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找呀找呀找娘子

上一章:第十章 她的第二朵桃花 下一章:第十二章 原来他才是她的男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深夜,于盛优正蜷缩在床上睡的正香,她微微的打着鼾声,嘴巴微张,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枕头湿了一片,一个黑影推开她的窗户,迅速的闪身进入,黑影手中握着长剑,一步步向床边靠近,于盛优睡得深沉,浑然未觉。

黑影用剑轻轻挑起床帘,还未看清什么,一团棉被迎面袭来,他挥手拦开,于盛优出右拳攻到门面,黑影抬手挡开,于盛优单手撑床一个凌厉的扫堂腿踢去,黑影后退一步,于盛优抓住缝隙想叫想跑,刚张嘴,就被他单手拦腰抱住,用力捂住嘴巴,于盛优双手掰着他的大手,全身使劲的挣扎。

“是我!”黑影低声轻喝:“安静点。”

他的声音如此熟悉,于盛优放松身体,停止挣扎,身后的人放开她,她睁大眼,回头望去,面前站着男人只几个月不见,越发英俊了,他的轮廓越长越像宫堡主,他应该是三个兄弟中长的最男子气的人。

于盛优有些微怔的看着他,不相信的叫了声:“远夏。”

“恩,还认识我。”宫远夏瞪她一眼,将刚才捂着她嘴巴的手放在被子上擦了擦,把粘在他手中的口水擦掉。

“你怎么在这?”于盛优豪不介意宫远夏嫌弃他的举动,满脸笑容的拉着他问,这是于盛优第一次如此开心见到宫远夏。

宫远夏丝毫没有被她的开心传染,眯眼瞪她,有些怨气的说:“我怎么会在这?还不是因为你!你个烦人精,没事乱跑什么?出了天大的事有我们宫家的男人顶着,你说你一个女人,跑出来找死啊?安安全全的地方不待,净瞎折腾!自己折腾也就算了,还要劳动本少爷陪你吃苦。”

“喂喂…”于盛优乌着眼睛看他,这家伙的大男子主义真是让人受不了,刚才那一点点激动之情瞬间蒸发了。

“喂什么喂!要不是二哥下了死命令,我才懒得管你!你就留在这里给那胖子当媳妇吧!”宫远夏走到桌边,端起一杯喝剩下的冷茶,仰头一饮而尽。渴死他了,一直潜伏在鬼域门里,偷偷摸摸的,连口水都没得喝。

“你什么时候找到我的?”于盛优坐在床上,盘起两条腿,歪着头问。

宫远夏仰头想了想:“恩…在雾山客栈的时候。”

“雾山客栈…那么久以前!”于盛优大惊,非常不爽的问:“那鬼域门杀手抓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救我?”

宫远夏拿起一块桌子上的糕点,丢进嘴里,慢悠悠的说:“二哥只是让我保证你别死掉,你只是被抓,又没死,我干嘛要救你!”

原来,于盛优离家出走的第一天,宫远涵就叫来了宫远夏,威逼利诱他去保护于盛优,本来宫家除了宫远修,武艺修为最高的人,便是宫远夏,而他自己,自然坐镇宫家堡迷惑敌人,让人以为于盛优还在宫家。

若不是于盛优自己暴露身份,鬼域门也不会这么容易找到她。不过即使她被找到,身边还有宫远夏护航,安全问题自不用担心,可宫远涵万万没料到的是,宫远夏他不喜欢于盛优,甚至可以说讨厌她。所以对保护她的任务,只建立在她不死就行,至于被抓被砍被强奸,那都不是他管辖的范围。

“那你现在出来干嘛?”她现在也没要死啊。

宫远夏又丢了一块糕点进嘴里,嚼嚼,淡定道:“我饿了。”

于盛优忍着气又问:“你什么时候救我出去。”

“我为什么要救你出去?”

“……”

“你又不会死。”

“是啊…我又不会死…”于盛优阴狠的瞪着他,忽然道:“但是你会死!”

