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她还不习惯重新开始

上一章: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君离我天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已是深夜,雾山客栈中,于盛优正躺在一间厢房之中,紧闭的双眼,苍白的脸色,看上去很是娇弱。

“优儿怎么还不醒?莫不是受伤了?”

“没有,师父说只是吓晕了。”

“怎么晕这么久?我们这些毫无武功的妇道人家都醒了,她还好意思睡呢。”

“呵呵,小师妹老鼠胆,你又不是不知道。”

于盛优被对话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聚焦到正站在自己面前嘀嘀咕咕的两人,条件反射的轻声叫到:“大嫂……二嫂。”

“呦,醒了?”春晴浅笑的望着她问:“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于盛优迷茫的摇摇头,思绪慢慢回笼,呆了一瞬,忽然睁大眼睛坐起来道:“远修!远修!”

大嫂,二嫂两个美人儿对看一眼,望着她掩唇轻笑,瞬间满室光华,美不胜收

“小师妹真是的,一起来就找妹夫,羞也不羞。”大嫂伸出玉指点了她的脑袋一下。

二嫂春晴含笑道:“这也难怪,如此一位温文尔雅,淑人君子,小师妹又怎么能不时刻挂在心里呢。”

于盛优抓了抓头,心想终于有机会和二嫂解释了:“二嫂嫂,你说的那人是宫家老二宫远涵,他不是我相公。我相公是宫家老大宫远修。”

二嫂皱眉:“我知道呀,我说的可不就是最后打破密室,放出泉水,就我们一命的当世第一高手宫远修么?”

“啊!这么说,那天当真是他来救我们了?”于盛优睁大眼望着她,原来那天不是幻觉啊。

二嫂点头:“那是自然,那道密室之门,当世能凭内力震开之人也许只有你家相公。”

“呵呵呵呵,我家相公武功可不是盖的,那是一等一的高手。”于盛优得意的扬起脸,好像嫂子们夸的人是她一样。

两位嫂嫂对看,大嫂轻笑:“你看她得意的,不过宫远修确有逸群之才,雅人深致。”

二嫂也点头:“是啊,才貌双绝,雍容闲雅。”

于盛优眨眨眼,抓抓头,其实她满喜欢她家两位嫂嫂的,唯一不喜欢的一点就是太文,没事就喜欢说成语:“那个,逸群之才?雅人深致?才貌双绝?雍容闲雅?你们形容的是谁啊?”

“自然是你相公。”

“他?他是一个傻子耶!”

“小师妹不可胡闹,如此良人你可不能随便骂人家是傻子。”

“可他本来就是傻子呀!很傻很傻的那种!”

两位嫂嫂奇怪的看于盛优,于盛优奇怪的看她们,互相不能理解对方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啊!”于盛优忽然惊叫一声:“难道!”

二嫂问:“怎么了?”

“远修,我相公在哪?”于盛优抓着她问。

“在大堂和……”

二嫂话音未落,于盛优就已冲了出去。

难道,远修病好了?

于盛优直直的冲到大堂,远远的看见客栈的大堂里坐了一圈人,于盛优跑近大堂门口,却忽然有些胆怯了,他的病好了,会不会忘记自己啊?

大堂的门敞开着,远远的就看见满室烛光下,有三个男人,宫远涵正对着门坐着,唇角带着贯有的轻笑,细致的侧脸更显温雅清俊,宫远夏靠在一边的墙上,偷偷的打着哈欠,英气的脸上显出一丝孩子气。

最后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站着,背影身形如松。

于盛优的脚步声不大,跑的有些急,呼吸变得杂乱起来,这样的动静无法隐瞒住屋里的任何一位,远涵远夏纷纷转头看她。她对着他们展颜一笑。

这时,背对她的男人也缓缓转身,一轮清月拨开云雾照亮夜空,缕缕轻风吹动烛火。

他在烛火中翩然转身,清风漫影,飘逸如云,一袭紫袍,万缕乌丝,都随这身影而动,烛光点点,万籁无声。

他剑眉微佻,眼眸剔透,沁人心扉,华美的俊颜犹如天神降临…

于盛优忽然止住步子,不再前进,笑容凝固在脸,只是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他,他眼里散发着智慧的光彩,浑身上下充满沉稳自信的气息,闪耀的简直让人睁不开眼。

这个男人是谁?他…还是她的远修么?

