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世界的弃儿

上一章:第1027章 天运者,逆元禁欲 下一章:第1029章 幕氏皇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逆元禁域!

按照严格的地理来计算,这里是四大星域的最中央。

之所以被称为禁域,是因为这里常年遍布着一层恐怖瘴气,别说问元境,哪怕是洞虚境,也会彻底被瞬间剥夺生命。

甚至在远古时代,有半步玄始境的强者去探查,最终的结局也是丧命。

之后三千年,还有陆陆续续的人去试探。

但没有任何意外,所有去试探的人,全部死不见尸,永远被抹去了存在的痕迹。

根据史书记载,逆元禁域内的瘴气,就是苍穹乱星海最恐怖的怨气,能将任何人诅咒至死。

也有传言,在逆元禁域内,有恐怖的异兽,可以连半步玄始境都生生吞下。

甚至也有书籍流传,逆元禁域是九天仙域的放逐区,这里生存着被放逐的仙人,他们发了疯,所以半步玄始境都活不了。

各种版本的传言层出不穷,一代一个版本,一代一个花样。

但在流传的过程中,一代代的修士,却不知不觉神话着逆元禁域,早已经将这里描述成全天下最可怕的死地,最终久而久之,哪怕是五大超然实力都不敢去探索,更不用说其他一流势力。

况且,探索逆元禁域,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

根据历代的记载,勇于探索的修士们,除了将性命丢在逆元禁域,根本连一颗铜板都没有拿回来过。

如这样的地方,对任何人都没有吸引力。

逆元禁域的瘴气还在,禁域的边缘,还是一如既往的草木不生,一如既往的阴森恐怖。

但不知何时,在方圆九百里的逆元禁域中央,出现了一座座简陋的茅草屋。

光秃秃的大地,土壤枯寂,一眼望去,视线之内,死气沉沉毫无生气,而这些突兀的茅屋,宛如一颗颗枯朽的蘑菇,也算是独特的风景。

有了茅屋,便会有人,这里的质朴环境,其实更像是一座最原始的小村落。

没错,这就是一座村子,名曰天运村。

当然,天运村还可以称呼为另一个名字:第三殿!

王照初矗立在村口,已经呆滞了三天三夜,他平时除了去逆元通道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这里发呆。

曾经那双意气风发的瞳孔,如今充斥着落寞、悲凉、无助以及苦楚等等情绪。

地齐海在正南方。

这个位置,可以瞭望到南方,虽然在瘴气的笼罩下,洞虚境的视线,也仅仅只有一两里地,但王照初顺着南方,似乎可以将渴望与思念,也一起飘回丹青净地。

“照初兄,我等既然决定来逆元禁地,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家乡的一切,已经离我们而去。”

“现在的地齐海,人人都恨不得要饮我们的血吧!”

不知何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王照初身旁。

他一袭麻袍,整个人身上充斥着一股悲凉与落寞。

“洛天子,你后悔吗?”

王照初突然问道,他的嘴唇干裂,根本没有任何血色。

“悔啊!”

“肠子都悔青了,我恨不得生嚼了羿魔殿的圣尊。”

“但如果可以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逆元禁地,而不是留在道治门生等死!”

洛天子苦笑一声。

“为什么会是我们,为什么我们是乱星天运继承者,如果有选择,我宁愿当一个平凡的弟子,与宗门共进退,也不用承担这无休止的折磨!”

提起宗门,王照初瞳孔里似乎闪烁出一团火光,但也一闪而逝,随后便再次回归死寂。

这一步,根本就没有回头路。

“没办法,我们得到了乱星天运,成为了一代圣人,享受了所有的荣耀。”

“但与此同时,我们肩上的担子,也是史无前例的沉重,沉重到我们需要放弃以前所拥有的一切,我们的心,必须要装得下整个苍穹乱星海,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地齐海!”

