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楚宗的狠辣

上一章:第1057章 轮回、鲜血 下一章:第1059章 毒血、疑阵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会会场。

随着命夕龙丧命,一切尘埃落定。

苍天似乎也有些疲倦,直接停止了漫天暴雨。

“五宗大会,继续吧!”

“接下来,我们商讨谁当盟主!”

问仙子举目望去,视线之内,皆是废墟。

他怅然叹了口气,继续主持着五宗大会运转。

祭天台早已经被轰到四分五裂,原本一些繁文缛节的礼仪,众人也就默认的忽略!

已经沦为这幅模样,祭天仪式也就没有了必要。

再说,命家死了那么多洞虚境,人们也没有心情去主持祭天。

五个圣尊象征意义的矗立到了最前方,在场所有的座位也早已经被摧毁,人们只能勉强按照以前的位置,大概聚拢在一起。

地齐海不少修士苦着脸摇摇头。

从地齐海举办五宗大会开始,这是最特殊的一届,前无古人。

一片残垣断壁之上,召开地齐海最重要的会议,也是说不出的讽刺!

……

随后,五个圣尊各自发表着自己的言论,其实也是一堆废话。

当然,作为地齐海最强大的五个领袖,有些废话你又不得不说。

虽然他们已经简略了很多,但足足十分钟过去,率先发言的问仙子,还没有把话说一半。

繁文缛节,虽然无用,但人们总是津津乐道。

……

金銮殿内,赵楚在皮永宏等人的守护下,终于可以闭目养神,缓缓修养一会。

这五个圣尊讲完话,怎么都要一个多小时,如果再慢一点,估计俩钟头是客气的。

“问卦子前辈,把汪久弛带过来吧,我有话问他!”

趁着五大圣尊发表讲话的时间,赵楚突然想起了汪久弛。

“嗯!”

问卦子点点头,将汪久弛扔在赵楚脚下。

后者早已经瑟瑟发抖,整个人如搁浅的鱼一样,疯狂颤抖着。

汪久弛是真的被吓破胆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可是连半步玄始境都正面斩杀的绝世狠人,他凌迟处死命夕龙带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留情,也不知道会如何对付自己。

“饶命,英雄饶命!”

思索了半晌,汪久弛抬起头,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发出一声很常规的求饶,毫无创意。

问卦子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特别是羿魔殿那三个还未离开的圣尊。

这些人依旧在觊觎着汪久弛,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过来抢人。

当然,斩北海等人不是吃素他,圣尊们虽然在发言,但神念之力也在监视着汪久弛。

“哼,我拷问了汪久弛一个月,一无所获,我倒要看看,你赵楚又能问出来什么!”

命古生寒着脸。

他现在是恨不得生吞了赵楚!

……

“饶命!”

“饶命!”

“小英雄饶命,饶命啊!”

汪久弛跪爬在地,宛如一个当了十辈子的专业奴才,恭恭敬敬的磕头求饶。

然而,赵楚也不说话。

他斜着身子,瘫坐在龙椅上,就这样居高临下,懒洋洋的俯瞰着自己,眼皮都只抬起了一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十分钟后,问仙子的讲话都已经结束,但赵楚依旧是盯着汪久弛看!

一个姿势,一个眼神,一种冰冷且懒散的目光!

汪久弛简直被折磨的魂飞魄散。

你打我,你骂我,你哪怕拿焚香烫我,我都认了。

可你就这样阴森森的盯着我,你让我情何以堪。

不光汪久弛奇怪。

在场所有人都一脸诧异。

赵楚在干什么?

他是不是睁着眼睡着了?

他到底要如何拷问汪久弛,你好歹来点实际的啊。

铁马铜猪呢?

千刀万剐呢?

你这样麻木的盯着,算什么意思。

赵楚这个动作,甚至使得五个圣尊都满头雾水。

你当初非要亲自拷问汪久弛,现在给了你时间,你非但没有手段,反而是盯着他看。

有用?

“蠢货!”

命古生咬牙切齿,满脸憎恨的盯着赵楚!

“饶命啊,大爷饶命啊!”

汪久弛不住的磕头,他几乎连眼泪都哭干了!

“不行,我忍不住了,这孙子太贱,我要打他几鞭子!”

“蒋香意,你的天兵古鞭借我用用!”

这时候,纪东元率先忍不住了。

他拿起蒋香意的碎虚灵宝,上前就是一鞭子!

“你个贱货,看着你就来气。老三,你懒得打,那我替你!”

纪东元一鞭子将汪久弛的鼻子抽歪。

然而,赵楚也没有说话。

按照纪东元的理解,赵楚不说话,那就是默认。

随后,汪久弛的噩梦来临!

“你爷爷我憋着一肚子气,正愁没地方宣泄,打死你个贱货!”

啪!

啪!

漆黑的鞭影,宛如漫天的毒蛇在悬空飞舞,一眼看去,到处都是漆黑的影子。

“啊,好痛啊!”

“饶命啊,饶命啊,大英雄饶命啊!”

“这是什么刑具,为什么这么痛!”

汪久弛被打的满地打滚。

碎虚灵宝毕竟不同于寻常法器,上面甚至覆盖着一些稀薄的空间之力,在天兵古鞭的抽打下,汪久弛皮开肉绽,每一鞭子都深可见骨。

真的是痛啊。

汪久弛满地打滚,剧痛之下,他甚至咬断了自己一根手指。

但没用,纪东元真元无限,而且每一鞭子都精准的避开了命门,抽在了汪久弛皮糙肉厚的地方。

这样一来,汪久弛没有生命危险,但他在剧痛下,又生不如死!