“你还要在哪里傻站多久啊?”宫远夏看着她和呆子一样迷迷的看着宫远修,不禁出声叫她,真是的,女孩子家的矜持她到底懂不懂啊!怎么能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大哥呢!

“啊。”于盛优慌忙回神,脸上居然烧红一片,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屋里的人。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宫远涵轻笑,对着她招手,柔声道:“进来呀。”

于盛优的脑子一直呈现死机状态,对着宫远涵的召唤就直直走过去,走到他身边站着,低着头,全身僵硬到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好。

怎么办!她有些胆怯了,他会不会忘记他?

不会吧!不会吧!自己不会这么倒霉的!

宫远修低头望着她说:“我……”

于盛优猛的抬头打断他:“不许说你失忆!”

宫远修:“你…”

于盛优:“不许说你不认识我!”

宫远修:“其实…”

于盛优:“啊啊!!不许说,不许说!我不听不听!哇呜呜!他不记得我了!”

于盛优捂着她的包子脸,泪洒,狂奔而走。

饶是宫远修这样的高手,居然也没能抓住激动中不管不顾飞奔而去的于盛优。

宫远修干干的缩回伸长的手:“我…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宫远涵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大嫂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宫远修转眸看他,抬手理理衣袖,淡然道:“二弟,这六年幸苦你了。”

“大哥严重了。”宫远涵收回笑容,一脸认真:“这是小弟该做的。”

宫远修沉稳的点头:“我一向奖罚分明,该奖的自然会奖,该罚的,你也别想跑掉。”

“哈哈,大哥…远涵不知您说的是什么。”宫远涵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温柔与诚恳。

宫远修表情未变:“你年纪也不小了,回去以后让娘亲为你选个才得兼备的妻子才好。”

宫远涵挑眉笑:“……大哥对小弟真是不薄啊。”

宫远修同样挑挑眉,转身离开:“应该的。”

宫远夏默默的走出客厅,喃喃自语的嘀咕:“最近一年我不要回家。家里不安全!我去外面躲躲。”

于盛优跑回房间,关上门,刷的一下扑到在床上,忍不住失声大哭,不见了!她的远修不见了!呆呆傻傻的远修,一脸单纯,眼神干净的远修!

他不见了,站在大堂里的那个男人是谁?他有着和远修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甚至他们是一个人,可是……他不是远修!不是她的远修!不是她的相公!

他没有在见到她的时候第一秒就扑上来,他没有用好听的声音叫她娘子,他好陌生,真的好陌生。

于盛优扑在被子上哭的伤心,眼泪不停的滑落,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门已经被推开,宫远修走了进来,默默的坐在床边,安静的看她哭了一会,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腿上,轻柔的抬手,用衣袖将她的眼泪拭去,他的声音带着无奈和宠溺:“我没有忘记你。”

于盛优抬起哭的通红的眼睛,望着他英俊的面容,抽泣了两下,哭的可怜兮兮的问:“真的?”

宫远修柔声宽慰:“别哭了。”

对于女人的眼泪,不管是以前的远修还是现在的远修,他总是没辙的。

于盛优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他的腿上,她红着脸,垂下头,眼神左飘右闪,就是不敢看他,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现在的远修,她总是有一种手足无措,默默心痛的感觉。

就好像,一个从来都乖巧听话的孩子,忽然一夜之间长大了,长成一个顶天立地,出色无比的男子汉,他不在听你的话,不再依赖着你,仰望着你……

他的相公不在是那个赖在她怀里撒娇的大男孩了,她的相公,已经变成了天下人敬仰的当世第一高手!