洛天子转头。

距离天运村三十里的地方,有一道深不见底的恐怖巨坑,而笼罩在逆元禁地上空的瘴气源头,就来自那巨坑。

四大星域的强者们只知道争权夺利,却很久没有再观察过逆元禁域。

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逆元禁域瘴气所笼罩的面积,比起三年前,足足扩散了30里。

别看30里不远,洞虚境一个呼吸就可以穿越。

但要知道,这30里,仅仅是这三年扩散的面积。在此前几万年,这些瘴气也仅仅扩散了不到一丈而已。

细思之下,何其恐惧。

如果以这种速度扩散下去,用不了100年,深渊里的瘴气,将会彻底覆盖整片苍穹乱星海,到时候无论任何宗门,任何生灵,都将没有活路。

100年时间,瘴气覆盖广袤无尽头的苍穹乱星海,说出来似乎极度荒谬。

但如果你知道了这些瘴气的扩散方式之后,便会理解为什么如此恐怖。

细看之下,这些瘴气是一颗颗小水珠。

通体紫红,宛如一滴即将要干枯的粘稠鲜血,说不出的诡异。

这些小水珠会分裂。

对!

一成二!

二成四!

四成八!

八成十六!

就是这种成倍的扩散方式,令这些圣人意识到了危机,所以他们在羿魔殿圣尊的劝阻下,不惜一切背叛了宗门,不惜一切来到逆元禁域。

他们要舍生忘死,来阻止这场浩劫。

……

深渊黑洞,就是逆元通道。

根据羿魔殿圣尊所言,这是一条沟通着九天仙域最污秽之地的通道。

在远古时代,苍穹乱星海的存在,就是九天仙域用来排泄垃圾。这里本不该有生灵存在,其实从九天仙域那些仙人鄙夷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根本将讲苍穹乱星海的人当人。

垃圾,永远都是垃圾!

但苍穹乱星海有绝世强者,将这逆元通道彻底封印。

不知什么原因,九天仙域的强者都无法重新破开这通道,故而苍穹乱星海苟延残喘了几万年。

但近期,这通道开始松动。

九天仙域并不是一片太平,仙人们厮杀的过程中,会堆积怨气,会释放杀念,会残留憎恨。

因为他们是仙人,所以这些负面情绪,并不会随风而散,最终便汇聚到了逆元通道的位置,几万年以来,瘴气的数量,何其之多。

如果真的降临苍穹乱星海,这里将沦为浩劫地狱。

而阻止黑洞扩散的唯一方式,就是天运者的气血。

天运者的存在,羿魔殿圣尊都无法解释,根据他的猜测,天运血脉应该就来自当年封印逆元通道的那位强者体内。

而随着一代代血脉传承,继承了血脉的强者,都会在机缘巧合下,开启特殊的灵智,成为一个领域的最强者,理所应当得到圣人称号。

而到了王照初这一代,逆元通道出现了问题,他们的气血,则必然要用来加固逆元通道的封印。

其实这段时间,王照初等人成效斐然。

如果不是越来越多的圣人前来,逆元通道的瘴气,应该早已经扩散了三万里,附近城池和村落,也早应该沦为地狱。

而圣人们之所以允许羿魔殿开战,默认羿魔殿大开杀戒,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根据天运村的记载,苍穹乱星海目前存在的人族太多。人族多了,厮杀就会多,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怨气,各种负面情绪。

虽然这些冤气和瘴气无法比较,但胜在数量庞大,久而久之,会直接削弱腐蚀天运村气运,最终破坏对逆元通道的封印。

这一点,证据确凿。

在上古时代,苍穹乱星海确实每隔千年,便要进行一次滔天大战,战争的旋涡,会令半数的苍生死去。

而到了这个时代,已经千年没有战争过。

因为四大星域稳定,因为五大势力稳定,苍穹乱星海的修士人数,也早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

有数据统计,修士人数,整整比一千年前爆增了十倍。

何其可怕的数字。

羿魔殿的存在,就是要掀起战乱,削减人口,这是不得已的办法,可得平衡。

对于这一点,这些圣人们,根本就无法反驳。

妇人之仁,只会让所有人都死,他们必须要承受断臂之痛。

……

“咦,是幕觉山,你真的要离开逆元禁域吗?你要清楚,咱们这些人,体内早已经中了瘴气的毒,在这天运村,还有天运碑守护,只要离开这里,我们活不过三个小时!”

