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幕后黑手出现

上一章:第十七章 哎!又遇杀手! 下一章: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七月的暴雨,像是没有尽头似的,一下就下了三天。

明明是下午,天色却阴暗的像是在黑夜里一般。山路边的树叶被雨水冲刷的翠绿,树枝上的花被暴雨无情的打落。这场雨一过,夏日的风顿时变得冰凉,穿的薄了,甚至有些冷意。

干燥的土地吸收了太多雨水,变得泥泞不堪,一辆马车驶过,马蹄踏在路面上溅出泥水,鲜嫩的落花被踩进泥里,转瞬便零落成泥。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

那之后,没有奇迹…

他落水,她被抓。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乞求,如何期盼,没有奇迹…

没有人来救他们,就连远涵也没有。

于盛优靠着车壁躺着,她的双手被反绑着,一身狼狈,肩甲骨致命的伤口也无人包扎,几缕头发合着血块沾在脸颊上,她的安静的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让人以为她已经死去,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这三天,她无数次后悔,自己没有一开始就带着远修跳下去,那样的话,就算死,至少也能死在一起。

至少也能相拥着沉入江底。

不会像现在这样,丢下他一个人,在冰冷的江水里独自挣扎……他是那么害怕寂寞,他是那么害怕一个人,他是那么怕黑。

车外忽然一阵雷鸣…

啊…他还那么怕打雷,她记得他第一次抱住她,是在洞房花烛夜那晚,她不愿嫁他为妻,指天破誓,引来一阵响雷,他是那么害怕,猛的扑过来,哆哆嗦嗦的,紧紧的抱住她,从此便粘上了她,怎么甩也甩不掉,像是一个甜蜜的包袱一样压在她身上。

可是…可当他张开双臂抱住她的时候,当他用清澈透明的双眸眼巴巴的瞅着她,当他一笑起来,干净纯洁的像一个遗落人间的天使时候……她是多么的心甘情愿啊!

心甘情愿的背上他这个包袱,甜蜜的包袱,不再是包袱的包袱……

远修…

远修…

天啊,你从来没有答应过我任何乞求,这一次,求求你!只要你答应我这一次,这辈子我将不会再有其它的乞求…

不要死…不要让他死掉…谁都好,救救他……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划过她苍白的脸颊,滴落在木制的车板上。

车外倾盆的大雨。

一个黑衣人他抬手,手心在她的额头上轻触,滚烫的触感让他的手猛的缩回。

“老大。”他望着另外一个黑衣人报告:“她快不行了。”

被称为老大的黑衣人冷漠的撇了她一眼道:“给她喂点药,留着一口气回去交差。”

“是。”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捏着她的下巴,强硬的喂了进去。

马车又行半日,居然到了雾山!

驾车的人七拐八绕来到雾山顶上,雾山顶上只有一颗巨大的榕树和一块光滑的岩石。

这个地方对于盛优来说,简直无比的熟悉!

就是这个山顶。就是这块岩石。树上飘落的树叶,就是这棵榕树的叶子!

这颗榕树的树干至少要十几人张开双臂才能抱起来,它无数的分枝,粗的至少有一人身粗,细的也有胳膊这么粗。

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在这树上睡了多少次午觉,乘了多少次凉,眺望了多少次风景。

记得十二岁那年,四师兄见她喜欢这颗树的紧,特地在树上给她做了一个小木屋,可惜她没来玩几次,就被经常迷路的二师兄霸占了去。

后来二师兄结婚那年,她一怒之下,就把木屋给拆了。

再后来,二师兄每次迷路被找回来以后,都会对着她念叨:“你为什么要拆了木屋啊?害我没地方睡觉。”

于盛优哼了一声道:“木屋是四师兄建给我的,我爱拆就拆,你管不着。”

二师兄无奈浅笑,倾国倾城:“小姑娘家家,越大越不可爱了。”

而她只是嘟着嘴巴转过脸不理他,当他转身的之候,她才回身望着他的背影,以及他身旁美的和像女神一样的妻子。

于盛优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的大榕树,以前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

怪不得,怪不得幕后有人能在一夜之间烧了圣医派,怪不得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抓走师兄们!怪不得胖子和远涵找了这么久一点线索也找不到!