她的相公在那个安静的夏夜对她说:“别哭,我会对你好的。像以前一样好。”

可是……她不相信……

她觉得,她失去他了,那个笑起来像天使的宫远修,那个一声一声叫着她娘子的宫远修,她失去了……

原来,远夏从凡城江里捞上来的人,是他最敬仰的大哥,而不是她傻傻的相公……有什么感情,似乎在今夜慢慢遗失……

遗失在凡城外的滚滚的江水之中。

雾山泉边,细细的微风,枝叶轻轻浮动,鸟儿在拍着翅膀飞过,森林中知了正叫的热闹。阳光透过缝隙斑驳的洒在草地上,一个白衣男子,静静的坐在泉边,淡笑的看着远处的风景。

一个影子遮住他头顶的阳光,他缓缓仰头望去,一张清秀可爱的包子脸,从上方低着头看他。

他唇角的笑容加深了一个弧度,

她见他笑着,她也眯眼微笑,特别灿烂。

于盛优歪头问:“你在看什么?”

他低下头,看着前方回到:“风景。”

于盛优看着眼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青山绿水问:“好看么?”

“还不错。”宫远涵淡笑着回。

于盛优走到他身边坐下,陪着他看风景,两人静静的坐着,都没在说话,过了一会,于盛优捡起草地上的石子,一个个的丢进水里,平静的泉面上一圈圈涟漪点点漾开。

没一会,身边的石子被丢光了,草地上,只剩下一个个石头形状的坑洞,她泄气的将头埋在膝盖里。

“不习惯么是么?”宫远涵轻声问。

“恩。”于盛优闷声点头,过了一会又问:“你呢?”

宫远涵轻笑,垂下眼没回答,就在于盛优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悠悠的道:“我也有些不习惯。可是…”宫远涵浅笑:“那才是大哥,五年前的大哥就是那样,惊才风逸,足智多谋,武艺高强,让人敬佩不已。”

宫远涵用好听的声音轻轻的说着,于盛优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温文的笑脸,云淡风轻的语调。

远涵说:“那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

远涵还说:“你应该为他高兴,我也应该。”

于盛优轻轻握拳,没说话,是啊,她应该为他高兴啊,没人愿意当傻子,何况是从前如此出色的远修呢?她为什么因为自己的感受,一点也不为他的回归而感到开心,反而恨不得拿春药再把他毒傻呢?

为什么…她如此自私呢?

于盛优紧紧咬唇,忽然想到昨天晚上自己推开他的怀抱,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跑去二嫂房间睡觉的时候,宫远修眼里那一丝受伤,可即使这样,他还是微笑的放她离开。

于盛优的鼻子忽然一阵酸意,仰头,使劲的瞪着蓝天,然后转头用力的望着宫远涵道:“你说的对,我们应该为他开心,其实本来就该开心的,我是女人嘛,当然应该让相公保护,你是弟弟嘛,当然应该让哥哥疼爱,本来就应该这样啊!对吧?”

宫远涵静静的望着她,忽然轻轻抬手,揉了下她软软的头发道:“傻瓜,你是女人嘛,想哭就哭吧。”

于盛优瘪瘪嘴,低头,泪水瞬间从眼角滑落:“可是我真的好难过…”

宫远涵抬头,望着树丫上的鸟巢,轻声道:“雏鸟长大了,总是要展翅高飞的。”

“可我家这只鸟也长的太快了吧。”于盛优鼓着嘴巴报怨。

宫远涵笑:“不管是快是慢,鸟妈妈总是失落的。”

“那鸟爸爸呢?”于盛优望着他问。

宫远涵避开问题,轻声反问:“看着他在广阔的蓝天飞翔,不也很好么?”

