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的第二朵桃花

上一章:第九章 原来她这么菜鸟 下一章:第十一章 找呀找呀找娘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要…带我去找她?”宫远修抬起哭的和花猫一样的脸蛋,眼里充满希望的瞅着宫远涵。

宫远涵微微失笑,轻轻点头,啊自己家大哥的这个眼神,真是销魂的很啊。

宫远修瘪瘪嘴巴,然后大哭:“你骗人,你骗人,你都说过好多次了。你每次都骗我。远涵是个大骗子!”

宫远涵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慢慢的不高兴的弯下嘴唇,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说:“你不相信就算了。”

转身要走,没走两步,便被一个巨大黑影从身后扑住,宫远涵身形未动,稳稳的接住扑过来的黑影。

“这次不骗我么?”宫远修抱着宫远涵的腰,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问着。

宫远涵眼珠微转,嘴角温柔的笑容又回来了,他拉开宫远修抱着他的手,回身温柔的望着他,一脸真诚的道:“自然不会骗你,哥要相信远涵,知道么?”

宫远修吸吸哭红的通红的鼻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宫远涵的笑容是灿烂,抬手,用衣袖轻柔的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温声道:“哥,先吃饭好不好?吃完了有力气了我们就去找。”

“远修不吃也有力气。”宫远修害怕他又像以前一样,骗自己吃完饭就走了,更本不带他去找娘子。

“恩?不乖不带你去哦。”宫远涵笑的眼角弯弯的,嘴里说着威胁的话。

宫远修犹豫了半响,还是决定听他的,宫远涵挥挥衣袖,仆人端着各色食物鱼贯而来,半个时辰后,宫远修吃完了所有的东西,在回头去找宫远涵的时候…

身后那个笑的一脸真诚的弟弟早已失去踪影,宫远修知道他又上当了,怒而掀桌,哭喊:“臭远涵,臭远涵,你又骗我!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哇呜呜——我要找娘子哇…呜呜…”

宫远涵站在屋外,无辜的摸摸鼻子笑:“下次你还是会相信的。”

一阵微风拂过,他仰天望天,微微抬手,一只雪白的信鸽从天空滑翔而下,扑腾着翅膀,柔顺的落在他的手臂上。他拿起鸽子脚下系着的信,看一眼,笑:“这么快就被抓了…还真是没用啊…”

将信纸握着手里,再摊开,已变成粉末,随着春风飘散。他歪歪头,温柔的眼里闪过一丝精明……

而另一边,于盛优被人全身绑的和粽子一样,丢在棺材里,被三个蒙面人扛在肩上急速飞奔着,不知道这三个蒙面人是不是因为在她手上吃过亏,所以故意虐待她,好几天内除了给她喝点水,便什么吃的也没给过她,而且为了防止她用毒,身上的绳子从来都不曾解开过,于盛优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大的苦,简直快疯了。

她饿啊,怒啊,憋屈啊。想叫叫不出来,想尿尿不出来,饿的头晕眼花,晕过去了好几次,整个人昏昏沉沉,于是丫开始做梦,不停的做梦。

她做的第一个梦,梦见了鬼域派的大BOSS,大BOSS是个帅的不能在帅的帅锅,这个帅锅BOSS对她一见钟情,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楚楚可怜,柔柔弱弱的样子,他的心猛然一抽!大BOSS想:啊!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美丽而柔弱的女子,为什么我一看见她就莫名的心跳不止,血液加速呢?

大BOSS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伤,瞪着抓住自己的三个人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居然把这么柔弱美丽的女子伤成这样?

Boss一怒之下把他们三人狠狠的毒打一顿,然后杀了!

大BOSS将自己纳入后宫,表白无数次,却遭到自己坚定的拒绝,BOSS怒,非常怒,大BOSS问:为毛,为毛你不能爱我?为毛?

自己正义凛然一脸悲愤的回答:我和你有灭族之仇,我永远也不会爱你滴!你死心吧死心吧!

大BOSS怒啊!将自己软禁之,抽打之!

如此反复之后,自己终于忍受不了BOSS的摧残,自杀之,这场爱并恨着的虐爱,终于华丽丽的落幕了!

