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于老爹驾到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君离我天涯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无法放弃的爱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窗外的天空还未亮,周围一片宁静,早起的鸟儿的鸣叫声显得特别的清脆。

于盛优习惯性的在宫远修舒适的怀抱中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对着她轻笑的俊眼,他的双眸晶莹剔透,沁人心扉,乌黑的长发洋洋洒洒的撒在枕头上,慵懒迷人。

这样的美色,不管看多少遍,于盛优都会一如初见时那般惊叹,她家相公真是太俊了!

忍不住扑上去抱住蹭蹭,恩,他身上还有一种好闻的味道,而且在夏天抱着他一点也不觉得热,反而凉凉的,又安全又舒服,于盛优闭着眼睛,享受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嘻嘻,记得以前远修也喜欢这么蹭她,那时他一定也是是因为喜欢她,才会这么蹭的吧。

蹭,蹭,蹭!感觉好幸福呢!

“早,娘子。”宫远修笑着的抬手,揉揉她的头发,温和的道。

“恩。早安。”于盛优笑仰着头望他,笑的可爱。

宫远修低下头来,疼爱的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起来吧。”

“恩。”于盛优抱着他点头,身子却动也不动,她将头在他胸膛蹭蹭,柔声问:“今天你要干什么?”

“今天?”宫远修想了想道:“今天呢,待会先教你一套拳法,然后去和父亲一起去拜访韩丞相,下午的话,看看家里的账目。”

“都不陪我!”于盛优撒娇的蹭着她。

宫远修忽然笑的暧昧:“我晚上陪你啊。”

“咳咳……起床起床了。”于盛优红着脸,咳了两下,放开抱着他的手,翻身下床。晚上陪她?还是算了吧,她现在还有阴影呢,只要他稍微对她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她就觉得有很多人从不同的地方进来,然后将她的丑态看光光。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运气不好,三次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要是四次就是老天在恶整你!

于盛优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洗漱过后,坐在梳妆镜前梳头。晨光照在梳妆台前,忽然一道光亮一闪,将她的视线吸引过去,于盛优抬眼一看,只见首饰盒上放了一个白玉簪子,簪身纤长,细白,款型简单中不失秀丽,晨光下莹洁的毫无瑕眦。

于盛优惊喜的一把抓起簪子,爱不释手的放在手上看着。

“喜欢么?”宫远修在她身后轻声问。

于盛优使劲的点头:“你在哪买的?好漂亮。”

宫远修拿起梳妆台上的梳子,拢拢她的长发,一边细细为她梳理一边答道:“昨晚在灯会上买的。”

“啧啧,真漂亮,我怎么就买不到这么好看的呢。”

“我买到不是一样么。”宫远修轻笑着放下梳子,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簪子,在她还未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给她盘好了长发,将玉簪子插了进去,他望着镜子里的清秀佳人,轻笑着赞道:“果然合适。”

“呀!你什么时候帮我梳好的?”于盛优呆怔片刻,睁大眼睛望着镜子里的宫远修道:“不行不行,我都没感觉到,你再给我梳一个。”

“别闹,时间不早了。”

“再梳一次吧!”

“真是…”

他浅笑的摇头,拿起桌子上的红木梳子,抬手,轻轻的抽掉玉簪,她的长发如瀑布一样倾泻下来,她睁大眼睛,在镜子里紧紧的盯着他,他的唇角轻轻扬起,他的眼神带着柔柔的爱意,眉宇间有淡淡的光华,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发间穿梭,晨光在他的身上打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她微微的眯着眼,温笑的看着他,女人,果然是需要人宠爱呵护的,那种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温暖的连她的心尖尖都发软了。

他的抬眼,眼神在镜中与她相遇,两人静静凝视,浅浅微笑。

有一种叫幸福的花朵,在他们心尖上灿烂的绽放着。

就在这时,宫家堡大门外,三匹骏马停了下来,领头的青年男子飞身下马,上前敲门。

堡内的小厮打开门看了一眼,立刻开心的大开房门迎接道:“三少爷回来了。”

