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余生为之奋斗!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雌雄对决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张九金冷哼的声音落下,尸生子发出连串咕咕的声音直接向他冲了过去。

张九金是能杀鬼差的孤魂,而尸生子自从诞生开始也注定是绝世煞星,这两个级别的高手对战速度几乎是快到极限,尤其是在夜晚,我只能看到不时划过夜空的影子。

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两个家伙谁生谁死跟我都没什么关系,我巴不得这两个家伙同归于尽更好。

玲玲走过来扶着我坐起来,但尸生子第二次给我的那一下实在是太重了,我坐在地上好半天之后才能勉强开口说话。

等我挣扎着在玲玲的搀扶下站起来的时候,钱了了和孙浩两个人已经站起来,盯着正在夜空战斗的张九金和尸生子。

我强忍着胸口的剧痛,走过去拍了他们一下,说:“还不快走,在这里等死啊!”

孙浩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而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夏梦也幽幽转醒,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敲了敲脑袋,满脸茫然地走过来说:“我怎么了?”

“你被幽魂附身了!”我语气急促地说了一句,然后拉着玲玲的手说:“你们自己等死我管不着,我和玲玲先走了!”

当时我满脑子的想法就是趁着张九金被尸生子缠住的时候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越远越好,但没想到玲玲却站在原地没动,反而用一副复杂的眼神盯着我。

我愣了一下,有些着急道:“走啊!”

玲玲冲我摇摇头苦涩道:“我们能去哪?”

“我们回夹皮……”我一句话没说完自己也愣住了,对啊,我们能去哪?

夹皮沟是尸生子的势力范围,而且里面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金棺女尸,以前我一直下意识的认定,只要回到夹皮沟就没危险了。

但从刚才尸生子对玲玲的反应来看,显然和我想的不一样。

今天不论尸生子和张九金谁赢,天下之大那里又是我们容身之处?

“阴风峡!”我咽了口唾沫,咬牙说:“我们可以去阴风峡,那地方鬼差都进不去,我们可以躲在那里,这样……”

“阴风峡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钱了了盯着我说:“而且你别忘了黄皮子就在阴风峡,你觉着在那里你能安全?”

“那你们想让我怎么样?”我当时几乎都要疯了,撑开双臂大吼道:“难道你让我们在这里等死吗?”

钱了了、夏梦和孙浩,三个人用一副复杂的眼神盯着我,谁都没有说话,而玲玲则是直接拉住我的手,我正要说话,突然夜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尸生子和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纠缠着落到了院子。

我们几个几乎是同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盯眼看去,只见和尸生子纠缠在一起的赫然就是我们原本以为身在阴风峡的黄皮子。

我们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只有我和玲玲见过黄皮子,所以在看清楚和尸生子纠缠的是黄皮子之后,钱了了率先凝声道:“黄鼠狼!”

孙浩则是直接转头问我说:“这家伙是不是就是黄皮子?”

“对!”我点头说:“就是它!”

就在我的话音刚刚落下,黄皮子直接被尸生子打飞出去,重重地砸入了招魂棺内。

在院子里一直没有说话,几乎被吓懵了的扎哈看到招魂棺被打破,瞬间惊醒过来直接扑上去大叫道:“儿子,儿子!”

“别过去……”夏梦大叫一声就要想过去拉住他,但为时已晚,黄皮子冲出招魂棺,直接扑倒扎哈的脖颈上,直接一口就咬了下去。

尸生子嘶吼着想要冲上去杀掉黄皮子,但却被张九金再次拦住。

黄皮子咬破了扎哈的喉咙之后,随后顺着扎哈的衣领直接钻了进去,黑夜之中我看不到具体的情况,但依稀可以看到扎哈全身颤抖的同时,鲜血就像是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在血池和封门村我两次看到黄皮子可以钻入尸体的腹部来操纵行尸,所以我清楚的知道黄皮子这是在做什么。

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夏梦大骂了一声畜生就想要冲过去,但却被钱了了拉住说:“别去了,已经晚了!”

