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至高荣耀,你不得染指

上一章:第888章 旭芸霜的哭 下一章:第890章 问元抬轿,魔头降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死寂!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刘顾辉身上。

一瞬间,被铺天盖地的目光笼罩,刘顾辉虽然也是个问元,但却差点窒息过去。

虽然大脑几乎是空白的状态。

但他还是能感觉得到无数眼神里的愤怒、憎恨。

当然,还有讥讽,有嘲笑。

无数复杂的眼神下,刘顾辉就如一个被吊起来的野兽,他的下场,就是被人乱刀砍死,就是杀了祭天。

“不可能!”

“我做的很缜密,莫晋阳怎么可能看出来?”

“其他人更不可能看出来,一定是弄错了!”

狠狠的摇了摇头,刘顾辉猛地转头。

“莫晋阳,明明就是旭芸霜出现了失误,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

寂静的现场,刘竹烙这声愤怒的质问,无比响亮。

他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话落,全场哗然!

这家伙,明明药材都要拿出来,临时扔回去换药,别说丹师,就是普通修士都能看出蹊跷。

他竟然还敢反驳?

大庭广众之下,此人不要脸了?

旭芸霜失魂落魄,只是无助的哭啼,她甚至都懒得去争辩。

争辩又有什么用。

明明有一半的机会赢,因为自己人愚蠢,输的一败涂地。

丹青净地的丹师们怒目而视,光是愤怒的眼神,就足够将刘顾辉烧成灰烬。

“你们看什么看?”

“明明就是旭芸霜的失误,才造成炸炉,都看我干什么?”

刘顾辉又是一声怒吼,宛如一条吃不饱饭的疯狗。

他不断给自己暗示。

绝对不可以露怯,否则真的说不清。

“刘顾辉,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吗?”

温庭尘气的手掌都颤抖。

怪不得丹青净地的弟子,一年不如一年。

如果再多一些刘顾辉这样的蠢货,根本就用不着羿魔殿的人杀过来,丹青净地自己就会落寞下去。

果然!

温庭尘话落,丹青净地的人更加愤怒。

“我呸!”

“旭芸霜炸了丹炉,我悔改什么?”

“你们凭什么将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宁愿相信王照初那个罪人的徒弟,却不相信我吗?”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失控,温庭尘的身上,甚至弥漫出了森森杀气。

刘顾辉彻底慌了。

他歇斯底里的辩解着,吐沫横飞,瞳孔里满是血丝,和疯子一样。

刘顾辉不傻,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温庭尘是真的想杀自己。

甚至在其他的护道长老身上,同样有凛冽的杀念。

死寂!

人们的目光却越来越冰冷。

远处羿魔殿的修士,嘲笑的更加肆无忌惮。

“爹!”

“宗门必须要严惩旭芸霜,原本能赢的赌斗,因为她的失误,我们输了!”

最后,刘顾辉黔驴技穷。

他猛地跑向刘竹烙。

自己的爹,是丹青净地副尊主,温庭尘都不敢继续放肆。

“跪下!”

然而,刘顾辉刚刚跑过去,便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压迫。

咔嚓。

还不等他一句话说完,刘顾辉浑身骨骼被折弯,膝盖直接粉碎。

“爹……”

刘顾辉抬头,瞳孔里充斥着恐惧。

“自尽吧!”

“死的有一点尊严,像一个男人。”

“刘家的脸,已经被你丢尽。除了死,你没有其他路!”

沉重的叹息了一声。

刘竹烙纵然有一万个不舍,但今日涉及的事情太大,不光是丹青净地。

在场还有地齐海的强者。

况且,右殿护法不会允许刘顾辉活下去。

他的罪孽,无法赦免。

“爹……我错了,饶命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是失误,真的是失误啊!”

这一刻刘顾辉真的是被吓到魂飞魄散,连亲爹都不包庇自己,足以证明事情早已经败露。

他嚎啕大哭,内心彻底乱了。

“自作孽不可活,别哭……死的有点骨气!”