……

整整20分钟过去。

蒋明寿在宣导着万罗圣地的宗门发展,诠释着自己的修道理念,甚至还不忘弘扬一下地齐海的正能量。

然而,他明显是在对牛弹琴。

纪东元这边鞭影飞舞,明显更具观赏性。

甚至蒋香意怕汪久弛流血过多,还贴心的替他服下了疗伤丹药。

这样一来,众人眼睁睁看着汪久弛的伤口在愈合,然而下一鞭子,就抽在原来的伤口之上。

这简直是双重打击啊。

正常的皮肤被抽开,和受伤的皮肤被再次抽开,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汪久弛痛啊。

汪久弛这么怕死的一个人,此刻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

蒋明寿还在夸夸其谈,而他眼神却厌恶的看着纪东元,唯一的风头,也被这个蠢货抢走了!

……

“说不说!”

“你个贱货,你个孙子,你个畜生!”

“招不招,你到底招不招!”

“咦,小孙子,嘴硬是吧?嘴硬是吗?厉害,你厉害啊!”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你个畜生,你个贱货!”

“你说不说,说不说,还不招,还嘴硬,是不是,是不是!”

啪啪啪!

啪啪啪!

纪东元速度极快,几乎是每个字落下,都要来上一鞭子。

血肉横飞,皮开肉绽。

汪久弛此刻已经被打成了一个血人,也幸亏他是洞虚境,肉身要比一般的问元境强很多,否则也该归西了。

“你就招了吧,看看都被打成啥样了。”

蒋香意蹲下,赶紧将疗伤丹药给汪久弛喂下,眼神里还有些悲悯。

汪久弛抬起头,他一张脸已经被抽烂。

他恨蒋香意,你让我好好死了吧,别喂丹药了。

以前没有碎虚灵宝,汪久弛以为自己骨头很硬,以为自己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可如今他根本就扛不住纪东元的殴打。

他太会打了,每一次都打到最疼的要害。

“招不招!”

说时迟那时快,纪东元又是三鞭子落下,汪久弛一颗眼珠子都被当场打爆。

……

嘶!

这一幕,令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少人重新认识了楚宗这些少年天骄的残忍,鲁初雪有些后悔,当初应该请纪东元出手,也来折磨一番命夕龙。

怪不得和赵楚称兄道弟,原来他们在酷刑的天赋上,都如此出神入化。

而羿魔殿那些人满脸寒霜,他们甚至有些佩服汪久弛了。

被打了这么久,竟然还不招!

原来也是条汉子!

相长风摇摇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以前是不是对汪久弛有什么误会。

……

“不错,骨头很硬!”

“打了这么久,竟然还不招,你到底招不招!”

啪啪啪!

纪东元打了半天,对方连个屁都不放,纪东元甚至有些尴尬。

所以,他的鞭子力道更狠,位置更准。

“招!”

“我招!”

“我什么都说,我哪敢不招!”

“爷爷,小爷爷,亲爷爷,我让我说什么?招什么?”

“您倒是问啊!”

“爷爷,你倒是问我一句啊,你让我说什么?我该说什么?”

“爷爷,你倒是问啊!”

“命古生的贵妃,皮肤很水嫩,叫的声音也大,他们说命古生是金针菇,撑不过三秒,给不了她们幸福……够了吗?”

“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你还想知道什么,你问啊!”

“爷爷,你倒是问啊!”

突然,汪久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许是求生欲苏醒。

他猛地抬起头,虽然满嘴都是鲜血,虽然眼珠子仅剩下了一颗,但汪久弛终于为了自己,发出了对命运不甘的咆哮。

“这个……额……”

纪东元挠挠头,满脸尴尬。

不少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突然觉得汪久弛都有些可怜。

“爷爷,你问一句吧,我什么都说,什么都招,你好歹问一句!”

汪久弛瑟瑟发抖。

这是他经历的一场噩梦,下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纪东元有些懵逼。

赵楚一言不发,我该问什么?

“好了,别真的打死,我留着他有用!”

也就在这时候,赵楚突然开口,替纪东元化解了尴尬。

“哼,乱星候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还敢嘴硬,哼!”

大庭广众,纪东元也称呼赵楚为乱星候。

他狠狠的收起鞭子,吓得汪久弛差点晕厥过去。

……

随后,赵楚盯着汪久弛,足足看了一分钟。

“原来,你的血液有毒,可以腐蚀九天仙域和苍穹乱星海之间的天堑屏障。”

“怪不得,羿魔殿的圣尊,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你弄走!”

“原来如此!”

“还是个正宗的仙人血统,也真是给仙人丢人现眼。”

照妖镜里,洪断崖告诉了赵楚的真相,虽然有毒血,但并没有具体破坏两届屏障的方法。

当然,赵楚也无所谓,他未雨绸缪,先去积攒汪久弛的毒血。

纪东元打的他血肉模糊,令赵楚一阵肉疼。

“滚过来!”

赵楚淡淡地说道。

“是,是,小爷爷,您有什么问题,我都招,我都说!”

汪久弛连滚带爬的滚过去跪下。

赵楚屈指一弹,以迅雷般的速度,用秋昊遗书的剥夺,取走了汪久弛的一节大动脉。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割断动脉,取走其精血。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057章 轮回、鲜血 下一章:第1059章 毒血、疑阵
热门: 镜殇 魔道祖师 牧龙师 妖者为王 X档案研究所2 大漠图腾 墓诀:一个风水师的诡异经历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