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理发师和珠宝商

上一章:第六章 公园会面及可怕的故事 下一章:第八章 误入贼窝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晚时分,有一个人正架起店铺的百叶窗,他是伦敦最负盛名的珠宝商之一,虽说富有,却很节俭。

这位珠宝商上了年纪;几根稀疏的头发都已发白;锁紧窗闩的时候,他的双手直打哆嗦,然后,他一遍又一遍触摸检查每一片百叶,确保自己的店铺安全。他的这个店铺坐落在穆尔菲尔兹——金条和贵重宝石交易非常频繁的地方。他满意地看了一眼所有的窗闩之后,打算要进门了。此时,一个相貌丑陋的高个子朝他走了过去。这个人头很大,头型极其难看,戴着一顶三角帽。这顶帽子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小了,只能搭在头顶上;他戴的帽子虽然小,穿的外套衣摆却极大,光衣摆的布料就足够另做一件正常尺寸的外套了。我们的读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辨认得出这是斯文尼·陶德,而珠宝商小老头看见外表如此狰狞的家伙要跟他说话,自然吓得不轻。

“你做,”陶德说道,“珠宝生意。”

“嗯,没错,”他回答道,“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你想买还是想卖?”

“卖。”

“嚇!那个,我敢说你要卖的东西不是我要的;我只接珍珠的订单,而且不是市面上流通的那种。”

“除了珍珠我也没什么好卖的,”斯文尼·陶德说道,“我想把我所有的钻石,我的石榴红、黄玉、宝石、绿宝石、红宝石全留着。”

“你见鬼去吧!呵,你该不会说你有其中一种吧?滚!我老了没力气和你开玩笑,还等着吃晚饭呢。”

“你要不要看下我的珍珠?”

“小珍珠,我猜;这种东西值不了几个钱,我不会要的;我们已经有很多了。我们想要的是正品,纯度高、颗粒大、价值上千的大珍珠。”

“你要不要看一下我的货?”

“不用了;晚——安!”

“很好;那我把它们带到街头考文垂先生的店里看看。他也许愿意和我做这笔生意,如果你不做的话。”

珠宝商迟疑片刻,“站住,”他说道,“去考文垂先生那边有什么用?我能给你现金,他可没这个本事。进来,进来;不管怎么说,我先看一下你要卖的东西。”

话都这样说了,斯文尼·陶德就进店里去了。店铺看起来很小,又低又矮,光线昏暗。珠宝商已经找来一盏灯,留着心眼盯着客人,唯恐他跑进柜台里去。珠宝商把眼镜戴上后,说道:“来,先生,你的珍珠在哪儿?”

“看!”斯文尼·陶德一边说,一边把一串有24颗珍珠的链子放在珠宝商面前。

那个老头把眼睛睁得巨大,像是要把眼眶崩裂,他把眼镜推到额头上方,盯着斯文尼·陶德的脸,丝毫不掩饰他的诧异。然后,又把眼镜推下来,拿起那串珍珠,迅速把每一颗珍珠都检查一遍,大叫道:“真的,是真的,天啊!全都是真的!”

他再次把眼镜推到额头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斯文尼·陶德看了好久。

“我知道这些珍珠是真的,”陶德说道,“你想不想和我做这笔生意?”

“我想不想和你做这笔生意?对,我很肯定它们是真的。让我再看看!哦,我看出来了,是赝品;但是,做工这么好,真的,这东西稀罕,我愿意出价50英镑。”

“我喜欢稀罕玩意儿,”斯文尼·陶德说道,“那个,既然你说它们不是真的,我就自己留着;可以送给随便一个孩子做小礼物。”

“什么!把这些珍珠给小孩子?你一定是疯了——我是说,就算不是疯了,一定也是个不谨慎的人才会这么做。来吧,不多说了,我给你100英镑成交吧。”

“听着,”斯文尼·陶德说道,“我没有耐心也没有时间在这儿和你磨洋工。我知道这串珍珠值多少钱,作为一笔普通的日常交易,按照我出的价,你的利润应该还是很可观的。”

“你说说看有多可观?”

“这串珍珠值12,000英镑,如果你出10,000英镑我就卖给你。你觉得这个价格怎么样?”

“哪来的怪声?”

“哦,只是我笑了一下而已。说说看吧,你认为怎样,赶紧的;这笔生意我们是做还是不做?”