“唔…”不解的望着她。

只见于盛优抬起双手,圈起嘴巴大吼:“胖子!!救命!有——”

于盛优还没叫完,窗户和门同时被推开,两个身影同时以诡异的速度一个飞出,一个滚进,胖子滚到于盛优面前问:“老婆怎么了?”

于盛优开口第一句话自然是:“我不是你老婆。”后面一句话是:“房间里有老鼠!”

“有老鼠么?”胖子趴下巨大的身体,在床底看看,桌底看看,然后道:“没有啊。”

于盛优瞪着窗户,恨恨的道:“老鼠跑了!下次再来,你就给我打死他!”

“交给我好了!”胖子拍怕胸部保证道。

宫远夏满鼻子泥土的趴在花丛里,望着于盛优的房间恨恨的咒骂:“死女人!”

于盛优像是知道他在骂她一样,也盯着窗户恨恨的骂:“贱受!”

于是,随后的几天,鬼域门的人都知道,自己家门主喜欢的女人极度的害怕老鼠,每次见到老鼠定会用非常愤怒的声音吼:“胖子——老鼠!!”

自己家门主不管身在何处,都会挪动他巨大的身体,以诡异的速度滚到达案发现场,为某人驱打老鼠。

可是…沙漠里面有老鼠么?有么?没有么?有么?为啥鬼域门的人从来没见过自己家有老鼠呢?

——香和镇——

香和镇是离宫家堡不远的一个小城镇,从宫家堡到这只需要两天路程,可宫远修却硬生生走了七天。经过这七天,宫远修的形象早已和刚出来的时候天差地别,身下的骏马早已不知所踪,装着大量黄金的小包裹早已不易而飞,就连绣着金线的华贵外衣,佩戴的玉石挂件也全都早已丢失。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他不记得了,也许是他看见可怜人,自己主动施舍给了别人,也许是自己懵懵懂懂住店的时候被骗了,也许是他在街头行走的时候被偷了。

现在的宫远修,穿着单薄的白亵衣,亵衣上早已染上各种污渍,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头发散乱着披下来,束发的金冠不知被何人偷走,他的身上早已发出异味,脏脏的脸上一脸无助,可他的眼睛依然明朗干净,不染一丝尘埃。

他睁着清澈的双眼,迷茫的站在人来人往的闹市街头,彷徨的不知何去从…

可,即使没有华服,没有骏马,没有金钱,没有人愿意帮他,他也没用放弃,一个人一个人的问,一家店一家店的瞅,一条街一条街的找。

固执的用他自己的方法,问着,瞅着,找着。

“你见过我家娘子么?”

“去去去,要饭的!”

“你见过我家娘子么?很漂亮的。”

“滚滚滚,叫花子!”

“见过我家娘子么?

“滚开,疯子,别妨碍老子做生意!”

“见过么?”

“滚!”

“娘子…我家娘子叫于盛优。”

一开始还有人不耐烦的呵斥他两声,到最后,所有人都绕开他,不让他有开口发问的机会,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帮他,问问他,哪怕是因为好奇而为他停下一秒,来看一眼他手中的画像,看一眼他心心念念要找的人儿,哪怕…只看一眼。

若是有人愿意看一眼…说不定真的有人能认出她来,毕竟,三个月前画像中的人确实从这条街,这家店走过,三个月前,画像中的人确实与他们擦肩而过。

宫远修含着泪水,靠着街头的牌坊,慢慢蹲下身来,眼神渐渐变暗,他并不觉得累,只是…很冷。

娘子…娘子…你在哪?好多人欺负远修,娘子…娘子…你快回来吧,你从来不会让人笑话远修,你从来不会让人欺负远修的。娘子…娘子…远修饿了,远修好饿…远修…好想你。

太阳渐渐西沉,就像宫远修的心,越来越冷,他很怕…他找不回娘子,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他什么也没有了…一个人,一无所有…

明月当空,

他已经在哪蹲了好久,一个人蜷缩着身体,将头埋在膝盖上,就这样蹲着,一动不动,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等待着他最亲最爱的来,回来接他,过来找他。

一个身影忽然罩在他的上方:“小哥,听说你在找娘子啊?我知道呦。”

宫远修微微一怔,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抬头望去,夜色中,一个中年男子正望着他和善的笑。

