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洛薇特夫人的新厨师厌倦了做肉饼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疯人院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疯人院之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们前面已经讲过,洛薇特夫人的新厨师在地窖里狼吞虎咽。读者们不会怀疑,像他这样的绅士,很可能马上就厌倦自己当下的处境了。

对于一个快饿死的人来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生的希望,能在洛薇特夫人的烘焙屋随意吃馅饼一定是件最让人渴望不过的美差。因此,毫无疑问,一个满心欢喜的人会毫无顾虑地接受这种境遇。

但再好的东西也有让人厌倦的时候,而人心不足是久经考验的真理。

那些熟知人性的人都知道,人们极少懂得珍惜他们现在拥有的东西,而是热衷于可望不可即的追求,对其抱有最瑰丽的幻想,千方百计要将其占有。

拿破仑告诉他的军队,即使地位最低的士兵也有机会当元帅。

现在的糖果商招收新学徒的时候,会让他随便吃那些诱人的水果派和果脯,其中有些是他平时最奢侈的享受。

然而,战士们奋勇杀敌,却没有一个人当上元帅。糖果商的学徒猛吃夹心饼,最后吃腻了,以后再也不想多碰一下。

现在让我们回到洛薇特夫人的烘焙屋。

一开始一切都很令人愉快,有了机械的帮助,他发现只要一点点人力就可以轻松跟上肉饼的供应。而且这种劳动也很有爱,因为肉饼太好吃了,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他尝过了全熟的、半熟的还有烤焦了的;冷的、热的,猪肉的、牛肉的,调味的、没调味的……他试过了所有的做法,把馅饼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等到他来地下室的第四天,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以一副沉思的姿态坐在一个肉饼之前。

从店铺里传来的声音判断,此时已经十二点了。没错,是十二点整,而他什么也没吃,但是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眼前那块没有碰过的肉饼。

“这些肉饼确实都很好吃,”他说,“它们当然是一流的,我也见过它们是怎么做出来的,知道里面没什么问题,也越来越喜欢吃了,但是人不能永远以肉饼为生。哪怕这肉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也不可能一年到头都吃这个吧。我不是要说肉饼有哪里不好——我知道它们是用最好的面粉和黄油做成的,还有肉,大概只有神仙知道这肉是哪儿来的。总之,这些肉饼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鲜嫩、最美味的。”

他伸出手,掰下一块面前的肉饼,想要开始吃。

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把肉饼吃下去。吃完肉饼以后,他摇了摇头说:“不,不!他妈的,我不能再吃了,关键是,人不能一直不停地吃肉饼,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我不得不说,去他妈的肉饼!我实在不觉得我还能再吃下第二块了。”

他站起来,快步离开座位,然后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天花板上的活版门打开了,一袋面粉慢慢送了下来。

“嘿,嘿!”他大叫着,“洛薇特夫人,洛薇特夫人!”

面粉卸下来以后,活板门就关上了。

“哦,我不能再忍受这种事,”他大声说,“你们不能把我变成做肉饼的机器。我不能,也不会忍受下去——没有人能受得了。”

自从被关进这个地窖以后,这真的是他第一次觉得有必要好好查看一下这个肉饼工厂。

事实是,他来了以后,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几乎没有时间来想一想有没有可能结束这个可怕的工作。但是现在,吃了太多肉饼,厌倦了此地的阴郁之后,许多未知的恐惧开始爬上心头,让他不由浑身颤抖,不知自己会落到怎样的下场。

正是在这样一种感觉的驱使下,他开始仔细搜查这个地方。他手中拿了一盏小小的灯,下决心窥探每一个角落,希望自己一定能想方设法离开这里,不然就会被一直监禁在这个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方。

放烤炉的地下室是最大的一个,周围连接着几个小的房间,放着不同的做肉饼装置。无论在哪个房间,他都找不到出口。

在这间地下室里,肉都被放在石头架子上,他格外仔细地看了这间地下室,因为他觉得里头必定藏有入口,或者出口之类的东西,不然这些架子上为什么总是摆满了肉呢?