扎哈跪在地上,身体不时颤抖一下,几分钟之后从地上从地上站起来,转头看了我们一眼,直接向着尸生子冲了过去。

现在回想起来这尸生子真不愧是天生的煞星,面对黄皮子和张九金竟然只是稍稍占下风。

张九金作为可以杀掉鬼差的绝品幽魂,身形不断在院子里时隐时现,几乎每一次出现都会给尸生子重重的一击。

连续几次之后,尸生子若似是发怒了,把黄皮子击飞出去之后并未追击,而是发出连串咕咕的声音。

随着它的声音响起,我身上的玉龟和玉蜈蚣纹身顿时散发出一阵炙热的气息,毕竟我之前刚刚才被玉蜈蚣折磨的欲仙欲死,当即心中咯噔了一下,心说不会吧。

不过就在我咬牙静待烈火炙烤的感觉来临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这次玉蜈蚣并没有折磨我,而是顺着我的脚面直接爬了下去。

我愣了一下立刻低头看去,只见玉龟和玉蜈蚣已经重新转化成为了玉制的器物。

钱了了他们几个并不知道我身体的状况,看我低头盯着地上也看了过来,看到玉龟之后顿时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

“黄金十二宫!”就在孙浩惊异的声音落下的同时,玉龟和玉蜈蚣顿时向活过来一样,径直的向着黄皮子和张九金飞了过去。

黄皮子和张九金看到黄金十二宫顿时面色大变,好像看到了特别惊恐的事情一样。

张九金身形一闪直接化为虚无,而黄皮子则是摆脱了扎哈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扑了过来。

妈的!

孙浩见状顿时大骂了一声,直接从怀中摸出了一把黄符向着天空撒去。

黄色的符纸在我们四周飘飘荡荡,黄皮子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直接调转了方向钻进了招魂棺内。

说实话我当时并没有意识的发生了什么状况,只看到孙浩看到黄皮子调转方向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张九金的身影出现在韩阳的身后,韩阳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便被张九金扯断了脖子。

鲜血想喷泉一样狂拥而出!

“我草拟吗!”孙浩大吼一声一把抢过钱了了手上的妖刀就向着张九金砍了过去。

而张九金则是冷哼一声,没见他有任何的动作,孙浩整个人便被打飞出去,之后他把韩阳断掉的脑袋冲向前方。

喷泉一样的鲜血正好喷在了冲过来的玉龟和玉蜈蚣上!

感染了韩阳的鲜血之后,玉龟和玉蜈蚣像是踩了急刹车一样,戛然而止,掉落在地上,重新变成了玉制的器物。

张九金看到黄金十二宫重新变成了玉龟和玉蜈蚣,好像是松了口气,直接把韩阳的尸体仍在地上。

不过当他看到玲玲在挽着我的手臂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

张九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就被掐住了脖子,钱了了和夏梦想要冲过来阻止,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被打飞出去。

和张九金相比,不管是钱了了还是夏梦都太弱了。

张九金虽然是幽魂之体,但到了他的境界虚幻的身体几乎已经犹如实质,我被他掐住脖子之后只觉着眼前发黑,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你放手!”玲玲看到我被张九金抓住顿时冲上来。

“让我放手?”张九金狠狠地把我摔在地上,随后把我踩在地上,一把抓住玲玲冷声道:“你别忘了,你是我张九金的妻子,我们签订过契约的!”

“你放手!”玲玲直接把张九金从我身上推开,直接把我抱在怀里对着张九金大叫道:“你休想,就算三魂俱灭,我也不会承认和你的关系!”

“你……”张九金勃然大怒,道:‘好,好,用三魂俱灭来威胁我,好,你不是在乎这小子吗?我今天就成全你,灭了他!’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我相信张九金对我的恨意是发自内心的,同样相信他干掉我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不过尸生子并没有给他杀我的机会。

就在他准备杀我的时候,尸生子再次向他冲了过来!

或许是他当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和玲玲身上,在尸生子靠近他之后他才有所察觉,只能堪堪转身和尸生子硬碰硬对攻了一下。

尸生子的身体整个被震飞出去,而张九金则是站在原地身形变得比之前虚幻了一些。

在尸生子和张九金再次陷入缠斗之后,我强忍着身体的虚弱感,从地上爬起来拉住玲玲,把躺在地上的孙浩和钱了了等人扶起来。

“还能走吗?”我问孙浩说。

孙浩神色悲痛地看了一眼地上韩阳的尸体,勉强冲我点点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知道韩阳死了他心里一定不好受,就说:“先跑出去再说吧!”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虽然不知道到底能逃到什么地方去,但能逃多远逃多远吧!

我们五个相互搀扶着离开院子之后,上车就准备跑,但没想到我刚刚启动了车子,张九金突然出现在车窗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拖下来,直接把我踩在脚下阴声说:“你还想跑?”

“张九金!”玲玲冲下车想要把张九金推开,但却被张九金反推倒在地上。

“我最后在叫你一声紫凝!”张九金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提起来,一字一顿地问玲玲说:“你跟不跟我回去!”

玲玲从地上站起来,神色复杂地说:“我跟你回去,你会放过他吗?”

