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噩梦

上一章:第三章 白色布娃娃 下一章:第五章 碎尸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无声无息……她感觉越来越冷。多年以后,提起位于椿树街果仁巷胡同最里端的那栋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四层灰楼,郭小芬依然心有余悸。灰色的楼,在夜幕下显得发青……像在水中浸泡得过久似的,一块块剥落的墙皮犹如白癜风,无论是一座城市,一栋楼,或者一个人,得需要多少日积月累才能变得如此病态啊!每扇窗户都闭得紧紧的,偶尔有一些孱弱的灯光,也一律病恹恹的,让人想起快要死掉的狗吐出的铅红色的舌头。还有,就是阳台,那些枯萎的藤蔓,裂掉的花盆,生锈的晾衣钩……天啊,这座楼里到底有没有住着活着的人啊?刚才穿过胡同时,一个窗口里飘出的炸鱼味儿腻得有点呛人,可是现在她居然怀念起那炸鱼味儿了,因为毕竟那还能证明有生命在活动……4号门,4层,402房间。她望着黑黢黢的楼门,像看着一张没有牙齿的嘴。犹豫了很久,还是迈进了楼门。感觉,与外面的世界有着明显的区别……冷?有点。一步步向4楼走去,这该死的楼道里居然一盏灯都不亮,完全靠脚下的感觉,试探着往上爬。好久好久还没有到,她有些焦急,甚至开始怀疑这栋楼是不是有8层或者10层甚至更高?好了,终于到顶层了。一左一右两个门,她打开随身携带的小电筒,眯起眼睛照了照,终于在左边门上发现浅显得几乎看不见的“401”的字样——那么对门就应该是陈丹的家——402房间了。敲门,居然立刻闻到一股呛人的土腥味儿,难不成是指头轻微的触碰激起了烟尘——这门多久没人开了?再敲。砰砰砰,砰砰砰……声音很空洞,而且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里,竟全无回音,一切,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突然掐灭。这栋旧楼怎么跟棺材似的……再敲三下,如果没人来开门就下楼!停在半空的手指不停地颤抖,黑暗中她搞不清自己究竟是站在棺材里面,还是棺材外面。但是,反正,她要最后一次敲打这该死的棺材板了!那,就——敲吧!砰砰砰!好了,没有人,我得赶快逃了!“吱呀”一声——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的天啊!402的房门纹丝未动,那么是哪里来的声音?她回过头!吓得后背“哐”地撞在402房间的门板上!腾起一股更浓重的尘土味儿。黑暗中,凸现出两颗又大又圆的眼珠子,眨也不眨一下,像被剜掉后挂在了401的门前。“你找谁呀?”声音气若游丝,仿佛从泥土里缓缓伸出的一双手骨……手一抖,手电掉在地上,骨碌骨碌顺着楼梯滚了下去,最后是“啪”的一声,听也知道已经粉身碎骨!完了!“你找谁呀?”眼珠子向她逼近了一点——现在,又看见了一张瘪瘪的嘴,一开一合的,上下各有一颗牙齿样的东西。不知道是黑暗变浅了还是她的眼睛适应了,她终于看清楚眼前苍老不堪的脸孔——那简直不能算是人的脸孔,只能说是皱皱巴巴的皮肤包裹下的行将废弃的几个器官。这个老人像她住的楼一样,灰而发青,满脸的老年斑正如褪掉的墙皮。“我找住在402的人,他姓贾,他有个继女叫陈丹,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她放开胆量问。瘪瘪的嘴唇几乎没有动,不知道怎么就发出了声音:“我们这里没有妓女。”遇上了货真价实的黑色幽默,郭小芬无奈地说:“不是妓女。我是问,您知道这家的男主人去哪里了吗?”“他早就不在这里住了……这房子出租,你租吗?”大眼珠子稍微动了一动。