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玄火现身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天蚕老祖 下一章:第六十章 奋起反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师兄,我从不曾见你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带着几分沉重的心情,方梦茹轻轻的问起。

赵玉清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意,眼神凝视着苍穹,神态黯然的道:“我只是不忍见到那些即将发生的事情……”

右手抬起,赵玉清不经意的一挥,手心玉光闪烁,发出一股莫名的吸力,眨眼就将那些停止的雪花带动起来,让它们纷纷朝着赵玉清的手心涌去。

那一幕情形颇为诡异,整个天空数以十万计的雪花蜂拥而至,宛如打破了一个时空,在众人眼前形成了一道扭曲的空间,瞬间显露出一个身影。

仔细看,那是一个红衣中年男子,背上负着一个紫红色的龟甲,相貌丑陋却有一股狠辣之气,锐利的眼神残酷无情,给人一种极端不安的感觉。

凝视着此人,赵玉清脸色阴沉,抬起的右手突然朝外一挥,那些汇聚的雪花自然飘散,一切又恢复了曾经。

四周,众人都看着那红衣中年男子,各自猜测着他的来历,彼此有着不同的表情。

五色天域一方,白头天翁在看见红衣中年男子时惊呼出声,眼底泛起了一股惊恐,仿佛看到了某种可怕的事情。

蛇魔心神一惊,强自镇定的道:“慌什么慌,腾龙谷那边都不怕,我们难道还惧怕不成?”

白头天翁骇然之极,颤声道:“他……他……是……是……”

蓝发银尊皱眉道:“是谁?”

白头天翁神色不定,迟疑了摇了摇头,最终没有说出红衣中年男子的来历。

雪隐狂刀看了白头天翁几眼,似有领会,双唇颤抖了几下,但却未曾发出声音。

腾龙谷这边,方梦茹在看清楚红衣中年男子的容貌后,心中立马升起一个念头,脱口道:“师兄,他难道就是……是……”

微微颔首,赵玉清正色道:“不错,他就是太玄火龟,腾龙谷的宿世之敌。”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不管是五色天域、应天仇,或是林凡等人,都对红衣中年男子的身份感到万分惊奇。

轻哼一声,太玄火龟语出惊雷,撼动天地的音波卷席全场,震得众人身体一晃,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

赵玉清眉头皱起,沉声道:“千年岁月,眨眼即逝。你心中的怨气却不曾有半点消退。”

玄火冷笑一声宛如巨雷,语气冷漠的道:“数千年的尘封只为那段仇恨,我如今要收回属于我的一切。”

赵玉清双眼微眯,质问道:“包括属于你的罪孽?”

玄火双眼怒睁,赤红的光焰破空而至,夹着冷冽的声音。“成王败寇,罪孽只属于失败者。”

赵玉清脸色阴沉,右手掌心红光一闪,射出两道光芒,幻化成两条飞龙,迎上了玄火的眼神。

届时,飞龙与光焰相遇,二者猛烈撞击,在僵持了片刻后,双双化为了流光消散于风里。

玄火有些惊异,哼道:“实力不弱啊,无怪敢这样与我说话。只是就你一人,你能改变这里的宿命?”

赵玉清避开玄火的凝视,语气严肃的道:“天意早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运,我无须过于操心。”

玄火冷笑道:“装模作样,你以为你故作平淡,就能掩饰你内心的不安与焦虑?”

赵玉清坦然道:“我无心掩饰,却也不惧。作为宿世的敌人,这一天的到来我早有心理准备。”

玄火闻言颇为不悦,少了神秘色彩就等于少了震慑之力,这让他之前可以营造的气势一下子消散开去。

原本,玄火乃高傲好胜之人,几千年的封印不但没有收敛他的霸气,反而加深了他的怨恨,使得他对世人有一种毁灭的心理。

眼下,赵玉清的回答不卑不亢,似乎并未将他看在眼里,这无疑是对玄火的藐视,顿时勾起了玄火多年的怨气。

无声拉近,玄火来到十丈范围之内,眼神凌厉的怒视着赵玉清,冷酷道:“你既然早有心理准备,就应该知道这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浩劫。现在你是打算拼死一搏,还是乖乖认命?”

赵玉清没有立马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扭头看了一眼身侧之人,眼神中透着复杂之情,轻声询问道:“大家可有什么话要讲?”

此言一出,身旁众人脸色各异,马宇涛第一个开口表明的心意。“竭尽全力,无愧于心。我一切听从谷主的安排。”

赵玉清眼皮微跳,语气怪异的问道:“若是注定无法渡劫,宗主可会后悔?”