“会!”张九金把我扔在地上,双手抓着玲玲的肩膀满脸深情地说:“只要你跟我回鬼窟,我答应你永远不会在出来!”

玲玲低头看着神色复杂地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之中我读懂了她的意思,挣扎着大叫道:“别答应他!”

“找死!”张九金一脚把我踹飞出去。

张九金下手很重,但当时的我满脑子几乎被愤怒填满了,从地上爬起来就想要冲过去,但却被孙浩和夏梦死死的拉住。

“你们TM放开我!”我挣扎着对着夏梦大吼。

“你冷静点!”夏梦双手抓着我的肩膀,一字一顿道:“我们打不过他,你这样只能白白送死!”

“滚远点!”我怒道:“老子怎么样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咕咕~

院子里传来黄皮子咕咕的声音,张九金听到之后转头看了一眼,拉着玲玲就准备走。

说实话当时我几乎已经绝望了,我无法想象失去玲玲我应该怎么样活下去。

然而,就在张九金转身的一刹那,他身体猛然定住了,转头看向一条幽深的小巷。

哒哒哒!

伴随着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一个身穿雪白色长裙的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王雪!

“王雪!”看到原本应该在避天棺内的王雪,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中涌出一阵狂喜。

在那一刻,王雪的出现在我已经绝望的境遇下打开了一条缝隙。

张九金看到王雪神色变得有些凝重,缓缓地说:“你不应该出来的这么早!”

“没办法!”王雪在距离我们十几步之外停住,有些惆怅道:“我也不想这么早出来,但没办法,招魂棺都出现了,我不出来也不行了!”

张九金沉默了一下,指着身后的院子说:“黄皮子就在里面!”

王雪只是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院子,淡淡道:“黄皮子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走了它就死定了!”

“你们的事情我不想掺和,我只想带紫凝回鬼窟!”张九金淡淡道。

“是吗?”王雪沉默了一下,说:“还真是符合你们鬼窟一直的特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们只是不想掺和这些俗事而已!”

“别忘了你也是人!”

“那是以前!”

“那你知不知道黄皮子去了阴风峡?”

张九金沉默了一下,反问道:“那又怎么样?我带他去的,否则就凭一只数百年的黄皮子还打不开阴风峡!”

“所以你这就算代表鬼窟表态了?”王雪盯着他问道。

“我叫张九金!我只是我!”张九金淡淡道:“我不代表任何人的意见!”

“别人!”王雪似笑非笑地看着张九金说:“尽管你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你言语间依旧把自己当成人!”

“还是那句话!”张九金淡淡道:“我只想带着紫凝回鬼窟共度余生,其他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了!”

“那我如果不让你带走,你又如何?”

“谁阻止我,谁就是我的敌人!”张九金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张九金和王雪的对话很快,而且里面包含了很多的信息,我压根就没听懂,不过最后一句话我听懂了。

我看王雪陷入了沉默,趁着夏梦和孙浩不注意直接跑过去,看着她说:“看在我帮你找回避天棺的面子上,帮帮我们!”

王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叹了口气说:“我打不过他!”

“你只要阻止他一段时间就行!”玲玲突然开口。

王雪转头看了玲玲一眼,最终叹了口气说:“好吧!”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张九金冷哼一声身形缓缓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王雪手腕一动,钱了了手上的妖刀自动飞了过去。

王雪抓住妖刀直接向着身侧砍去!

说实话在那一瞬间我很不了解她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但随着妖刀的刀锋划过,张九金的身影缓缓浮现。

“这些小手段就不用在我面前施展了!”王雪用妖刀指着张九金淡淡道:“我虽然打不过你,但阻止你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

“就算你阻止我一段时间又能怎么样?”张九金淡淡道:“我就不信他们能趁着这段时间跑回血池!”

“那我就管不着了!”王雪耸耸肩说:“我能阻止多久就算多久,只要我尽力了就行!”

趁着张九金被王雪拦住,我急忙跑过去一把拉住玲玲就往车上跑,但玲玲却拉住我,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抱住我,趴在我耳边轻声道:“别怪她们!”

“别怪她们?”

我听到这句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而玲玲则是直接放开我,走到钱了了夏梦三人的身前,轻声道:“麻烦了!”

钱了了微微点头,随后直接走到车上拿出了两盏长明灯放在了小巷的两侧。

那两盏长明灯我看着很眼熟,我想了一下才想到这这两盏长明灯好像是之前从幽冥古道出来之后,夏梦在山脚下找到的。

幽冥古道!

