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骨头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刘思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暗中,她摸到了那块骨头。冰冷的骨头上,有些发黏的东西,还有一些丝絮状的物体,像是……她浑身发抖。是血,和没有刮尽的肉……我的天啊!惨叫——她非常想,现在没有什么比惨叫更能表达她内心的巨大惊恐了!可是她又不敢,如果把那个魔鬼招来……我的天啊!她扼住自己的喉咙,力气之大几乎把自己给掐死,这样,她才把惨叫的欲望生生地压抑回了起伏不定的胸腔……她小声地啜泣起来。黑暗中,她开始一点点地抚摩自己的身体,每一寸肌肤,像是母亲在抚慰受惊的孩子。是的,现在她不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妈妈,她多么想重新扑进妈妈的怀抱里,就像儿时碰到一条好大好大的毛虫似的。“别怕,孩子……”妈妈一定会这样温柔地安慰她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太晚了。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地答应和那个魔鬼上床?只是一起跳了个舞,喝了瓶红酒,他对她说:“有没有兴趣来点更刺激的?”她向他飞着媚眼:“刺激?你能给我多大的刺激?”他笑得那么暧昧,眼镜后面的眼睛闪烁着女人般诱惑的光芒:“试试看喽。”她一向觉得上床不过是一种带有强烈快感的体育运动,她甚至数不清自己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了。有的,事后会给她扔下一些钱,有的,事后会趁她睡着,把她身上最后的一点钱拿走。接着就是跟着他回了家——一般来说,带自己回家的男人都是给钱而不是拿钱的。进门之后,他突然把她死死地抱住,按倒在了地上,在那一瞬间,一种奇怪的恐惧感浮上她的心头,因为她发现身体上面的这个男人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露出了白森森的刀一般的牙!她猛地闭上眼睛!就像每次看鬼片一样,每当最恐怖、最血腥的画面即将在屏幕上出现的刹那,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将眼睛紧紧闭上,攥着拳头,汗毛倒竖,血液冻僵似的凝固,冰冷的身体不停发抖,这是她恐惧时犹如甲虫伪死般的本能反应。高xdx潮的时候,男人发出了狼一般的嗥叫,凶残的声音像利爪,生生撕开了她的眼皮,那一刻,她看到他脖子上的血管贲张着,像要爆裂似的。她吓坏了!她从地上坐起,匆忙地将衣服一件件套在身体上,由于太紧张了,胸罩怎么也扣不上,索性那么挂在了丰满的胸脯上,就匆匆穿起外衫……男人一直坐在地上微笑着看着她,像是猫在欣赏爪下拼命挣扎的耗子。她站起来,甚至没有说“再见”就向门口冲去。男人一动不动。她拧动门把,太好了,只要一步,就可以跨出这该死的地方了!她庆幸自己即将逃离之际,清晰地闻到了一股血腥气。门没有打开——怎么搞的?她使劲拧动门把,“哐哐”地往里面拉,往外面推,可门就是打不开!她急了,这门是坏了?“操!”她骂着。身后传来男人的狂笑。她感到笑声像蜘蛛丝一样裹挟着自己,向一个深渊陷下去,陷下去……醒来时,她在黑暗中,摸到了那块带血的骨头。啜泣突然停止了。抚摩自己身体的手也停了下来。天啊,我竟然是赤裸的!我到底是在哪里?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妈的!我是我自己的,这丫凭什么把我囚禁起来?!她愤怒地想站起来,但是脑袋立刻碰到了墙壁,坚硬的石头撞得她好疼!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囚禁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中,仿佛是量身定做的石头棺材,躺着的身体稍微伸展一下都会遇到不可能破除的障碍。她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了,下一口必须比上一口嘴巴张得更大,才能摄足维持生命的氧气。“我要死了吗?”她绝望地想。就在这时,她听见自己的脚部传来了“喀嚓嚓”的一声响,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她汗毛都竖了起来,本能地把脚往里蜷了蜷,然而却再也没有声息了。