“不,我就是想找姓贾的。”一股沤烂了的墩布臭味从401打开的房门里飘出,熏得郭小芬想吐,再说这个老太太的五官在黑暗中时隐时现,实在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她为什么不把屋里的灯打开?郭小芬侧了一下身子,准备下楼,但老太太嘟囔出的一句话让她僵在了原地。“这闹鬼的破屋子,谁也不肯租。”“您说这屋子闹鬼?”郭小芬声音发颤。“嗯,半夜三更的经常听见有个女人在哭,传了出去,就再没人租这房子了。”又是“吱呀”一声,401的门关上了,老太太的五官沉没到黑暗中了。郭小芬僵硬地转过身,面对着402的房门,心中忽然浮起一种古怪的感觉,那就是游荡在这间房子中的某个鬼魂正在伸出长长的,长长的……不断延长的手臂,宛如蟒蛇一般,将她一点点绞缠入死亡的怀抱。而她,居然无法抵御这个鬼魂的诱惑,被蛊惑一般,渴望投入……她的雪白的手掌已经贴在了402的门板上,耳畔不断地回响起一个妖异的声音——“推开吧,推开吧……这门没有锁啊……推开吧,推开吧……”手掌轻轻地一用力,门,居然真的没有锁……无声地开了……诱惑是吗?我不能抗拒是吗?那么,我就进去吧!神情恍惚的郭小芬刚要迈出第一步,从漆黑一团的房间里“呼”地刮出一股寒彻骨髓的阴风!这股阴风,蜇得郭小芬一激灵,她像从梦中惊醒一般,尖叫了一声,转身飞快地向楼下冲去。出了楼门,依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铅色的黑暗,灰色的黑暗,血色的黑暗,黑色的黑暗……她狂奔着,慌不择路间,一次次地撞在了莫可名状的物体上。快要跑出胡同口的时候,她分明感到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本能地从兜里掏出防身用的微型电棍,昏头昏脑地朝身后戳去,于是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怪叫,还有一连串的咒骂,不过她已经统统顾不得了,只剩下跑!跑!跑!她醒了。睁开眼睛,透过长长的睫毛,她看到窗外阴沉的天空,天空很低,仿佛坏掉的电视荧屏一样闪动着无数的噪点,正如她此刻的头脑一般,嘈杂而混乱。浑身酸痛,不想起床。昨天晚上她真的吓坏了,打车回家的时候,司机问了好几遍,她才哆嗦着说出正确的住址。进了房间,她把毛巾被往脑袋上一蒙,而且破天荒地将自己的爱猫贝贝——她从不让这只总喜欢偷看自己洗澡的色猫跟自己睡一个被窝的——搂在怀里,仿佛是要从这毛绒绒的小动物身上吸取一点生命的热度。

现在她醒了,感觉上,自己像恐怖片高xdx潮过后的女主角,奄奄一息。贝贝已经站在窗台上,不断地把脊背抻成桥的形状。脖子硬得像冻住一样,昨天晚上那个房间里的鬼摄取了我多少魂魄?难不成我在一点点变成石头?她慢慢地转动着脖子,房间里简陋的陈设一点点映入眼帘,写字台,电视,椅子,发着怪味的塑料布衣柜,二手冰箱……这间墙皮都快掉光的破房子每个月要吃掉我2000元租金,那可都是我没日没夜写稿子挣来的血汗钱啊!那个家伙,从大学一年级就追我,等把我追到手了,决心和他过一辈子了,他却独自去上海淘金了。把我孤零零地留在这乌烟瘴气的城市里,在我吃苦受累、担惊受怕的时候,连个可以依偎的肩膀都没有。想着想着,她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她感到胸口一暖,原来是贝贝钻进了怀里,咪呜咪呜地叫。她破涕为笑,红着脸揪着贝贝的胡须:“小色猫,你就不能学点儿好吗?”枕边的手机响了,刚刚接听,里面传来总编辑冷峻的声音:“小郭,马上来报社。”顺着银灰色的铁梯盘旋上到三楼,入眼便是一个个矩形的巨大房间,朝着楼道和室外的两侧安着灰蒙蒙的玻璃幕墙和落地窗,此外的墙壁统统是黑色的,三角形的铁灯高低不一地从天花板吊下,放射出有点诡谲的暗黄色光芒,所有的装修更像是一座巨大的艺术工作室,而不是一家报社。