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理发师再度寻找珍珠买家

上一章:第十五章 乔安娜和上校在坦普勒公园的第二次会面 下一章:第十七章 斯文尼·陶德一夜暴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斯文尼·陶德上次打算处理掉手上的那串珍珠,结果出师不利;他开始意识到要将珍珠抛售出去并非轻而易举。于是,他按兵不动,耐心等待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一次的思路和上一次截然不同。

就在乔安娜·奥克利和杰弗里上校在坦普勒公园第二次见面的同一天晚上,临近午夜的时候,托比亚斯独自坐在店铺里,一如既往的垂头丧气。这时,一个陌生人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蓝色大手提袋,示意有事情要问他。

“哈罗,小伙子!”他说道,“这是陶德先生的店铺吗?”

“是的,”托比亚斯说道,“但是他不在家,你有事呢?”

“天啊,”那个人说道,“如果这件事还不够令人大跌眼镜,我就上吊去;你不会是要跟我说他是理发师吧?”

“确实是啊;你看不出来吗?”

“是的,看出来了,毫无疑问;可是来之前我完全没想到。要是想到过,我发誓出门就被一枪打死。你知道他最近在干嘛吗?”

“干嘛,”托比亚斯模仿那个人,说道,“你感觉他会被绞死吗?”

“嘿,不,我没说绞死不绞死的话,不过看样子你好像希望他被绞死;我正要告诉你,我们是城头西边的艺术家。”

“艺术家!你是说你会画画吗?”

“不,不是,我们是做衣服的;但是我们这一行现在都自称艺术家,裁缝这种叫法过时了。”

“哦,真是这样,是吗?”

“是的,没错;我说出来你可能都不敢相信,不过他真的到我们店里去了,还订了套衣服,总价不低于三十英镑,要求我们按照贵族服饰的款式缝制,然后把姓名和住址留给我们了。看!陶德先生,舰队街的这个门牌号。可是,打死我也想不到他居然是个理发师;早知道他是理发师,我敢肯定这些衣服不应该被做成这种款式,应该是正相反才对。”

“好了,”托比亚斯说道,“我不知道他要这些衣服做什么,但我想应该是他的。是不是高个子、长得很丑的家伙?”

“丑得跟鬼一样。既然他没在家,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东西过一遍。这个外套用的是最好的天鹅绒,内里是丝质,镶边用的蕾丝。你长这么大有见过哪个理发师穿过这种衣服的吗?”

“真的,还从来没见过呢;他有他的计划,肯定的。这外套很上档次。”

“是的,其他所有衣服都是同样的款式;他到底打算拿这些衣服做什么呢?我还真想不出来,这些衣服只适合觐见国王呀。”

“哦,反正,我是一无所知的,”托比亚斯叹了口气,说道,“随便你要不要把衣服放这儿,对我而言都一样。”

“好,你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忧郁的可怜虫了;你怎么啦?”

“我怎么啦?哦,没事。当然,要多幸福我就有多幸福。我不是斯文尼·陶德的学徒吗?换了谁不得高兴得整天哼着小曲儿?”

“我感觉也是,可你看起来一点唱曲儿的心情都没有;不管怎样,我们艺术家没闲工夫浪费,所以,麻烦你好心帮忙照看这些衣服,一定给到你师傅,这笔交易就与我无关了。”

“很好,我会给他的;但是,你确定留下这么贵重的衣服,不拿钱就走了?”

“不全是这样的——这些衣服已经付过钱了。”

“哦!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会交给他的。”

这个裁缝才刚走,就有一个男孩拿着一个包裹到店门口,探头四下望了望,丝毫不掩饰他的诧异,问道:“舰队街上还有其他人姓陶德吗?”

“没听说过,”托比亚斯说道,“你拿的什么东西?”

“丝质袜子、手套、蕾丝、领带、褶裥,还有其他的。”

“这都什么玩意儿;我敢说就是他的。”

“我把它们放你这儿,钱已经付过了。这有姓名,还有门牌号。”

“你个,蠢猪!”