原来!原来他们就在这!找了这么久的爹爹和师兄居然被人藏在雾山!藏在自家后院里!

大榕树后,高高的悬崖,只是悬崖中间,赫然有一个隐秘的山洞!这个洞口,是连于盛优都不知道的地方…

原来,幕后黑手的基地,居然在这里!

杀手老大一手夹着于盛优,一手拉着悬崖边的绳子,轻松的下到洞口。

洞口有四个守卫看守,黑衣人望着其中一个守卫道:“去禀报主人,于盛优带到。”

“是。”山洞有一人半高,杀手老大改夹为扛,将于盛优扛在肩上,大步的往前走着,山洞内,每隔十米便有一盏油灯,昏暗的光芒应着冷硬的岩壁。

没一会,洞内豁然开朗,杀手将于盛优丢在地上,站在一边安静的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个脚步声姗姗来迟。

于盛优这时已经清醒了不少,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阴暗的岩洞内笔直的站着两排侍卫,当脚步声的主人坐上岩洞最高的位置上时,侍卫们同声道:“恭迎教主!”

于盛优吃力的抬头,看着上位的男人,男人带着银色的面具,看不清样貌:“插你个丫丫!别以为你带了一个狗屁面具我就认不出你来!四师兄!”

面具后面的男人轻笑:“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四师兄?”

“哼!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爹爹和师兄们本事这么高,怎会轻易被一网打尽,定是家里出了内奸!这个内奸是谁我本来想了好久也想不出来,可是山崖下这个山洞,除了我就只有你知道!四师兄!别忘了,这个山洞是我第一个发现的,那时我指给你看,你下去一圈上来,告诉我这山洞很浅,叫我不要下去,不要告诉任何人。”于盛优冷笑了一下,狠狠的瞪着他:“想当初我是那么的相信你!你说鸟在水里游我眉头都不皱一下相信那是鸟鱼!可是!居然是你!”

“呵呵呵。你倒也不笨。”男人抬手拿掉脸上的面具,露出淡雅的面容,面具下的人正是一张和四师兄于盛文相似的脸,只是,看着比四师兄还年少些,他的脸上带着一丝邪气,与四师兄温柔的气质相差甚远。

“你是谁?”于盛优皱眉问。

“我?”男子挑眉轻笑,很是妖媚:“我是你四师兄的爹爹。”

“弟弟?”

“爹爹。”

“哥哥?”

“爹爹。”

“外甥?”

“我说了是他爹爹!”男子怒了,第一次有人一句话让他重复了四遍!

“骗人,你看着明明才十几岁!”于盛优长大嘴,一脸不相信!

“真的么?真的?你真的这么觉得?”四师兄的爹爹刷的从怀里掏出镜子左照右照上看下看,好一会后,才满足的说:“啊,最近又变得年轻了!看来,处女的血果然是美容圣药啊。”

于盛优嘴角抽搐了下,这家伙,不会是个变态吧?于盛优瞪着眼睛看他,这家伙就是成玉剑庄的现任门主成华卿,听胖子说他和爹爹是生死之交,圣医派出事后,此人在江湖上发誓定要为圣医派报仇,不但如此还组织了一个反鬼联盟,专门讨伐胖子?

这家伙,真是会装啊,好人坏人都是他,她最讨厌这种无耻的伪君子了!

