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绝路,问卦子

上一章:第1021章 你个嘴碎的玩意 下一章:第1023章 青劫门从未叛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岁栢柯披头散发的站起身来,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之前的一点点从容不迫,活脱脱就是一个痞子去耍流氓,被人狠狠教训了一顿。

前所未有的杀气,使得岁栢柯眼眶里的火焰彻底迸发出来,令他附近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而在祭天台下,相长风等人被吓的魂飞魄散。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岁栢柯啊,在羿魔殿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别说羿魔殿,就是在整个苍穹乱星海,岁栢柯的大名都是如雷贯耳,他乃圣尊之下第一人,岁月山河四大长老之首,这才是整个中九天世界的巅峰人物。

可如今这样的绝世强者,竟然被一个问元境一招扫到天上,简直是奇耻大辱,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小鬼,你今天会死!”

岁栢柯咬牙切齿。

多少年了,自己竟然被一个蝼蚁给打了,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段时间羿魔殿南征北战,他甚至连半步玄始境都杀过,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羞辱。

啪!

谁知道,一道黑芒闪过,清脆的响彻荡漾开来,众人再一看,岁栢柯竟然是再一次被抽飞。

这一次,纪东元直接抽在了他脸上。

轰隆隆!

又一次高高飞起,又一次狠狠坠落。

这一次,岁栢柯半张脸都高高肿起,眼眶也一高一低,丑陋的可怕。

“见不得人吹牛逼,小爷也想死,你倒是来杀啊!”

纪东元提着天兵古笔,戏谑的笑着。

这家伙一个稀松平常的问元境,除了嘴碎,简直一无是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速速斩了这个蠢货!”

这一次岁栢柯不敢再招惹纪东元,这家伙就是个无知的蠢货,他可能根本都不懂岁栢柯名号的意义。

命怀丹这个肉身太弱,如果真的被纪东元打死,他岁栢柯到也没什么大碍,不过是灵魂受损,大不过恢复一个月。

可太丢人啊。

被一个问元境的小鬼打回老家,一定会被其他人笑掉大牙。

“遵命!”

原本围困问卦子的六个洞虚境立刻分出来两人,史无前例的恐怖轰杀,直接笼罩在纪东元身上。

在二人看来,一个问元境而已,一招便可以解决。

之所以两个人前来,是因为岁栢柯震怒,他们要一招将其轰成碎肉,这才能平息长老的怒火,否则他们都要遭殃。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杀从天而降,宛如山河坍塌,直接令虚空都崩开不少裂缝。

顷刻间,纪东元渺小的身影,已经被绝命杀招所笼罩。

轰隆隆!

轰隆隆!

然而,本该是粉身碎骨的纪东元,却没有束手就擒。

他大袖一甩,天兵古笔也挥洒出不少禁术。

大阵外,所有人紧张到窒息,纪东元会不会被一招轰杀,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两个洞虚境的杀招啊。

片刻过后,第一轮轰杀结束,硝烟逐渐落下。

羿魔殿的人咬牙切齿!

而地齐海的人,则缓缓松了口气。

纪东元完好无损,他身上根本连轻伤都没有。

而在其身旁,一个方头方脑的青年,正平举着一支长枪,其目光之坚毅,就如一百年没有流动过的泉水。

“老方,谢了!”

纪东元笑了笑。

如果不是方三万及时救援,他都有点危险。

洞虚境的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

与此同时,其余的问元境强者,也都陆续走了进来。

……

“天呐,这怎么可能,竟然全部都是碎虚灵宝!”

纪东元和方三万可以踏入祭天台,没有人意外,他们本身就是绝世天骄,更何况手持碎虚灵宝,一切理所应当。

可随着何江归也劈开了混元锁天阵的屏障,便令人难以置信了。

众目睽睽下,何江归的天兵古刀,竟然也是碎虚灵宝。

之后,是刘月月!

是蒋香意,是唐段颖,还有东平鲤,还有丁霆吕!

这些人手里的天兵,赫然全部都是碎虚灵宝!

看着东平鲤和丁霆吕也参与到了这次绝世厮杀,丹青净地和斩苍生门的弟子一片欢呼!

