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新月现身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变化莫测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针锋相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九天虚无界大战后,七界归一,人间平定。魔域高手大部分被消灭,鬼域仅存幽灵间,妖皇与陆云定下约定,妖域从此避世不出,天之三界尽数毁灭。陆云以一己之力消灭了地阴天煞,化解了这场千古浩劫,遮天蔽日的黑暗被驱散,久违的阳光重新洒向人间,大地恢复着以往的生机,当死神被诛灭,七界归无,尘缘已断,逆天子已然离去,陆云亦带着众人返回故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似乎三间七界的传说已经就此远去。

然而七界之中,最大的一处空间便是人间界,七界之外还有广阔的海域。

就人间而言,以中土为主,因为中土不仅风光秀丽、而且环境适宜,故而主要的人口都集中在这里,修真界广为流传的五派六院皆在中土,只因太阴蔽日的出现,六院六灭其五,仅剩易园一脉,而五派也遭遇了不同的变故。

北方,乃是雪域冰原之地,天山一派就位于雪域之上,传说中九大灵脉排名第二位的天星灵脉即在雪域之巅,被神秘仙派——天外洞天所占据。而冰原之上,虽气候恶劣,但也有着自己的文明,冰原三大派腾龙谷、离恨天宫、天邪宗就有着悠久的历史,并称冰原三奇。极北之外便是域外边荒之地,传闻边荒有九州十八部族,民风淳朴。另有很多神秘门派、奇人异士隐居于其内。

西方,乃是西域地界,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人间四大绝地之一的西域不夜城,西北方向则是一片开阔的草原。极西之地,被无边的荒漠笼罩,传说其中有座死亡之城,每次出现都伴随着死神旋风,乃是不祥之地,千人靠近至多只一人生还,只是传说亦真亦假,终究无人能够证实。

南方,南疆之地,穷山恶水、瘟厉沼泽遍布,是巫族的发源地,南荒十万大山之中,分布着南疆七十二寨,其中以黑巫族最为正统,他们所祭拜的是一座半男半女的神像,被称为巫神。另外,以青巫和血巫名震南疆的青、血二寨也不可小视,太阴蔽日之际,巫族以玄风门之名,敝人耳目,入侵中土修真界,残忍、诡异的巫术使得所有亲身经历之人都印象深刻。另外,南荒也是很多钻研鬼道邪术的异人所在。巫神陨落后,巫族销声匿迹,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东方,便是茫茫海域,海域有七海,数千年来,以战国七雄之势彼此互不相让,但却也相对稳定。太阴蔽日的出现,使这里发生了诸多改变,西海名存实亡,红海、黑海遭到重创。死海文明延续。但海域广阔,七海只是海域的一部分,距离大陆较近,真正的深水海域,隐藏着无数凶险,即便是海族强者,也不敢贸然前去。

人间,一座孤峰上,一个黑衣男子傲然而立,双手背负,神情严肃。此人外表看上去四十出头,英俊不凡,眼神清澈无比,暗含一丝了然之色,此时他正置身峰顶,遥望四方,大有俯瞰天下之势。远处观之,此峰直入青云,山势奇绝,三面绝壁,只西面有一条山岭通向峰顶,峰顶云雾缭绕,给人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良久,黑衣神秘人幽幽一叹,轻声道:“不临人间而尽收人间与眼底,此峰固应第一也。修真之人,穷毕生之力,得天垂怜,与天地同寿者,又有几人?善与恶,一步之差,对与错,一念之间。”言毕,神秘人心念一转,转瞬就出现在山腰处,御风而行,几经辗转腾挪之后,来到一个石洞前,洞口,一块半丈高的石碑决然而立,上面的印记似乎饱经岁月的风霜洗礼,但仍清晰可辨,上面刻有“逐云”两个古篆,神秘人凝望着石碑,随即微微摇头,缓步走了进去。

曾经,对于七界而言,是一个群雄并起的年代,当太阴蔽日出现,七界的浩劫来临,五派六院,三间七界都面临着惊世浩劫,五派分离、六院烟灭,天煞与地阴的现世,妖皇的复苏,巫神的觉醒,给原本平静的人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

然而,陆云的出现,就像一颗耀眼的流星般,打破了七界的平衡,陆云就是修真界的一个神话,以弱冠之龄崛起,以一己之力,孤战天下,最终凌驾于九天之上,为自己的逆天之旅画上了最壮丽的一笔,从而奠定了他七界之神的名誉。时间流逝,时空转变,当星辰落,残情现,七界的浩劫已过,那最终的结局,却不为世人所知晓。

一个人迹罕至幽静的小山谷,突然出现了黑衣神秘人的身影,原来那古洞出口外,竟是别有洞天。谷中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几条溪流从中而过,洞前一道清泉,自峰顶奔流而下。山谷四周长满了四季常绿的树木,尤以望天之树长得苍翠碧绿,高耸入云,甚是奇异。谷中花香怡人,环境清幽,实乃一清心养神之地。人到了这里只觉神清气爽,仿佛世间俗事皆可忘却。

