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最后的宗规

上一章:第1030章 绝境,无路 下一章:第1032章 他天生倔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尊,你干什么,快停下!”

鲁初雪双目圆瞪,他虽然力气越来越小,肉身也越来越腐朽,但毕竟比其他人强一些,还能保持站着。

在他眼前,麻青劫已经开始解体自身寿元。

五道绿幽幽的寿元气流,宛如五根碧绿的藤蔓,直接穿透在五个弟子的胸膛处。

麻青劫满脸无悔的表情,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师尊,你快停下,你会死的!”

“没错,师尊,我们死了无所谓,您好不容易突破到了洞虚境,一定要活下去!”

“师傅,快停下啊,停下!”

其他弟子原本已经快要失去呼吸,可突然间,一股生命的气息,使得枯朽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晁红浅等人恢复了意识之后,瞬间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是麻青劫。

刚才魏一禅的声音洪亮,他们也听得清楚。

只有洞虚境甘愿解体,焚烧寿元,才能换回中毒者的命。

而此刻的画面,就是麻青劫在用命来拯救他们几个。

可惜,他们想阻止,但身为洞虚境,又如何能被一群问元境所阻挡。

鲁初雪甚至不惜对麻青劫出手,要打断他的施法。

但可惜。

麻青劫平淡着脸,直接入虚,鲁初雪虽然焦急到手忙脚乱,但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越来越多的寿元被注入五人体内。

眼前的一切,何其玄妙。

在众人眼中,之前已经白发苍苍的五个弟子,皮肤竟然开始换发生机,甚至是有了一点点的光泽,他们干枯的皮肤下,也开始生长出了血肉。

画面之神奇,人们就像是在目睹时间倒流。

而对面的麻青劫,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他原本就有些花白的头发,开始一把一把的掉落,最终随风而去。

麻青劫的面容,也在疯狂苍老着。

“师傅,停下,停下啊!”

啪!

鲁初雪手足无措,突然一巴掌狠狠甩在自己脸上,打的自己鲜血横飞,但一切都是那样无助。

“师傅,求你了,停下,停下好吗?师傅,我不想活了,我早就不想活了,你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吧!”

晁红浅拳头狠狠垂在地上,歇斯底里,地面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师傅,求您停下吧,不要为了我们牺牲!”

祝三福三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磕的头破血流。

啪啪啪!

鲁初雪已经被气到癫狂。

他屡次想要阻止麻青劫,但屡次失败,对于入虚,他无能为力。

最终气急之下,鲁初雪只能打自己泄愤。

一个耳光接着下一个耳光,他打的自己头晕目眩,似乎也只有剧痛,能暂时麻痹自己的无助。

对!

鲁初雪哪怕之前濒死,也没有如此无助过。

饱经苦难的师傅,在问元境卡了一辈子,终于突破到了洞虚境,却为了他们这些徒弟,再一次牺牲自己。

……

“他们好可怜啊,我特别难受!”

不远处,方三万等人目睹着这一幕,但也无可奈何。

刘月月抓着纪东元的胳膊,眼眶已经湿润。

麻青劫毫不犹豫的牺牲,鲁初雪歇斯底里的咆哮,简直令人难道到窒息。

“可惜,我不是洞虚境,否则我可以救他们,该死!”

纪东元狠狠捏着拳头。

没错。

他是木灵五行体,精血接近于无限,而有不少神通可以将精血转化为寿元,纪东元是唯一一个不用死,就能救人的异类。

可惜,他还是问元境!

蒋香意甚至已经背过身去,不忍看眼前这一幕。

井青苏沉默着,心中满是酸涩!

眼前的一幕,与当初的北界域何其相似。

都是那样的无助!

对,弱者受欺凌,在哪里都一样。

问卦子手里提着已经被吓破胆的汪久弛,冷冷盯着命夕龙。

赵楚救了他的命,所以他憎恨命夕龙的歹毒。

虽然下毒是五宗大会之前的事情,但道治门生的人就这脾气,他们只管结果,不问原因。

你命夕龙折磨赵楚,我就对你有敌意,看你不顺眼。

命阳龙苦着脸,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本皆大欢喜的结局,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惊变。

还有,明明是个寻常的宗门,命夕龙为什么要给他们服用如此歹毒的丹药。

无论是死了师兄弟,还是死师尊,这乱星候,是彻底得罪了。

而命夕龙则面无表情,其实心里已经骂死了命古生。

自己成背锅侠了。

是命古生要用青劫门胁迫幕觉山,枯寿丹也是命古生给的自己,但自己偏偏又无法辩驳。

算了!