可是她的恐惧感却越来越大,因为她的脚掌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凉飕飕的东西,显然是“石棺材”打开了一个口子,但口子外面,却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试探的未知。死一样的寂静。她瑟瑟发抖,一声不吭,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初二那年,一个深夜,喝醉了酒的继父闯进房间,夺走了她的贞操。从那以后,他经常深更半夜摸到她的床上……如果她反抗,就会遭到劈头盖脸的殴打!有一段时间,她真的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经常值夜班的妈妈问起来,她就说是考试成绩不好被继父教训的,她不敢告诉妈妈真相,否则——继父说过,要把她和妈妈一起杀死。直到那一天……她不想回忆,永远永远不想再回忆起的那一天,此刻,在这死寂的黑暗中,却那样清晰地浮现在眼前。那天,深夜,当继父再次摸到她的床上时,她死死抓住被角,流着泪水哀求他放过她,继父开始扇她的耳光,她抵抗了,没用,被子再次被扒开,熊爪一样的手,粗野地在她的身体上磨搓着。突然,门口响起一声愤怒而绝望的哀号,就像觅食回来的母狼,看到崽子被豺狗叼住了脖子。是妈妈。她滚到床下面,听着外面的撕打和哀号,不停地哭……突然,一切都沉寂了下来,死一般的沉寂——就像现在一样。她蜷缩在床下,黑暗中,一点声音都不敢出,任泪水一串串地滚落面颊。好久好久,她听见继父粗野的喘息声——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小宝贝,现在没事了,我们可以好好地玩一玩了……”她被从床下拖出的一刻,看到了喷溅在暖气片上的乌黑的血,妈妈歪着脑袋,躺在暖气片下面,黑暗中,眼睛瞪得又圆又大。现在,此刻,黑暗比那时更深,更浓……还有,妈妈瞪得又圆又大的一双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她感到自己再也承受不住这死寂了,于是,轻轻地把蜷起的脚往外探了探……

“啊!”只有极度的恐惧,才能发出如此凄厉的尖叫,因为,一双手仿佛从坟墓里突然伸出一般,死死攥住了她的脚腕子!兔子被鹰捉住了!她大叫着,撕心裂肺地大叫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像被吊死的人一样蹬着,踹着!但是毫无用处,叫声撞在厚重而狭隘的墙壁上,反射回来,震得她耳鼓生疼,却传不到石头棺材外面。那双攥住她脚腕子的手,仿佛是脚镣一样紧紧箍着。野兽在外面,黑暗中双眼放出淡绿色的光芒,白森森的牙齿轻轻地龇着。好像在笑——为了猎物无用的挣扎——微笑。很快,猎物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渐渐停止了挣扎,她终于明白,野兽太高明了,让她把所有力气都消耗在这石头棺材里,而对他却毫无伤害。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拖出石头棺材,仿佛是一头死掉的猪。“砰”!她的头出了棺材口,撞在了地面上,她轻轻呻吟了一声。野兽把她的腿用铁丝捆绑住,然后又翻过她的身体,用铁丝反缚住了她的双手。她竟连一点反抗也没有。野兽满意地拍拍她的屁股,就像是屠宰之前先掂量一下哪块肉更加丰满。“你放了我吧……”猎物的喃喃声,倒把野兽吓了一跳,他翻转回她的身体,打开电筒,照着她死一样惨白的、满是泪水的脸。“嘻”,野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要回家,我想我妈妈,求求你,放我回去吧,我想我妈妈……”野兽点点头。她以为自己的哀求起效果了。然后,她看到了一枚刀片。刀片被拈在野兽的两根指头中间,他欣赏地看着刀刃上的寒光,眯着眼又看了看她,然后慢慢地蹲在了她的身前,把电筒放在地上。他要干什么?他用一块布堵住了她的嘴,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她右边的Rx房。刀刃刺开皮肤,血水和体液一下子涌了出来,顺着刀片的下端流淌到地上。巨大的疼痛使她的眼珠都要瞪爆了,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惨痛的呜呜声!猎物挣扎得太厉害了……血越涌越多,野兽皱了皱眉头,用力把刀片横向一拉——嚓的一声。整个Rx房被完整地切了下来,与胸大肌竟还有絮状的血丝牵连着……“呜——”!!!女人的喉腔里发出最后的惨叫。什么声音从上面传来——有点像脚步声,一串,十分急促。