长脸啊。

特别是斩苍生门的阵营,早已经热血沸腾,将丁霆吕视为全新的偶像。

井青苏是最后一个进去的问元境,当然,他没有碎虚灵宝。

但井青苏给人的震撼,要远远超过别人。

只见他直接拿出十张撕虚神咒,生生将屏障轰开一道壁垒,随后其一道风刃斩出,便从容的踏入祭天台。

这令应离元宫的人难以置信,要知道,随手这么多符,他们都拿不出来啊。

而在净月宗阵营,净心漪看着林宏雁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的苦涩。

他眼睁睁看着林宏雁劈开了那洞虚境都无可奈何的屏障,随后横刀立马,与真正的洞虚境对峙着,他的背影,宛如一座高山,令人前所未有的安心。

可惜,从前至后,林宏雁再没有看净月宗一眼,这座山峰,从此与你不相见。

回想起林宏雁曾经傻傻的追求自己,净心漪就说不出的不痛快。

……

“该死,为什么全是碎虚灵宝!”

命古生疼啊。

眼看着十件碎虚灵宝出世,却没有一件属于始皇龙庭,他的肉都在颤抖。

要知道,这天兵塔,可是他命古生的法宝,他命古生耗费了无数资源,才勉强保持着它没有崩塌。

可辛苦了百年,最终却为别人做了嫁衣。

不甘心。

命古生真的不甘心,如果这么多碎虚灵宝在始皇龙庭,他还担忧什么,洞虚境的战场,始皇龙庭将势不可挡。

“命古生道友,感谢你的天兵塔!”

斩北海抱拳一拜。

“对,确实得感谢命古生道友大方,这碎虚灵宝,可罕见的很!”

路江离也连忙道谢。

“不客气!”

三个字几乎是从命古生牙缝里挤出来,他恨不得亲手将时间碎虚灵宝抢回来。

斩北海和路江离相视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理解命古生的心态,如果放在自己身上,也不可能痛快。

十件碎虚灵宝啊,竟然全部便宜了外人,他内心的创伤,可想而知!

……

“一群无知的蠢货,你们真以为掌握一件碎虚灵宝,就能斩杀洞虚境吗?”

“天真,简直天真的可笑!”

“这些碎虚灵宝虽然和你们血脉相融,但老夫拿回羿魔殿,便有办法解开封印,还得感谢你们如此愚蠢!”

岁栢柯咬牙切齿,随后狞笑一声。

这是意外收获。

整整十件碎虚灵宝,就连他都有些震撼。

地齐海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深厚的底蕴,而且全部都在问元境的手中,这就足够古怪了。

要知道,碎虚天宝可以洞虚境才有资格操控的法宝啊。

你问元境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真元去施展,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容易被反噬震伤自己。

“烂番茄脑袋,你废话真多,等小爷杀了这些洞虚境,一定会将你吊起来打!”

纪东元面色不善的盯着岁栢柯。

见状,岁栢柯悄然后退了一步,这家伙能施展禁术,速度奇快,以命怀丹的肉身,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咳……咳……

此刻,由于纪东元等人的搅局,问卦子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被六个洞虚境源源不断的围攻,他伤的不轻,特别是其中的两个洞虚境,他们同样有碎虚灵宝。

没错!

羿魔殿的人,同样有碎虚灵宝,如果不是问卦子以汪久弛的命当盾牌,他们甚至可以直接诛杀了后者,但即便是这样,问卦子也险象环生。

但此刻他连连吐出鲜血,状态明显很差。

对峙!

这一刻,十个洞虚境凝视着纪东元等搅局者,眼神里充斥着杀气,当然,还有不屑。

甚至有几个洞虚境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

没错,就是贪婪!

这十个蠢货胆敢拿着碎虚灵宝来找死,等杀了他们之后,这些碎虚灵宝,将全部是羿魔殿的战利品。

“你们所有人,听我号令,杀!”

井青苏没有浪费时间。

他大概判断了一下战局,直接下令。

纪东元和刘月月,联手去击杀一个洞虚境。

蒋香意和何江归一组,对抗着一个洞虚境。

唐段颖带着东平鲤,因为后者不是灵体,所以不能随心所欲的施展禁术,东平鲤战的有些吃力,唐段颖可以帮他。

林宏雁和丁霆吕一组,丁霆吕和东平鲤一样的吃力,所以他们这一组,挑选了最弱的一个洞虚境。

剩余六人,命夕龙,命阳龙和问卦子每人对抗两个。

而井青苏矗立在战场之外,准备随时救援。

要知道,洞虚境神秘莫测,纪东元他们随时有危险,这一战其实并不轻松。

当然,井青苏还要盯着岁栢柯,虽然这家伙只是个问元境,但也要防止其捣乱。

……

轰隆隆!