这个梦做完后,于盛优全身冰冷,眉头紧皱,在颠簸的摇晃中清醒后强烈鄙视自己,自己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梦,她相信,自己这个长相和人品是不会让人一见钟情的,除非那人是傻子,所以说自己家相公除外么!

不过……万一BOSS真的爱上自己可怎么办?应该不会吧?

恩恩,如此安慰自己后,于盛优又开始昏睡起来。

第二个梦,她梦见宫家堡,在那片熟悉阴翠的竹林,还是清晨,一个英俊的男子,站的毕竹子还清俊挺拔,晨光从竹子的缝隙中洒下,一缕缕的洒在他身上,男子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望着她,静静的望着她,眼神幽怨而悲伤。

她看着他,轻声说:“对不起。”

终于,她在酸楚的心情中醒来,脸上湿湿的一片。

就在这时,三个蒙面人终于停了下来,棺材落地,棺材板被打开,强烈的阳光射进来,于盛优使劲的闭着眼,还是能感觉到阳光的刺眼。

“起来!”一个蒙面人冷冷的命令道。

于盛优稍微睁开一点眼睛,有气无力的看着他,心里怒火冲天的想:操,几天不给你吃不给你动,让你躺在棺材里,我看你起不起的来!

另外一个蒙面人倒是比较聪明,直接把她从棺材里拉出来,毫不温柔的丢地上,于盛优跌在地上不觉得疼,身体早已疼到麻木,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居然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沙漠?

于盛优奇怪的望着,她不懂他们为啥带她来这里。

当太阳的最后一缕阳光照射在沙漠上的时候,忽然,忽然的,于盛优只是眨了下眼睛,真的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哦,眼前忽然拔地而起一座巍峨高耸的古堡,暗灰色的古城墙在晚霞的笼罩下发出一种韵染的红光,那景色…美的妖艳,却诡异的让人心惊。

于盛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海市蜃楼么?三个蒙面人中的一个,拉起于盛优就往里面走,四人一到门口,古堡的门自动打开,于盛优被拖拽着拉了进去,古堡的门被缓缓关上,发出沉闷的轰隆声,谁也没注意,当铁门最后关上的那一刹拉,一道黑影跟着他们身后,飞身入内…

当天边的晚霞完全退去的时候,这座古堡也像是随着天山的彩霞走了一样…风沙吹过,一片平地,哪里还有古堡的踪影?

于盛优被拖拽着,一路踉踉跄跄的走着,她随意的看了眼四周的景物,这里的建筑风格是老旧古堡的样子,阴沉,黯淡,像是随时都能飞出一只吸血鬼一样。

一直到现在,于盛优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了…她该怎么办?等下见到大BOSS她是应该充满仇恨的和他拼命,还是忍辱负重的和他哈鳖?

这个,选择前者吧,貌似有些傻逼,这不找虐么?不行不行,选择后者吧,貌似有些太没尊严,若是被他人知道,定要鄙视她一辈子。

这个,该怎么办?人生最大的选择摆在了面前——卑微的活着或者高傲的死去?

那啥,真够难选的,咱一会在选,先看看大BOSS长的如何起。

于盛优被猛的一推,跌倒在大厅里,于盛优趴到在地上偷窥着,她身上的绳子就从来没解开过,她向一只虫宝宝一样蠕动着看了看四周,这里好像是古堡的中心,非常空旷,大概有一千平米那么大,这个大厅的最里面,有一个大帐子,帐子很密实,看不见里面。

三个蒙面人站的笔直,文风不动,于盛优五体投地的在地上蠕动着…蠕动着…一直蠕动着。

一个蒙面人,再也受不了的抬脚,将她踩住!

丫不动了,愤愤的翻着白眼,将他的全家轮流问候一遍,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门主到——”

丫又开始蠕动了蠕动了,奋力的蠕动着,死也要死在帅哥手上,让咱看一眼帅哥!蒙面人的脚踩的更紧了,他不知道脚下的那个女人为啥又激动鸟。

“于盛优抓到了么?”内殿传来了一个声音,低哑魅惑,偏又带着漫不经心似的慵懒味道。

“启禀门主,于盛优在此。”踩着于盛优的蒙面人恭敬的回到。

“我看看。”门主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喜。

于盛优使劲蠕动着,看看我?也让我看看你,看看你吧!