在那一瞬间诸多的线索逐渐汇聚,我直接冲过去一把拉住玲玲声音有些发颤道:“你要做什么?”

玲玲双手捧着我的脸,双唇在我脸上轻轻碰触了一下,轻声道:“你是人,我是幽魂,人鬼殊途!”

“什么狗屁人鬼殊途!”

“嘘!”玲玲直接用手指堵住按住了我的嘴,深情地看着我缓缓道:“明知事不可为,我早就应该放手,这样对你,对我都好,只可惜我原本想要多陪你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幽冥古道,修罗血海!”张九金满脸狰狞地盯着玲玲,一字一顿道:“你宁愿以修罗族的身份永远居住在幽冥也不愿意跟我回鬼窟!”

“对!”玲玲转身看着张九金同样一字一顿道:“我早就说过,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跟你在一起!”

“贱人!”张九金大骂一声就想要冲过来,但却被王雪手持妖刀拦住。

八宝山前的幽冥古道就是钱了了开启的,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随着她点燃了两盏长明灯,一条幽深布满雾气的小道缓缓浮现。

“别去!”我一把拉住玲玲,声音颤抖着说:“别离开我!”

“人鬼殊途!”夏梦和孙浩走到我身边按住我,说:“你们两个这样对彼此都没有任何好处!”

“滚远点,老子怎么样跟你有个屁关系!”我对着孙浩直接就是破口大骂,但他一不反驳,二不生气,只是死死的抓住我。

“一路走好!”夏梦对着玲玲微微点头。

玲玲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决然的走进了幽冥古道,我疯了一样想要冲过去拦住她亦或者是跟她一起进去,但却被夏梦和孙浩死死的压在地上。

而张九金的反应和我也差不了多少,他同样被手持妖刀的夏梦拦在了幽冥古道外面。

在玲玲进入幽冥古道之后,钱了了第一时间熄灭了长明灯,看着幽冥古道缓缓消失,我整个人几乎疯掉了。

当时我原本就身受重伤,急火攻心之下一口气上不来,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我正躺在木兰县刘老大的旅社里。

“玲玲!”我睁开眼的一瞬间直接坐起来大叫,直到我看到自己所在的环境才回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一切。

“你醒了!”王苗苗拿着照相机推门走进来说。

我看到她顿时皱眉说:“你怎么在这里?她们在哪?”

“你的朋友已经离开了!”王苗苗从身上掏出两块玉器递给我,说:“她们临走之前让我把这个东西给你!”

我看着王苗苗递过来的玉龟和玉蜈蚣,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扔进了垃圾桶,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开门就准备出去。

“这么好的东西你仍它干嘛?”王苗苗把玉龟和玉蜈蚣从垃圾桶捡起来说,跟在我身后说:“你去哪?”

王苗苗的一句话把我问住了!

对啊,我去哪?

“别跟着我!”我沉默了一下,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

王苗苗没有跟着我,而是在我身后大喊道:“东西先放我这里,你什么时候想要了回来拿!”

离开旅社之后,我一个人走在木兰县的大街上,看着一队队来旅游的情绪心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苦涩。

仔细回想当初在劳改营钱了了向我提出要让玲玲进入修罗族女人身体的时候,夏梦看我的眼神,玲玲看我的眼神。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唯独我像一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恨夏梦和钱了了!

她们虽然让玲玲离开了我,但同样避免了玲玲被张九金带走,虽然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恨她们,但我知道短时间内我恐怕没有办法和她们相处了。

我想这也是她们选择不告而别的原因!

我应该怨恨谁?

我最应该恨的就是自己,恨自己无能,无用,废物!

一个人在木兰县的广场上做到天黑,我返回旅社的时候王苗苗依旧在房间里等着我,看到我之后立刻走过来问我说:“看你的脸色不太好,不会是病了吧?”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沉默了一下说:“你准备去哪?”

“不知道,戈壁滩走走就该开学了,你呢?”王苗苗反问。

我?

我能去哪儿?想到玲玲,我心里就一阵酸楚,恐怕我跟她永远都无法见面了。

不对!

既然钱森可以帮赵老爷子从幽冥抓修罗族女人,那我为什么不可以?

若我能把背棺研究透彻,未必不能把玲玲接出来!

接下来,我有了奋斗目标。

此生,我都要为玲玲努力,争取早日让她重回人间。

……

全剧终!

热门小说抬棺人,本站提供抬棺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抬棺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雌雄对决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烧烤怪谈 大龟甲师(下) 武道独尊 招魂 宠物公墓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螺旋楼梯 修炼时代 黑暗诱惑 圣武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