野兽愣了一愣,面带着早已经料知一切的微笑,从容地将那只Rx房装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然后将昏死的女人的手骨一一折断,并从兜里掏出一罐液体,灌在猎物的嘴里。最后,他把一个东西扔在地上,缓缓地离去。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辆救护车里,鼻子和嘴都罩在氧气罩里,颈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一个急促的声音在问。“已经全身麻醉,创口的清理已经完毕,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多亏您带队及时赶到……啊,她已经醒来了!”视线由模糊一点点变清晰,接着,一抹哀怜的眼神如温暖的水一般抚摩着她。渐渐地,她恢复了一些意识,想起了一些东西:黑暗,脖子上贲张着的血管,拧不开的门,刀片,还有……冰冷的骨头。她浑身哆嗦起来,然后,身体突然像触电一样剧烈地颤动!旁边的心脏监控仪的屏幕上,原本平缓流动的曲线,刹那间由于抖动峰值的加大,变成了尖刀林立!不久前的死亡恐惧,火山一样在她的心里爆发,灼得她几欲发疯!是的,全身麻醉抑制住了肉体上的痛苦,但是恰恰由于搞不清肉体被摧残成了什么样子,所以心灵的恐惧急剧加大,以致于她想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念头——我,是不是只剩下了一个头颅?!“这样她会死掉的!”视线中,出现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焦急的脸,“自己把自己杀死!”“坚强点,你坚强点!”那温暖如水的眼神再次抚摩着她……她渐渐看清了他:玉一样温软雪白的面庞,年轻而英俊,两道纤美的眉毛下面,一双明亮的眼睛放射出洞察一切、同时又充满悲悯的光芒。他身穿警服,和其他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一起望着她。他似乎是搂住了她没有知觉的肩膀:“你得帮我们抓住他,抓住那个伤害你的家伙,你得亲眼看着他被撕碎!所以你得活下去,你必须活下去,明白吗?必须!”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不停地流着泪……但是慢慢地安静下来了。医生钦佩地看着年轻警察。“你……还疼么?”他问。“她的嘴里被灌进了大量硫酸。”旁边的急救医生低声说。“我知道……”年轻警察摇了摇头,然后依旧无限哀怜地凝视着她。车停下了,等候在外面的医护人员迅速将受害者抬进手术室,实施进一步的救治。他一直跟到手术室门口,她在被抬进门的一瞬间,被泪水泡得发肿的眼睛,还湿漉漉地望着他。他使劲地点了点头,仿佛做出了承诺。手机响了,接听。“香茗!你赶快回来,我顶不住记者们了!”电话里传来市局新闻处处长李弥焦急的声音。“哦……”他茫然地答应着,眼睛却一刻不离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久久地,才转身走掉。乌云密布。市公安局的大院里,树影铺陈出一片密匝匝的阴暗,一路走过去,无论比他年长还是年轻的警察,大多都向他敬礼。虽然他今年才26岁。虽然他的职位并不是很高。但是。他慢慢走进局里的新闻发布厅,躲在一个角落里。包围着新闻处处长李弥的记者们没有看到他,还在向已经焦头烂额的李弥不断提问。站在李弥不远处的一个极其美艳,但面容冷若冰霜的女警官看见了他,伸手一指:“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他?”记者们齐刷刷地回过头,然后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喜的轻呼,蜂拥而上,险些把他撞倒,闪光灯在顷刻间亮成一片。

他狠狠盯了那个美貌而冷漠的女警官一眼。“林队,请您详细谈一下这起案件的侦破经过!”“林队,您的行为科学再次创造了奇迹,是吗?”“那个女孩有没有生命危险?”“听说歹徒的手段极其残忍,是吗?”他保持缄默。“请问,这会不会将是一系列凶杀案的开始?”他身子一震。目光所及,果然是她——《法制时报》的记者郭小芬。郭小芬,容貌娇媚,眉眼像极了伊能静,面庞白里透粉,披肩的卷发像乌云一样,24岁,却已经独立报道过多起震惊全国的重大刑事犯罪案件。她的写作风格独特,对案件一面跟踪报道最新进展,一面进行自己的推理,有几次居然给侦破带来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因而在刑警中享有公主般的礼遇,所以她的消息也比大多数同行“灵通”得多。“系列凶杀案”这个词从她的口中吐出,绝不会是空穴来风,许多记者瞪圆了眼睛。