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问元境,真的不算什么

上一章:第869章 阴暗的天,压抑的心 下一章:第871章 宗主,我有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赵楚稍微松了口气。

秋昊遗书!

终于又有了秋昊遗书的消息了。

对于十殿魔宫来说,羿魔殿只是分支的下属,在幽羿羽口中,羿魔殿的一切,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最在意秋昊遗书。

这才是天地重宝,能威胁到九天仙域的存在。

九本秋昊遗书,就可以融合出一部逆天神通。

第一部神通,赵楚在元婴境的时候,便可以反弹问元境的神字篇章。

也是因为这第一部神通,赵楚无数次化险为夷,甚至和左宆罗一战成名。

但随着他元婴大圆满,再加上青神领域,目前的反弹,已经有些尴尬。

对战问元境,赵楚完全用不到反弹。

对付洞虚,他连反弹的机会都没有。

赵楚迫切的需要第二部逆天神通。

随后,赵楚沉思着。

理论上,普通修士根本就不可能施展秋昊遗书。

但这仅仅是理论,苍穹乱星海的修士奇才辈出,谁都无法保证,会不会有一个绝世强者出现,能破解秋昊遗书,从而施展出其中一部分的力量。

但赵楚能肯定一点,哪怕是神书门的掌教史白书,应该也只能催动一本秋昊遗书而已。

残篇,仅此而已。

否则,他不可能将秋昊遗书分布下去。

九本叠加在一起,才能施展出秋昊遗书真正的逆天绝招。

真元翻倍。

或许,第二部神通,便是叠加真元一类。

九本合一,绝对不是翻一倍那么简单。

目前赵楚也只能大概猜测,毕竟没有真正拿到秋昊遗书,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总归是有了些希望。

赵楚压抑的内心,总算是有了些放松。

秋昊遗书有了下落,是个好消息。

……

“赵楚,这些奴隶?”

随后,雷淼子走过来,商量着问道。

虽然赵楚年纪最小,实力最弱,但不知何时,雷淼子都一切听他的安排。

毕竟,如果没有赵楚,自己也被李家三兄弟斩了。

而他师兄金诃子,如今也算是赵楚所救。

“嗯,我知道!”

赵楚站起身来,面色冷峻的朝着那个问元境奴隶走去。

就在刚才,他体内的黄云谱,又多了20道善根,这么多的善根,来自金诃子。

要知道,金诃子一直被囚禁,受尽折磨,如今在必死的绝境中被救,他对赵楚的感激,甚至还要超过雷淼子。

而金诃子是道治门生的长老,胸怀还要比雷淼子大。

换句话说,他的善,比雷淼子还要固执,还要愚。

否则,金诃子也不会孤身一人,被神书门抓走。

“你叫什么名字?”

赵楚看着这中年人,平静的问道。

“谢成云!”

中年人抬头看着这个孩童,浑浊的瞳孔里,依旧充斥着不可置信。

头顶一个宝葫芦,元婴境。

但这个元婴境,手刃了五个问元强者,丝毫不留情。

而他的神色,他的眼神,根本就不该出现在孩童眼中。

这孩童,不是他的本体。

这是个强者,或许说是……未来的强者。

谢成云简单判断了一下。

“流云宗谢成云,原来是你!”

雷淼子一愣。

“流云宗曾经也是不小的宗门,似乎得到过一部九天仙域的秘典,最终惹到灾祸,原来你还没死。”

雷淼子大概解释了几句。

“没错,因为【琼池潮汐典】,我流云宗三千弟子,一夜被神书门屠杀一空。”

“这琼池潮汐典,我谢成云死,都不会交给神书门!”

虽然已经被折磨到没有人样,但谢成云的眼中,已然充斥着浓烈的憎恨。

赵楚摇摇头。

很狗血的仇杀,听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他挥挥手,打断了谢成云接下来的谩骂。

“想不想活?”

赵楚干脆利落的问道。

“什么条件?”

谢成云抬头。

他不是道治门生这种大宏愿修士,他的理念,更接近于斩苍生门那种残酷。

道治门生在地齐海修士眼中,有些太过于理想化。

所以,谢成云从赵楚的瞳孔里,并没有看到什么怜悯以及慈悲。

冰冷。

只有寒气森森的冰冷,就像是寒冬腊月,商贩手里的秤砣。

你想要活命,拿出你的价值。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诸位都可以听听。”

“这也是我,是否会放了你们的条件。”

赵楚并没有和谢成云详细解释。

他转头,看着牢笼内黑压压跪了一片的天择奴隶,朗声说道。

死寂。

这一刻,那些瞳孔蜡黄,宛如幽魂的奴隶眼中,竟然是出现了一些微弱的火光。

落入神书门,本已经是必死的结局。

特别是奴隶窖第六层,这更是死囚,一般都是卖给各种宗门,供养弟子们练习杀戮所用。

他们会以极度屈辱的方式死去。

但今日,活的希望出现了。

谁会在乎什么条件?

能活着,他们甘愿付出一切。

“愿意活命的,立刻发下血誓。”

“从你们自由之日开始,每隔三天,必须去做一件善事。”

“只要你们活着,这道血誓就会有效,违反血誓者,天诛地灭,心魔焚体,万劫不复。”

“勿以善小而不为,哪怕是给乞丐一个铜板,也是善举!”

