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苦泪

上一章:第904章 大获全胜 下一章:第906章 不用客气,也不用道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空中的厮杀,人们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在苍穹乱星海,洞虚境之间的对轰,往往都没有什么结果,起码不会真的有人死。

虽然皮永宏炼制出了诛虚散,掌握着诛杀刘竹烙的资格,再加上赵楚的落轨蚊,后者根本没有活路。

但可惜。

这里是丹青净地,这里还存在着一个真的巨擘。

地齐海五大巅峰强者之一,路江离!

据说五大超然势力的圣尊,其实力都已经超越了洞虚境,朝着更高的阶段突破。

所以,在大部分的是岁月里,这五个巨擘,都在闭死关,不得有任何人打搅。

而今日,刘竹烙面临生命危险,他必须要付出一切代价,惊动路江离。

……

三分钟。

路江离在圣尊山布置的结界,需要三分钟才能破开。

不知不觉,皮永宏歇斯底里的轰杀了刘竹烙二分钟,然而,后者虽然奄奄一息,但依旧是顽强的活着。

毕竟是洞虚境,只要能留下这条命,就一切皆有可能。

况且,这里是丹青净地,刘竹烙会得到最好的医疗。

所以,他只需要做好一件事。

防御!

死命的防御,死命的守住自己的命,足矣。

还剩下一分钟。

刘竹烙已经被轰到面目全非,他一颗眼珠子爆裂,另一个眼珠子狰狞的瞪着皮永宏,说不出的狰狞。

没问题!

刘竹烙大概判断了自己的肉身强度,又计算着皮永宏的轰杀。

他一定能抗住这一分钟。

毕竟,皮永宏的真元也已经枯竭,他虽然立于不败之地,但要杀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皮永宏,老夫的命,就近在眼前,可你偏偏杀不了,遗憾吗?愤怒吗?悲哀吗?”

“哈哈,皮永宏,你为什么用黑雾当着自己的脸,让天下人看看,你到底多么丑陋!”

“皮永宏,你就是个妖怪,你就是人和野兽生下的杂种!”

“皮永宏,你不是爱上了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吗?你们都要妖物,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哈哈!”

刘竹烙嘲讽着皮永宏,尖锐的笑声,不断回荡在天空,久久不散。

皮永宏睚眦欲裂,歇斯底里的轰杀。

“皮永宏,你知道纤柔死之前,经历过什么吗?”

“当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脱了裤子,就是给那个妖物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哈哈!”

“纤柔他还装纯情,捂着眼睛。他一个男人,装什么纯情。大家都是男人,他装什么装,装什么?”

“哈哈!”

“那种祸害,妖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皮永宏,你告诉天下人,你这个丑陋的妖怪,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喜欢穿女人衣服,喜欢涂脂抹粉的男人。”

“说啊,你和天下人说,你是个男人,你爱上了一个男人。”

刘竹烙狂笑着,鲜血溅了皮永宏一脸。

嘲笑!

那是一种骨子里的嘲笑。

“住口!”

“蠢货,你住口!”

“羞辱我可以,不准你羞辱纤柔,住口!”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皮永宏的轰杀,更加如疾风骤雨。

但由于愤怒,他的轰杀,已经太过于残暴,根本没有了之前冷静的章法。

这样一来,虽然看似更加恐怖,但没有了准星,刘竹烙承受的伤反而是更小。

纤柔!

就是皮永宏心底最深处,最薄弱的一块软肉,谁都没资格触碰。

每次想起,皮永宏都肝肠寸断,几乎癫狂。

悄然之间,皮永宏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真元,更加稀薄。

“纤柔仙子,哈哈,荒谬!”

“如果一个男人穿女人衣服,就能称之为仙子,那这仙子之名,和屎狗,又有什么区别?”

“仙子,我呸!”

“也只有就你这种丑陋的妖物,才会认为他是仙子,恶心,我呸!”

刘竹烙变本加厉,言语越来越歹毒。

而他的眼睛里,却隐藏着一抹狡诈。

皮永宏太容易激怒,如果是公平厮杀,激怒了这家伙,就是在找死。

但现在二人都已经真元枯竭,想要大量的浪费皮永宏真元,当后者发怒之后,过量的消耗,是最佳的对策。

刘竹烙成功了!

“闭嘴,让你闭嘴,闭嘴!”

皮永宏撕烂了刘竹烙的嘴,可对方还在用神念之力扩散音波。

癫狂!

皮永宏七窍流血,早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

“唉,皮永宏,也是个可怜人!”