“我更喜欢折断他的翅膀,打断他的腿,毒傻他的脑子,把他绑在身边,不让他飞!”于盛优擦干眼睛赌气的说。

“呵呵。”宫远涵没有答话,只是仰着头,浅笑着望向天边震翅高飞的鸟儿,久久,不能回神。

也许…失落的人,并不止于盛优一个吧…

傍晚,于盛优独自往客栈走着,远涵在一个时辰前被远夏叫走,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山间的小路总是带着特有的青草香味,远远的火红的夕阳慢慢下沉,忽然一个大球像是从太阳中滚出来一样,刷刷刷的就滚到她面前一步远的地方道:“老婆大人,原来你在这啊?”

于盛优扶额,抬手,做了一个无力的动作:“这句话我都说腻了,我不是你老婆啊。”

爱得御书像是没听见一样,堆着满脸的笑容道:“豁豁豁我找你一天了。”

“找我干嘛?”于盛优好奇的问。

爱得御书笑:“带你回鬼域门。”

“带我回鬼域门?”

胖子很干脆的点头。

于盛优好笑的看他:“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啊?”

“因为我喜欢你呀。”胖子理所当然的说。

于盛优沉默了一会,像是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可是我不喜欢你。”

胖子一点也没被打击到,点点头道:“所以我要带你回去啊,感情是要培养的啊,天天在一起你就会发现我的好了。”

于盛优望着他,她知道他是一个执着的人,他知道他对她好,她也知道他的感情是真挚的,所以她要拒绝,狠狠的,不留余地,绝不暧昧,这是于盛优一贯的原则。

“爱得御书,我这么和你说吧。我永远也不可能喜欢你,别浪费时间了。”于盛优一脸平静的说完,转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拉住。

“我知道。”爱得御书直直的望着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胖,不喜欢我脸上的这跟黑毛,你不喜欢我自以为是,现在的我,没有一样你喜欢的。对不对?”

“不…不是的…”于盛优抬头,很认真的看他:“以前,我也以为,我不喜欢你,是因为你的外表,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这辈子,我只会爱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你。”

“那么…你爱的是谁?”

于盛优低头不语,是啊,是谁呢?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立刻说出远修的名字…可是,现在,她却犹豫了…

晚风轻轻吹过,树叶哗哗作响,一个人隐在树后,静静的等着,和爱得御书一样,等着她的答案。

“没有么?”爱得御书追问。

于盛优皱眉,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张嘴,刚准备说话,爱得御书却打断她道:“不要说谎,很多人都在听呢。”

“呃?”于盛优诧异的睁大眼睛,很多人?慌张的四处看,却一个人也没看见,那有人?那有?那有?

爱得御书松开抓住她的手道:“哈哈哈,你果然没有爱的人啊。这样的话,我还是有追求资格的吧!那么,下次再见吧,老婆大人!”话音刚落,人就消失无踪了。

这家伙明明这么胖,轻功却是一等一的好哇!

于盛优对着空中扬着拳头,大声吼:“讨厌的胖子!谁要和你再见啊!别再回来了!可恶!”

于盛优气的对着路边的小树踹了一脚,又踹了一脚,树上有什么东西纷纷落下,她忽然感觉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伸手一抓:“哇!毛毛虫啊!”

于盛优恶心的叫起来,她最怕毛毛虫了,一看肩上居然还有两只,抬头一看,天,这颗树长虫了,树干上居然全是黑色的毛茸茸的虫子。

“妈呀!!”于盛优吓的又叫又跳,东拍拍西拍拍,身上不时的有虫子被抖落下来。于盛优抖落虫子以后,对着被虫子爬过的地方使劲的抓起来,好痒,全身都痒!

“别抓。”一只修长的大手,一把抓住她到处乱抓的手,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于盛优含泪望去,宫远修居然不声不响的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她睁大眼问:“你…你怎么在这?啊!”

于盛优忽然想到胖子说好多人在偷听,难道是他。

于盛优脸有些红,她低着头瞟了他一眼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宫远修笑意温煦,轻轻伸出手,将她头发上的毛毛虫抓掉:“来了一会。”

“那…那…”于盛优那了两下,还是没问,问他听到了什么么?有必要么?自己又没说他坏话,为什么和做了贼一样的心虚呢?