最后一句话是因为刚跑出去的小男孩和从外面往里跑的小男孩撞了个满怀,于是破口骂人。

“你没长眼睛吗?”那个后面来的说道,“我是蠢猪,那你是什么?我真想把你的头敲一顿。”

“敲啊,等下次到我的地盘,看我会不会给你鞭子吃。”

“是吗?为什么不呢?等我去捉你来了再说,等着吧。”

中间有段时间,他们站得那么近,几乎是鼻尖对鼻尖;彼此发誓抓到对方要怎样报复;不过,双方不管是谁,其实只要伸出手臂就可以抓到对方——最后他们还是各走各的。后面进来的小男孩跟托比亚斯说话时气冲冲的,可能是因为刚才和制袜商的学徒一场误会,气还没全消。“告诉陶德先生那辆四轮马车七点半会准时弄好。”说完他就走了,留下托比亚斯在那儿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斯文尼·陶德这次弄这么多华服回家是何用意。

“我想不明白,”他说道,“但是肯定是干坏事,可我就是猜不出来干什么坏事;但愿我知道就好了,那样我就能阻止他了。他这种恶棍,狗改不了吃屎,能有什么好事;可我能做什么呢?这种事我真的好无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我从来都没有行动力,但愿上天赐予我力量。天啊,天啊!我难过极了,不知道我最后会是什么样子。要是我已经在坟墓里就好了,不过肯定也不用多久了,除非奇迹出现,把我身上的霉运都带走。”

托比亚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陶德弄来这些华服的目的,因为这件事他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而他这一辈子绝不可能想到理发师在什么情况下需要用如此华而不实的衣服打扮自己。

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在自己的脑海里构建出斯文尼·陶德一贯的做事原则,确实就是陶德的原则——不管斯文尼·陶德计划做什么,目标是什么,这些东西肯定不是用来行善的。相反,十分肯定,这些东西是用来帮助这个十恶不赦的人实现某项滔天罪恶。

“我要尽全力查看,”托比亚斯自己思忖着,“然后尽全力阻止他的阴谋;就怕他什么都不让我看见,当然更不可能让我帮忙了;但是我得试试,尽我所能。”

说到对付斯文尼·陶德,我们完全可以猜到可怜的托比亚斯用尽全力也没什么用,因为陶德这种人是不会给任何人钻空子的;他老谋深算,而且肆无忌惮。毫无疑问,可怜的托比亚斯无论采取什么行动都是自讨苦吃。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理发师回来了,他的第一个问题是:“有没有我的东西?”

“有的,先生,”托比亚斯说道,“这里有两个包裹,还有一个小男孩说四轮马车七点半会准时弄好。”

“这就好,”理发师说道,“那就行了;托比亚斯,我不在店铺时,你要仔细看好店。半个小时后我会回来,记好了,只会早不会迟;我回来的时候你最好在你的位置上待着。如果刚好有人来理发或者刮胡子,你告诉他们今天晚上店里不做生意。听明白了吗?”

“明白,先生,当然明白。”

斯文尼·陶德拿起那几捆昂贵的衣服到客厅去了;当时是七点钟,托比亚斯猜得很对,他去试衣服了。托比亚斯相当好奇,在那儿等待陶德出来,想看看理发师穿上如此精致的衣服会变成什么样子。

托比亚斯耐着性子等,但并没等多久,因为二十分钟不到斯文尼·陶德就出来了,身穿时装界最高端的衣服。他的马甲华丽得无以伦比,手指上戴着好几枚戒指全都价值不菲,而且耀眼得让托比亚斯不敢直视,腰上还佩了一把镶有宝石的剑。托比亚斯真觉得自己见过这把剑,他想起来有一位绅士进来理发的时候把它解下来了,横放在帽子上。

“记住了,”斯文尼·陶德说道,“记住我教你的话;每个字都照着做,无疑,最终你会幸福而独立。”

斯文尼·陶德说着这些话,走出店铺,可怜的托比亚斯望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重复着刚才陶德说过的话:“幸福而独立。天啊!这种人讲这种话真的是很滑稽——真希望我已经死了。”

但是我们要留托比亚斯自己寻思去,看看斯文尼·陶德那边更有趣的进展。至于为什么要花费重金将自己装扮成个大人物,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朝离家最近的一间马房走去,毋庸置疑,马房已经把马匹绑在豪华的马车上;一切很快准备就绪,斯文尼·陶德在马夫耳边交代了路线,然后马车就出发朝西去了。

当时海德公园角[1]几乎位于城外,到那儿可以一览乡村风貌,事实上,多走不了几里就是英格兰的农村了;斯文尼·陶德正是朝这个方向去的;既然他已经上路了,我们有必要向读者透露一下他要拜访的是何方神圣,让他舍得如此花费重金。

