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兄弟之战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拼死反抗 下一章:第五十章 镜城之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在对抗中过去。

当邪影神刀吸食了西北狂刀大量精血之后,最终压倒了异幻的反击,将它驱逐出了西北狂刀的身体。

届时,异幻悬浮在西北狂刀头顶,周身气息凌乱,显然负伤不轻。

怒视着脚下的敌人,异幻厉声道:“别得意,你虽然没有死在我的手上,却依旧难逃一死。”

西北狂刀脸白如纸,吃力的仰着头,笑容沧桑的道:“至少我没有败给你!”

异幻闻言气急,吼道:“你这是自欺欺人。”

西北狂刀哼道:“你要不服气,不妨再来一试。”

异幻不语,眼神如冰,凝视了西北狂刀好一会儿,最终一闪而逝,留下了一段话语。

“小子,就这样杀了你太便宜,我要你慢慢品尝死亡的滋味,知道什么叫后悔。”

地上,西北狂刀神情苦涩,静候了片刻后,见敌人确实离去,这才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

此时,邪影神刀还插在他的心脏位置,刀身赤红透亮,染满了鲜血,正有规律的吸食着西北狂刀的血液,像是在进食。

仔细留意,西北狂刀发现刀身上浮现出一些影子,就像是某种片段,跨越了某个时间段,出现了前后不对应的情形。

幽幽一叹,西北狂刀自语道:“这样的代价,迟来的答案,这就是天意?”

右臂一挥,神刀离体。

西北狂刀左手捂住心脏位置,吃力的起身。

环顾四野,西北狂刀神情憔悴。

眼下的他不但身受重伤,体内多处经脉断裂,心脏也遭受了创击。

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真正让他感到绝望的是邪影神刀留在体内的那股神秘气息,此刻正逐一侵蚀他的经脉,破坏他的正常生理功能。

以目前西北狂刀的伤势而论,他根本无法驱除那股血煞之气的侵蚀,肉体与元神都处于逐步坏死的境地。

面对这种情形,西北狂刀没有刻意强求自己,而是扭头看了看四周,最终朝着东面而去。

这一刻,西北狂刀选择了面对。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也,因而决定回到那宿命之地,赌一赌最后的生机。

不管是生死,还是邪影神刀的秘密,都是牵挂西北狂刀的理由,他要拼尽最后一口气,去完成自己一直不曾完成的使命。

哪怕最后没有完成,他也至少尽了力,可以问心无愧,安心的离去。

天空,寒风呼啸,大雪飘零。

辽阔的冰原上,一个落寞的身影正缓缓朝着腾龙谷方向前进。

此地,距离腾龙谷有数百里,那身影缓步而行,他能否赶到那宿命之地,赶上那精彩的结局?

也许,他所坚持的只是一份信念,追逐的只是一个过程……

自从太玄火龟出世,辽阔的冰原上,高山化为了平地,平地出现了裂痕,数不尽的峡谷纵横交错,遍布在冰原的每一个区域。

如今,在一处不知名的峡谷里,应天邪与应天仇正相隔数丈,彼此凝视,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从离开腾龙谷开始,应天邪就一直追踪弟弟应天仇的踪迹,两人你追我逐耗时良久,最终在这个峡谷中,应天邪拦下了弟弟。

此刻,应天仇肉身已毁,元神附着在短剑之上,气息颇为虚弱,幻化出一个淡淡的身影,正凝视着应天邪。

留意着弟弟的情况,应天邪表情怪异,轻叹道:“随我回去,我求师傅法外施恩。”

应天仇怒笑道:“回去?你当我是白痴?我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不会再回头,你要是不念亲情就只管出手,若是还念及旧情,那就不要缠着我。”

应天邪一脸失落,质问道:“你真的要一错再错,一直走下去?”

应天仇邪笑道:“你我孪体双生,我的性格你还会不了解?”