看着刘顾辉这幅没出息的样,刘竹烙恨铁不成钢。

他不忍亲自出手,况且也想让刘顾辉死的有尊严一些,挽回一些刘家的脸面。

“爹,对不起,孩儿真的痛,真的坚持不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

刘顾辉一把鼻涕一把泪,还在机械的磕头,地面一摊鲜血。

“算了!”

“丹青净地的丹师原本就所剩无几,先封了修为,悬挂在问罪山巅,自己赎罪!”

“或许有朝一日,你可以戴罪立功!”

突然,右殿护法吐出一口气,苦涩的摇了摇头。

他比谁都想斩了刘顾辉。

但因为王照初叛宗,丹青净地乌烟瘴气,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是羿魔殿的奸细。

刘顾辉虽然人品低劣,不堪大用。

但他毕竟是玄掌丹师,从小到大,消耗了宗门海量的资源。

这种人直接被杀,最终受损失的,还是丹青净地!

“爹,右殿护法答应不杀我,我有救了!”

“多谢右殿护法,多谢右殿护法!”

刘顾辉不住的磕头。

这时候,丹青净地的人却如释重负,甚至并没有因为赦免刘顾辉而愤怒。

封修为。

悬挂问罪山。

这其实是很凄惨的刑罚,简直生不如死。

“右殿护法,可否弟子先不去受刑,日后一定钻研丹道,好好替宗门做贡献,戴罪立功!”

刘顾辉当然知道问罪山。

哪怕受刑,也总归是先保住了自己的命。

“来人,拖走!”

刘竹烙眼看着右殿护法变脸,生怕对方改变主意,连忙命人带走了刘顾辉。

只要保住命,先受几天苦,刘竹烙有办法救回来。

……

问罪山是一座险峰,乃丹青净地最高。

如一柄剑刃朝天的古剑,草木不生,通体死灰。

问罪山下,则是丹青净地弟子们的墓冢,埋藏着累累尸骨。

悬挂问罪山,是死刑之外,丹青净地最严重的刑罚。

当然,这种酷刑,不仅仅是肉身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炙烤。

不多时,刘顾辉已经被废了修为,两根铁环穿透肩胛骨,高高悬在问罪山巅。

凛冽的风,如一柄柄钢刀利刃,甚至能直接破开刘顾辉的皮肤,削下血肉。

没多久,刘顾辉已经成了触目惊心的血人。

再一转头,自己身旁还有一排的血人,有些人甚至皮肤都已经风干成了漆黑的蜡,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年。

这些尸体,就是丹青净地曾经的罪人。

活罪,真的好逃吗?

“爹,救我啊,救命啊!”

虽然被封了修为,但刘顾辉的问元境肉身还在,他求死不能,只能凄厉的嘶吼。

由于问罪山最高,其实从山顶俯瞰下去,刘顾辉还能看到元净峰赌斗的情况,他还能看见自己的爹,看见所有人。

刘竹烙也听到了凄厉的嘶吼。

但他阴沉着脸,选择了无视!

……

无数人的见证下,丹青净地的处罚了刘顾辉。

而不知道何时,神丹堂的丹炉前,辅丹已经全部炼制结束。

四阶洞虚丹完美成功,代表一切顺利。

江秋龙的任务结束。

武零玉只需要将四阶洞虚丹放入丹炉,再辅以各种辅丹,便可以袖手旁观,专心致志的等待最后两个小时,到时候自然丹成。

这一战……大获全胜!

……

羿魔殿一阵欢呼。

南休城嘴角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他也总结了一点点教训。

以后,万万不可轻视任何人。

幸亏丹青净地出现了一头活猪,否则以旭芸霜的本事,还真有可能比两徒弟先炼出丹药。

随后,南休城又贪婪的凝视着旭芸霜。

人才。

这绝对是个绝世人才。

和旭芸霜这颗明珠相比较,眼前这两个徒弟,就是两颗土豆。

“得想个办法,将旭芸霜也弄回去。”