宫远夏一脸笑意,看样子心情很好,他将手上的包袱丢给小厮道:“恩,快去禀告爹爹娘亲,于神医携二弟子于盛白前来拜访。”

“是,三少爷。”

“两位,请。”宫远夏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他身后的两个人,露出脸来,正是于盛优的父亲于豪强和二师兄于盛白,两人同时拱手谢谢。

宫远夏领着他们到了主厅,请客入座,婢女奉上上好的香茗。

三位没坐一刻,一个身影,已经奔了进来,扑到于豪强面前欢快的叫:“爹!二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呵呵呵,我们自然是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于豪强看着眼前的女儿,恩,白白胖胖的,神色也很是愉快,看样子她在宫家,过的定是不错。

“我过的自然好呢。”于盛优喜滋滋的望着他笑:“对了,我们圣医派重建的怎么样了?”

于豪强摸摸胡子道:“已经建好了。比原来的气派多了,呵呵,这次就是特地来道谢的。”

“于神医客气,这等小事何须言谢。”一道豪迈的声音传进大厅,只见宫老爷,宫夫人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宫远修宫远涵两个兄弟。

“宫堡主,湘云公主。老夫有礼了,这谢自然要道,若这次没有宫家相救,我们圣医派就毁在奸人之手了。”

“于神医何必客气,我妻子和三个儿子的命都是您救的,无因那有果,宫家可不居功。”

“不,宫堡主你听我说,这次真要谢谢你们……”

宫堡主摆摆手道:“于神医,优儿我们宫家的媳妇,我们两家是亲家,亲人之间何来谢字一说。再谢下去可显得生疏的紧啊。”

于盛优也在一旁附和道:“爹,公公说的对呢,我们是亲人么,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啊,下次宫家倒霉的,你让师兄们过来帮忙就是了。”

“你这丫头,口没遮拦的胡说些什么?”于豪强抬手就是一个板栗下去,这丫头,怎么嫁人了也没见长进,说话还是不经过大脑。没见过这么笨的丫头!

于盛优按住被他敲的地方,郁闷的想,老爹见她就打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没见过这么喜欢打人的爹!

两人互瞪一眼,当然于老爹的目光更加凶狠一点,于盛优委屈的瞪了一下就收回目光,一副我错了的样子。

宫家的人看着着父女俩忍不住笑了起来,宫远修上前道:“父亲一路幸苦,远修已命人在南苑准备好厢房让您休息。”

“好!好!”于豪强看着自己的女婿忍不住点头,哎,自己这个女婿真是没选错,想当年救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八岁的小娃娃,一个八岁的孩子,就拿着宝剑挡在母亲和两个弟弟面前,不慌不乱,不怕不退,眼神锐利的瞪着眼前几十个黑衣杀手,企图用他的一双小手保护自己的亲人。当时自己就对这个小娃娃喜欢的紧,想要收为弟子,可惜他乃宫家长子,不能拜入他人门下。

不过也还好,要是他当了自己的弟子,看清了优儿的本性,定不肯当他的女婿了。

缘分呐!缘分!

一阵寒暄过后,宫夫人亲自送于豪强去南苑休息,入了室内,几人又谈笑了一会,于盛优忽然觉得一阵反胃,忽然就想吐,忍了几次没忍住,只得捂着嘴巴跑到室外,吐了出来。

宫远修站起身来,大步走出去。

门外传来于盛优呕吐的声,和宫远修关切的问候声。

于豪强眼睛晶亮的看着门外,难道——女儿有喜了!

于盛白摸摸下巴望着门外,难道——小师妹有喜了?

宫夫人撇了一眼门外,暗暗的想,定是昨夜去夜市吃坏了肚子,转头望了眼一脸期盼的于家二人,忽然眼珠一转,轻笑道:“亲家多心了,优儿只是吃坏了肚子。”

“公主如何这么肯定?”于豪强奇怪的问。

“哎!”宫夫人失望的摇摇头:“我又何尝不希望呢,只是,他们两人至今还未圆房,何来有喜呢。”

“什么!”于豪强和于盛白都吃惊的瞪大眼!没圆房?于盛优都嫁人一年多了,还是一姑娘?