“但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

丹青净地大胜,右殿护法总算松了一口气。

此刻天空中的洞虚厮杀,使得他心里也有些不服输。

毕竟是内战,是丹青净地的丑事。

“如果皮永宏也真心效力丹青净地,该是多么强大的助力。”

“不过等刘竹烙惊动圣尊之后,后续事宜,就由圣尊处置吧。起码在我掌管丹青净地的时候,宗门没有承受太大的损失。”

右殿护法又看了眼赵楚。

说起来,赌斗三场,赵楚三战三胜。

如果没有赵楚,他也该找圣尊谢罪了。

还有个道源齐相炉,右殿护法也不知道该如何找赵楚提起。

这种至强法宝,哪怕在羿魔殿,也是震教之宝的存在。

一切,还是等圣尊出关吧。

旭芸霜早已经浑身无力,四平八稳的瘫在地上,事情结束之后,她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后怕,大脑一片空白。

至于刘竹烙和皮永宏,在她心目中都不是什么好人,谁死了都无所谓。

温庭尘依旧是守护在赵楚身旁,保持着安全距离。

以赵楚如今的天赋,他怕羿魔殿会发疯。

当然,温庭尘也清楚,皮永宏要杀刘竹烙,已经是奢望。

……

轰隆隆!

轰隆隆!

圣尊山的屏障,越来越稀薄。

大概只剩下30秒左右,应该就会被轰开。

刘竹烙狼狈到了极致,随时可能咽气。

但他的笑容中,却充斥着胜利的喜悦。

“皮永宏,你敢爱男人,难道不敢让全天下知道吗?”

“堂堂纵横苍穹乱星海的大魔头,不敢承认自己爱上个男人吗?”

“承认啊?”

“对着全天下的人说,纤柔是个男人,你爱上了这个男人。”

“为了这个男人,你甘愿堕落成魔,人不人鬼不鬼,你说啊!”

皮永宏的轰杀越来越无力。

愤怒使人失去理智,愤怒也会加速力量的消耗。

“皮永宏,你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

“你长的丑陋,你爱的人卑贱,你的下半生,必然是被圣尊镇压。”

刘竹烙松了口气。

闹剧,结束了。

虽然皮永宏炼制出了诛虚散,但这里毕竟是丹青净地。

他也有着自己的软肋。

“该死,就差一步!”

皮永宏咬牙切齿,他红着眼,歇斯底里,可浑身上下,怎么都催动不出一点点力气。

哪怕天魔解体,也不可能在三分钟内将刘竹烙轰杀。

远处圣尊山的屏障,即将被破。

他不怕圣尊的镇压,但他怕刘竹烙继续活着,他受不了这个人活着。

天意!

难道这就是天意!

皮永宏的眼角,流淌出两行猩红的苦泪。

真的是苦泪!

苦了一世情。

苦了千年泪。

仇人近在眼前,却无法手刃,这是多大的悲哀。

……

天地寂静。

所有人都盯着破碎的天空看去,一股苍凉的悲伤情绪,宛如刮骨的刀,令苍生都难以呼吸。

淅沥沥!

淅沥沥!

不知何时,倾盆暴雨,并没有经历小雨的缓冲,就直接是倾泻而下。

雨,也是苦涩的雨。

就如皮永宏不甘心的泪。

……

“老皮,这是你欠我的第二个人情。”

“欠了我赵楚的情,迟早都要还,不得抵赖!”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赵楚大袖一甩,一道炽热的匹练,竟然是拔地而起,笔直的朝着皮永宏飞去。

轰隆隆!

轰隆隆!

雨幕被火焰匹练生生撕裂。

整个天空宛如一块黑布,被一分为二,方圆十里的空间,都已经扭曲。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夹杂着雨点拍打大地之音,挤压着尖锐的破空之音,这混合的声音,令人瑟瑟发抖,令人不安,令人恐惧。

万众瞩目之下,皮永宏的头顶上空,绽放出一团炽热到无与伦比的庞大火球。

人在火球之下,渺小如蝼蚁,火球似烈阳坠落。

道源齐相炉。

可粉碎虚空,可诛杀问元。

皮永宏手臂高高举起,方圆三丈的雨幕,直接被火焰蒸发。

从地面仰视而去,皮永宏就如被点燃了愤怒的火焰巨人,他要复仇,他要杀戮。

他要焚尽世间一切不甘。

他要用仇人的命,来赔偿当年爱人的委屈,爱人的泪珠。

这段仇恨,我酝酿了一千年。

“你、你……你……”

眼看着圣尊山即将破封,只剩下了十秒不到。

异变突起。

原本胜券在握的刘竹烙,直接被吓到魂飞魄散。

道源齐相炉。

这尊诛杀过无数洞虚境的神炉,为什么会到了皮永宏的手里。

……

“糟糕!”