蠕动蠕动蠕动!

终于——看见了!

OH——NO!于盛优眼睛徒然睁大,晕鸟!

“你就是于盛优?”BOSS大人蹲下身来戳戳于盛优的脸。

于盛优使劲闭着眼装晕倒,就是不看他,我不看他我不看他我不看他!看他伤眼啊!

“于盛优,优优?优儿?小优优?”BOSS大人拿着手指不停的戳着,捣着,她的脸就想把她弄醒!

于盛优继续装死中。

“她怎么了?”BOSS大人问三个抓她回来的杀手。

刚才用脚踩着于盛优的杀手漠然的看了眼于盛优,抬脚,用力踩在某人的手臂上,某人疼的叫起来,为了逃避疼痛蠕动蠕动…

“啊!小优优!你醒了?”BOSS惊喜的抢上前去,一把抓起在地上蠕动的某人,手指一挑,身上的绳子像是粉丝轻易的被挑断。

于盛优见装死不成,只得勇敢的面对惨淡的人生,眼前的男子…姑且称为男子…此男子他,他…究竟该如何形容呢?于盛优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词可表:不堪入目!

扶着于盛优的BOSS大人,是一个比正常的胖子还要胖个四五倍,整个人走起路来就像一个穿着衣服的肉球在跑。他那被满脸肥肉挤得只剩绿豆那么大的三角眼下方有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痣,只是美人痣上还有一根很黑很粗的毛!于盛优看着在她面前不停晃动的黑毛,强忍着上去拔掉它的冲动。

于盛优平静了一下情绪,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冲动,就是有二十个于盛优也一定没他重,所以,咱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看看状况。

“门主大人,您好。”于盛优礼貌的点头,干笑。

肉球BOSS点点头,对着于盛优自认为妖媚的笑:“你好啊,小优儿。”打完招呼,他又急切的问:“你觉得我可帅,你可见过比我更帅的人?

于盛优愣:“……”

三分钟后,在一片寂静的大厅里,于盛优硬是憋出一个字:“帅!”

肉球BOSS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开口:“我可有钱?你可见过比我更有钱的人?”

于盛优昧着良心开口:“没见过。”(这次很流利)

肉球BOSS很开心的站起来,滚来滚去::“我可是英明神武,我可是独霸一方,我可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于盛优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使劲鼓掌:“好强啊好强啊,没见过比你更强的。”虚伪啊!虚伪!虚伪会不会遭雷劈啊?!

“太好了!你终于承认我是最优秀的男人了!”肉球BOSS很激动的拉起她的手,神情款款的道:“小优儿,现在我有资格说我爱你吧!”

“啊??”于盛优恍如被雷劈中一样,瞪大眼,脑子里乱哄哄的想起大话西游里彩霞仙子说的一句话:我猜中了这个过程,却没猜到这个结局…

他说…他爱我…于盛优满身鸡皮疙瘩,仰头望天,宽面泪。神拉,救救我吧!难道我命里的两朵桃花一朵是个傻子,一朵就是这个胖子么?

“优儿,你受苦了。”BOSS抬起他又粗又胖的手指,温柔的将于盛优乱糟糟的头发理了理,然后用好听的声音说:“以后,你嫁给我便再也不用吃苦了。”

嫁着他?!于盛优忽然想起自己做的第一个梦,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狼狈的推开满眼深情的BOSS道:“表这样!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这是《圣医宝典》给你给你!拿走!快拿走!”我只求你千万别看上我!噢神啊!求求你,把他变消失吧!

BOSS瞅都没瞅一眼圣医宝典,只是固执的拉起于盛优的手,继续深情的表白:“小优优,为何你这么说?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从来就不是这本书么。我要的是…”

“停!不要搞的和我很熟一样。”于盛优大吼,阻止他说出恶心的话:“你不要这本书,干嘛灭我们圣医派?”