最终,命夕龙摇摇头。

事已至此,他哪里敢去反驳命古生,反正和赵楚也有恩怨,这恩怨再加深一些,也无所谓。

有命古生在,赵楚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

“老三,听为师说句话,好吗?”

就在这时候,麻青劫苦笑着,制止了鲁初雪没理智的行为。

随后,五个弟子跪在麻青劫面前,一个个哽咽到难以呼吸。

不知何时,赵楚也缓缓走过来。

难受,赵楚心里五味陈杂,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难受。

虽然他和青劫门并没有太多交集,反而幕觉山才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对于这些师兄弟,他是打心眼的认可。

这个没有教过自己一招半式的师尊,赵楚原本有些距离感,但此刻他舍己为徒的行为,彻底让赵楚尊敬这个师傅,他能对别人这样,对自己,也一定不会犹豫。

随后,赵楚也准备跪下。

麻青劫的死,已经是定局,作为弟子,临死前,自己应该一跪。

“赵楚,你别跪。”

“你现在是乱星候,青劫门一时间无法摘下奸细的帽子,我不想连累你,如果认可我这个师傅,就听话!”

麻青劫看着赵楚,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溺爱。

这个十一徒,真的有出息。

“嗯!”

赵楚点点头,最终没有跪下,反而是蹲在麻青劫面前。

“你们好好活下去,不需要出人头地,不需要名扬四海,更不需要替我报仇,我只想你们能活下去!”

“从这一刻起,青劫门彻底解散,这是宗门最后一道宗规,也是至高宗规。”

“任何人,不得报仇!”

麻青劫抓着赵楚手腕,而鲁初雪等人早已经泪眼模糊,就连赵楚都没忍住,眼眶通红。

青劫门,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宗门,在经历了数不清的苦厄之后,最终走向落幕。

就如秋天的一片枯叶,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就这样随风而散。

苍凉,无助,又不得不面对寒冬凛至的结局。

最后的一条宗规,又何其的落寞。

这是一种无奈,一种对强权的妥协。

麻青劫知道,始皇龙庭太强大,这些弟子们如果一生背负着绝望的仇恨,只会永远痛苦着。

“可惜,青劫门太贫穷,直至解散,也没有什么东西能留给你们!”

“笑一笑,我想看着你们笑,就像小时候,你们嬉皮笑脸的样子!”

麻青劫抬起手臂,想要去触碰晁红浅的脸。

可惜,他堂堂洞虚境,胳膊和干枯的树干一样,连抬起手都要用尽全力。

这时候,五个弟子虽然还是老者的模样,但毕竟是保住了性命。

想要彻底恢复巅峰,麻青劫一个人,根本做不到。

“可惜,师傅还是无能,无法让你们彻底恢复,无能啊!”

麻青劫苦笑着。

这时候,他的脸上只有一层干皮,和阴森恐怖的骷髅一模一样,而且他满头白发已经全部掉光,此刻秃着头,异常难看。

赵楚低着头,他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哽咽的模样。

在自己的感知下,麻青劫应该还能活……一分钟。

“可惜,老夫濒死前,也无法再见老二一面!”

“其实无论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我都可以原谅你,都可以理解你!”

“之所以苦苦寻觅,为师不过是想问一个理由罢了!”

随后,麻青劫抬起头,枯黄昏花的双目,似乎要从天际的深处,看到自己的二弟子。

“嗯?”

一息之后,赵楚头皮突然一麻。

随后,他猛地转头。

咕咚。

赵楚喉咙干涩,狠狠咽了口唾沫。

而麻青劫的手掌,也彻底僵硬了下来。

咻!

轰隆隆!

是天幕被撕裂的尖锐巨响。

在天空深处,有一道人影破空而来。

这一刻,全场哗然!

咻咻咻咻!

接下来,便是数不清的兵刃出鞘之声,整片天空的气氛,几乎被冻结。

……

咚!

短短一个眨眼,一道白衣人影,宛如从天而降的彗星,他直接将身躯砸落在麻青劫面,坚硬的祭天台地面,赫然被砸出了巨坑。

这个人也没有二话,他只是跪下,将头磕重重在地上,从前至后,都没有抬起来。

不知何时,一摊鲜血,顺着人影的额头扩散开来。

他依旧没有抬起头!

幕觉山瑟瑟发抖,他不敢抬头,也没有脸抬头。

迟了!

为了堵住最后一次逆元通道爆发,他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虽然一路披荆斩棘而来,但终究还是迟了。

师弟们的毒已经爆发,他没来得及救,却赔上了麻青劫的命。

“老、老二……是你吗?”

“是你吗?”