马宇涛一愣,随即似有所悟,沧桑的笑了笑,语含悲切的道:“生有何恋,死有何惧?只要我所牵挂的人平安无事,我是死不足惜。”

赵玉清幽幽一叹没有言语,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眼神中带着询问之意。

面对赵玉清的询问,方梦茹、冰雪老人选择了沉默。

雪人则满心不悦,哼道:“拼就拼,谁怕谁?大不了就是死。”

这一刻,雪人展露出了率直的本性,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屠天轻叹一声,较为冷静的道:“事以至此,我们不能后退,唯有拼死一击。”

楚文新愁眉皱起,沉吟道:“难道我们就没有一点还击之力?只能被动的接受命运?”

斐云道:“就眼前的情况而言,我们有反击的能力,只是面对的敌人非同小可,不得不万分谨慎。”

薛峰冷然道:“非死即生,何用考虑?”

林凡道:“不管面对怎样的敌人,我们都要拿出勇气,以我们的坚强来展示我们内心的不屈。”

方梦茹赞许道:“林凡说的不错,凡事不可尽信天意,我们得靠自己。”

赵玉清神情怪异,低吟道:“事在人为,只针对充满变数的事情。而今,我们所遇上的事情,也是变幻不定。”

冰雪老人道:“既然如此,师兄何必顾虑这些?”

赵玉清苦涩道:“我的一句话,就可能把你们推上绝地,我岂能不在意?”

众人闻言沉默不语,大家都理解赵玉清的心情,知道他此刻所面对的压力。

数丈外,玄火并不心急,反而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众人的表情神态,似乎很喜欢欣赏这种场景。

远处,五色天域的四大神将关注着场中的动静,心情颇为复杂,正处于两难的境地。

原本,五色天域的四大神将在获悉玄火的身份后,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都一致坚持要离去,避免招惹太玄火龟。

可蛇魔不同意这个建议,他打算坐享渔人之利,找机会从中获利,以便消灭腾龙谷的众人。

对此,白头天翁与雪隐狂刀都极力反对,无奈蛇魔不为所动,蓝发银尊又自负不凡,因而四大神将便貌合神离,暂且留在了这里。

至于独来独往的应天仇,他也感应到了太玄火龟的可怕,本打算瞧瞧离去,可发现五色天域的四人都不为所动时,他也便留了下来,打算一探究竟。

沉默中,时间慢慢过去。

赵玉清在考虑了许久后,最后迎上了玄火的目光,语气坚定的道:“我们的命运注定交集,无可逃避。你既然夹怒而来,我们自当给你一个回复,以了结这段纠缠已久的宿命。”

玄火轻蔑道:“真的不后悔?”

赵玉清冷冷道:“这句话恐怕几千年前也有人问过你,不知道你当时是如何回应?”针锋相对,赵玉清毫不示弱,毅然的顶了回去。

玄火微眯着眼睛,语气冷酷之极,宛如地狱的幽风,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气。

“曾经确实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只可惜他已经死在了我的手里。如今,你再次询问我这个问题,你也难逃一死。”

赵玉清道:“人谁无死,只争早迟。我作为腾龙谷的谷主,就会担负起当年的责任,尽全力驱逐你,以保护冰原的和平。”

玄火大笑道:“就你那点能耐,真是不自量力。”

赵玉清冷然道:“我心坦荡,无所畏惧。你即便拥有惊天之力,也摆脱不了宿命。”

玄火笑声一顿,有些气恼的道:“宿命是什么东西!那不过是无助之人胡思乱想的一个寄托,一个安慰自己的借口而已。在这个世界里,实力才能决定一切,信仰只是骗人的玩意。”

赵玉清反驳道:“狂妄之人向来如此,岂能懂得世间真理?”

玄火气急,怒笑道:“虚假的人类就会说三道四,真的做起事来却又推三阻四,不敢面对。”

赵玉清冷冷道:“你说这话只能表示你无知。”

玄火厉声道:“住嘴,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教训本尊?现在我就先灭了你们,让世人知道我的实力,知道我才是世间的主宰,掌握着生杀与夺的权利。”

热门小说七界传说后传,本站提供七界传说后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界传说后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天蚕老祖 下一章:第六十章 奋起反击
热门: 亡灵眼 琉璃美人煞 夜间刑事档案 蛮荒风暴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荆棘王 九阳剑圣 花雨枪 姑获鸟之绊 圣道狂徒 暗黑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