“绝对没有这回事!”林香茗冷冷地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许多记者“唰”地又把目光转向了郭小芬。郭小芬看着林香茗,嘴角那一抹可爱兼调皮的微笑,表明她洞悉一切,“什么也别想瞒住我”。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记者,林香茗登上6楼,来到局长办公室的门口,敲敲门,走了进去。套间。外间极大,几个分局的头儿正和局长秘书周瑾晨闲磕牙,等待局长接见。林香茗一走进来,包括周秘书在内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和他打招呼。“局长在忙?”他轻声问周秘书。周瑾晨朝着里间的门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全局上下,大概只有林香茗有这个特权。“今后他来找我,无论我在忙什么,无论我有多忙,都不得阻拦,可以直接‘闯宫’。”这可是局长亲口下过的“圣谕”。林香茗刚要敲门,门却自己开了,一个膀大腰圆、斧子一样粗犷的脸上有一道刀痕般的伤疤的人,气冲冲地走了出来,与林香茗正待擦肩而过,却又刹步,转身,故做惊诧:“哦,原来是您啊,我该称呼您什么?刑侦王子,fbi培训出的超级新星,还是——局长大人的新宠?”林香茗漠然地看着对方——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处副处长杜建平,感觉有点陌生。“看来,您不屑于和我说话。这是当然,您是用英文说话的,听不懂我这满口的土话,啧啧啧,对不起对不起!”杜建平冷笑着,大步离开了局长办公室的外间。刑警这工作,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也是刀口上舔血的活儿,成天跟各种亡命徒打交道,生死一线,脾气都不好,案子“梗阻”了,烦躁时吵嘴打架是常事,但案子破了,流着热泪碰一杯,第二天还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像眼下这样,当面讽刺挖苦,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各个分局的头儿——以及周秘书都目瞪口呆地看完这一幕,有些人的脸上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诡异之笑。那个女孩不停地流着泪……林香茗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慢慢走进了里间。市公安局局长许瑞龙正在批阅一份由公安部转来的文件,头也不抬:“小林?”“是!”林香茗敬了个礼。“真的有那么严重吗?”许瑞龙放下笔,抬起头,脸上挂着一丝略带烦躁的疲惫。今年59岁、却已经满头白发的许瑞龙,大概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警龄比年龄还要大的人。他出生于1948年,民国时的警察,吃空额是习以为常的事,比如实有80人,上报100人,那“虚拟”的20人的薪水自然就被主管侵吞。许瑞龙的父亲——当时被称为京津第一名捕的许天祥时任侦缉队总队长,也不能免俗,在儿子没有出生前,就把他的名字填在了警员花名册上……“在现场,我们除了解救受害人以外,还发现了一根骨头,初步推断,应该是人的大腿骨,也就是说,罪犯在绑架、凌虐受害人之前,已经先杀害了一人,但由于缺少其他的残肢,失踪人口调查科表示一时还很难确认死者究竟是谁。”林香茗出言十分谨慎,“从遗留在现场的火柴盒看,罪犯很可能还在酝酿着新的犯罪行为……”“火柴盒?”许瑞龙困惑地嘟囔了一句,从椅子上站起,慢慢地踱到窗边,凝望着城市夜晚的灯火。作为市公安局局长,每天他要处理大量的公务,不可能关注每一起命案,但对林香茗不一样,哪怕他在早市抓住了一个拎包的贼,许瑞龙也必定要亲自过问,个中原因,刚才杜建平和自己争执时,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你不就是想在刑侦总队外,另起一个山头吗?!”对,必须另起一个山头!许瑞龙对此态度坚决。他自己就是从刑侦岗位上一点点爬上来的,对中国警察普遍采取的命案侦破方式,他太了解了,已经进入21世纪了,依然是摸排、指纹足迹、车轮战审讯……被任命为局长之后,他到英国、日本和美国这三个集中了世界最顶级刑侦专家的国家访问时,一次次感受到巨大的差距。“光身搜查……就是让犯人脱光了之后进行搜查吧?”和他一起访问的杜建平,在位于维吉尼亚州匡蒂科(quantico)市的“联邦调查局学院”观摩fbi探员模拟进行犯罪现场调查时忽然发问。