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活人棋局

上一章:第1181章 一人、一队 下一章:第1183章 万物趋狗,无可奈何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厄狱城上空,有两个修士虚空而坐。

他们以云团汇聚成桌椅,正在面对面下着一盘棋,如果有修士途径此地,一定会被吓的魂飞魄散。

天尊!

没错,谁能想到,在厄狱城的上空,竟然会有两个九转天尊在虚空下棋。

一名天尊身穿宽大绿袍,须发皆白,看上去仙风道骨,甚至一双瞳孔说不出的慈祥,给人一种神仙老爷爷的和蔼感觉,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乱战皇朝的九转天尊。

另一人,独眼,通体白衣,独眼人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岁,面容凌厉,如一柄断裂的宽刃,作为玄冰仙域的九转天尊,谁都无法猜测他的真正寿元。

没错。

眼看着三榜联动的任务明日就要开启,可此时在厄狱城的上空,却有两个敌对势力的天尊在平和的下着棋。

“牧生览,这次你我二人展开棋局,你准备了多少筹码?堂堂乱战皇朝的天尊,可别让人嗤笑!”

独眼天尊放下一枚棋子,随后轻蔑的笑了笑。

“白独眼,老夫觉得你是闲的腚痒痒,好端端非要赌什么?我乱战皇朝,一定能屠空你这破烂厄狱城!”

牧生览平静的笑了笑,他永远都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而那独眼的名字,就要白独眼,或许是历史太久远,人们早已经忘记了他的真名。

“伪君子,你少装腔作势,老夫问你,这次的赌注,你准备了多少?”

白独眼冷着一张脸,仿佛人人都欠着他的钱。

“你说吧,老夫钱多,赌得起!”

牧生览一如既往的平静,随后又落下一子。

“500块造化玉髓,你敢赌吗?”

白独眼观察着棋盘,皱起了眉头。

摇头!

然而,牧生览却淡淡的摇摇头。

“哼,牧生览你胆小如鼠,才500块造化玉髓就不敢赌了吗?”

白独眼讥讽道。

“你错了,老夫摇头,并不代表不赌。老夫是觉得这赌注太小,毕竟以活人为棋子,互相吞吃之间,会死那么多人。500造化玉髓的赌注,有些浪费了这赌局。”

“翻倍!”

“无论你白独眼今日出多少钱,我牧生览都翻倍。”

牧生览从容不迫!

“哼,那就500造化玉髓,老夫怕你吹牛闪了舌头!”

白独眼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敢加筹码!

“哈哈,白独眼,如你这般不要脸的天尊,真是举世罕见,没钱还嘴硬,老夫佩服,老夫佩服!”

“明天的活人棋局先不谈,就看目前这一局,你已经输了!”

牧生览也不生气,他平淡的落下了最后一子,果然,白独眼满盘皆输!

“哼,明日的棋局,明日才能见结果。这种无聊的死棋,老夫不过是懒得用心罢了!”

“要玩,咱们还是以活人为棋,公平布局,这才有趣!”

白独眼输棋,大袖一甩,便将云团棋桌摧毁!

随后,白独眼大袖一甩,二人面前,出现了一只碧绿色的托盘,而托盘之上,整齐排列着500颗造化玉髓!

“伪君子,你的筹码呢?”

白独眼唯一的一只眼珠子,已经呈现冰雪的颜色,犹如几万枚钢针,说不出的森寒。

“哈哈,白独眼你输便输了,何须嘴硬!”

“死棋也好,活人棋也罢,你都是手下败将!”

牧生览笑了笑,也拿出了500颗造化玉髓!

嗡!

随后,二人极有默契,直接是同时打出一道轮回法诀,将这1000造化玉髓封印。

这样一来,最终就只有赢者才能揭开禁制,哪怕他们是九转轮回境,也无法反悔!

“牧生览,这一次听说你派遣了四个轮回境,27个渡劫境,还有5个玄始境的队伍,也真是下了血本!”

随后,二人又重新坐下。

白独眼看着牧生览,拿出了一份情报。

“你白独眼也不错,同样派遣了4个轮回境来守城,但你的渡劫境,似乎有整整28人。”

牧生览也拿出了情报。

“哼,如果你觉得是老夫占你的便宜,你也可以多派遣一人。”

白独眼冷哼一声。

其实这一场厄狱城任务,就是他们二人主导的一次赌局。

所以,二人所派遣的人数,也遵守着严格的人数限制,毕竟双方都有各自的密探机构,很多事情都不可能隐瞒。

“无所谓,多一人又何妨,就算老夫让你一子!”

“你的玄始境护卫队,应该也是五支吧!”

牧生览问道。

“这何须你来操心,玄始境战场,应该是最公平的战场!”

白独眼道。

“嗯,关于参战人数,也就这样了。”

“明日清晨,我乱战皇朝的刺客将全部进场。到时候,你我二人封印厄狱城方圆三百里疆域,活人棋局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踏入疆域。”

牧生览道。

“还有,你我作为下棋者,不可以干涉活人们的厮杀,我们俩闭上嘴,只需要观看即可!”

白独眼又补充道。

“不开口可以,但我觉得,应该制定一个奖惩,或者激励的方式。”

“这样吧,你我虽然不可以出言干涉活人们厮杀,但却可以随机赏赐造化玉髓,以做奖励,或者激励。”

牧生览想了想,又提出一个建议。

“嗯,也好,哪怕是让马儿奔跑,也总要给一口草吃,老夫同意!”