“你知道?”他蹲在地上,仰着头,渴望的,小心的问着。

“自然知道。”中年男子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点头。

宫远修清澈的眼神闪过流彩的光芒,他像是看见希望一样,激动的抓住他的手臂,哽咽着道:“你快带我去找她。”

他跟着那人走了三天,那人说,娘子去了赵峪庄,那人说,赵峪庄离这里只要三天路程,那人说,他明天就能能见到娘子。那人说,今天晚上先在山洞里休息。那人给了他一个馒头一件衣服。那人…是好人吧。是这些天里遇见的最好的人。

一天,只要一天就能见到娘子了……

宫远修靠在山壁上,蜷缩着身体,脸上露出久违的笑颜,他笑眯了眼,想着,明天见到娘子他就可以扑过去,像以前一样,扑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大声的哭,她一定会一边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一遍凶恶的骂他笨。可,当他哭的狠了,她一定又手足无措的哄着着他,等他不哭了,她就会露出远修最喜欢的笑容,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回家…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院子里,像从前一样,她陪他练武,陪他吃饭,陪他干许许多多开心的事,她会经常凶他,也会经常对他笑,她笑起来,自己也会跟着笑,到那时…就会变的温暖,就不会…再这么冷了。

宫远修带着依稀的期望,在冰冷的山洞里缓缓睡去,他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就像从前,他拥着她入眠时的笑容一样…

第二天清晨,他睁开眼时,看见的不是娘子,不是中年男人,而是他的弟弟——宫远涵。

宫远涵坐在他身边,晨光从洞外照进来,洒在他身上,说不出的柔和,他摇摇头,温柔的笑容还是千年不变的挂在他的唇边,抬手,轻轻拭去兄长脸上的污渍,忍不住在心中长叹:他,还是不忍,不忍他受到一丝伤害。哪怕这次想尽管其变,看他吃些苦头,得些教训,也许会有些成长。可到最后,还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些垃圾伤害他。

“二弟,你怎么会在这?”奇怪的问题。

“因为你在这。”理所当然的回答。

“你要抓我回去么?”

“不,我带你去找大嫂。”

“不会又骗我吧?”宫远修轻轻皱眉。

宫远涵轻笑:“这次是真的。”

宫远修长久的看着他五秒,他,被这个人骗过千万次,可那又怎样,即使他这次还是骗他,他也会,继续的,一直的,无条件的相信他。

宫远修展开笑容道:“有个大叔说,娘子在赵峪庄,我们快去吧!今天就能见到娘子了!”

宫远涵站起身,摇头:“大嫂昨天离开赵峪庄了。”

“啊?”宫远修跨下脸。

“放心好了,我知道她的去向。”

两人一边说,一边来到山洞外面,山洞外面有两匹马,一匹白色,一匹黑色,两匹马一看便是千里良驹,宫远修惊喜的睁大眼,看着那匹白色的骏马:“呀!这不是我的马么?”

又看到马上的东西:“呀!这不是我的衣服,我的包袱么?”

“啊哈哈,我的东西,我的东西全在呢。二弟,是你帮我找回来的么?”宫远修开心的问。

宫远涵眯着眼笑:“我只是顺路捡的。”

原来,在发生于盛优随便逃家事件之后,宫远涵早就加强防范,宫远修一出宫家他就知道了,他看着兄长一脸坚定的往前走,忽然来了恶趣味,想看看让他一个人出去闯江湖会发生什么事,说不定,能让他成长起来。

于是他不但没阻止,反而一路上看着兄长的东西,一件一件被偷被抢被骗,看着他忍饥挨饿被欺负,看着他伤心难过落眼泪,看得的他是直摇头,终于,在昨天晚上,那个中年男人想将自己样貌不俗的哥哥拐卖给一个爱好男色的老头后,他终于坐不住了。

好吧,他的哥哥笨了点,好吧,他的哥哥单纯了点,好吧,他的哥哥确实麻烦了点,可是,是谁说,他宫远涵的哥哥是可以被这样对待的呢?就算他笨他单纯他麻烦,不是还有他在么,只要他没死,就见不得别人欺负他,就算他比他先死了,也会给他安排好一生。

不成长又怎样?