宫远修抓掉最后一只毛毛虫,丢在地上,微笑的望着于盛优道:“回去吧。”

“呃?回去?”回客栈么?

“我们回宫家去,重新开始吧。”他的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不要问她好不好,愿不愿意,他不想给她回答的权利,因为…他也害怕拒绝。

当她眼神微抬,看着他,他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明亮清澈,只是眼里多了淡淡的期盼和轻轻的伤痛,于盛优的心忽然一紧,她伤害到他了吧,明明变聪明是一件这么值得高兴的事啊。

她浅笑着轻轻点头。他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重新开始吧,一切的一切都重新开始…

只要爱她的这颗心不变,总能唤回她的那颗吧…

她抬眼,望着远方火红的夕阳,愣愣的想,是啊,她应该为他高兴啊!就像远涵说的一样,看着他在广阔的蓝天飞翔,不好么?抬手,轻轻的抱住了他,闭上眼睛。

随后的几日,于盛优陆续得知了事情的后续发展,那天宫远修打开石门之后,众人相续获救,四师兄被救后第一时间劫持了于小小,威胁众人让出一条生路,其实于小小是被真劫持还是自愿牺牲,众人心中都有数,可谁也拦不住这傻孩子,那之后,小小再也没有回来。

只希望,四师兄能好好对他吧。

爱得御书被生气中的宫远涵陷害的惨啊,某人在消灭成玉剑庄的时候打的是鬼域门的名号,又在江湖上散播谣言,说鬼域门先灭圣医派,后灭成玉剑庄,野心奇大,隐有入侵中原一统武林的架势,一时间武林各派人人自危,齐聚一堂,开始商量着如何对魔教鬼域门进行围剿。爱得御书在成为武林公敌的情况下,无暇再进行他的追妻计划,只想快马加鞭的赶回鬼域门处理这些让人头疼的杂事。那天和他满山找于盛优也是想在临走前顺便拐走她,可那料到宫远修防的紧紧的,难有下手的机会,只得拍怕屁股,先回家去再做打算。

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成文卿很幸运的淹死洞中,说他幸运是因为他死了,若不死,光圣医派几千几万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药就够他受的了,何况某人还曾经暗暗发誓要将他卖到窑子里当小倌。

而他手中的两粒长生不老丸也在激流的泉水消失无踪,化为乌有。

随着这一事件的全盘落幕,众人也各归各位。

宫家和鬼域门分别留下了宫远夏和末一帮忙重建圣医派,用的银子自然是从成玉剑庄宝库里般来的。

于盛优在圣医派赖了几天后,便跟着自己家相公回了宫家,在离家还有一条街的时候,远远的就听到了炮竹的响声,她掀开车帘向前看去,只见宫家张灯结彩,鞭炮从街头一路铺进宫家,炸的整条街都沸腾起来。

这阵仗,和自己嫁过来的时候有的一拼啊。

刚进宫家大院,就见婆婆优雅的走过来,激动的拉起于盛优的手,细细的打量道:“…这孩子怎么长胖这么多?在外面吃什么好的了?”

“……”于盛优默默扭头瞪着宫远涵,不亏是母子。

婆婆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笑的一脸暧昧来回打量着宫远修和于盛优道:“胖点好,胖点好,现在啊,就是要胖。呵呵呵。”

于盛优嘴角抽搐一下,现在又不是唐朝,胖有什么好的。

“修儿,你们一路也幸苦了,快带优儿回房休息吧,呵呵呵。”婆婆笑着对远修说完,又对远涵笑道:“涵儿,陪为娘说说话去,出去这好些日子,娘亲可想你的紧。”

热门小说谁说江湖好,本站提供谁说江湖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说江湖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君离我天涯
热门: 神器巨富 琴帝 霸海屠龙 时间的女儿 狐传 法师维迦 火并萧十一郎 公子千秋 猫的复生 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