几个呼吸之后,右殿护法头皮一麻。

完了。

这是他内心的声音。

随后,右殿护法大袖一甩,身躯便是破空而去。

事已至此,他只能不惜得罪皮永宏,也要保下刘竹烙的性命。

但可惜,二人厮杀的过程中,紊乱真元,在空中形成了一层乱流屏障,哪怕他同是洞虚境,也不可能瞬间抵达啊。

“皮永宏,你先住手,有话好好说。”

右殿护法焦急吼道。

……

“刘竹烙,你,终于可以死了。”

平静!

眼看着道源齐相炉坠落,皮永宏在这一刻,竟然是出奇的平静。

没错。

覆盖在他脑袋上的黑雾,逐渐消散。

那张脸,依旧怪异,依旧丑陋。

但却露出了并不熟练的笑容。

咔嚓。

神炉落下,刘竹烙的脑袋,直接在丹炉下粉碎。

齑粉。

他的头颅,直接被镇成了最原始的粉末,比黄沙还要细,哪怕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再次复原。

咔嚓!

咔嚓!

咔嚓!

随后,是他的脖颈,他的胸膛,他的躯干。

刘竹烙的气息,也在缓缓消散。

就像是风干的馒头,在铁锤之下,逐渐碎裂。

远处。

疯狂捶打圣尊峰的雷浆巨狮,也烟消云散。

原本已经稀薄到即将破碎的屏障,缓缓恢复着厚度,一如之前没有被破坏过,一切如初。

圣尊路江离,终究是没有出现。

……

“该死!”

右殿护法直接愣在虚空,身躯僵硬到宛如被冰冻。

随后,他一声怒吼,咆哮着内心的愤怒。

死了!

堂堂洞虚境强者,丹青净地的副尊主刘竹烙,就这样被轰成了齑粉。

粉身碎骨,没留下任何活在人世间的一点证据。

……

死寂!

全场没有一点声音。

能见证一个洞虚境的陨落,是何等的荣幸,是何等的运气。

哪怕是输了三场比斗,垂头丧气的南休城等人,也目瞪口呆的抬起头。

死了!

真的死了,死的没留下一点点痕迹。

滂沱大雨,越下越猛,仿佛是刘竹烙的哭丧之音。

噗!

远处,问罪山之上,刘顾辉的尸体,也从锁链上坠落而下,就像是给他爹磕了最后一个响头,送了终。

……

“我皮永宏,从来没有否认过对纤柔的爱!”

“她是男是女,又如何?”

“她是人是妖,又如何?只要她是纤柔,就已经足够!”

轰隆隆!

道源齐相炉从天而降,皮永宏归还了赵楚。

随后,他身披着孤独,背负着落寞,眼眶里滴淌着懊悔,一步一步朝着元净峰走去。

沿途人群纷纷避让,生怕一不小心惹怒这个魔头。

走到赵楚身旁的时候,赵楚只是平静的拍了拍皮永宏肩膀,并没有多说话。

“赵楚,老夫欠你两个人情,你要我的命都可以,但唯独别阻止我杀王照初!”

皮永宏的声音,干涩尖锐,令人耳朵刺痛。

闻言,赵楚无奈的点点头。

尊重皮永宏,更应该尊重王照初。

虽然两难,但赵楚明白,你没有经历过别人的人生,你根本就没资格,去冠冕堂皇的劝阻别人放下仇恨。

南休城等人躲的远远地。

终于,他身影越来越远,众人已经看不清楚。

但赵楚清楚,纤柔仙子的墓,就在元净峰。

皮永宏一定有话和她说。

……

轰隆!

也就在这一刻,十里外的虚空,陡然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

震天动地。

刹那间,所有人转头,再次惊愕。

自爆。

是问元境自爆的气息。

“是庄司归,庄司归自爆了!”

随后,一个修士惊呼一声。

“皮永宏带来的两个天择修士呢?他们死了吗?”

“庄司归既然已经自爆,一定会拖他们二人丧命,这还用说?”

“也对,毕竟敢越级杀问元的青年,寥寥无几,他们还达不到左宆罗那个层次。”

众人议论纷纷。

当然,无论是庄司归还是纪东元和刘月月,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咻、咻!

然而,下一息纪东元拉着刘月月的手,平静的踏剑回来。

二人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任何伤势。

“这个家伙,比一般问元境好像厉害点,杀起来费了点力气。”

纪东元坠落到赵楚面前,叹了口气。

毫发无伤。

在纪东元的身后,悬浮出一道杀环。

这是越界杀戮的证据,血淋淋的证据。

在场问元境再看这二人,瞳孔里已经充斥着忌惮与恐惧。

这一届的年轻人,难道已经恐怖到了如此地步,庄司归可以不是寻常问元境啊。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904章 大获全胜 下一章:第906章 不用客气,也不用道谢
热门: 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 风诡传说(风鬼传说)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珠穆朗玛之魔1 无上真身(道尽轮回) 独步山河 狼皇 影子 中国龙组3 黑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