《法制时报》的装修方案是总编辑李恒如亲手制订的,这个孤言寡语的瘦子,一脸苦相,四十出头就因为工作劳累过度而满脸褶子。据说他曾经遭遇过一次非常悲惨的变故,视网膜遭到严重伤害,看不清任何色彩,结果就是,整个报社的装修都是以灰黑色为主打的冷色调。郭小芬走进总编办公室,里面有五个人:李恒如、总编助理赵华、市局新闻处处长李弥、林凤冲,还有一个是和自己同属于一个采访组的记者张伟。也许是窗外天空太阴沉,室内墙壁又太黑暗的缘故,每个人的面色都难看得像死人。“我觉得事情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而且你们管得也有点多了吧。”张伟扬着脑袋说。“张伟!”赵华皱起眉头说,“好好和市局的同志说话。”“我们不干涉新闻自由。”李弥生气地举着一张今天出版的《法制时报》对张伟说,“但你的稿子那样写很不合适,我以前也做过多年法制新闻工作,写案子时要格外注意尺度,尽量减少对犯罪细节的描写,减少对侦破细节的披露。否则都像你这么写,追求猎奇,追求刺激,会引发群体模仿心理效应,造成其他不法分子按照你文章中叙述的内容模仿犯罪,使侦破工作失去正确方向!”张伟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地说:“稿子写出来,就是要好看才对嘛,在日本,新闻自由是受到绝对保障的……”又是日本!又是日本!这个浅薄的家伙仗着自己出过几次国,眼睛就长到脑袋顶上去了,在报社里经常喷出几句不伦不类的日语,还把头发和胡子都染成了浅黄色,活像两篷稻草——怎么看都像个阳痿患者。郭小芬厌恶地瞪了他一眼,把李弥手里的《法制时报》拿过来翻开一看,二版头条就是张伟写的《女大学生惨遭割乳真相大起底》,文章中对陈丹遭遇割乳的细节做了详细的描写。“稿子怎么能这么写?!”郭小芬惊讶地说,“这不是教人怎么犯罪吗?还好……”本来她想说的是“还好火柴盒没有写进去,不然如果有人模仿,那侦破工作就会陷入目标混乱状态”,但她的话没有说下去。一来是她想起,火柴盒的事情警方严格保密,张伟根本不知道,一说出来反而捅给他了;二来是她发现,李恒如盯着自己的目光越来越阴冷……“坐!”李弥等人走了以后,李恒如把郭小芬单独留在办公室,关上门,指了指沙发。郭小芬知道没好事,坐下后一直低着头装可怜,办公室里沉静许久,她偷偷地往上翻了一下眼皮,发现李恒如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目光依然没有解冻。“我让你来,本来是想借助你和市局的关系大事化小。”李恒如冷冷地说,“胳臂肘不能往外拐,懂不懂?”“可是,张伟那么写确实不合适啊,真的会诱发模仿犯罪的。”郭小芬一面说一面习惯地撅了撅嘴唇。郭小芬容貌本来就姣好,而她这撅嘴唇的习惯更是令无数异性倾倒的超级妩媚动作,大有“香唇一翘百媚生”的意境。“唉!”李恒如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在新闻圈里,他是有名的“冷面老总”,下属见到他两腿都打颤,大概敢当面顶嘴的只有这一个郭小芬——没办法,纯粹是惯坏了。李恒如这一声叹息,在郭小芬耳中不啻于大赦令,她最会顺坡下驴:“李总,那我先出去干活儿啦?”李恒如挥了一下手,把这小姑奶奶请出了办公室。郭小芬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张伟那张发黄的脸就伸了过来,咧嘴一笑,眦起被烟草熏得焦黄的大板牙:“小郭妹妹,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请客?是炫耀自己的胜利,还是一直以来垂涎自己的美貌,借机会下套?