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进境,风雨无阻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控场,重临大比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连胜,势不可挡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机甲战士神经元与机体密切相连,外界的任意一点冲击和破坏,都会同步反馈到驾驶者的大脑思维当中,甚至一些精神力强大的,还能在内宇宙中虚拟出真形,实时反馈出破损状况,辅助调试与操控。

徐仲文作为帝都书院的种子选手,无论神经元同步率还是精神力的强度,都是同辈中无可争议的强,当即发现自己机甲缺了一块组件。

那组件就是左臂外挂的机枪。

是被张青阳以剑巧妙的切断动力及神经连接,又几乎没有损伤机甲和机枪的方式下,如外科手术般精准的“摘”走了!

而作为被“手术”的人,徐仲文从头到尾都没察觉到,对方是如何突破了自己的表层防护、感知屏障,做到这一点的。

“难道我和他的实力差距真有那么大?我不信!”

徐仲文的反应堪称迅捷,左臂上部的甲片悄无声息的裂开,一道乌光毫无预兆的爆射。

近在咫尺的张青阳被轻松“穿透”,随即泡影破碎,真身从右侧凭空浮现,却是已经将完好无损的机枪丢到其后背上,古怪的“吸附”在那里。

而他的剑再次毫无征兆的切进机甲右肩,将一门肩炮依样画葫芦的给撬掉,抓在手中。

徐仲文感觉十分不妙,一向够冷静够果断的他,竟完全想不出可行的战术来应对!

张青阳若是想干掉他,刚才那一剑穿心就足够,或者手下留情击败他,更加容易一些。

但做到这般神出鬼没,剑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除非实力已经绝对超出自已一个大境界。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危机之间,徐仲文把自己逼出一身细汗,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机甲表面轰隆炸开一蓬光雨,无数细小破片向四面八方无差别扫射,真身趁机暴退上百米开外。

他的本意是先拉开距离再想办法,可刚刚停下身形,蓦地发现张青阳如附骨之疽,不知用什么手段黏住了自己,竟同时出现在面前三米外。

张青阳的眼睛甚至没直视他,右手看似松松垮垮地提着鼠骨剑,随便一击,便把他左边肩炮也挑飞,一闪身来到机甲后面,轻松接住,纳入背后。

徐仲文被刺激得狠了,认为张青阳是在故意羞辱自己,一怔之下,神经元与机甲同步率出现微小的波动,登时运转不畅,导致整个躯体卡顿了一下。

张青阳居然也同步停手,闪到五米外冲他一皱眉:“战斗中胡思乱想,你这样很容易吃大亏的。”

“啊啊啊!我宰了你!”

徐仲文脑袋里嗡得一下炸了,不管什么远攻近打的战术了,机甲双臂唰啦弹出一剑一斧,癫狂的大吼着合身猛扑上去!

张青阳失望的摇摇头,就在对方劈中的刹那闪开,鼠骨剑轻轻一挑,将其左手齐根剔掉,并飞起一脚神龙甩尾,将手和剑踢出去几十米远。

徐仲文心态失衡之下,机甲的损伤反冲神经元,带来不小的伤痛,令他更加的狂乱失控,左臂往后反折一戳,从鼓突的背囊中接驳了一根大口径喷子,抽回来对准张青阳嘭的喷出一蓬火光。

张青阳脚下不动,身体横移到右侧,又是一剑戳在背囊的卡扣上。

这一次,没能直接挑飞,徐仲文不知是气疯了还是怎么的,脱口叫道:“我的装备舱是一体成型的,别想再用你那种龌龊手段破坏它!”

“真的吗?”

张青阳饶有兴致的跟随其背影来回晃悠十几次,保持分毫不差的距离和角度,眼睛紧盯着背囊的细微结构端详起来。

这时候,场外的观众们都看傻了。

五院大比开赛以来,六十四位选手打了那么多场,没有一次的交战像今天这场一样,如此的诡异!

尤其是张青阳的表现,跟他此前所有战斗风格都不同,表现出的实力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连最为熟悉的李北海三个,都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形容。

大部分观众或惊叫或议论,有些心理阴暗的人认为他是在故意虐人,嘿嘿嘿的怪笑着吹口哨起哄。

明眼人却看出其中究竟,特别是选手坐席那边的人,对张青阳有更加深刻的研究,此时不少人惊呼道:“姓张的小子太猖狂,竟然拿徐仲文练手!”

“人家有猖狂的实力,换做是咱们,恐怕也不会放过这种增进经验、提升修为的机会吧?”

话是如此说,可易地而处,把自己代入徐仲文的角色,没有谁会觉得舒坦。

帝都书院坐席中,梁耳惊得张皇失措,几次三番要站起来,都被人狠狠地按住。

“不可能,那小子的实力绝对没有这么强,他一定是昨天得了什么奇遇!”

梁耳对照自身的当下水准,知道绝对跟不上张青阳的进步速度,指望正面击败他一雪前耻,基本成了奢望,他需要一个借口,避免自己郁愤而死。

堂堂梁氏嫡系子弟,帝都书院的十大俊才,居然比不上外乡贫民窟出身的臭小子,还一而再的吃瘪认栽,面子上过不去啊。

找不到别的理由,只能往这上头想,也好给自己一个体面认输的借口。

昨天铁壁古城搞出来的动静太大,但凡有点儿消息渠道的人都能探查到几分情况,张青阳这位冉冉升起的今日之星,更加令人瞩目。

神龙分会那些人在洛天风的默许下,放出真真假假的各种小道消息,一夜之间催生出多种猜测,不少人跟他今天的表现两相对比,再联想到那些消息,以为那就是真相。

所以说,指望大多数人理性思考是很难的,人类的惰性支配下,往往更乐意相信自己更愿意面对的“真相”。

帝都书院坐席中,一直低调的魁首此时开口:“你们不要想太多,应该学习张青阳这种不放过任何机会,磨砺自己武技、增进修为的做法。只要能继续领先同侪站稳潮头,那些被踩在脚下的失败者心里怎么想,觉得多么屈辱,都无关紧要。”

“是,魁首。”

梁耳等人情绪有些低落,口中答应着,本心仍难以接受。

他张青阳,凭什么?!

张青阳并不知道会引起如此的反应,他在战斗时只是临场灵机一动,采取了这样的战术。

他的体术、身法、精神力和心灵秘术,经过昨天的洗练调整后,如今已经有了惟精惟一的入微特征,再施展开熟练的武技,发现威力和精巧程度都更上层楼。

他用的依然是八方风雨剑,但已经突破此前的境界。

此前他修炼到风雨不透的基本程度,防御起来水泼不进,攻击时疾风密雨般狂猛。而今晋升为风雨无阻,润物无声,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难以防范。

看似和风细雨,实则无孔不入,剑式展开,只要是他的精神力统摄范围内,对方貌似严密的防御体系,对他而言就像是筛子一般漏洞百出。

徐仲文对他的印象仍停留在前些天,自以为对八方风雨剑足够了解,今天骤然遭遇他的控场战术,从一开始已经落入了张青阳的节奏当中。

短短几个呼吸,张青阳跟随机甲变幻数十次角度,就在这时他蓦地一剑斜穿,鼠骨剑弯曲如蛇,扎进其背囊一个缺口中。

热门小说龙王大人在上,本站提供龙王大人在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龙王大人在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控场,重临大比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连胜,势不可挡
热门: 金色梦乡 乡村少年 权臣闲妻 灵车 修罗杀道 奇想博物志:我的普林尼 今昔续百鬼——云 重生支配者 夜光的阶梯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