治不好又怎样?

傻子,又怎样?

他不会因为这样而舍弃他,不爱他……

清晨的山路上,晨光有着暖暖的金色,空气中有丝清冷,两匹马并肩行来,马上的两名男子,有着相似的容颜,同样俊美,却各有风味,白色马上的男子有着一双清澈如山泉的眼睛,黑色的马上的男子,微微上扬的薄唇上,带着天使般的温和笑容。

他们如同画卷般的人一样,那么的美好,让人不住神往……

“胖子!胖子!——老鼠!”

随着一声大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来了!”隔壁房间发出气势充沛的吼声。

老鼠瞪了一眼于盛优,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糕点转身就从窗户逃走。

‘啪’的一声,门打开了。身材巨大的爱得御书,拿着扫把滚进来:“老鼠,老鼠呢?”

于盛优靠在床上,打了一个哈欠闲闲道:“你一来,他就吓又跑了。”

“是么!哇咔咔!”爱得御书挺起他像是怀孕了十一个月的肚子,神气万分的说:“果然,还是我最厉害!”

于盛优挖挖耳朵装作没听见,切!一只老鼠而已,吓跑了又啥了不起的。

“老婆,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更帅了?”爱得御书摊开双臂,像男模一样的在她面前转了一圈。

“我不是你老婆。”

“我穿今天这件衣服,是不是更潇洒了?”又转了一圈,眨眨眼道瞅她。

“……”于盛优眼角抽搐的望着他,他今天穿着一身紫金色的丝绸长衫,为了显出飘逸感,连腰带也没系,这样的他,活像一个蒙着衣服的洗澡桶…

“我今天是不是更…?”

“更胖了!”于盛优打断他,插嘴鄙视道。

哪知,胖子不但不生气,反而开心的蹦跶了几下:“啊!你看出来了?哈哈,我今天又胖了十斤哦。我的魔球功越来越厉害了,你一定没见过比我更帅更厉害,更有钱的男人吧?”

“你少自恋一点会死啊?”于盛优叹气,皱着眉对他吼:“快滚,快滚,我要睡觉。”

“恩,为啥呢?为啥呢?”胖子在于盛优床边滚来滚去:“为啥你凶起来的样子这么可爱呢?老婆你多骂骂我吧!你再骂我再骂我啊!”

“我不是你老婆!”于盛优咬牙切齿,握拳,瞪眼,凶神恶煞的道:“滚!别逼我出手揍你。”

胖子兴奋鸟,激动鸟,双眼冒心道:“呐!好可爱!”

于盛优扶额,沉默,天啦,谁来把这家伙拖走!

在这一刻,于盛优强烈的思念起宫远修,啊,她家相公多可爱啊,从来不吵不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长的又帅,笑起来又好看,抱起来又舒服,虽然傻了一点,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比这只自恋的胖子好呀!好一百倍呀!一千倍呀!如果她命中注定真的只有这两朵桃花的话,她当然坚贞不移的跟着自己家相公!

哦,相公……

哦,远修……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想你!

我错了,我不应该丢下你一个人走的!我应该带着你,到哪都带着你!这样,你就能帮我打死这只胖子,打死这只自恋的胖子!

“你干嘛一副死样子?”胖子刚走,老鼠又回来了…

“宫远夏,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女的吗?这是我的闺房,你一个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进来?”于盛优指责的瞪着他:“你就不怕坏了我名声么?”

“刚才那个胖子…貌似进来的时候,也蛮随便的啊。”他的潜台词就是,你真的还有所谓的名声么?

于盛优气鼓鼓的看着他,宫远夏摊摊手,坐到桌边又开始吃起糕点来。唔,好饿。

“吃吃吃,就知道吃!这么大的鬼域门,你除了在我这混点吃的,你就一粒米也找不到了?”