郭小芬斜睨着他,这个蠢货为什么就不能把手掌抵在嘴巴上哈口气,闻闻自己那满口的烟臭气。刚好来了短信,郭小芬一看,是条天气预报。她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甜腻腻地指着手机对张伟说:“出了个案子,分局的一位朋友向我报的料,我得马上赶过去。这样好不好,咱们晚上七点整,在西山游乐园旁边那家西蜀豆花庄吃饭?先说清楚,是你请客哦。”张伟的大嘴巴差点咧到耳根去,有如中了六合彩一般高兴。郭小芬活泼可爱,参加集体活动最是积极,但因为有男朋友的缘故,极少和异性单独约会。张伟顿时觉得自己的魅力在情场上真是无往而不胜,看来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早晚也要成为家中后花园的一枝。唯一的遗憾,就是约会地点有点远,报社位于城东,从这里到城西的西山游乐园,等于横穿整座城市——不过,为了自己那分泌过盛的肾上腺素,只好委屈一下腿脚了。“没问题,当然是我请客喽!小公主指定的地点,天涯海角我也得去耶……”

明明是东北人,乡音未改,却要咬着舌尖说广东腔,那感觉好像在奶油冰棍上淋了一层咖喱酱,不伦不类还恶心。郭小芬却依然笑容灿烂:“那说定了,晚上七点整,西蜀豆花庄,要是我迟到了你多等我一会儿,打我手机我要不接就是不方便接听,关机就是没电了,总之一句话——不见不散!”说完,她把包往肩膀上一挎,朝楼下走去,背后传来张伟得意的、带有几分炫耀意味的笑声。下了楼,打车回家。在车上,她感到脑袋越来越沉重,估计是昨天一夜没有睡好觉,上午来报社又太匆忙的结果。进家之后,她把手机一关,躺在床上就睡,小猫贝贝又蹿上床往她怀里钻,被她一巴掌胡噜了下去。“喵……”贝贝不知道行情变了,委屈地叫着。“色猫!”她轻轻地骂了一句。一分钟以后,房间里响起了她细切的鼾声。梦,很怪。灰色的,不知是天还是地,有雾,很浓。一步一步地登上台阶,但感觉又仿佛是在往下面走,越来越高也就越来越深,灰色的雾有点呛人,她的脚抬不起来了,太沉重,但还是要走,被莫名的驱动力拽着的脚步无法停止,直到她看到那扇门。雾散了,惟余黑色,稳定而恒久的黑色。那扇门也是黑色的,只是黑得更浓一些,门里传来一种很古怪的声音,仿佛是在召唤她。然而仔细一听,她又毛骨悚然,那分明是哭声。她想逃,但逃不脱,她惊异地发现自己居然长了一双后眼,看到身后浮着一张脸,灰而发青,布满了老年斑,瘪瘪的嘴巴,两只眼珠子像死鱼一般惨白,竟与眼眶脱离,独自漂浮着,只有几根黏黏的血丝与眼窝牵连,正是这两只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她,下了诅咒一般,使她的双脚再不能挪动半分……门,开了。她没有推,门就开了,自己开了。她被一股力量推进了门里,逐个房间地经过,看到的景象相仿,都没有窗户,黑色而空无一物。然而哭泣声也越来越大了,凄惨得像刚刚融化的雪水,往骨头缝里渗,渗得她瑟瑟发抖,渗得她也想哭。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那个哭泣的女人。女人坐在一个房间的墙角,从口型上看,她的声音本来应该是呜呜的,但她嘴里发出的却是猫叫一样尖细的声音。房间也是全黑的,女人是灰色的一团,看不出穿着,看不清面孔……郭小芬梦见自己一点点地走近她,她却全然没有理睬,依旧只是哭……“你……你怎么了?”郭小芬战栗着问,手不自觉地扶了一下女人的肩膀。梦中的所有情境,都是模糊的,惟有下面的一幕,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真的发生——女人太脆弱了,脆弱到经不起郭小芬这一扶,只听清脆而略有撕裂感的“喀嚓”一声,女人的脖子断了,从白色的骨殖和韧带中间喷涌出了大量的鲜血,溅得郭小芬浑身都是。