于豪强谨慎的问“这…这是为何?”

难道那宫远修有隐疾?

宫夫人摆摆手道:“不是不是,他们两个害羞。”

“害羞?”于盛白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位公主确定她说的是他家师妹么?

于世师徒对看一眼,一定是宫家的那位公子太过害羞,武艺又高强,于盛优强要多次未遂,最后失去兴趣。一定是这样。

“原来如此。”于豪强点点头,害羞嘛!不就是害羞嘛!给他来一颗颠三倒四翻江倒海丸!呵呵,你就是个圣人也让你变浪荡子!

“原来如此。”于盛白挑眉笑,害羞嘛!不就是害羞嘛!给他来颗搞七捻八欲火焚身丹!呵呵,看你还如何害羞!

宫夫人奇怪的看他们,为啥于家的人没有反应?难道真的只能本宫亲自下手?算了!本宫珍藏三十年的雪莲春酒,为了她的孙子!就贡献出来吧!

当宫远修扶着于盛优回屋的时候,抬头望了众人一眼,忽然打了一个寒碜?奇怪,为什么大家看他的眼神如此…如此…

午后,宫家南苑。

于老爹守在窗口,看见刚从书房回来的宫远修,他立刻笑意满面的对他招手“女婿啊,来,陪老夫下一盘围棋。”

宫远修抬眼望来,浅浅微笑,有礼的点头答应:“好的,岳父大人。”。

两人对坐着,中间放着棋盘,窗台上放着精致的香炉,炉子里飘散出淡而悠远的花香,宫远修静心一闻,总觉得这香味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在何处闻过。

猜子过后,于老爹持黑子先下,宫远修持白子,两人你来我往的认真对战起来。

半响过后,两人棋力不分上下,斗的难解难分,于老爹一脸笑容,老神再再,宫远修镇定自若,目光悠远。

三局终了,宫远修分别以一目,一目半,两目之差败给于老爹。

于老爹摸着胡子哈哈大笑:“女婿棋艺不错啊,不像我家优儿,不管我如何教导她都下不来围棋,还自己用围棋发明了一个什么五子连棋。”

宫远修挑眉问:“五子连棋?”

“是啊,你不知道?”

“道没听她提起过。”

“哦,那你快回房去问问她,这五子连棋倒是有趣的紧。”于老爹狡猾的一笑,挥挥衣袖赶他出门。于豪强,江湖人称于神医,除能治百病之外,下药的功夫更是毫不含糊!

“好。”宫远修起身,虽然有些不解岳父为什么忽然赶他离开,可也没有多问。只是恭敬的行礼,然后缓步出了房间。

屋外,阳光耀眼,照在身上有些微微发热,宫远修轻轻抬手,拂去额角的汗水,缓步向前走着,才走没多久,就在长廊上碰见了二师兄于盛白,于盛白温文浅笑:“妹夫好啊。”

“二舅舅好。”宫远修笑着打招呼。

“咦?”于盛白忽然一脸惊奇的望向他身后。

宫远修抬了下眼,被他的表情吸引着往后望去,可身后的花园一片平静,什么也没有,不解的回头问:“怎么了?”

“呵呵,没事,我看错了。”于盛白弹弹衣袖,将手中的某样东西藏了起来,微笑着点头走开。

于盛白江湖人称千千白,除了骗人的功夫了得之外,下药的手法更是快到让人毫不察觉!

宫远修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歪了一下头,却没多想。

只是……这天气怎么更热了?

