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从天而降

上一章:第1018章 混元锁天阵 下一章:第1020章 无法挽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阁下就是岁月山河,四大长老之一的岁栢柯吧,早闻你一手离魂附体的手段通天彻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祭天台上,所有人紧张到难以呼吸。

问卦子看着命怀丹的肉身,声音说不出的森寒,与此同时,他的掌心里已经在凝聚着杀招。

问卦子身旁,命阳龙和命夕龙也蓄势待发。

但面对十个洞虚境降临,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胜算。

岁栢柯的出现,简直骇人听闻。

“哈哈,主要还是命怀丹配合的好,如果不是他对始皇龙庭有天大的怨气,老夫这次夺舍,也不会成功!”

“毕竟老夫本体还在玄虚海,如此遥远的夺舍,也很吃力。”

“只是有些可惜,这幅肉身前不久才突破到问元,修为太弱,有些不习惯!”

岁栢柯抬起胳膊,微微握了握手掌,而后失望的摇摇头。

他眼眶里的血光,越来越妖异,不少人多看几眼,甚至都头晕目眩,几乎是灵魂都被抽出去的感觉。

岁栢柯的言语不激烈,甚至还颇有礼貌。

但他话音落下,全场的洞虚境,包括五个圣尊,全部寒着脸不说话。

短短几句自我介绍,包含了太多的恐怖含义。

跨越玄虚海,直接以夺舍的形势出现在地齐海,这就已经是神迹般的存在,起码地齐海的五个圣尊做不到。

他们不光做不到,甚至都不敢想。

“岁栢柯,虽然你的夺舍神通很厉害,但可惜,仅凭借这十个洞虚境,根本不可能带走汪久弛!”

命古生冷冷注视着岁栢柯。

肉身是自己的儿子,可如今的灵魂,却早已经是岁栢柯。

哪怕岁栢柯解除了夺舍,命怀丹恢复神智,他也已经是地齐海的千古罪人,是始皇龙庭的耻辱。

命古生只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是奇耻大辱!

“你多虑了,既然我岁栢柯来了,就一定会将汪久弛领走!”

岁栢柯满脸平静,他就如在阐述着已经发生的事实,根本容不得有人质疑。

“岁栢柯,你凭什么这么自信?简直荒谬!”

命古生咬牙切齿。

岁栢柯越是平静,给他的压力就越大。

“你们地齐海能不能换个人来说话,老夫不屑和头顶绿光的人交谈,他不配当男人!”

“路江离你身为一代丹师,有时间去替命古生瞧瞧病,万一他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你也帮帮他,堂堂半步玄始境,却是个绿王八,这种身份,着实太可怜!”

岁栢柯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可惜是嘲笑。

一个男人最怕被嘲笑什么?

第一,短细小。

第二,起不来,时间短。

第三,那就是绿帽子!

“岁栢柯,寡人今日杀了你祭天!”

命古生咬牙切齿,就要不惜一切冲上去和岁栢柯拼命,可惜却被相长风三人阻拦。

岁栢柯嘲笑命古生,三样全占。

而且还是用命古生儿子的嘴在叙述,其羞辱之歹毒,简直是史无前例,命古生肠子都差点被气断。

“冷静,这是岁栢柯的激将法,他为人阴险,不要上当,更不要动气!”

问仙子拍拍命古生肩膀。

这命古生天赋极高,且有洪涛大略,是地齐海万年不出其一的绝世人物,但他的缺点,就是太功利,也很容易被人利用情绪。

现在地齐海需要冷静下来,考虑应对方法,而不是歇斯底里的开战!

嘎嘣!

命古生狠狠一捏拳头,最终还是忍住了怒气。

空气沉重,压抑到令人喘不过气,会场所有人都难以呼吸,面对无能为力的事情,没有人能轻松。

“问卦子道友,你先直接斩了汪久弛吧!”

下一吸,命古生寒着脸道。

他的瞳孔布满血丝,已经震怒到极致。

一切的对峙,一切的根源,全部来自汪久弛这个人。

只要这家伙死了,什么岁栢柯,你还不是乖乖滚回玄虚海。

还有汪久弛,他命古生这辈子最耻辱的名号,就是拜汪久弛所赐,如果不是为了五宗大会祭天,他早宰了这个蠢货了。

然而命古生也没有想到,汪久弛竟然会引来这么多麻烦,使得五宗大会完全变了意义。

闻言,问卦子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满脸抱歉的苦色。

他也想斩了汪久弛,可惜,对面有十个同阶洞虚境,光是气息,就已经将他压制到无法动弹。

能保证汪久弛还在自己手里,已经是问卦子的极限。

十对三,问卦子三人面临的压力,别人根本无法理解。

“哼,绿王八的思维,简直可笑!”