这间地下室比其他房间都大,屋顶也很高,他每次进来的时候都能看到架子上有肉,有时切成块,有时切成丝,足够做一批肉饼的。

至于这些肉是什么时候被放进来的,倒没有它们是从哪儿来的那么神秘。因为他每天无疑必须睡一会儿。他认为,很显然,肉就是他熟睡的时候送来的。

他站在这间地下室中央,手里拿着一盏灯,慢慢转过身来,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四周墙壁和天花板,但也没有看见一丁点儿像是出口的东西。

事实上,这四面墙上都是石头架子,几乎没有地方装门了,而天花板看起来也是完好的,没有半点空隙。

地下室的地面是泥土的,所以绝无可能在地下装暗门,因为没人能做到下了地之后还能伸手出来到地上面来填土,把它弄得一点痕迹没有。

“这真是太神秘了,”他说,“如果真的让我相信世上有鬼的话,那洛薇特夫人一定是请鬼来帮忙了。除非是有什么超自然的存在把肉给送进来了,我还真想不出来是怎么做到的。这肉啊,这么鲜嫩,又纯又白,虽然我也分不出来猪肉和牛肉,因为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

他又更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这个地下室,但仍旧一无所获。他发现架子后面的墙都是一块块平滑的石头砌成的,毫无疑问,是支撑这些架子必需的。除此之外,他没有更进一步的发现了。正当他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发现门后写着几行字。

他走上前去,发现这几行字是用铅笔写的,他看了半天才破译出来写的是什么:

“不管读到这几行字的是哪个可怜虫,他都可以和世界以及一切生的希望告别了,因为他死定了!他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这个地窖,因为这里有一个可怕的秘密,光是写下来就足以让人血液凝固、毛骨悚然!这个秘密就是——读这行字的人,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这个秘密的可怕程度已经没法再夸张了,就像正午大太阳光底下点个蜡烛完全不能变得更亮一样……”

最糟糕的是,这几行字写到这里就断了,而我们的朋友兴致正浓,感觉很失望。这几行字吊足了他的胃口,却满足不了他的好奇心。

“这确实,太耐人寻味了,”他说,“这个最可怕的秘密会是什么呢,还不能更夸张了?我这会儿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了。”

他徒劳地在门上搜寻着更多字迹——什么也没找到,从最后一个字拉长的那一笔来看,写字的人似乎被打断了,可能他正想解释得更清楚的时候,他预言的厄运已经降临在他身上。

“这比什么都知道还糟糕。一无所知也好过看到这样一个不清不楚的告诫。不过我可不会这么容易束手就擒,另外,除非我自己愿意,世界上还有什么力量能强迫我做肉饼呢?我倒是想知道。”

他刚走出了那个摆放着烤炉和肉的地窖,便踩到了地上的一张纸,他很确信自己刚才并没有看到这纸。这张纸片很新很白,还很干净,掉到地上没多久。他好奇地捡起了这张纸。

然而,他读了上面的字以后,好奇很快就变成了绝望。这句话是刻意写下来的,为了让像他这样呆在那些阴暗的隔间里全然无助的人心中产生巨大的恐慌——他颤抖着,开始怀疑这个地方会变成他的坟墓:

“既然你已经开始不满意了,就很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你的真实处境,其实就这么简单:从你刚进来这里的那一刻,你就是一个囚徒;我告诉你,除非你不想活了,你最好还是乖乖认命。关于这件事,你没有必要知道得太详细,你只需要知道,只要你继续做肉饼,你就是安全的,但是如果你拒绝,只要有人发现你在睡觉,你的喉咙就会被割断。”

这段话写得直奔主题,简单明了,让人很难怀疑其真实性。

纸片从这个半瘫的人手里掉了下来。当初自己不得志,饥饿难耐不得已才来了这个地方;可是,此刻如果他拥有世界,他宁愿放弃整个世界,只求能离开这里。

“我的天!”他说,“我真的被奴役了吗?就在这伦敦的市中心,我竟然成了个囚犯,竟无法抗拒这样可怕的威胁?当然,当然,这肯定是个梦!太吓人了,这不可能是真的!”