“我没有啊。”BOSS无辜的皱眉。

“啊?”没听清。

“我没有啊。”BOSS继续无辜的眨着绿豆眼道。

“放屁!你说没有就没有!我为毛要相信你!为毛!你杀我全家,我要毒死你毒死你毒死你!毒死你全家。”于盛优用尽吃奶的力气吼,口水喷的BOSS一脸都是。

可素,BOSS不但不介意,反而激动鸟,兴奋鸟,开心的用自己粗壮的手臂一把抱住于盛优道:“小优优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我太喜欢了!你凶起来的时候好可爱了,好喜欢,好可爱!”

“放…开…我…!”于盛优使劲的挣扎,无奈他的力气太大,他的肥肉太多,怎么推也推不开。

BOSS继续堆着一脸的肥肉笑道:“小优优,我们约好的,等我成为世界上最有钱,最帅,最出色的男人的时候,你就会嫁给我的!你刚刚也承认我又帅又有钱又出色了!所以我们成亲吧!”

于盛优:“我没有说过啊……”已经被他满身的肥肉嘞的喘不过气来,使劲的摇头抗议,她不要嫁给胖子!还是好大一个胖子!好大好大的胖子!

“噢噢小优优,你想抵赖么?”胖子BOSS用他肥肥的手,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到她面前,深情款款的说:“你看,你写的保证书还在这里呢。”

于盛优接过手帕,有些呆呆的,信上写着:

我于盛优自愿嫁给爱德御书为妻。立此为据,凭据娶人!

于盛优(名字上面还有小小的拇指印)

她已经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和他写过这个东西了,爱德御书就是这个胖子的名字?胖子就是胖子,名字都比别人多一个字!不过…不管怎么样,于盛优的眼珠转了转,瞟了一眼,一脸激动的胖子,然后动作迅速的将信纸揉成一团,丢到嘴里,使劲的嚼啊嚼!吃掉,她要把信纸吃掉!吃掉吃掉!!吃掉你就没有定情信物了!

爱德御书大惊,想抓住于盛优,于盛优像是泥鳅一样滑溜的滚到地上,打个滚,爱德御书又扑过去抓,于盛优哧溜哧溜的滑开,爱德御书怒:“你们都是死人啊!抓住她。”

三个蒙面人一起上,围,追,堵,扑,逮,终于抓住了于盛优。

于盛优气喘吁吁的张开嘴,得意的笑:“哇咔咔,吃掉了。”

“你!你为何要如此!”爱德御书气愤的甩了甩衣袖。

“我已经嫁过人了,不能再嫁。”于盛优拍拍胸口,将有些噎的感觉吞下去。

“哼,我知道你的相公,不就是一个傻子么!”爱德御书瞪着她,有些不相信,这个女人居然宁愿选择一个傻子也不要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的自己!

“错!”于盛优摇摇手指道:“是一个很帅的傻子。”

“优儿。”爱得御书上前一步,于盛优后退一步,制止他的动作,然后严肃的问:“你刚才说你没有灭圣医派,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我骗我老婆干嘛?”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唔,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爱得御书陷入深深的回忆,四个月前,他在吃饭,忽然接到老哥的来信,信是这么写的:你他妈的臭小鬼,你不想好了,要死么?居然给老子的圣医派发杀贴,妈的,你敢来试试,老子扒了你十层皮,割你十斤肉,下油锅炸炸,然后塞给你自己吃!日!给老子滚!没事操事的家伙。

“那个,举手提问!”于盛优满头黑线的问:“请问您的大哥是…?”

御书笑:“啊,我大哥啊,就是千千白于盛白呀。”

于盛优抽搐,她不管怎么想象,都无法将一个像是世外仙人一样出尘脱俗的二师兄和一个满口脏话的流氓联系在一起。

她又问:“然后呢?”

