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斯文尼·陶德一夜暴富

上一章:第十六章 理发师再度寻找珍珠买家 下一章:第十八章 托比亚斯的探险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放贷者看过马车,斯文尼·陶德的目的就圆满实现了。他没有拒绝蒙代尔的邀请,二话没说,在约翰·蒙代尔的指引下来到了别墅里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蒙代尔越来越相信一个事实,当然只是他认定的事实,那就是这位客人一定是个位高权重的人物。

蒙代尔带领陶德走进一栋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公寓。茶点很快就上了,但斯文尼·陶德礼貌地拒绝了;然后,蒙代尔迫不及待地等着听访客讲明此行目的。

“我,”斯文尼·陶德说道,“我自愿请缨为一位大有名气的夫人筹集一笔款项,但是要筹集这笔款项,必须动用我的部分房产,而她明确表示不希望我那样做。”

“当然了,”蒙代尔先生说道,“她是一位非常有名气的夫人,我猜?”

“确实是非常有名气,但做这笔交易有个前提,假如参与进来了,你不得打听这位夫人的身份,也不要追究我的身份。”

“这不是我做生意的一贯作风;但是如果其他的事情都谈妥了,我想我不会吹毛求疵的。”

“非常好;你说的其他事情都谈妥我想是指担保?”

“恩,是的,担保非常重要,阁下。”

“我告知那位有名气的夫人既然这件事需要保密,不便透露真实姓名,那么,担保的东西一定要非常充足。”

“想得非常在理,阁下。”

“我在想,”约翰·蒙代尔暗自思忖,“他会不会是某位公爵呢;一会儿我称呼他为大人,看他有没有异议。”

“因此,”斯文尼·陶德继续说道,“那位有名气的夫人给到我手上的担保物,价值比她需要的数额高了三分之一。”

“那是,那是,非常合理的安排,大人;我能问下担保物的质地吗?”

“珠宝。”

“绝对令人满意、无懈可击的担保物;占地小,而且不会贬值。”

“如果它们真的,”理发师说道,“贬值了,对你也没什么影响,名人效应就能弥补市值的贬损。”

“毫无疑问,大人;我就是不经意随口这么提一下,随口提一下。”

“当然,当然;在深入这件事之前,我相信,你已经准备好参与这件事了。”

“当然了,我很自豪地说,随便你们要多少数额。告诉我要多少钱,大人,我可以给你看下现金——这是我做生意的惯例;从来没人敢说我约翰·蒙代尔会在大生意面前退缩。只要认准了,我就会去做。”

“就是听闻你这种脾气我才想到来你这儿的。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斯文尼·陶德从他口袋里漫不经心地掏出那串珍珠,当着放贷者的面丢在桌上。放贷者拿了起来,迅速在手指间滚动了几下,说道:“我想整个国家,这样的珍珠只有一串,是女王陛下的。”

“嗯!”斯文尼·陶德说道。

“容我问过大人,您打算用这串珍珠取多少钱?”

“如果放在市面上卖,这串珍珠当前价值一万两千英镑;但是,拿它当担保,我只取八千英镑。”

“八千英镑是个大数目。正常情况下,不管什么抵押物,我只借一半价值的数额;但是这次,看在大人和夫人的份上,我没什么好犹豫,愿意全额借给你们一个月。”

“那就行,”居然从约翰·蒙代尔这儿得到了比预想还要多的钱,斯文尼·陶德丝毫不掩饰内心的狂喜。当然,如果放贷者不是完完全全相信这串珍珠是女王的,而他终于拥有王室成员作为自己的顾客的话,陶德绝无可能拿到这笔钱。

蒙代尔从未想过是女王本人需要这笔钱;他的看法是,女王把这串珍珠借给这个贵族助他解燃眉之急,这样的话,自然他们很快就会来赎回去。

总而言之,这笔交易成交得比约翰·蒙代尔想象的还要爽快。他朝思暮想的就是这种大单,如今终于成交了,他心满意足,认为这笔生意为他开启了一扇大门,会给他带来自己能力范围内最高级别的生意。

“以谁的名义呢,大人?”他说,“我需要在我的户头开一张支票。”

“用乔治上校的名义。”

“当然,当然;大人收到八千英镑的话请知会我一声。另外,还请知悉:从现在开始,每月月底如有必要,款项是可以兑回的。我给你开一张7500英镑的支票。”

“怎么是7500英镑,你刚才不是说8000英镑?”

“那500英镑是我的佣金。大人您看得出来,看在大人您的份上,我收的已经是最低价了。我向大人保证,做这种大生意我原本可以得到更多佣金。有此荣幸见到大人,我情愿少收点,只收500英镑;考虑到这个节骨眼上资金紧缺,我原本应该收1000英镑。我向大人保证——”

“打住,打住,”斯文尼·陶德说道,“把钱给我,如果从现在起到本月底不方便赎回这些珠宝,你放心,我会派人给你报讯。”

“那我就放心了。”约翰·蒙代尔说道,随即开了一张7500英镑的支票递给斯文尼·陶德。陶德拿到支票赶紧收到口袋里,喜不胜收,虽然价格远低于实际价值,但总算是把他的珍珠处理掉了。

“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蒙代尔先生,”他说道,“这事务必百分百保密。”