南休城点点头。

其实来之前,他知道旭芸霜存在。

但南休城认为旭芸霜和武零玉一个水平,也没有上心。

这一战,旭芸霜给了所有人太多的惊喜。

她……虽败犹荣。

……

相对于羿魔殿的欢呼,地齐海则一片沉默。

特别是丹青净地。

每个人都低着头不说话,身为堂堂地齐海最高丹道殿堂,竟然被羿魔殿蹬鼻子上脸,狠狠抽着耳光,谁能受得了。

失败了。

莫晋阳摇摇头,直接离开丹炉,到远处找了个地方坐下。

一战成名的机会,说没就没。

他不在乎赌约的胜负。

莫晋阳只想要成功炼制出幽血丸。

那样以来,他的声望必将非凡。

但一切都毁了。

旭芸霜呆滞的望着满地狼藉,哭啼到了哽咽。

“师侄,想开点吧,世界上的事,不可能永远完美,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温庭尘叹了口气。

谁都不想输的一败涂地,但有时候是天意。

……

“丹圣离开丹青净地,真是整个地齐海的损失,可惜啊!”

不知何时,远处有个修士一声长叹。

闻言,众人神色黯然。

谁都清楚,王照初在丹青净地的时候,羿魔殿怎么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来欺辱人。

……

“哼!”

“丹圣?”

“从今天开始,整个苍穹乱星海,就只有一个丹圣!”

“这个人,是我的师尊,是神丹堂长老……南休城!”

这时候,江秋龙上前一步。

他眼神凶狠的环伺了一圈,就如一只被打断腿的狼,在辨认死仇。

轰隆!

随后,众人一个猝不及防,江秋龙一脚将大踩碎,他圆滚滚的身躯,已经是冲天而起,与此同时,其脚掌高高举起。

在江秋龙的头顶,是元净峰的门匾。

在门匾之上,悬挂着一块巨匾,上面写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丹圣!

咔嚓!

众目睽睽下,江秋龙赫然是一脚将丹圣匾狠狠踢飞。

他原本的计划,是直接一踢两半。

这丹圣牌匾,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更不可能送还给王照初。

然而。

江秋龙低估了丹圣匾的坚韧,以他的力量,竟然没有踢断裂。

但丹圣匾也被巨力高高踢飞,笔直的朝着天空弹起。

咔嚓!

原本悬挂丹圣匾的门楼,在剧烈的气浪震荡下,直接是裂缝弥补,随后彻底崩裂。

烟尘滚滚。

元净峰的大门,就如被撕烂的丹师尊严,轰然垮塌。

而丹圣匾由于踢力太大,还迟迟没有坠落。

嘎嘣!

这一刻,整个丹青净地的弟子,全部上前一步,狠狠捏着自己的拳头。

一张张咬牙切齿的脸,恨不得上前和你拼命。

要知道,每个弟子来拜师,必经之地,都要来参拜丹圣匾,这代表了一个丹师的辉煌一击至高荣耀。

甚至地齐海其他宗门的弟子,也会千里迢迢来观摩。

拯救过四大海域苍生黎民的丹圣,是来自我地齐海,是丹青净地的王照初。

这是所有地齐海修士的荣耀。

但此刻,存在了无数个岁月,其荣耀已经和丹青净地融合在一起的丹圣匾,竟然被一脚踢飞。

谁能忍?

嗡!

一层恐怖的阴寒之力,第一瞬间便封锁了方圆百里大地。

右殿护法沉着脸,神丹堂在过分。

“哈哈,丹青净地输不起?”

“我神丹堂赢了赌斗,这丹圣匾就是我师尊的私物,我们是用来垫茅坑,还是当门板,都由我们做主!”

“如果丹青净地一开始就输不起,何必冠冕堂皇的立下赌注呢?”

“只准你赢?就不可以输?”

“简直是流氓一样的道理,我羿魔殿佩服!”

见整个地齐海的修士都在释放杀气,飞舟之上的羿魔殿修士顿时祭出法器。

武零玉炼丹的空隙,微微抬头。

他以一个晚辈的身份,不屑的讥笑着右殿护法。

这关乎人品,无关实力。

被一个晚辈公然蔑视,本身就是一种耻辱。

“师兄,比拼流氓手段,我不认为丹青净地是羿魔殿的对手。”

江秋龙落地,由于他脸上肉太多,笑的眼睛都看不清,和案板上的猪头一样。

……

“师尊!”