就在这时候,远处缓缓走过来一个人。

他浑身苍白色的麻衣,头上戴着白绫,一副守灵人的模样。

没错,此人正是幕觉山。

“命古生为了逼我说出无常幻晶的下落,杀了我的妻子,杀了我的师弟,今日青劫门也要被公开处刑,可笑那命古生竟然诬陷我师尊是奸细,还是要逼我!”

“现在地齐海所有人都以为,是我带着师弟们叛宗,连我师尊都要背着耻辱,当众被命古生杀害。”

“我已经压制了17次逆元通道,这一次我决定离开。这让人恶心的使命,我受够了,我也从来不是什么圣人。”

幕觉山紧紧咬着牙。

没错,他不是圣人,但最终也选择了使命,如今他已经无法在忍耐。

“命古生派人屠尽我所有师兄弟,这仇我必须要有个了断。哪怕我不是命古生的对手,但我的出现,可以给死去的师兄弟们正名,可以给师尊洗刷冤屈。”

“没时间了,命古生给青劫门所有人服下枯寿丹,他们寿元早已经干枯,现在不过是躯壳而已。只有洞虚境的命,才能换回他们的寿元,我应该死,一切都是我的罪。”

“至于自己这条命,死了其实才是解脱,对吗?王大师。”

暮觉山缓缓转头,他的两颗瞳孔,猩红的可怕。

“可是,我们体内的生机,已经被瘴气污染。你出去之后口不能言,神念无效,而是你只能活三个小时,根本来不及解释这一切啊。”

“而且,以命古生的性格,他根本不会听你的解释。”

王照初还想挽留幕觉山。

“是啊,命古生这个伪君子,他根本不会听我解释,他根本就心知肚明这一切,否则我的青劫门不会彻底沦亡。而且命古生要的也不是解释,他要无常幻晶的下落,他要成为真正的玄始境。”

“可惜,他在做梦。”

幕觉山话落,王照初和洛天子一愣,随后满脸阴沉。

晚了。

幕觉山已经开始焚烧寿元,准备破开逆元禁域的瘴气,一切,无法挽回了。

“临死前,我还有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我会让全世界都听到,是命古生冤枉了我师尊。假如青劫门的人命中无法逃过此劫,那我也选择和师兄弟们一起死。”

话落,幕觉山的身形,已经破空而去。

“可惜,我等也已经是活死人,这辈子不可能替幕觉山作证。”

洛天子长长叹了口气。

“我们比幕觉山幸运,起码没人迫害我们的师兄弟,他所承受的一切,真的太沉重。”

王照初摇摇头。

没办法,青劫门太弱,又掌握着突破玄始境的秘密,偏偏这个秘密还被命古生察觉,正巧赶上幕觉山选择来逆元禁域,一切就如被恶魔在背后操控着,令人绝望。

“照初兄,那枯寿丹,解药真的只有洞虚境的命吗?”

洛天子问道。

“嗯,只有洞虚境心甘情愿焚烧自己的寿元,才可以换回中毒者的生机,这丹药本无解。”

王照初摇摇头。

“命古生早已经给了幕觉山消息,他其实应该早点去舍命救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哪怕他去了,命古生也不会让他如愿。”

洛天子望着幕觉山离开的方向,觉得这个人,真的苦。

“唉,你想多了。”

“从青劫门被发现掌握着无常幻晶秘密那一刻起,他们这个宗门,就注定无人能活。”

“这无关幕觉山是否叛逆,堂堂始皇龙庭,有太多的罪名可以安插。”

“幕觉山之所以等到今日,他只不过是想趁着五宗大会,向全世界给麻青劫洗刷冤屈,仅此而已。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青劫门不存在了,他只想和师门的人,死在一起。”

“至于解枯寿丹的毒?我猜,那只是他安慰自己,有脸去见青劫门人的理由罢了。毕竟,他是整个青劫门的罪人。”

“从踏进逆元禁域这一刻起,我们便已经是整个世界的弃儿。”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027章 天运者,逆元禁欲 下一章:第1029章 幕氏皇朝
热门: 昙花梦 刀尖:刀之阴面 九州·缬罗(《斛珠夫人》前传) 玄镜司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欲望·金钱·谋杀 迷宫蛛 神弃之地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