麻青劫原本奄奄一息,此刻却突然有了力气,就如一个回光返照的老人,手掌颤抖着,就要将其扶起来。

咚!

幕觉山抬起头,他看了眼麻青劫,再一次将头狠狠砸在地面上,响声震天。

……

“叛逆者幕觉山,你竟然自投罗网,速速束手就擒!”

当幕觉山出现的一刹那,始皇龙庭的禁卫军顿时铺天盖地笼罩而来。

在祭天台上,命夕龙和命阳龙瞬间得到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立刻镇压幕觉山。

而命古生更是浑身颤抖。

他脸庞焦急,毫无顾忌的就要掠上祭天台,哪怕当初岁栢柯出现,他都没有如此急躁。

“命古生大帝,赵楚师徒告别,他幕觉山又不是神仙,逃不走的,你也不差这一秒钟去抓人吧!”

斩北海挡在命古生面前,拦住了其去路。

而问仙子也脸色不善,隐隐在威胁着命古生。

……

轰隆隆!

命夕龙和命阳龙根本不敢犹豫,他二人大袖一甩,凛冽的轰杀已经落下。

他们距离幕觉山最近,不可错过任何机会。

咻!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柄漆黑的古剑冲天而起,在地上画出一道剑痕。

嗡!

随后,天兵古剑插在剑痕之上,剑柄嗡嗡颤抖。

“谁敢越过此线,无论你是谁,你有什么背景……”

“杀!无!赦!”

赵楚话落,竟然有一层冰霜覆盖在沟壑之上。

随后,纪东元等人纷纷站起身来,一个个年轻的身影,矗立在剑痕之前,他们掌心里的碎虚灵宝,已经弥漫着凛冽的杀念。

面对庞大的始皇龙庭,这些年轻人无所畏惧,那一双双眼睛里,只有无边战意。

“乱星候,幕觉山是羿魔殿的叛逆,我等要立刻捉拿,迟则有变,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

命古生咬牙切齿。

“你面前那三个半步玄始境,也是羿魔殿的人,怎么不见你如此上心?”

“还是那句话,谁敢越过此线,杀无赦!”

赵楚冰冷的眼眸,杀意滔天。

“杀无赦?”

“乱星候,你是不是有些狂妄了!”

咻咻咻!

下一息,隶属于始皇龙庭的所有洞虚境全部掠上祭天台,与方三万等人遥遥对峙着。

一瞬间,会场的气氛便紧张了起来。

“谁敢动我楚宗的人!”

皮永宏站起身来,杀念冲天而起。

“罗商古,你干什么?”

这时候,蒋明寿一声惊呼。

他讶异的发现,罗商古这个不问世事的强者,竟然站在皮永宏身后,浑身弥漫着战意。

与此同时,斩北海也满头雾水。

薛崇明是他都敬重的强者,此刻竟然也站在了楚宗的身后。

“老夫和薛崇明宣布加入楚宗!”

话落,全场哗然。

蒋明寿满脸不可思议,而斩北海思索了几息,最终却点点头。

严格意义上来说,薛崇明早已经不算是斩苍生门的人,他资历太老,任何人都管不了,平日里确实也不问世事。

他既然选择了楚宗,应该有自己的打算,斩北海尊重这个前辈。

相长风等人面面相觑,怎么第三殿的幕觉山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

第三殿是独立出去的分支,他们第二殿也没有得到守护幕觉山的命令,最终只能冷眼注视着一切。

强者纷纷出现,竟然是生生制止了始皇龙庭的洞虚境强者们。

两方人员,陷入了对峙的状态!

……

啪!

这时候,一道响亮的耳光声,响彻大地。

“你,你还有脸回来?你对得起师尊,对得起青劫门吗!”

“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鲁初雪瞳孔猩红,他一把揪起幕觉山的头发,猛的就是一巴掌,打的后者鲜血横飞。

巴掌落下,鲁初雪的手掌都在颤抖,一根根狰狞的青筋浮现,他恨不得直接斩了幕觉山。

晁红浅等人也是咬牙切齿,满蓝憎恨的瞪着幕觉山。

如果不是这个二师兄,师尊根本就不会死,青劫门也不会散。

“幕觉山,青劫门要你的一个解释。”

深吸一口气,鲁初雪勉强冷静了下来。

他发现,幕觉山并没有什么意气风发,他身穿麻布孝衣,也是一副皮包骨头的憔悴样子。

……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030章 绝境,无路 下一章:第1032章 他天生倔强
热门: 睡偶 天惶惶地惶惶 九阳丹神 灵车 走阴人 横刀立马 万劫 不败战神杨辰 升级专家 独步天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