想了想,白独眼点点头。

“二位道友,在下途径此地,看到你们在下活人棋,心中也有些痒痒。但无奈,我一介散修,没有那么多造化玉髓,不如帮你们当裁判如何?”

也在这时候,二人身后的虚空,走出来一名衣袍陈旧,胡子拉碴的剑客。

“罗剑银,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剑银也不客气,直接走到两位天尊中间,他掏着耳朵,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而两个天尊却皱着眉头。

罗剑银,九转天尊,但却不属于任何仙域,是个纯粹的散修。

此人不与任何人寻仇,但又酷爱找各大天尊敲诈,偏偏其实力非凡,令人十分厌恶。

“这不是比较贫穷嘛,你们也知道,轮回九转之后,为了延迟最终劫的到来,必须时不时炼化一些造化玉髓,无奈口袋比脸干净,来找二人借点钱!”

罗剑银盯着远处那1000块造化玉髓,眼珠子直转悠。

“这样吧,我帮你们当裁判,你们给我一成的酬劳如何?”

罗剑银笑眯眯道。

“一成酬劳,就是100块造化玉髓。罗剑银,我看你是想死,敢敲诈到我俩头上!”

白独眼怒斥。

“岂敢岂敢,在下从来不与天尊对战,但万一不小心,一剑荡平这厄狱城,你们二人精心布置的棋局,也就毁了!”

“在下总觉得,即便是个顽童,也会珍惜自己堆的泥房子,酝酿了这么久,挺可惜的,不是嘛?”

罗剑银擦拭着手中的铁剑,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

白独眼就要上去轰他。

罗剑银说的没错,为了这一次活人棋局,二人其实精心布局了很久。

“算了,既然罗剑银道友亲自来乞讨,我二人不赏你点,也说不过去。”

“这样吧,半成……50块造化玉髓,你也别得寸进尺。”

牧生览从容不迫。

“哈哈,这才是大户人家的做派,白独眼你就是小气。”

话落,罗剑银大咧咧坐在虚空中,破鞋一脱,美滋滋的扣着脚。

“罗剑银,好歹也是个天尊,能不能有点体面。”

白独眼差点被气死,关键这味烂咸菜的味道,天尊都无法避免。

“谁规定天尊不许抠脚的?有病!”

罗剑银白了白独眼一眼,又换了一只脚扣。

……

玄冰仙域的巨辇,还在上空飞行。

赵楚隐着身,成功潜入,他一直潜伏在甲板的最后侧,这里比较隐秘。

终于,有一个玄始境修士耐不住无聊,来甲板透透气。

绝佳的机会。

并没有人跟上来!

赵楚用神念之力监测了一圈,附近没人,之后,他鬼魅一般冲上前,随后将仙魔吞天经施展到登峰造极。

也幸亏这修士只是玄始境初期,弱的可怜。

短短一个呼吸,赵楚已经将他抽干成了粉末,在罡风中烟消云散,随后,赵楚直接施展易容石,将自己伪装成这修士的模样。

赵楚有自信,哪怕是轮回境都看不出来。

随后,赵楚又看了看天空,此时是下午时分。

明日的这个时候,易容石的时间消失。

“伍元浩,告诉过你多少次,这次镇守厄狱城事关重大,为了避嫌,任何人不得独处,你还不速速回来!”

也就在赵楚刚刚伪装结束,身后木门开启,一个玄始境的护卫队长怒斥道。

“是,是!”

赵楚连忙跑了回去。

伍元浩,就是这个修士的名字。

“等等!”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一转轮回境的修士,寒着脸出现在甲板上。

“拜见长老!”

顿时间,赵楚和队长连忙一拜。

“这个小子,刚才一个人独处过吗?”

轮回境问。

“这……”

队长一愣。

“长老,属下知罪!”

赵楚连忙说道。

“暗语!”

随后,这轮回境淡漠的转头,就这样阴沉沉的盯着赵楚,那一双锐利的瞳孔,似乎要将赵楚整个人都看穿。

“伍元浩,速速说出暗语。”

队长看着赵楚,狠狠踢了他一脚。

这时候,又有不少修士来到了甲板上,所有人都盯着赵楚,有些人目光中已经隐隐有了杀念。

寂静!

这一刻,空气停止了流动,赵楚的脚下,已经出现了森森寒冰。

“更六年,七月,浮沉图三件,七和三流……”

一息之后,众目睽睽下的伍元浩深吸口气,缓缓背出了乱七八糟,毫无逻辑可言的暗语。

闻言,不少人缓缓吐出一口气。

“你几岁来的玄冰仙域?”

轮回境又问。

“属下出生在玄冰仙域!”

“你父母为何人?”

“我父……我母……”

“你叔叔为何人?”

“我叔叔……”

“……”

“以后,严禁独自一人,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

“你们其余人都记着,所有人不得单独一人,乱战皇朝的刺客神出鬼没,精通各种易容刺杀之术,谁再敢犯,宗规伺候!”

话落,轮回境离开。

“遵命!”

一众玄始境连忙抱拳一拜。

“伍元浩,你再乱跑,我也保不了你,快回去!”

队长又踢了赵楚一脚,当然也没用力,毕竟,这伍元浩是叔叔是个轮回境,算是有背景的人。

“无极神回,还真是神技,如果不是回溯了这家伙脑海里的事情,今天就穿帮了!”

赵楚暗暗送了一口气,施展无极神回,让他很虚弱。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181章 一人、一队 下一章:第1183章 万物趋狗,无可奈何
热门: 无尽剑装 孔雀羽谋杀案 钟表馆幽灵 大奉打更人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 ABO特浓信息素 暗夜狩神 执掌乾坤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