成华卿又对着镜子照了好半天,还特地对着眼角仔细的看了看:“呀!连鱼尾纹都没了。哈哈,真是太完美了。”

他满意的收了镜子,对着身边的侍从说:“今晚再杀个处女,用她的鲜血好好的泡个澡。啊,再在澡盆里放些玫瑰花瓣,这样效果更好一些。”成华卿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教主。”侍从低着头,有些为难。

“怎么?”成华卿冷眼望去。

侍从跪下身来急忙道:“昨天剩下的最后一个处女,已经被杀掉过了。教里已经没有处女了。”

成华卿拍桌子暴怒:“什么!居然没有了!再去给我抓。”

“这个…这个…因为雾山最近连续失踪处女,导致方圆百里的未婚女子疯狂嫁人,属下…属下很难找到…”

“什么!找不到,找不到你是干什么吃的!”成华卿气的一掌打去。

侍从被打得口吐鲜血,忽然瞄见躺在地上的于盛优。

两人眼神相对,于盛优慌忙摇头道:“我不是,我嫁人了!”

成华卿瞪她一眼道:“别紧张,我只要美貌的女子,你啊,想给我泡我还怕弄皱我细致的皮肤呢。”

“操!”于盛优在心里骂了他千百遍死变态,老人妖后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哼!我就是想拿你治治你的师兄们!”

说完他大手一挥,黑衣杀手将她一拎而起,跟在成华卿的身后往前走。

七拐啊八饶啊,一个洞穿一个洞啊,在于盛优眼都快晕了的时候,终于到达了一个大洞,这个洞的内部结构被人为破坏,山洞的中心,被人挖了一个三米多高,两百多平米的坑,坑上站了十几个守卫,坑里住了自己的众位师兄和爹爹。

于盛优撑头看了一眼,她一直以为师兄们在这会吃很多苦,可是…

左上方:

“这是什么人参乌鸡汤啊?啊?汤要鲜美,不能盖了药味,鸡肉要不老不嫩,不大不小,汤的温度要不冷不热。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能吃么?”五师弟于小小刷的一下掀了盘子,一钵高档的人参乌鸡汤就喂了泥地,地上的人参和鸡堆的和小山一样高。

坑房的仆人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小人知错了,小人这就去重新做”

于小小指着仆人毫不客气的奚落着:“白痴,笨,没长脑子,做了100多遍还没做出一锅能吃的!你说你是不是猪脑啊?”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于小小骂的那人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被生出来,为什么要遇见这个魔障!

左下方坑房:

“大人…您绕了小人吧…小人…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声后,仆人疼死过去。

三师兄一脸无辜的摸着他家的宠物旺财:“旺财乖,这人的肉这么臭,你怎么能咬他呢?脏死了。”

旺财:“嗷嗷嗷嗷唔——”

原来于盛优的狼叫声如此惟妙惟肖,感情是跟着旺财这匹真狼学的!

右上方:

二师兄点着香炉,侧躺在石床上,闭着眼睛,正睡的香甜。他身边站了2个仆人给他打扇,两个给他捏腿,两个给他敲背。乖乖,不要太享受!

原来…吃苦受罪倒霉奔波的人从来只有自己一个!吼!她怒了!她一路奔波,被追被抓被砍,最重要的啊!她还失去了远修!可他们居然在这里享受!

太不公平了!太过分了!她长大嘴刚准备大吼出声,却听有人比她更先一步!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成文卿怒指坑下众人。

众人抬头瞄了他一眼,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0.01秒,又开始各干各事,完全不搭理他。

“你们能不能有点被抓的自觉啊?”成华卿气的跳脚:“我抓你们来是让你们享受的啊?”

还是没人搭理他,二师兄翻了个身,继续睡。

三师兄摸着旺财,只有于小小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灵动的大眼好像在说:“有人求你抓我们么?”

“啊!不能生气,不能生气,生气会张皱纹的。”成华卿扶着胸口道,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撇了眼一群无视他的男人,挥了下手:“来呀,把她丢下去!”

“是。”黑衣杀手毫不客气的一把将于盛优丢进三米深的坑洞里,于盛优双手被绑,无法也无力施展轻功,只能直直的栽进坑里,啃了一嘴泥,本来就疼的伤口,更是疼的她龇牙咧嘴。

可恶!为什么吃亏倒霉的永远都是她!