“会的,您不必交代,大人,我做生意向来小心谨慎。如果说出去了,很快我就会在这行混不下去了,所以,您大可放心。我不会说的,这笔交易从此烂在我心里,世界上除了大人和我,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

就这样,约翰·蒙代尔恭恭敬敬地引着斯文尼·陶德到马车上。大概两分多钟后,陶德就朝回城方向出发了,让人以为这笔钱对他来讲只是个小数目。

我们应该早就发现,自从上次卖珍珠给城里的宝石商失手之后,斯文尼·陶德的容貌大异,可以相当肯定的是,他不大可能再被认出来了。比如说,原本不留一点腮帮子的他,后来戴了个大大的黑腮帮,还留了小胡子,脸颊上涂了粉,完全就是改头换面了。平时和他最亲近的人要是不听声音,大概也不敢认他。而且,这次和约翰·蒙代尔谈话,他刻意装出另一种腔调,这样一来,将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被认出来了。

“我就说这样一定会成功,”他在回城的路上自言自语,“而且我也没被骗了。我得继续在舰队街上做我的生意,三个月的时间,就三个月,那样子就不会有人发现我发了一笔横财。他忽然沉默了几分钟,似乎脑子里又冒出一件特别棘手的事情。然后,他突然说道:“嗯,嗯,至于托比亚斯,保险起见,毫无疑问,把他处理掉会比把他放在精神病院更稳妥。我想,现在不管怎么说,应该还有一两个人要解决掉,以除后患。我必须好好想想——必须好好想想。”

斯文尼·陶德这种人一旦专心思考,不用怀疑就是在酝酿滔天恶行。在他从放贷者家出来回自己家的路上,要是有人看见他的脸,一定看得出他是在捣鼓阴险恶毒、不择手段的事情。不说别人,就连他自己看见自己的样子,应该都会吓得目瞪口呆。

他是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胆怯的人,相反地,越是阴险越是可怕,就越对他的胃口,越能挑战他奇特的大脑结构。

毫无疑问,对金钱的痴迷支配着陶德先生的大脑运作,赚多少或者赔多少是他衡量一切的标准。

这种人,绝对不会考虑到道德或者常人的感情。毋庸置疑,如果牺牲全人类能实现他的某种野心,他一定很是愿意。

在回家的路上,他可能是下定决心要在罪恶的路上走得更远;他所要做的事情,假如是在罪恶之路涉足尚浅的人,必定会因为畏惧而退缩。

而斯文尼·陶德这样的人,思维方式古怪犯下世界上最邪恶的罪行,对他来讲只是所谓的策略。

也就是说,犯下某项严重的罪行之后,他们不得不做更多的恶事以掩饰第一项罪行,逃脱罪责;因此,持续犯罪是一种自我防卫的需要,是自我保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或许,斯文尼·陶德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志在占有大量财富;而且,毫无疑问,他天资聪颖、诡计多端,已经成功说服别人为他的计谋跑腿。现在计谋实现了,他的手下和同伴已经不再被需要,他们的处境因此变得十分危险。

他很清楚所谓的冷血政策,该政策教导人们在通往权力和财富的路上,对待曾经用过的工具,与其丢弃,不如毁灭。

“他们通通得死,”斯文尼·陶德说道,“死人不会讲故事,不管是妇女还是小孩,通通都要死。等他们死了,我想,舰队街得上演一场大火灾。哈!哈!大火想往哪儿烧就往哪儿烧吧,只要不烧到我的房子和财产就行。”

“不同寻常的游戏——对我而言会是不同寻常的。从那儿以后,我可以马上开始新事业,理发师会被永远遗忘,他们看见的和记住的只会是一个上流社会的人。有这样一大笔钱,我完全有能力招揽达官贵人,管他是哪路神仙。”

这一切犹如欢快的列车,在斯文尼·陶德脑海里疾驰而过。此时,马车也已经到达舰队街;陶德的脸上显露出一副狞笑,看起来就像是披着人皮的恶魔,而这个恶魔刚刚成功摧毁了某个人类的灵魂。

他让马车开到马房而不是自己的店铺门口;到了以后,他大方地奖赏每一位随行者。马车夫和脚夫喜出望外,恨不得斯文尼·陶德每天都能像今天一样出一趟远门,他们只要做一点事就能赚取丰厚的小费。

他从马房走到自己店里。可是,一到店里,他便有些失望了,因为店里的灯是黑的。斯文尼·陶德把手放在店铺的门上,门开了,可是没有托比亚斯的人影,尽管陶德一踏进店铺大门便大声喊叫。

此时,一股巨大的满足感窜遍全身,理发师焦急地摸着找火柴,把灯点亮了,去查看托比亚斯为什么离奇离岗。

但是,为了以合理的方式叙述托比亚斯为何长了胆子,敢公然违抗主人的意志离开店铺,我们还是给托比亚斯辟出一个独立章节为他辩护一番。

热门小说理发师陶德,本站提供理发师陶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发师陶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六章 理发师再度寻找珍珠买家 下一章:第十八章 托比亚斯的探险
热门: 校草说我渣了他 迷宫馆诱惑 茅山后裔之兰亭集序 至尊无赖 异闻录:九重图阵 神弃之地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诡电脑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理发师陶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