神秘人看了看谷中景象,一丝欣慰浮现脸上,感叹道:“望天之树,天下难寻。谷中所栽,追根溯源,还要源于天之都,可惜天都已然不复存在。”

一间略显残破的石屋,就建在这样一个依山傍水之处。四周高树环抱,鸟鸣蝶舞,举眼望去,山间鸣涧汩汩,地上芳草萋萋,再加上天然山石的点缀,活脱一处世外桃源之地。

谷中,一道淡蓝色的身影正急速翻转,刺耳的剑啸声应和着清脆的鸟鸣,洋溢着自然的和谐之美。突然,那身影猛然一顿,瞬间将长剑抛于空中,身影凌空飞舞,四周,风起,在那身影周围竟形成了一团流云状的白色雾气,身影急速翻飞,而那流云的形状也愈加明显,随即云气消散,身影在接住那长剑后,也飘然落下。

“师傅,看我这‘流云诀’练得如何?”声音澄澈,带着几分纯真。

“有几分火候,只是不知那其中的经义所在,你是否掌握?”微微一笑,神秘人已经落在谷中。看着谷中之人,眉宇间又多了三分笑意。

“这个嘛,流云诀施展之后全身轻快无比,身如云动,灵巧异常。”只见那是一个年约二十的少年,五官端正,双眼有神,匀称的身材,一身淡蓝色的布袍,略显顽皮的言语,加上脸上那纯真的笑容,给人一种朴实无华,却又能大器晚成之感。

“仅仅这样?看来我是对你不够严格了。”收回笑意,神秘人故意斥责道。

“果然瞒不了师傅,其实这‘流云诀’玄妙之处在于,全力施展之时,一股真力流遍全身,收放自如,大大便于真元的控制和发挥。”收起笑容,少年严肃道。

“楚天,你能有这番领悟,已然不错,但流云诀的玄妙之处不止于此,只要你用心感受,他日必有更大的收获。为师今天来,并不是检查你的修炼成果,而是另有要事。”神秘人说到此,便不多言,凝视着蓝衣少年楚天,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黑衣神秘人双眼微眯,正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探测着楚天的修为,眼中奇光一闪,已然有了结果。

“不错,之前你一直感受天地自然之气,直到五岁我才传你入门法诀,除少数佛门法诀外,只有身法和入门的心诀,剑诀也只有最基本的‘剑气式’而已,现在你的修为也只能勉强发出几丈长的剑芒,而这些,都与我当初封印你四处心脉有关,使得你只能使出一成真元,知道为师此举何意吗?”这段话神秘人虽是轻轻道出,却是令人震惊。

“弟子愚笨,只知道修炼师傅所授的东西,却不知为何用,还请师傅解释一番。”楚天闻言有些吃惊,反手将长剑负于背上,长袍随风舞动,整个人显得颇为自然。

充满欣慰的看了少年一眼,神秘人轻叹道:“是啊,这些一直都对你隐瞒,包括为师的一些事情,以及此峰的神异之处,还有那‘天人域’三间七界的传说,虽然七界不再,但也十分重要。是该言明一切的时候了。”

笑意嫣然,楚天随后便跟着黑衣人一同进入了那谷中的石屋。

无名谷,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山谷,谷中地势低洼,四面环山,乃是一处难得的清幽之地,毫无人烟出没的痕迹,而这荒谷之中,竟立着几座墓碑,令人疑惑的是那墓碑上字迹模糊,好像故意隐去一般。此时,一个雪白的身影正跪墓前,注视着几座名字模糊的墓碑,神情悲切。

那是一个少女,双唇微动,隐然说着什么,可惜听不真切。只见少女身着雪白长裙,年约二十,衣着普通却有着惊世的容貌,一举一动清新自然,宛如人间仙子,给人一种极端震撼的感觉。背上,一把长剑长约四尺,宽一寸,剑身细长,寒光流烁,一股冷冽寒气充斥剑身,显然不是凡物。言罢,少女泪如雨下,痴痴地看着那几方墓碑,整个人陷入了呆滞之中,似要寻回那逝去的光阴。良久,少女如梦初醒,对着墓碑躬身一礼,泪光中竟含着血迹。

正欲转身离去,只见那墓碑之间,忽然散发出一股五色光华,明灭不定,交错间竟形成了一行字迹。

虚无灭,倾城雪,为谁归去为谁来?逆天命,坎坷行,也无风雨也无晴。

待到少女记下,那字迹也淡化消失,少女似有所悟,随即起身,对着墓碑又是一礼,飞身离去。谷中本是阳光和煦,却猛然透出一丝寒意,再见那远处的身影,显得有一丝落寞。

究竟那少女是谁?那逝去之人又是谁?那神秘的字迹又包含了什么,此时此刻,都还是一个谜。

热门小说七界传说后传,本站提供七界传说后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界传说后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变化莫测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针锋相对
热门: 武碎虚空 天诛道灭 太古神王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黑质三部曲3:琥珀望远镜 借心还魂 异世之小小法师 武神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