轰隆隆!

终于,举世瞩目的逆天厮杀,拉开序幕。

最勇武的一组,当属纪东元和刘月月,他们夫妻联手,几息时间便将一个洞虚境杀到角落,令其手忙脚乱。

其次是何江归那一组,也杀的有声有色。

唐段颖和林宏雁一组虽然不至于压倒对方,但也没有落得下风。

反而是洞虚境的厮杀,出了大问题。

命夕龙和命阳龙还好,主要的弱点,在问卦子这里。

羿魔殿一共有两件碎虚灵宝,他们当然不可能浪费在那些问元境小鬼的身上,更没有去对付命夕龙和命阳龙。

两件碎虚灵宝,全部用来招呼问卦子,因为他手里有汪久弛。

根本没有耗费多久时间,问卦子原本体内就有伤,此刻又被轰到了致命部位,随时可能倒下。

全场所有目光都汇聚在问卦子身上。

他的生死,几乎是决定着战局的胜负。

“糟糕,问卦子小心!”

问仙子一声惊呼。

突然间,围攻命夕龙和命阳龙的两个洞虚境,陡然抽身,他们抓住瞬间即逝的机会,来围攻问卦子。

手忙脚乱之下,问卦子再一次被逼入绝境。

“老道士,这一次,你必死!”

两件碎虚灵宝直接朝着问卦子命门斩来,可他在四个洞虚境的禁锢下,根本就难以动弹,甚至无往不利的肉盾牌,这一次也来不及挡在命门之前。

死亡!

这一次,问卦子面临着真正的死亡。

羿魔殿的洞虚境不是蠢货,他们经历了玄虚海和天相海大战,反而是最歹毒的猎手,能抓住任何稍纵即逝的机会。

反而是问卦子常年不参与厮杀,行动有些迟缓。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都紧张到难以呼吸。

绝境!

问卦子就如被悬挂在柱子上的囚徒,所有人都来不及救援。

而更加恶劣的情况,就是汪久弛。

……

“师傅,那些年轻强者,好像是北界域当初传送走的人。”

晁红浅越看纪东元等人越熟悉,虽然这些人脸上沧桑了很多,但五官轮廓没有太大变化。

当初北界域被逼到绝境,也只有晁红浅在场。

“嗯,这些人都是灵体,在苍穹乱星海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应该是下九天的人,没想到他们这么厉害!”

鲁初雪也咋舌。

原来不光赵楚,还有一批年轻的强者,竟然也已经超越了所有问元境,已经有资格和洞虚境分庭抗礼。

晁红浅叹息着摇摇头。

如果这些人回归北界域,也不知道中央域那些曾经欺压北界域的问元境至尊,会不会被活活吓死。

要知道,以如今赵楚的实力,一指头便可以弹死一个问元境,况且,下九天世界的问元境,还是最弱的那种。

“师傅,您……”

这时候,鲁初雪发现麻青劫面色阴沉,有些不正常。

不,不对!

确实不正常,此刻的麻青劫,竟然……不再是问元境。

对!

鲁初雪终于明白了麻青劫到底哪不正常,他猛地发现,不知在何时,最熟悉的师傅,竟然成了洞虚境。

千真万确的洞虚境。

这简直难以置信,甚至附近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察觉。

……

“麻青劫道友,接符!”

眼看着问卦子就要命丧九泉,这时候井青苏一声大喊。

随后,一叠撕风神咒朝着麻青劫飞来。

“多谢!”

下一息,全场震撼。

只见麻青劫身形一闪,掌心里便接过撕风神咒。

随后,麻青劫悍然出手,围攻问卦子的六个洞虚境,瞬间被一一震飞,他们甚至连入虚的资格都没有。

又一个洞虚,出世!

……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021章 你个嘴碎的玩意 下一章:第1023章 青劫门从未叛变
热门: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巫域 无罪辩护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第十三只眼 十州风云志 看不见的嫌疑人 狂神 少帝他不想重生 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