某人摊手:“我也没办法啊。”

原来,鬼域门身处沙漠之中,在沙漠中食物和水是最珍贵的东西,在这里,食物和水,是重兵把守的地方,别说是人,就连老鼠都别想从这里偷走一粒粮食一口水。

“没用的东西!”于盛优鄙视的看他。

宫远夏也不恼,反而一脸正经的看着她说:“喂,于盛优,我看那个胖子对你满好的。”

“你想干嘛?”为啥觉得他下句没好话。

“不如,你改嫁吧!”果然!

于盛优瞪他:“我毒死你!”

“我知道,你是嫌那胖子长的丑,可是于盛优啊,你忘记教训了么?”宫远夏好笑的提醒她:“别被表面现象迷惑了,那胖子,减减肥,说不定也是帅哥一枚噢!”

“那就等他减了肥再说吧。”于盛优流利的接口。

“你这女人!”宫远夏直摇头,本以为她会很坚定的回答,减了肥她也不要呢,结果…唔!这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大哥呢!

“你什么时候救我出去啊?”于盛优焦急的催问,她实在不想呆在这里了,她想回宫家堡了,回去看看远修,父亲和师兄的事,她会求远涵帮忙查一下,毕竟她一个人,确实做不了什么。她想通了,这件事这么复杂,她肯定搞不定,宫远涵这么聪明,就让他能者多劳吧。

宫远夏将桌子上的食物全装在怀里,看都没看她一眼,慢悠悠的丢下一句:“我要是能出的去,我还在这偷你食吃。”

“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

宫远夏翻窗而走,完全不理于盛优的叫骂声,哎,真是丢人啊,

来救人的人,居然因为找不到出口,连自己都被困在这里,宫远夏郁闷的皱眉,这该死的鬼域门,没事设这么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干什么,搞的自己如此狼狈。

早知道就不该存着教训教训于盛优的心,早点将她救下来就好了。

现在也只能寄望二哥过来救他们了。

唔…他会被鄙视吧?他一定会被二哥鄙视的!一想到二哥摇扇轻笑的瞅着他,他就郁闷的扶额。

于盛优望着空荡的房间,焦躁的在床上打滚,她的日子太痛苦了!简直不是人过的,她每天必须面对一只自恋的胖子,无数次的询问自己可帅啦?可有钱啦?可强悍啦?等等…挑战人极限的问题。

除了这只胖子,还得面对一只脾气不好,时不时就偷偷潜进她房间偷食的老鼠,这只笨老鼠不说话则以,一说话就气死人!

啊!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她会活活被他们两个折磨死,不行,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她得主动出击,她要逃出鬼域门回宫家去!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指望宫远夏,人都老死了,还不一定出的去呢!

首先,她得了解鬼域门的环境。

于是,她准备抓一个人来问问,走出房门没几步,迎面碰上一个黑衣护卫,护卫的个子很高,长的还不错,算是那种冰山级的酷哥,他冷着颜和于盛优擦肩而过。

于盛优回头,看了眼他的背影,忽然出声道:“站住!”

护卫停住,淡漠的站直身体。

于盛优绕到他面前,仔细的瞅着他,忽然坏坏的一笑道:“原来是你。”

护卫直视前方,面色不改,既不回答,也不发出疑问。

于盛优仰着头看他,仔细的看他的眼睛,黑如墨石,黯淡空洞,没有一点感情和温度的眼神。他就是那个隐藏在树林,给她最后一击,抓她来鬼域门还毫不怜香惜玉的扔她,甩她,推她,踩她的人,于盛优微微眯着眼瞅他,别以为你当时蒙个面我就认不出你了,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要知道,她于盛优就是一个超级小肚鸡肠,爱记仇,爱事后打击报复的恶女!

“你这家伙。踩我踩的爽不?”于盛优歪头瞅着他问,被他踩过的地方,现在还青着呢。

侍卫僵硬的眼神微微动了一下,却还是面无表情。

热门小说谁说江湖好,本站提供谁说江湖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说江湖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章 她的第二朵桃花 下一章:第十二章 原来他才是她的男主
热门: 莫扎特与纳粹:第三帝国对一个文化偶像的歪曲滥用 破庙有神仙 天尊重生 轩辕诀1:帝都妖氛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闪电小兵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道辟九霄 神武觉醒 九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