“优儿。”

“师妹。”

“五师姐。”

悠闲的圣医派众人围了上去,一脸担心的样子。

于盛优郁闷的抬头瞪着,报怨道:“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也没个人伸手接我一下啊?”

三师兄轻笑:“抱歉啊,我们没看清是你。”

众人点头,确实没看清,旺财走过来,伸出舌头在于盛优脸上添添,表示它也没看清。

于盛优气闷的想骂人,可是却没力气,只能瞪着他们。

于小小手脚麻利的解开绑在她手上的绳子,长久被捆绑的手忽然被松口,手臂酸麻的直皱眉,她咬着牙一脸痛苦。

“小师妹,你身上这刀是谁砍的?”疼痛火辣的伤口被一只冰凉的手轻轻触碰着,一阵刺痛的感觉让她全身颤抖了下。

于盛优抬眼,只见二师兄阴沉着一张脸,声音低沉的问:“来,告诉师兄,是谁伤了你?”

于盛优瘪瘪嘴巴,鼻子酸酸的,眼睛酸酸的,露出特柔软的表情,指着成华卿身边的黑影杀手告状倒:“是他,就是他打我,打了我好多下,还拿刀砍我,他还把我相公丢江里了!”

“哦,是他啊。”于盛白的语调云淡风轻,他扬起脸,细长的凤丹眼望向黑衣男子,然后忽然一笑,对着于成卿道:“我有一个良方,可以让你的秀发变得乌黑亮丽,如丝绸一般光滑。”

“哦?真的?快告诉我。”成华卿两眼放光的看他。

“你剁了他两只大拇指,我就告诉你。”于盛白歪头轻笑。

成华卿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吩咐道:“剁掉。”

黑衣杀手慌忙下跪求饶:“教主,教主开恩啊!啊——”

成华卿甩了甩剑刃上的鲜血,瞅着于盛白道:“现在能告诉我了吧。”

于盛白轻笑,从怀里拿出一张药方交给身边的仆人,仆人拿着药方快步的跑到成华卿面前,成华卿拿着药方快速的扫视了一遍,交给身边的侍从:“按药方去做。”

“是。”侍从退下。

成华卿甩甩衣袖,望着地底的人冷笑:“你们几个,别再给我耍花招,现在,你们的妻子,孩子,师妹,都在我手上,若是不想让她们的血给我泡澡,就乖乖按我说的话做,不然别怪我下手恨!”

望着从坑顶离开的变态男人,于盛优不由开口问到:“这个死变态到底想干什么?”

“他?”于盛白牵动嘴角讥讽的一笑:“他想容颜常驻,长生不老。”

“哦,这事每个人都想啊。”于盛优皱眉:“那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和我们家关系很大啊。”

“唔?”

“这件事说来话长…”

原来,江湖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圣医派的《圣医宝典》确实记载着几百年前消失的长生不老药方,可身为神医世家,当然知道这药的好处与危害,圣医派第十三代掌门本想毁掉此书,但一来,这书确实是宝物,二来,一个东西既然存在,必然有它的价值和使命,三来,身为神医确实也舍不得毁掉这样的绝世药方。

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将记载长生不老药的药方从医书上撕了下来,放在信封里封印在密室之中,并嘱咐后人,圣医派不到灭门之灾定不可打开信封。

这一晃就是几百年,人们早已淡忘了长生不老药,就连圣医派的掌门都不知道药方就在自己家密室里。

一直到十二年前,于盛优他爹于豪强受好友成文卿之托,收了其八公子为自己的第四个徒弟,事情忽然发生了转机。

话说这于豪强收徒弟那绝对是挑剔的很,第一要相貌标志水灵,第二要脑子聪明伶俐,第三要好学刻苦。

于豪强凭着这三个条件,收到的前三个徒弟堪称人中龙凤,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可就是性格实在太过诡异,大徒弟于盛世冷漠生硬,从不与人多说一句话,二徒弟于盛白话是多了,可却狂放不羁,完全一副祸水样,三徒弟于盛夏确实低调,可却又太过孤僻阴冷。

徒弟个个好,但是个个都不够贴心。

而四徒弟于盛文却从小便温柔善良,恭顺体贴,惹人喜欢,所以于豪强对他简直是喜欢的不得了,所有的医术都对他倾囊相授,圣医门的任何地方对他都是大门敞开,密室也一样!