耷拉的人头嘴巴却还一动一动地发出哭声,郭小芬吓得疯了一样大叫着往房间外面跑,但门已经消失了,四面都是铁一样冰冷的墙,她死命推那堵墙,完全没有用……身后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厉。天花板像闸门一样往下压,而脚下不停翻滚着的血水却越涨越高……终于,她被牢牢卡在天花板和地板的狭小缝隙之间,仰面朝上,血水已经漫过了她的耳际。就在这时,她看见了一把雪亮的尖刀!拿刀的人与黑暗融为一体,无声无息,看不见容貌,分不清男女,他或者她只是很优雅地将尖刀一点点伸向自己的胸口。她拼命地喊,声嘶力竭地喊,没有任何作用……刀尖终于触及到肌肤了!那疼痛的感觉,清晰得完全不像是在梦中!猛地,她惊醒了,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梦境太真实了!“喵呜……”她定睛一看,贝贝居然就站在自己的胸口上,用爪子挠着毛巾被。原来是这个家伙压迫自己的心口,才导致噩梦连连。她气得一把揪住它的脖子,按在床上就是一顿打。挨打的时候,贝贝无所谓地哼哼着;打完,它滚下床就不见了。窗外,天空已黑如锅底。没想到自己竟睡了这么久,远处写字楼顶的霓虹灯将一串光芒远远地投射进来,使屋子里闪动着一些令人迷惘的银色。郭小芬打开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张伟发来的一连串短信像“打地鼠”游戏中的老鼠一样在屏幕上涌现,一开始是问还有多久能到,然后是不断提醒点的菜全都凉了,最后问“你是不是玩我呢”?郭小芬在手机那小小的屏幕上,分明看到一张气急败坏得变形的黄脸——不禁笑出声来。然而,最后一条短信不是张伟发来的。“如果方便,请马上到故都遗址公园,发生割乳命案。”发信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发信人是林凤冲。郭小芬把装有10.4寸索尼笔记本电脑的包往肩膀上一挎就冲出了家门,没半分钟又冲了回来,往小食盆里一面倒伟嘉猫粮,一面气哼哼地对着盘坐在床上的贝贝说:“下次再敢好色,饿死你!”半个小时之后,透过模糊的出租车车窗,郭小芬看到了夜色中的故都遗址公园,尽管川流不息的汽车将机动车道装饰得挂了流苏一般,但构成公园主体的长长的土城,依旧黑黢黢、苍莽莽,沉寂如死,仿佛是卧在光怪陆离的都市中的一条随时准备吞噬一切的巨蟒。远远望见一排排警车上的警灯像吃了摇头丸一般闪烁不停,附近集聚着蚁群般的围观者,郭小芬下了车,接近黄色隔离线的时候,听见一个愤怒的声音:“你们在警校有没有受过最最基本的训练?!”一看,原来是刘思缈娥眉倒竖,杏眼圆睁地在训斥三个巡警。郭小芬蛮不在乎地挑起隔离线就往里面走,被刘思缈一眼看见,厉声呵斥道:“站住!这是犯罪现场,你怎么能随便进来?!”林凤冲匆匆走了过来:“思缈,是我叫她来的,上午她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这个案子我想让她独家报道,别的媒体都没通知。”刘思缈毫不客气:“那三个巡警已经把现场搞得乱七八糟的了,我不想再让些莫名其妙的外行人裹进来添乱!”“啪!”清晰的拍打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郭小芬拍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嘴里还嘟囔着:“这讨厌的花脚大蚊子,我又没得罪你,你凭啥咬我?”除了刘思缈,在场的警察全都笑了,尤其三个巡警,格外开心。