他坐在他之前那个厨师曾经坐过的矮凳子上,那个厨师就是在这个凳子上被一锤子敲死了,上天对他唯一的仁慈就是让他即刻毙命。

他可以伤心地大哭一场,就坐在那儿哭,因为他想起了很久以前,因为年少轻狂而放过的机会,他回想了这一生的机遇和不幸,现在自己成了这个地窖里的囚犯,做了这件卑鄙而可怕的工作,甚至不能选择饿死——饿死也好过这种死亡的痛苦——这种割断喉咙的威胁——实在是太折磨了!

难怪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勇气,一个孩子就可以打败他;有时候他又有背水一战的决心,大叫着让敌人现身,至少让他有机会为了生命而搏斗。

“如果我要死了,”他大声说,“让我像一个勇敢的人那样,手持武器而死,我不会抱怨的,因为我已经生无可恋,但不要让我在黑暗中被谋杀!”

他跳起来,跑到由房子通向地下室的那扇门,粗暴而绝望地摇晃着它。

但是早就有人料到并采取了预防措施,这扇门结实得惊人,任他怎么用力都不过是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然后跌跌撞撞地退回去,绝望地喘着气,回到了刚才坐的椅子上。

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他朝上望去,看到刚才那扇门上开了一个方形的小窗,小窗后面出现了一张脸,但并不是洛薇特夫人。

正相反,那是一个可怕的壮汉,声音也是粗哑生硬的,对于这个不幸沦为洛薇特夫人囚徒的厨子而言,听来格外刺耳。

“继续干,”这个声音说,“否则你一旦睡着,等着你的就是死路一条,你再也不会从睡眠中醒来,只会感受到死亡的獠牙,意识到你在自己的血液中翻滚。”

“继续干活,你就不会有事;胆敢有疏忽,你就死定了。”

“我到底做了什么,要被你们囚禁起来?让我走吧,我不会说出我曾经来过这个地窖,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揭露这里的任何秘密。”

“你就给我做肉饼,”这个声音说,“吃肉饼,开开心心的。有多少人羡慕你的工作啊——再也不用为活着而挣扎,有吃有住,从事着一份最令人愉快的职业。而你竟然不满足,这也太奇怪了!”

砰!门上的小窗关上了,这个声音也消失不见。而这嘲讽的腔调仍在我们这个不幸的囚徒耳边回荡。他双手抱头,脑子里忧虑着自己一定会疯掉的。

“他会让我发疯的,”他哭丧着说,“因为缺乏锻炼,我已经感觉到疲软困倦,而且地窖里空气稀薄,让我无法正常休息。但是现在我一闭眼,就会被暗杀者割断喉咙。”

他又坐了好一会儿,哪怕是对睡眠的恐惧也无法抵御困意的来袭,用普通的方式已无法驱走这种疲倦,他只好跳起来,不停摇晃,像一个想要觉醒的人。他悲伤地自言自语:

“我必须服从命令,否则就会死;在这里,希望也只能是幻觉,但是我还不能放弃,除非我心中最微弱的火苗也熄灭了,我才能倒下睡觉——就让死亡来袭击我吧,无论以何种方式来临,我都会迎接它。”

带着这股绝望的力量,他把烤炉架起来,都准备好以后,便开始制作这批的一百个肉饼。当他做好肉饼,装在托盘里并送上店里以后,他觉得已经为自己还活着这件事付出了代价,便倒在地上,陷入了沉睡。

热门小说理发师陶德,本站提供理发师陶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发师陶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疯人院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疯人院之夜
热门: 大小姐的妖孽保镖 破窗 藏地密码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永镇仙魔 超能生死门 帝尊 犯罪心理揭秘 按需知密 灵魂破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