岁栢柯一声讥笑。

四大圣尊也摇摇头,关乎到男人尊严的问题,确实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这么明显的情况,命古生居然都没有察觉。

被十个洞虚境威胁着,问卦子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出手。

“该死!”

“不过你羿魔殿的嚣张日子,也该到头了!”

命古生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急躁,随后,他咬牙切齿,抬头看着天空:

“困阵,可不仅你羿魔殿有!”

……

“糟糕,是困阵!”

“岁栢柯长老不好,始皇龙庭也祭出了困阵,锁死了五宗大会方圆百里的空间,洞虚境根本无法离开!”

这时候,相长风一声惊呼。

果然,随着相长风话音落下,一层淡淡的鎏金色屏障,直接是如锅盖一样,彻底扣在了五宗大会的会场。

羿魔殿那些洞虚境眉头一皱,他们感觉到了空间被封锁的气息。

没错,始皇龙庭施展的困阵,和混元锁天阵有异曲同工之效果,都可以短暂的封死一片空间,令洞虚境无法入虚逃离。

“哼,你岁栢柯并不是全能的神,类似混元锁天阵的困阵,我始皇龙庭也不是没有!”

“寡人承认,你的出现,很令人意外。”

“但那又如何,你这十个人,哪怕夺走汪久弛,也不可能从这里带走。”

命古生满脸寒霜。

“这……”

相长风等人面面相觑,满脸不甘心。

命古生说的没错。

混元锁天阵,彻底封锁祭天台,隔绝了地齐海去对抗十大洞虚境的路。

而始皇龙庭的鎏金大阵,同样也隔绝了十大洞虚境逃离的路。

哪怕他们拯救了汪久弛,也根本无法从这里离开。

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魏一禅的传音玉简响起!

“糟了!”

“黄陵海五大圣地有异动,每宗大概有5个洞虚境,正在朝着始皇龙庭赶来!”

魏一禅看了看掌心里的情报,脸色漆黑的可怕。

祸不单行。

黄陵海五大势力终于收到了命古生等人的求援,他们两大海域结盟,如今地齐海被逼迫的节节败退,黄陵海的援军很快就到。

当然,黄陵海的五大圣尊不可能亲自前来,那样的话,很可能被羿魔殿趁虚而入。

要知道,羿魔殿不光觊觎地齐海,黄陵海也是迟早要攻陷的地方,只不过谁都不清楚那个海域被率先开启战争。

所以,黄陵海也没有派遣真正的核心的援军,但每宗5人,一共25个洞虚境,也已经是滔天助力,起码对付羿魔殿31个洞虚境,两大海域的联军,足以碾压。

顿时间,羿魔殿的人开始惴惴不安!

他们倒也不怕被杀,大家都是洞虚境,最多狼狈一些,困阵持续不了多久。

就是可惜,岁栢柯好不容易夺舍降临,却根本无法带回汪久弛,这才是最大的损失。

果然,援军瞬息而至。

命古生冷笑一声,他大袖一甩,鎏金大阵开启裂口!

咻咻咻咻!

顿时间,从黄陵海赶来的25个洞虚境强者从天而降。

宛如神兵天降,欢呼声瞬间咆哮而起,黄陵海之前来的那些宾客更是热泪盈眶,只有经历过生死危机,再见到宗门里的强者,才会有那种归属感和安全感。

“欢迎诸位道友助阵,地齐海没齿难忘!”

命古生冲着25人抱拳。

其余四大圣尊也微微抱拳,给予了他们最高礼节。

虽然命古生等人贵为圣尊,但这些人毕竟是雪中送炭的存在,谁都不能怠慢。

“对抗羿魔殿贼子,是我两大海域共同的目标,义不容辞!”