许瑞龙永远也忘不了美国同行爆发的大笑。他就是在那里遇到林香茗的。“中国警官大学结业?”他看着他的履历,惊讶地问,“怎么?你没有拿到毕业证?那你怎么会到美国留学?”“我是自费来留学的。”林香茗说,“我计算机考试不及格,所以没有拿到毕业证……”“但是这上面还写着,你大学时代就已经考取了微软高级工程师的证书啊。”许瑞龙糊涂了。“咱们大学计算机考试考的那些,大多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东西,已经毫无实用价值,我实在是懒得背。”林香茗说。“老兄,你想见的是fbi犯罪侦探中的青年才俊,这可是我的学生中最出色的一个。”世界顶级犯罪行为剖析专家johndouglas,拍着许瑞龙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想找个有毕业证的,我建议你回国去找。”那天晚上,许瑞龙坐在宾馆的房间里,把那本砖头厚的林香茗在fbi几年的破案记录读了又读,原本酽酽的红茶硬是冲成了白水。

一夜未眠的结果是,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fbi模拟训练中心的靶场,找到了正用史密斯手枪练习射击的林香茗。“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回国,当我的部下?”林香茗有点发呆,搔着脑袋说:“我……我得跟老师商量一下。”原本以为johndouglas会一口回绝许瑞龙的“挖墙角”,谁知他沉思片刻后就对林香茗说:“你,跟许局长回国。”连许瑞龙都惊讶,更不用说林香茗了。于是,回国的飞机上,考察团中多了一个人:“老师说,如果中国大陆的警方在刑侦技术——更重要的是理念上,不能加快更新,那么随着犯罪智能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将出现大范围的治安失控状态,这对全球安全环境将是极端不利的……”“林先生,这么说您跟我们同机回国,是拯救中国、拯救地球来的?”杜建平在旁边突然发问,“我还是搞不懂,光身搜查是不是就是让犯人光着屁股给我们搜啊?”除了许瑞龙,考察团中的所有人都出气一样大笑。回国后,许瑞龙起初把林香茗安排在秘书处,名义上归周瑾晨管,其实是局长直辖,负责全市重大恶性犯罪案件的案卷复核工作,令人震惊的是,仅仅看看材料,林香茗就推翻了好几起刑侦总队已结案的案件。然后就成立了“行为科学小组”,专门接手那些“梗阻”了的案子。局里有人开玩笑,说这一招是仿照雍正,在上书房外成立了个军机处,按照官场的习惯,“领衔”的总要有个德高望重的老臣,林香茗毕竟年轻,挂个副职即可,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许瑞龙直接让林香茗当组长,连副组长都不设。这引起了刑侦总队——尤其是负责侦缉凶杀案的一处的极大不满,但是全局上下也彻底知道了许瑞龙锐意改革的决心。林香茗也极聪明,手下不设一人,竟是个光杆司令。每次发生案子了,临时从分局、刑侦总队以及其他部门调人,全局上下都知道这位少年新贵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莫不削尖了脑袋往行为科学小组里钻,但是林香茗每办一个案件,一定是换一套全新的人马,一来向全局上下显示自己并无扩充羽翼之意,二来也是最大范围地考察哪些人有真才实学,为将来的工作做好人才储备。“砰”!一辆汽车在楼下的大街上爆胎,把许瑞龙的思绪震回了现实。割乳、杀人……以前,市里也发生过许多起残害妇女的案件。但是这次格外古怪,怪就怪在那个“火柴盒”上,他一想起就觉得匪夷所思。突然,他想起林香茗还一直静立在身侧,不知是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无论怎样,你这次及时把受害人救出,可谓大功一件,替我们公安系统争了光……”“不是这样的……”林香茗的口气突然变得异常沉重。许瑞龙惊讶地看着他。“局长,我还没有来得及跟您详细汇报。”林香茗说,“事实上,这次是犯罪分子用变声装置打电话到行为科学小组办公室,告诉我们受害人所在的地点。”“什么?!”许瑞龙的眼睛瞪得快要爆了!这不是演电影,而是真实的生活!许瑞龙当了一辈子警察,见过无数的连环杀人犯、变态杀人狂,他们可能凌辱受害者的尸体、可能在犯罪现场拉屎撒尿,但出于生存的本能,总是尽量避免留下任何物证,绝对没有胆敢向警方公然挑衅的,而这个犯人,他的动机何在?目的又何在?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有,那个火柴盒……刹那间,许瑞龙一阵心悸,他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回的犯罪分子,和以往的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局长。”