宫远修回到房中,房里居然空无人,想来于盛优又跑出去玩了。

刚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宫远修觉得全身发热不止,口干舌燥,他抬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将衣领稍稍揭开了一些,绞了一个冷毛巾擦了下脸。

就在这时,房门轻轻被敲响,宫远修打开门,只见落燕柔顺的站在屋外,手中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酒壶。

“大少爷,夫人让我给您送一些雪莲酒来。”

“放桌上吧。”

“是。”落燕款款的将托盘上的酒壶放在桌子上,柔声道:“这酒是刚从冰窖中起出来的,里面还有些碎冰,公子蹭着凉意喝了才好。”

宫远修点头,有些口渴的看着酒壶。

落燕低眉浅笑,转身退出房间,顺手带上房门。

宫远修脸色已经有了淡淡的红晕,额头不时的冒出细密的汗水,全身微微发热,看了眼桌上的冰酒,嘴里干渴难耐,拿起酒杯,倒了满满一杯,吞入口中,冰凉的感觉瞬间从喉咙传到了心底,却还是无法浇熄心中的火焰。

他又倒了一杯,喝下,酒中有淡淡的雪莲的香味,很是香醇,却不知为什么他约喝越觉得热,好像喝下去的不是冰酒,而是油!

在他本意燃烧出大火的身体上有猛烈的浇上一壶油!

当落燕走到花园时,就碰到了焦急等待中的宫夫人,宫夫人低声问:“送去了么?”

“送了。”

“喝了么?”

“奴婢在门外偷偷看了会,大少爷喝了。”

“太好了!”宫夫人非常激动的传令“来人!把南苑围上!不许放任何人进去。”

宫夫人:江湖人称湘云公主,为抱孙子不折手段!当然这下药的功夫也不可小看!

“是!”身旁的程管家得令而去。

“可是…夫人。”

“恩?”

落燕偷偷瞧她一眼,玲珑剔透的她看宫夫人这幅激动的样子,猜测的想那绝对不是什么青梅酒,说不定是…想到这,她的脸微微羞红,小声道:“大少奶奶不在房内啊。”

“什么!”宫夫人的优雅体态差点没有保持住:“那那…那她去哪了?”

“奴婢不知。”

“来人!快去找大少奶奶回来,就说大少爷病了!让她赶快回房!”

“是!夫人。”手下的奴仆连忙得令奔走。

那么,在宫远修被三大春药围攻,欲火焚身之时,于盛优又在哪呢?

热闹的街头,于盛优挤在一家金华烧饼店门口等着下一炉出锅的烧饼,这家的烧饼是本城的第一大特色小吃,远近驰名,就连身在雾山的于老爹在十几年前吃过后,还念念不忘,有时还会对小辈们提起这家烧饼店的烧饼。

记得二师兄这个马屁精,有一次路过此地特地买了一些带回巫山,虽然到巫山后烧饼早就没有刚出炉的新鲜好吃,可还是把于老爹感动个要死,说什么自己随便念叨的小东西他都能记得给他买回来,直夸二师兄孝顺,将自己和二师兄一比较,然后直摇头直叹气!

一想到这事于盛优还郁闷一会呢,这爹爹来了,她一定要趁二师兄还没来买之前买回去!呵呵呵,也得让老爹享受一下自己的孝心。

没一会,烧饼出炉了。

于盛优给了钱,将一炉烧饼都买走了,这金华烧饼只有拳头半大小,用面包着梅干菜和五花肉,放在炉子里烘烤过后,吃起来很是香脆可口。

这炉烧饼她可等了一个时辰呢,于盛优眯着眼睛笑,捻起一个烧饼放在嘴里幸福吃着,然后将剩下的一大袋烧饼紧紧的抱在怀中,快步的往宫家堡走去。

回家孝顺老爹去!这一大袋烧饼给他吃掉之后,以后也会少打她几下,就算打下手也会轻点吧。

嘿嘿,眯着眼,一路小跑着,经过一个酒楼时,忽然从楼上掉下来一个精美的银杯砸在她的头上,于盛优捂着脑袋低叫一声:“噢!”

生气的抬头望着楼上:“谁啊?谁砸我?”