净月宗的洞虚境上前一步,也抱拳一拜,算是还礼。

双方强者汇合,使得地齐海瞬间占了上风,如今会场内的洞虚境,地齐海已经超越了羿魔殿三倍。

哪怕用两人去牵制对方一人,也有了富裕的强者,可以去做一些其他事。

比如……去摧毁祭天台上的混元锁天阵!

……

相对于地齐海修士的亢奋,羿魔殿的人明显脸色凝重,察觉到了危机。

相长风三人气的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最后,相长风三人将目光看向了岁栢柯。

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听命行事了,但愿,这长老能有什么底牌。

然而,相长风满脸迷茫!

岁栢柯依旧保持着淡漠的表情,哪怕25个援军从天而降,也没有引起他的动容。

当然,一些有心之人发现,岁栢柯眼眶里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更加猩红,更加深邃,隐隐之间,似乎形成了两道旋涡。

而在岁栢柯对面,问卦子、命夕龙和命阳龙严阵以待。为了安全起见,汪久弛甚至被问卦子亲手抓在手里,混元锁天镇被轰碎之前,他绝对不允许汪久弛被岁栢柯劫走。

连岁栢柯都能惊动,这汪久弛的命,可想有多么珍贵。

岁栢柯身后,十名洞虚境面色阴翳,也已经将杀念笼罩在三人身上,虽然洞虚厮杀,短时面内不可能有结果,但他们也要抓紧一切时间,先将汪久弛抢回来。

而其他人则早早躲在边缘,生怕被洞虚级的厮杀波及到自己。

麻青劫等人也退到最边缘,一个个神情肃穆的警惕着战场。

……

空气凝固,天幕暗沉,似乎连苍天都要坍塌下来。

紧张的气氛,令会场没有一丝风,虽然空气森寒,但所有人都是浑身的冷汗,一张张脸凝重的可怕。

咔嚓!

突然间,大地在沉重的对峙下轰然崩裂,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宛如是一道丑陋的伤痕,趴在双方阵营的正中央。

这时候,对峙的画面更加紧张。

轰隆隆!

终于,在五大圣尊的授意下,地齐海接近20个洞虚境上前一步,前所未有的恐怖轰杀,全部轰落在混元锁天阵之上。

天翻地覆,大地震荡,滚滚音浪令人头晕耳鸣,哪怕问元修士都狠狠压制着体翻滚的气血,生怕被震出伤来。

这一次的联手齐轰,洞虚境们根本没有留手。

可惜,地齐海的人失望了。

五大圣尊寒着脸没有说话。

硝烟落下,岁栢柯依旧是那副淡漠从容的样子,他面前三尺,就是混元锁天阵的屏障。

面对接近20个洞虚境的轰杀,这屏障赫然是纹丝不动,甚至比之前还要坚韧。

“不对劲,这困阵的壁垒,似乎比之前还要厚!”

问仙子率先发现端倪,他言语说不出的凝重。

……

“好奇特的困阵,竟然能够反吸收洞虚境的真元,幽羿羽的遗藏里都没有这阵法的记载,看来并不是来自羿魔殿!”

远处,赵楚一直矗立在远处的虚空,沉默着。

他脑海内的神念之力即将突破,这时候赵楚的感知也越来越敏锐。

在他的视线里,由于20个洞虚境的联手一击,混元锁天阵比之前还要坚韧,这20个人,根本就是替大阵输送养料,只会令大阵越来越坚固。

“青劫门的人,应该不会有危险!”

赵楚也观察了一会,他发现这个岁栢柯心气极高,从前至后,只要是躲藏在远处的问元境,不管是囚徒,还是禁卫军,他都没有正眼一看。

对,这是一种上位者的骄傲。

就如赵楚前世打网络游戏,他在通关副本的时候,虽然可以一剑斩了小怪,但却根本不愿意去浪费时间。

岁栢柯就是这种心态,问元境根本不配他出手。

反正麻青劫等人没有危险,赵楚反而没有太紧张,羿魔殿和地齐海争锋,其实和他没有多大关系,他也懒得再费心力去管。

“赵楚,把那个汪久弛抓住,他有大用!”

然而,赵楚心里刚刚有偷闲的想法,洪断崖的声音,便直接出现在了脑海。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1018章 混元锁天阵 下一章:第1020章 无法挽回
热门: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万界无敌 天道图书馆 无尽神器 降灵家族 ABO特浓信息素 十州风云志 黄龙真人异界游 龙王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