应天邪苦涩一笑,随即收起失落之情,冷然道:“既然你死性不改,就休怪我出手无情。”右臂一挥,剑芒如雨,赤红的云霞笼罩天际。

应天仇眼神阴沉,哼道:“血魂剑诀,看来你是真的要拿我回去。”说话间,应天仇幻影突散,悬浮的短剑呼啸飞出,剑身泛着绿光,在漫天红霞中来回穿梭。

应天邪双眼微眯,意识牢牢锁定短剑,右手挥剑而动,控制着剑芒朝应天仇所在的短剑逼近。

同时,应天邪回应道:“追命绿红剑,原本相生相克。我这样做,也是希望唤醒你的良知,不要忘了我们家族昔日所遭受的一切,我们应当齐心协力,而不是彼此仇视。”

应天仇讥讽道:“亲情,友爱?真是可笑与天真。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在魔神宗长大,不是生长在寻常人的家里。”

应天邪反驳道:“那只是你为自己找的借口,我与你一起长大,何以性格有如此大的差距?”

应天仇道:“那是因为你目光短浅,安于现状,所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还没有被激发出来。一旦你的欲望爆发,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

应天邪一脸失望,沉声道:“看来我错了,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既然这样,我就亲手送你离开,也免得你将来死在别人的手里。”

语毕,应天邪右臂高举,短剑璀璨红亮,剑尖射出一束弯曲扭动的光焰,足足有数十丈长,顶端形似龙头,一双紫红色的眼睛睁凝视着应天仇所附着的短剑。

见到这一幕,应天仇心神一震,脱口道:“血魂龙影,你真的要杀我?”

应天邪神色严厉,冷然道:“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不知道珍惜。其实,在你盗走师傅的秘典之前,我与师傅就已然对你有所防备。当时我们都想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能改过自新。可结果,你让师傅失望了。为了救你,我拦下师傅,主动请命前来拿你回去,可你在冰原所作的一切,早已是万死不足以谢罪,我为此心痛无比。如今,我们单独相处一地,我两次给你机会,你都毫不考虑就抛弃,这一切只能怪你自己。”

应天仇怒吼道:“够了,我不要你来教训。仅凭血魂龙影,你还奈何我不得。”

应天邪闻言,心中仅有的希望也为之破碎,这让他又气又急,恨声道:“你真是让我无比痛心。既然你认定我奈何你不得,那我们就手底下见高低,谁能活着离开,一切全凭天意。”

话犹在耳,应天邪突然闭上眼睛,眼角滑落两颗泪水,眨眼就变成了冰珠,坠落在风里。

那一刻,应天邪周身气息消失,手中的短剑光芒大盛,仿佛天地间除了这把剑外,已容不下任何物体。

应天仇惊怒之极,嘶吼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看我疯魔丧心诀,如何破你。”

关键时刻,应天仇顾不得多想,汇聚毕生残余之力,催动至强绝技疯魔丧心诀,誓要与应天邪一决生死。

届时,应天仇元神所在的短剑泛起了诡异的绿光,以某种特殊的频率,疯狂的吸纳附近区域里阴暗属性的真元,使其汇聚到一块,以对抗应天邪那把短剑所展现出来的强盛气势。

半空,红云翻滚,血光汇聚,应天邪手中的短剑颤抖不已,仿佛有一头异兽藏身其中,此刻正挣扎着想要离剑出世。

双目紧闭,面无表情。

应天邪宛如一尊石佛,语气冰冷的道:“宿命如此,你怨不得别人。”

话犹在耳,应天邪一剑挥落,赤红的龙影破空而至,夹着无坚不摧之力,瞬间击中应天仇元神所在的短剑,彼此间交汇一点,出现了停顿了痕迹。

那一瞬,应天邪看不出任何表情,可应天仇却是惊骇莫名,自己的疯魔丧心诀遇上血魂龙影竟然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念之差,注定结局。

当应天仇的惨叫在烈焰中响起,那把家传的短剑也在爆炸中化为了灰烬,带着应天仇满心的不甘与疑虑,逐步走向毁灭。

临死的一刻,应天仇依旧怨念在心,嘶吼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热门小说七界传说后传,本站提供七界传说后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界传说后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拼死反抗 下一章:第五十章 镜城之行
热门: 强势宠夫:媳妇又凶又可爱 少帝他不想重生 武神 鬼厨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天降女王 汉尼拔崛起 灵堂课室 星空倒影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乌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