“呵呵。”一声轻笑从酒楼的窗台上传下来,一个身穿红色华服的男子从楼上向下望着,轻风吹起他乌黑的长发,阳光为他镀上了耀眼的光芒,灿烂而又明亮。

于盛优微微眯起眼睛才看清他的面容,俊秀妖艳,美貌非凡的男子。

“是你。”于盛优脱口而出。

此人正是当晚救了于盛优的美貌男子。

男子扬唇一笑,对她轻轻招手,让她上去。

于盛优眼珠转了转,捡起银杯,没有犹豫的走了上去,她总觉得这个男子身上有她熟悉的感觉。

上了二层,楼上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一人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对着她上楼的方向浅浅而笑,白净无暇的脸上,那颗惹眼的泪痣透出邪魅的味道。

于盛优走过去,将酒杯放在他面前道:“呐,给你杯子。”

男子笑,拿起酒杯,银色的酒杯在苍白的指尖闪闪发亮,异常的美丽。

于盛优呆呆的看着他手里的酒杯,自己刚才拿起来的时候没觉得好看啊,怎么一到他手里立刻就美丽三分呢!

他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道:“坐啊。”

“哦。”于盛优回神,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酒桌上只有一壶酒几样精致的小菜,她抬头问:“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男子笑,望着于盛优怀里的布包问:“金华烧饼。东街的。对吧?”

“哎!你怎么知道?”她连布包都没打开呢。

“我一闻这味我就知道。”

“你也喜欢吃这个么?”

“恩!特别喜欢。”男子歪着头笑。

“那…那我请你吃吧。”于盛优大方的拿出布包,解开放在桌上,反正她买的多,足足买了一炉,二十人份的呢,请他吃一点没事,再说,看他这么瘦也吃不了几个。

“真的请我吃?”男子眼睛一亮,很是开心。

“恩。”于盛优笑着点头。

男子笑着捻起一块烧饼吃了起来,动作很是优雅,吃的也很慢,细嚼慢咽的。

啊,身为美男连吃东西都这么赏心悦目,真好啊。于盛优笑着看他。

可是…可是…

一刻钟后,于盛优开始笑不出来了,这家伙已经吃掉了她打算分给仆人的烧饼。

又过了一刻钟,完了…分给远夏的份也给吃了。

啊啊啊!婆婆的份也给吃了….

别!别再吃了!那是远涵的份了!

于盛优双手紧握,两眼瞪大——不要啊!看着最后一个烧饼落入他的口中,于盛优已经彻底石化了。

他…他一个人…居然吃了她排队排了一下午才买到的烧饼!

他一个人…在不到半个时辰就吃了二十人分量的烧饼!而且还是动作斯文,吃相极其好看的吃掉了!他…他…他也太能吃了吧!

“啊!抱歉,我一吃金华烧饼就停不下来。呵呵呵,真好吃。”男子笑的一脸满足。

于盛优嘴角抽搐的看他:“你喜欢吃就好。呵呵,喜欢吃就好。”

这么能吃的人她只见过一个…

不,不可能,那个人就是塞回娘胎重新出来,也长不成这样。

那个人,就算把全身的肉都割掉,骨架也是他的三倍大!

那个人脸上也有痣,可是那个人的痣上还有一根看着就恶心的毛!

可是…“胖子!”于盛优忽然这样叫了出来!

男子愣住,抬眼望她,有些惊讶。

于盛优也回望着他,眼底都是探寻。

真的是他么?

男子低头轻笑,刚要说话。

“大少奶奶!”一个声音从楼下传来。

于盛优转头望去。

只见宫家的小厮在楼下大叫:“大少爷病重,夫人叫你马上回堡!”

“什么!”于盛优猛的站起来:“远修病了?”

“是啊!大少奶奶,你快回去吧。”

于盛优一脚踏上板凳,一个翻身就飞下二楼,施展轻功向宫家飞奔而去。

酒楼上的男子,慢慢的垂下眼,紧紧握住手中的酒杯,忽然抬起头来,猛的将桌子掀翻,怒吼一声:“可恶!”

当于盛优气喘嘘嘘的回到宫家,打开房门后,房间里居然乱成一团。

热门小说谁说江湖好,本站提供谁说江湖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说江湖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君离我天涯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无法放弃的爱
热门: 心理罪·画像 落日大旗 魂祭 鬼眼之咒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风雪追击 我有神农传承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刀尖:刀之阳面 诡案笔录之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