他们接到报案后,因为急着查看受害人还有无救活的可能——在警校,这是《刑事侦查学》要求最先达到犯罪现场的警员首先考虑的事情——就没顾及到保护现场,结果挨了刘思缈一顿呲儿,又搞不清她什么来头,不敢申辩,窝了一肚子的火,郭小芬指桑骂槐,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郭小芬眼尖,发现蕾蓉也在,上前打招呼,一张小甜嘴,姐姐长姐姐短地叫个不停,蕾蓉知道她有心气思缈,微笑不语。刘思缈冷冷地看着郭小芬,然后上前对蕾蓉说:“你做尸检,我勘察现场,咱们各做各的工作。”说完径自向密林中走去。郭小芬冲着她的背影撇撇嘴,接着压低声音问蕾蓉。“香茗没过来吗?”蕾蓉摇摇头。由于陈丹遭遇割乳的前前后后有诸多诡异之处,所以接手这一案件的刑侦总队一处,一直把弦绷得很紧,早就跟各个分局打好招呼,有什么新的情况要在第一时间上报。巡警在晚上9点20分发现受害者,十分钟不到,杜建平就得知了案情,安排林凤冲和刘思缈马上出现场。林凤冲一时却找不到思缈,打电话才得知,香茗的老师——世界顶级犯罪行为剖析专家johndouglas过几天要来中国讲学,局长许瑞龙十分重视这次中美警方的高端交流,特地安排香茗和蕾蓉、思缈一起在局里做资料准备。蕾蓉让香茗一起去现场看看,但公安系统和其他行业一样,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相互之间不能“戗行”。这件案子既然是一处接了,作为行为科学小组组长的林香茗再有兴趣,也只能是隔山观战,或者像去华文大学那样打打擦边球,不好直接插足,所以拒绝了。临别时,蕾蓉特地跟他说“现场的情况我回来和你详谈”,思缈全当没有听见。现场位于山凹一块树林环抱的空地上,四盏两千瓦的警用卤素灯将现场照得一片惨白,以致于那些树影都十分清晰,像是扭动着腰肢牵拉着手臂,围绕在这片死神刚刚光临过的地方,跳着妖异的舞蹈。受害者躺在地上,身体几乎是全裸的,衣裳散落在附近,挂在树枝上的灰色裙子,被夜风一吹,飘来荡去,像一张皮。位于雪白腹部上的致命伤,凝着红黑色的血块,仿佛是咧开的一张嘴。从地上斑驳的大片大片血迹,以及四肢异常的扭曲来看,死者断气前显然经过十分痛苦的挣扎。“她的眼睛还没有闭上呢。”郭小芬躲在蕾蓉身后一边看一边说,“而且……她似乎并不漂亮。”的确,死者的相貌并不出众,年龄应该在十六七岁上下,眼睛睁得又圆又大,像要爆出眼眶,满脸都是惊恐,看神情,她完全没有料到死神会如此突然地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蕾蓉戴上塑胶手套,默默地在死者身边蹲下,轻轻移开死者半捂住伤口的手,检查伤口的外观:“裂口很大,入刀很深,切断了腹腔大动脉,出血过多导致死亡。死者的双手和胳膊有许多切伤的痕迹,我认为应该是防御创……嗯?伤口深浅差异很大,像格斗创。”“防御创”是法医们对防御创伤的简称,常见于被害人遭到杀害的案件,系被害人在激烈抵抗的过程中,用手和前臂抵挡凶器造成,由于罪犯一心要置受害人于死地,一般情况下,伤口应该都比较深,而且以切伤居多;而深浅差异很大的伤口往往是“格斗创”,指在斗殴过程中因为抢夺凶器造成的伤口,以割伤居多——伤口的长度往往大于其深度。这个知识,郭小芬也是了解的,所以好奇起来:“这么弱小的女孩子,怎么会出现格斗创?”蕾蓉没有回答,她凝视着死者的眼睛,观察角膜的混浊情况——人死亡6小时后会出现角膜混浊。现在死者的角膜还很清晰,生命之光虽然已经褪尽,但仍旧有些幽幽的东西在闪烁着,鬼火一般,虽然明明知道这是卤素灯照耀的结果,但蕾蓉还是习惯地认为,这是冤魂死死绞缠住了自己。据说,第一个和被谋杀者的双眼对视的人——这个角色在世界各国一般都是由刑侦人员尤其是法医来承担——往往就会被冤魂纠缠住,案件一日不破,冤魂就一日不能解除,被纠缠者就要代替死者承受阿鼻地狱一般的怨苦。