众人视线还在羿魔殿身上,却没有注意,被弹到天空中的丹圣匾,由一个黑点,已经开始坠落。

旭芸霜焦急,连忙冲到废墟中。

她红肿的眼睛,痴痴的望着下坠的丹圣匾,手臂已经张开。

她不能让师尊的荣耀,落在尘埃里。

“滚开!”

江秋龙没好气,就要一掌轰开旭芸霜。

区区一个天择境,不堪一击。

“停手!”

南休城制止了江秋龙,他皱着眉,目视着旭芸霜。

或许,这小丫头,也有软肋。

……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众人脚下的大地,陡然一声震荡。

房屋楼阁,桌椅板凳,各种摆设,顿时纷纷移位,甚至滚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随后,天空中有沉闷的雷鸣之声,别说问元境头晕耳鸣,就连洞虚境的强者,都被震荡的心脏狂跳。

一些元婴境甚至是直接昏迷。

刷!

无数人猛地转头。

血光!

在西南方向,滔天的血光,遮天蔽日,宛如是一只从地狱缓缓伸展出来的巨掌,狠狠朝着天空拍去。

对天不敬。

对天不尊。

一往无前的邪魔气息,令天地都变了颜色。

这一刻,腥臭的血腥味,令人作呕,给人一种置身于尸山血海的错觉。

震撼!

铺天盖地的庞大血掌,足可以覆盖一整座山脉,巨大到难以形容。

“那是什么?”

一个洞虚境修士心脏狂跳。

在那血掌之中,他甚至感觉到了能威胁到自己的可怕。

嘎嘣!

南休城猛地一捏拳头。

丹成异象。

这是绝世毒丹大成的异象。

……

“秽舌禁地!”

丹青净地众人差点窒息,右殿护法瞳孔闪烁。

没错!

是秽舌禁地的方向。

要知道,在那个恐怖的地方,可羁押着一个绝世凶魔。

其名声,根本不弱于王照初的滔天凶魔!

“那血掌,到底是什么?”

丹青净地的丹师们面面相觑,皆是难以呼吸。

……

“师尊,弟子无能,是弟子无能!”

在场唯一一个保持平静的人,就只剩下了旭芸霜。

什么滔天巨掌。

她根本就不在乎。

丹圣匾越来越近,她也越来越心碎。

“丹圣匾已经是羿魔殿的东西,你这种败者,没有资格染指。”

然而,武零玉一掌朝着旭芸霜拍过来。

武零玉心思聪明。

他知道南休城的目的,而想要让旭芸霜这种人就范,就必须要先拿走丹圣匾。

只要她得不到,就有机会去胁迫。

猝不及防之下,劲风袭来,旭芸霜浑身冰凉,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况且,她只是个丹师,天择境的丹师,对方可是问元。

“啊……”

眼看丹圣匾就要落在掌心,可近在咫尺的轰击,令旭芸霜站都站不住。

下一息,她会直接重伤。

咔嚓!

突然,空想响起一道清脆的骨骼碎裂之声。

轰隆!

丹圣匾落下,既没有落到旭芸霜手里,也没有被武零玉拿走。

不知何时,一道黑影披荆斩棘,如鬼魅一般,挡在了旭芸霜面前,由于丹圣匾下坠的惯性力太猛,他的脚下,震开一道道裂缝。

黑发飞扬,面容俊朗,那双漆黑的瞳孔,宛如能看穿日月。

手掌高举,是这个人扛住了丹圣匾。

“丹青净地还没有开始炼丹,如今胜负未分,这丹圣匾,你们现在还拿不走!”

“当然,这辈子你们也不可能拿走。”

轰隆!

赵楚猛地将丹圣匾抗在肩上,随后轻描淡写的捏碎了武零玉的拳头,之后一道气浪喷出,将这个问元境震飞。

“对不起,哥来晚了。”

下一息,旭芸霜的脑袋上,覆盖着一只温暖的手掌。

“哥!”

旭芸霜狠狠搂着赵楚的腰,哭到嗓子都已经嘶哑。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888章 旭芸霜的哭 下一章:第890章 问元抬轿,魔头降世
热门: 死神来了 坠落之前 脑洞 致命绑架 天地战魂 薛定谔之猫 死亡通知单 佣兵天下 玄镜司 异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