于老爹几乎将他当上门女婿培养,于老爹想啊,他家优和盛文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多好啊,多般配,多让人放心啊!日后他就是闭眼了也不担心女儿被欺负。

也不知道为什么,于老爹就是时时刻刻在操心着女儿嫁不出去,或是嫁出去了又给人休回来。

可是后来…不说大家也知道。

也许于老爹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收了五徒弟于小小。

话说,于盛文十二岁的那年夏天,独自一人来到圣医派的密室翻阅密室医书,研习药理,就是在这么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了装有长生不老药的信封,打开阅读之后,知道自己打开了不得了的东西,闯了大祸,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于盛白从外面进来找他,说他父亲来门里探望他,让他赶快过去。

他吱吱呜呜的答应,一慌之下便将信封塞进衣袋,就是这样长生药方通过于盛文落入了成华卿之手。

成化卿得到药方后,开心不已,可却也烦恼无数,这药方虽然是宝贝,可他配不出药来,就像是偷了一台精密的计算机,得不到密码进不了系统一样,他拿着药方上看下看前看后看就是搞不明白!即使问了普通的大夫,他们也是模模糊糊的搞不明白。

问了于盛文他也是一知半解,功夫没学到家,看来,专业知识还是需要专业人士解答,他知道以于豪强的脾气,定不会为他配出长生不老药。

所以,他花了十年时间,精心布下这个局,将圣医门一网打尽!

“提问!”乖宝宝于盛优举手发问:“就他那种智商低下的变态到底布下了什么局啊?”

“就他那种智商也布不下什么局。”三师兄不削的冷哼。

于盛优皱眉:“那你们还被抓!”

于小小一听这话就爆发了,满脸怨恨的诅咒道:“还不是他耍阴招!那个死不要脸的要是和我明着来,我非废掉他不可,我一定要拔光他的头发,撕破他的脸皮,掏出他的心肝脾肺肾,拉出他的肠子在他眼前使劲的打结打结打结….”

于盛优听着都忍不住抖了抖,拉了拉于盛白的衣袖小声问:“小小怎么了?怎么变的这么暴力啊?记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于盛白摇头道:“哎,还不是你四师兄做的好事。”

“哦?”于盛优一脸八卦的看他,眼神催促着他,快说啊!

于盛白摇头,开始BALABALA,说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众师兄弟中,第一个被抓的就是于小小,被抓的过程很简单,心上人有约,花前月下,四下无人,四师兄对他一番花言巧语,他一时不察,再醒来就已经在这个大坑里了。

于盛优点头道:“也就是说,他是被色诱抓捕的。”

“是的。”

啧啧…于盛优皱眉,瞪着于盛白问:“那二师兄你是怎么被抓的,你也中了色诱术?”

于盛白抬手敲了她一下,揉着鼻子轻笑道:“你也知道,这个么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人总有疏忽的时候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于盛夏鄙视的看他一眼讽刺道:“说这么多干嘛?最后还不是呆在这个坑里。”

热门小说谁说江湖好,本站提供谁说江湖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说江湖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七章 哎!又遇杀手! 下一章: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热门: 帝国崛起:王道、霸道与强道的取舍 神秘的陌生人 暴风法神 入殓师 漫长的告别 从前我死去的家 魔法师莱恩传 超·杀人事件 蝴蝶风暴 鸿蒙炼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