那个时候,贵族愚蠢无知、作恶多端,和现在的贵族没有两样,经常排场奢华、挥金如土。提到这些,人们轻而易举就联想到一个名字叫约翰·蒙代尔的人。他是丹麦血统,富可敌国,倚靠给贵族和其他急用钱的人放高利贷积累了巨额财富。

但是,不要以为约翰·蒙代尔会轻易相信别人,随便借钱。相反,借钱的时候,哪怕是一先令,他都会很谨慎地要求对方拿珠宝、昂贵的餐具或是房产契约等作为抵押。

事实上,约翰·蒙代尔无非就是一个做大宗生意的典当商。虽然在城里有办公室,他通常是在私人府邸接见他的贵族客户;他的私人府邸距离城里的办公室大概两英里的距离,在阿克斯布里奇路[2]。

经过这番解释,大家非常容易就可以猜到斯文尼·陶德的计划了。他认为如果他能从约翰·蒙代尔那里借到这串珍珠价值一半的钱,他就能把这串自己无法证明所有权的项链给处理掉,由蒙代尔公开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

我们非常看好斯文尼·陶德策划的这次行动。既已精心策划,想必是要成功的,他既已开始行动,必定用的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一路上,他的脑袋里不停琢磨着见到约翰·蒙代尔的时候要说的每一个字,如何做到滴水不漏。从我们对他的了解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斯文尼·陶德不太可能在做这笔交易时露怯导致失败;相反地,他只做自己有绝对把握的事情;因为他做事十分有分寸而且判断力超强,外交手段不凡,如果命运给他更好的境遇,毫无疑问,他会成为一代伟人,享誉政坛风云人物的美名。

顺便提一下,约翰·蒙代尔的别墅被称为“蒙代尔庄园”,是一个占地面积大、豪华气派的现代风格建筑,四周是几英亩赏心悦目的花园。不过,这位放贷者从没看过他的花园,因为他整个人一门心思只想着赚钱,根本无暇顾及花花草草;如果说这些花草有让他满足的地方,完全就是因为这是从一位经营不善的借贷者那儿得来的,当然还包括这块土地以及别墅里华丽的装饰;那位借贷者被迫流亡国外,把他的财产全数拱手让给这位放高利贷的。

为了这次行动,陶德成功租用到了几匹骏马,有骏马飞奔赶路,没走多久便到了蒙代尔庄园前门入口处的对面。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让放贷者看到他乘坐的马车多么华丽;于是,他要求和他同行的脚夫马上到入口大门去按门铃,传话说有位绅士在马车上等着见蒙代尔先生。

马夫按响门铃了;放贷者的仆人回去通报说门外的马车相当昂贵,据他判断,访客应该是级别不低的贵族。约翰·蒙代尔在这种判断上颇有水准,他立刻走下去到大门口看了看,心里很快同意了仆人的看法,自认为那辆马车看起来无可挑剔,当即就判断这辆马车肯定属于某个级别高的人物。

蒙代尔相当谦卑,这种人一般都是这样。他走到马车旁,询问阁下有何贵干,他一见到陶德就称呼他阁下。

“我想知道,”斯文尼·陶德说道,“蒙代尔先生,有一位大有名气的夫人,目前遇到一点困难,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帮她这点小忙。”

约翰·蒙代尔重新打量了一下马车,再看一眼访客身上昂贵的穿着,这些行头确实一点都没有辱没阁下这个称呼;他立刻决定做这笔交易,只要对方提供的抵押物品确实是好货——这是约翰·蒙代尔唯一的关注点。不管怎样,他连忙请他的访客下车,到屋里去谈话。

[1] 位于伦敦海德公园的东南角,是一个重要的交通路口,是公园巷、骑士桥、皮卡迪利大街、格罗夫纳广场和宪法山五条街道的交汇处。

[2] 伦敦西部重要的交通干道。

热门小说理发师陶德,本站提供理发师陶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发师陶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五章 乔安娜和上校在坦普勒公园的第二次会面 下一章:第十七章 斯文尼·陶德一夜暴富
热门: 逆成长巨星 鹌鹑 麻衣世家(麻衣神相) 九天帝尊 宴无好宴 苍穹榜:圣灵纪1 坠落之前 怒江之战1 暮光之城3:月食 间谍课:豺狼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