赵楚话落,全场再次死寂下去。

……

井青苏等人诧异的看着赵楚,宛如活见了鬼。

特别是何江归,在他心中,赵楚杀伐果断,那可是偶像。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慈悲为怀了。

……

“佩服!”

“老朽佩服,老朽佩服到五体投地!”

随后,雷淼子连忙抱拳一拜,并且老脸发红。

就在之前,他内心还有些不满,明明可以释放的奴隶,赵楚却延迟着不放。

雷淼子以为,赵楚一定有什么自私的阴谋。

谁知道,他却在劝人向善。

虽然方式有些极端,甚至带有胁迫,但大方向还是正确的。

金诃子也抱拳一拜,瞳孔里充斥着狂热。

……

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

嗡嗡!

嗡嗡嗡嗡!

……

3道善根。

2道善根。

5道善根。

……

2道善根。

3道善根。

2道善根。

……

接下来,赵楚不动声色,但他的内心,却是一阵欣喜。

有效。

果然有效果。

其实让这些人发血誓去善行,也是赵楚灵机一动的想法。

黄云谱的要求,是因果,是修士的命魂善念。

普天之下,再虔诚的信念,也没有血誓来的刻骨铭心,来的真真切切。

一年365天,三天一件善事,一年也有100多件。

这足够了。

甚至比自发的善念,还要足。

所以,黄云谱里的善根,不断在疯长。

虽然天择境的善念并不算太值钱,但胜在人多。

并没有耗费太长时间。

黄云谱的善念,已经是超过了500大关。

一半。

这么短时间,赵楚已经完成了黄云谱一半的善根收集。

如果罗商古在这里,他一定会被气死。

赵楚剑走偏锋,逼人行善,这一步谁能想到。

这些囚徒,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心,他们只想逃出去,所以任何血誓都会发。

只要发了血誓,就不得不去遵守。

黄云谱感觉到了血誓的真切,理所应当会出现命魂善念。

哪怕就是罗商古本人,哪怕就是道治门生的道士,他们的善心,都没有如此极端。

行善者,本就是看心情的自发行为。

自顾不暇的时候,没人会再去行善。

做一件善事容易,做一辈子善事,就会难如登天。

即便是雷淼子,也有心情不好,这段时间,他便也心烦气躁,懒得去行善。

而这些奴隶修士,他们没有选择。

至于这些人以后会不会违背血誓,那便不在赵楚考虑的范围内。

违背了血誓,会有苍天去惩罚。

赵楚要的只是他们此刻的善念,仅此而已。

……

善根,还在涨。

虽然速度不如之前,但还在零零星星,陆陆续续的涨。

赵楚大概看了看。

第六层的天择修士,竟然没有一人拒绝发誓。

他得到了全部善根。

……

26道善根。

……

最后的善根增幅,来自谢成云。

他还有些理智,也思考了一会。

三天一件善事,这其实是很残酷的枷锁。

但好死不如赖活着。

能有活的希望,谁都不会选择去死。

最终,他也妥协,并且发下了血誓。

……

“赵楚小兄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老夫的标杆!”

赵楚的行为,简直给雷淼子打开一扇全新的大门。

没错。

行善积德,靠一个人的能力,实在太渺小。

如果能抓一些恶人,逼迫他们也发下血誓,天天去行善,这岂不是会野火燎原,善行者更加壮大。

闻言,赵楚笑了笑。

雷淼子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其实这血誓,漏洞有很多。

赵楚要的只是善根,所以懒得去多修改。

如果是一个单纯的恶人,他完全可以发誓,三天做一件善事,但却不影响他每天再去做十件恶事。

靠逼迫人行善,原本就不现实。

但雷淼子有他的固执,赵楚也懒得去解释。

人有善恶,赵楚也不是不想让天下太平,人人行善。

但他深知,这根本就是谬论。

人之复杂,其实根本没有明确的善恶界限,一个善人,完全可以因为一件事,成为大恶人。

而一个恶棍,也可以放下屠刀。

他改变不了什么。

黄云谱也是只是个法器,仅此而已。

或许这法器的主人,也和罗商古一样,有滔天大宏源。

但法器就是法器。

它和那句血誓一样,都是死物,同样有漏洞。

赵楚找到了漏洞,所以这件法器设下的壁垒,便已经荡然无存。

奴隶窖还有五层,里面还有很多奴隶。

很快,黄云谱便可以大圆满。

人性的复杂,谁都无法彻底弄明白。

“敢问阁下是何门派,老朽可否跟着您。”

突然,谢成云猛的单膝跪在赵楚面前,目光坚毅。

他不是冲动的行为。

一个元婴境,可以轻松斩杀问元境,在他身后,那几个天择境,和嗑大豆一样吞台星丹,也给了谢成云猛烈的冲击。

他跪赵楚,不是屈尊。

反而是高攀。

当奴隶的这段时间,教会了谢成云下跪的本领,也让他成了一个明白人。

问元境的身份,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我来自楚宗!”

“楚宗没有尊卑之分,如果你想跟着,就来。”

“如果你想走,随时可以离开。”

赵楚笑了笑,随后,他又看着雷淼子。

“前辈,真的不来楚宗挂个名吗?机会可不多。”

热门小说全能照妖镜,本站提供全能照妖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全能照妖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869章 阴暗的天,压抑的心 下一章:第871章 宗主,我有错
热门: 我有一张沾沾卡 黑白配 盗墓鬼话 百器徒然袋——雨 神级基地 修罗帝君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 乡村之大被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