所以在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的刑事科学系的教学楼门口,被长春藤半遮半掩的青铜牌子上铭刻着这样一句话:“你注定是被冤魂附体的人——直到你能把凶手绳之以法!”蕾蓉拿起死者的手臂轻轻弯曲,尸僵已经出现,但程度并不严重,结合角膜状态,死亡时间初步可以推断是在距离现在两个小时左右的晚上八点半到九点之间。下面是……Rx房。她有意识地让自己的精神高度集中。右乳被切掉。碗大的创口,乌黑的血液、粉色的组织,青白的肉絮……丝丝缕缕,黏黏糊糊,像被咬了一口的豆沙馅粽子。刀口从乳沟处切入,体侧切出,创缘整齐,皮瓣较少,凶器应该是普通的匕首。那三个接到报案的刑警,已经初步勘察过现场,没有找到被切掉的Rx房,几乎可以肯定是被凶手带走了。这起案子和陈丹的遭遇,相仿之处甚多,唯一的区别是,犯罪分子留了陈丹一命,但却杀害掉了这个更年轻的生命。凶手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受害者?他割走那一只Rx房究竟要做什么用?……等一下。蕾蓉仔细地观察着Rx房被切割后留下的创缘,创口哆开的情况并不明显——如果是生前损伤,遇到如此残酷的切割,皮肤、肌肉等组织不会对外来刺激无动于衷,常见的应激反应就是竭尽全力地退缩,这样一来,创口应该在创伤的基础上又大大哆开才对——“也就是说,Rx房被切割是她死后发生的事情。”她自言自语。郭小芬说:“当然啊,如果Rx房是生前被切割的,那么死者的双手不会都捂在腹部的致命伤上,还应该分出一只捂住Rx房……”“更何况她在死后被奸污。”一直在附近勘察现场的刘思缈走了过来,用手中的紫外灯在死者的腹部一照,立刻出现了一大片荧光,“精斑。体外射xx精。死人的xx道没有收缩功能,所以性交不会有实体快感,为满足视觉快感和征服欲望,凶手往往会把精液射在死者身上,在犯罪心理学上这叫‘仿佛生前性交’——先杀后奸一般都伴随着体外射xx精。”蕾蓉将三根手指轻轻插进死者的xx道,通过得非常顺利,点点头说:“没错,是先杀后奸。女人死亡后,xx道肌肉就没有了紧缩的力量,一旦有异物侵入,就会松开,不再收缩。”“就算她是被先杀后奸,这和证明她的Rx房是死后被切割有什么关系?”郭小芬不服气地问刘思缈。“我说你是不是‘甲醇’(假纯)?”刘思缈不耐烦地说,“哪有把女人Rx房切割后再性交的男人?!”郭小芬吃了个大瘪,气哼哼地说:“我们在这里做尸检,你一直在旁边走来走去的做什么呢?”刘思缈冷冷一笑,一指蕾蓉:“是她在做尸检,你只是个看热闹的。”停了一停又说:“那三个巡警把现场踩得像跑马场,不过我还是提取到了犯罪分子的足迹。另外,凶器已经发现了,就丢在山坡,一把大号的折刀,从刀把上已经提取到清晰的指纹。”“凶手胆敢留下精液和指纹,就证明他以前没有犯罪记录,不怕我们做指纹和dna的资料库比对。”蕾蓉沉思道。“不过,”刘思缈自言自语,“我最感兴趣的,不是已经找到的东西,而是没有找到的东西,。我在现场反复勘察,就是没有找到我最想得到的东西,让其他刑警扩大搜索范围,依然没有找到。奇怪,那个东西本来应该留在我们最容易发现的地方才对啊……”“什么东西?”蕾蓉心里一紧。“火柴盒。”刘思缈望着黑沉沉的树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发现凶手一定会留在现场的——火柴盒……”

上一章:第三章 白色布娃娃 下一章:第五章 碎尸
热门: 招魂 帝霸 布谷鸟的呼唤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骗局 吸血鬼日记2:斗争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不朽之路 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