林香茗一直沉静的眼波,突然火苗般蹿动了一下,“我请求担纲这起案件的侦破工作!”“香茗。”许瑞龙看出这个一向深沉的年轻人,不经意间暴露出了内心的极度愤恨,“当初组建行为科学小组时,和刑侦总队有过君子协定,你们只能接手那些他们办不下去的案件……”“可是,这次的犯罪分子,行为方式极其古怪,我只怕一处应付不来。”林香茗干脆地说,“更何况,他把电话打到行为科学小组的办公室,摆明了,是把我们当成对手。”许瑞龙不想告诉他,刚才,就在这间屋子里,他刚刚向杜建平提出,鉴于这起案件从一开始就存在着诸多反常之处,可否请行为科学小组提前介入侦破工作,杜建平立刻就大吵大闹起来。“那个火柴盒,既是犯罪分子对我们侦缉能力的挑衅,更是一种警告,它准确无误地告知我们,如果不能迅速遏制住他的魔爪,恐怕还会有更多的被害者出现,要快啊,局长!”林香茗有些焦急。“年轻人,沉住气。”许瑞龙拍拍他的肩膀。沉思很久,缓缓地说:“你的小组不是每办一个案子就更新一批人吗,那么,你先把这次小组的人选组合好,一处那边的进展状况和相关资料,我会派小周给你一份。”林香茗明白,这已经是许瑞龙眼下能做到的最多了。敬礼,然后转身走出了局长办公室。昏暗的楼道的尽头,有一扇窗户。林香茗久久站在窗边,双眉之间,凝着浓浓的忧伤。窗外,一直阴沉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院子里的杨树疯狂地甩动着枝叶,哗啦啦宛若狞笑,变幻出一片鬼魅般的明暗……快要下雨了吧。暴风雨。位于一楼的新闻接待室里,新闻处处长李弥大声宣布:“刑侦总队一处将由杜建平副处长亲自带队,用最短的时间侦破这一骇人听闻的案件!”“用最短的时间”纯属空话和套话,记者们有些失望,怎么不是林香茗?要知道,他们连上版稿件的大标题都准备好了——主题是“警方出动‘刑侦王子’”,副题是“特大残害妇女案指日可破”,可现在,一场精彩绝伦的刑侦大戏,就这么泡汤了?记者们原本兴奋得像狗找到骨头一样不断耸动的鼻子,而今都冷却了下来。林香茗一步步走下楼梯,脑海里浮现的,始终是受害人被泪水泡得发肿的眼睛。还有那根大腿骨……楼梯中间,他站住了。刚才在新闻接待室里,向记者们“举报”他的那个冷艳的姑娘,正往上走,见他站住,她也站住了。“怎么,这次案件不是由你侦办?”她说。“不是。”林香茗说。“哦。”她继续往上走,他继续往下走。“那个火柴盒……比骨头更重要。”她突然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再言语。“思缈……你明天到行为科学小组报到,好吗?”林香茗问。刘思缈没有说话。“思缈。”林香茗轻轻地说,“这个案子,我需要你……”“对不起。”刘思缈的嘴角滑出一抹冷笑,“你从来就没有需要过我,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说完抬脚向楼上走去,脚步声坚定得像一截截切断着什么,没有丝毫的犹豫。野兽。他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手里捏着一张报纸,是今天的《法制时报》。窗外,虽然下过雨,依然阴云密布。头版的大标题是《刑侦总队一处副处长出动破解谜案》,副标题是《案件存在诸多疑点,疑为系列凶杀》。还特别挂上了杜建平的特写照片,是他在指挥一次抓捕行动中威风凛凛的留影。“你……怎么是你?你配当我的对手么?”他把那张报纸看了又看,其实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根本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叹了一口气,轻蔑地说:“你不配!”他站起身,有些烦躁地在狭小的客厅里走来走去。那个女人的外套、内衣还凌乱地散落在地板上,没有来得及收拾。他突然停住脚步,狞笑起来。笑声很大,仿佛是夜枭凄厉的叫声。“无所谓,谁都可以,不过……既然是游戏,我更喜欢好一些的玩家。”他自言自语道,目光停留在桌子上的一只塑料袋上。里面盛着一只Rx房,上面满是凝固后的黑色血污,仿佛一块发了霉的馒头……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刘思缈
热门: 剑道独尊 乡野春床 弃僧 仙之雇佣军 三界独尊 天路杀神 阴阳禁忌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横扫荒宇 花叶死亡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