头到脚都透着精英味儿,实在也不像坏人。老李走了过来,笑眯眯地从中和局,“他们一个公司上班的。”

李小亮拽着的拳头松了松,但还是谨慎,问温以宁“宁儿,真认识?”

温以宁被唐其琛勾着,扭头一看,醉得嘴角还有啤酒泡沫,她重重点头,“是我老板,发工资的。”

唐其琛皱了皱眉,勾着她手臂的力道却加重,“你喝成什么样了,陈飒平日就是这么带你的?”

温以宁转过头,抬高手,对李小亮说“小、小亮老、老师,再见啊,我、我司机到了。”

唐其琛煞着一张脸,直接把人拎着往车里走。

坐着时还没觉得,猛地一站起,脑袋都灌了铅,差点没往地上栽。唐其琛那点力道不够,把人拉紧了点。柯礼随后上车,唐其琛已经在驾驶座,他把温以宁塞到副驾,胡乱七八地绑了安全带,带子都翻了个面也没理正。

温以宁眼睛半闭,要睡不睡的喝晕菜。

柯礼有点后悔上车了。

唐其琛开得快,轮胎摩地面刺耳,一把将车给调了头。她住的地方还是上回除夕夜问陈飒得知的。去过一次,路熟。

车停路边,柯礼手还没碰着车门,唐其琛说“待着。”

然后下车绕到左边,把温以宁给弄了出来。唐其琛单手扶着,但走了几步发现远远不够。温以宁看着高挑且瘦,但其实是骨骼小,肌理练得紧。她合租的室友开的门,见着这阵仗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温以宁的重量都在唐其琛身上,连爬五楼,还没电梯,唐其琛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室友帮忙把人扶进卧室,倒了两杯热水搁桌上就回自己房间了。

门没关,客厅里的光渗进来,由明转淡,到他们这里,就只剩下微微一层。温以宁坐在床边,埋着头,脖颈连着肩膀,弧形漂亮。她半个身子都低下去,头发遮着侧脸,看着身影小小一只,在墙壁上投出一片阴暗。

唐其琛拎了把椅子坐她旁边,气喘匀了才觉得热,伸手扯了把衣领口,喉结微滚。他深吸一口气,拧头看旁边的人,却愣住。

温以宁不知何时抬起了头,早已望向他。女人的眼睛狭长而温和,不知是醉意上头还是酒后真言,眼底泛着不正常的红,正一眨不眨地看唐其琛。

这个眼神,既有懵懂无知的内心迷茫,又有未曾甘心的年少负气。温以宁哑着声音说“你不是好人。”

她眼里隐有泪光,唐其琛的心被细密绵柔的针轻轻刺了一刺。这一刺,就想起了晚上在安蓝的生日聚会上,傅西平说的,“你是我哥们儿,多的也不问,我就要你一句话。”

——“你还喜欢以宁吗?”

唐其琛面如冷月,当时没回答。温以宁此刻还看着他,视线却是越来越模糊。眼皮一眨,隐匿的泪就无处藏身,沾湿了眼眶。

唐其琛眸深似海,手腕颤了颤,终于还是没忍住。

抬起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脸,然后往上,温软的指腹又印了印她的眼。

热门小说我等你,很久了,本站提供我等你,很久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等你,很久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星辰非昨夜(5) 下一章:一院春风意(1)
热门: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冰与火之歌8:冰雨的风暴(中) 时光之轮13·午夜高塔(上下) 守藏 吉祥纹莲花楼·玄武 中国文化常识 九州·秋林箭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1:辛亥前夜 公寓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