“然后?我很无辜啊,我又没发什么杀贴去你家,我就回了一封信,信是这么写的:哥,我知道你日夜思恋你玉树凌风潇洒不凡的弟弟,我也知道我好久没给你写信了,我知道我忽略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需要用这种理由引起我的注意,你要是太想我就回家看看,我知道你方向感不好,一定找不到家,明天我派人去接你。就这样吧。

御书说到这的时候,于盛优有些相信了,别看二师兄一脸狐狸样,其实是个超级路痴,就连在雾山那么小的地方,也经常迷路,没事去个后院都会被困在林子里,走不出去,然后他就非常淡定的躺在林子里睡觉,等着自己发现去把他捡回来。每次找到在树林里沉睡的二师兄的时候,她都舍不得叫醒他,因为那是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每次自己都蹲在他旁边,等他睡到自然醒。每次他睁开眼,笑的一脸慵懒迷人的唤她小师妹。

后来。他娶了妻,这找人的差事自然就交接给了嫂子。

御书继续回忆道:“信发出没多久,大哥又来信了,信是这么说的:

字嘱弟御书:

近门内多有事端,风雨日骤,为兄恐大事将至,若吾有何不测,则汝定保‘优’安,慎之,慎之!宫家虽势大,终非武林中人,内有忧患,不宜久留,弟速将其接出。吾知汝自幼爱其,定能竭尽心力,保其周全。

兄:御寒字。”

“那啥……二师兄写信的风格变的也太快了吧。”于盛优一边吃着这个刚从桌上顺来的苹果,一边道感叹道。

“我哥本来就是这样,一会流氓,一会文雅。有时候还来悲情的,不过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看出了事态的严重性,我立刻就带了一个门的高手,去圣医派助阵,可是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正是满天大火,那火烧的半边天都红了。”

“那…那我爹爹和师兄…?”于盛优有些艰难的问。

“老婆大人,我想他们应该没事,火灭了之后,我曾经检查过圣医派的废墟,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我不是你老婆,究竟,我爹爹和师兄们,究竟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被谁所害?”

“这个,我也正在查,当今世上有实力能将圣医派一夜灭门的,也只有五个门派,老婆大人放心,我定会救出岳父大人!”

“我不是你老婆…最后三个问题,

一:为毛你哥要拜在我们圣医门下。

二:为毛你老说小时候小时候,我小时候认识你么?

三:为毛你和二师兄长相差这么多?”

“这三个问题,我可以慢慢回答,老婆大人,不如我们先吃饭如何?”

“我不是你老婆…妈的!别总让我重复同样的话!!”

“哦!老婆大人,凶起来还是这么的可耐!”

“滚!!”终于明白为啥二师兄会对他爆粗口了。

自古鬼域门便有一门高深的武学,此功名为魔球功,共有八重,每突破一重练功者就会增胖一倍,功夫越高人就越胖,所以在鬼域门从不以胖为丑,反以胖为荣,为美,为强。

可在这种环境下偏生异类。鬼域门第六代门主的大公子爱得御寒,自小便容貌俊美,天资聪颖,是个不可多得的学武奇材,鬼域门主对其寄予厚望,可爱得御寒却与众不同,他生长在已胖为美的地方却偏偏想当一个瘦人。

按鬼域门的规矩男孩十岁就必须发胖,哦不,是十岁就必须练魔球功,可爱得御寒不愿意啊,便拖着,耍着,赖着就是不学,就在他拖不下去的时候,鬼域门突发瘟疫,一夜之间病死十余门众,随后半个月里又有三十多人被传染,危在旦夕,门里的大夫束手无策!无法,门主为了保全大局只得忍痛下令将着三十名传染了瘟疫的病人赶出鬼域门,鬼域门外便是沙漠,出去了就只能等死,这三十人中也包括不幸被传染上的爱得御寒,就在众人受尽病痛折磨,躺在沙漠里等着死神来临的时候,一位神医路过此地,他只看一眼,便知其病,对其症,下其药,随手便救活了他们。

热门小说谁说江湖好,本站提供谁说江湖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说江湖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章 原来她这么菜鸟 下一章:第十一章 找呀找呀找娘子
热门: 九阳剑圣 剑桥德国史 修神外传 苦难辉煌 问镜 百年家书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我的老师是神算 九州·缥缈录5·一生之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