“听着,我的朋友,既然你知道这串珍珠的价值,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应该有人愿意出价11000英镑购买,照这样子,我给你8,000英镑也无妨。”

“给我8000英镑,”斯文尼·陶德说道,“我立马走人。我讨厌讨价还价。”

“稍等一下;还有更重要的细节要考虑。你必须明白,我的朋友,这串珍珠价值连城,可不比大街上花上几盎司随便都可以买得到的旧银器。这串珍珠的价值几乎等同于一座房子,一份产业,如果换手的话,卖主必须详细提供诸如获得渠道等的信息,必须向下一手买家证明他有所有权和处置权。”

“胡说!”斯文尼·陶德说道,“谁会质问你?行内有几个知名的,有谁会一直在做这个生意?”

“你怎么说都好;但是,对于一件来历不明的物品,我凭什么付你全价。”

“换句话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把它们按照小偷偷来的赃物卖给你,你就不在乎我是怎么弄到这串珍珠;但如果我要全价,你就要挑刺。”

“我的好先生,下什么结论是你的事。只要你能证明你拥有这串珍珠的处置权,你就不必费心去其他店铺找买家了。”

“这种麻烦事我可不干,该和你说晚安了;你下次买珍珠的话,我得建议你不要太挑剔它们的出身。”

看到斯文尼·陶德大步朝门口走去,珠宝商可不想轻易放过他。于是,他利索地越过柜台,谁也想不到这么大年纪的人竟然腿脚还这般灵便。片刻功夫,他就来到店门口,扯着嗓门喊道:“抓小偷!抓小偷!抓住他!他跑了!戴三角帽的大家伙!抓小偷!抓小偷!”

珠宝商喊得嘶声力竭,真的是嘶声力竭,不可能完全不起作用,左邻右舍倒是都听到了。斯文尼·陶德跑出去几码[1]路时,有一个男子上前要扯他的衣领,但是,被陶德一拳猛揍在脸上,打了回去;另外一个人也想上前擒拿,可是跑到马路中间见势不妙调头就跑,心想为了公众利益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抓罪犯着实欠考虑。

摆平了这个追兵后,斯文尼·陶德心里暗暗发誓,日后定当回来要了这老珠宝商的命。他着急要找一个天井躲下去,因为一直在大街上肯定要被追兵袭击的。

对地形不熟悉,可算是他遇到的最大问题,此时他最为担心是稍不留神跑到死胡同里去,那样子就会完全被包围,只有任人摆布的份儿了。

他在前面拼命狂奔,惊觉珠宝商老头一直跟在他后面追赶。珠宝商小老头屡屡跌跤,屡屡爬起,从未放弃,实属奇迹,谁看了都觉得相当不可思议,尤其是老头子年纪这一大把,明显是什么费劲的事都做不了。

不过,有一件事小老头已无力为继,那便是沿路喊“抓小偷”,因为他嗓子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至于他还能追多久是个未知数。可是,他的努力功亏一篑,因为马路上有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绊了他一脚,他一个跟头栽进一个敞开的地窖里去了。

珠宝商小老头倒下了,还有其他体力充沛得多的人在继续,斯文尼·陶德被穷追不舍,步步相逼;他的速度已经很快,恼人的是,因为追兵沿路叫喊,不时有新的人加入到抓小偷的队伍中,新兵个个体力充沛,而且离他近。

有人被如此这般追捕,叫人看了多少会觉得害怕;我们可以不必同情斯文尼·陶德这样的人,因为,从目前已经发生的事情来看,我们已经初步怀疑他和某些极为可怕的事情有关联;话虽如此,通常我们在现实中看到一个人被满大街追捕仍然是挺糟糕的。

陶德全力以赴飞奔着,任谁来拦路都会被他揍趴下去,直到最后追上他的人都自动放弃了,不想去挑战他的拳头,他的手应该能够将他们一拳揍倒在地。

他的牙齿已经僵住,呼吸也变得急促费劲。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从店门口跳出来成功抓住了他。

“我抓住你了!”那个人说道。

斯文尼·陶德默不作声,而是憋足力气,从身后抓住那个人的头发和衣服,举起来扔到店里的玻璃窗上,玻璃碎了,窗棱也断了,他撞到的东西全都坏了。

那个人大声尖叫,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店铺,店里经营的东西都是花哨的小商品,轻薄易碎,这一砸下去所有存货立刻全数报废,对他而言可算得上是毁灭性的牺牲了;不过,现在的杂货商要是遇到这种事倒是会很高兴。

这件事对陶德身后的追兵起到了不小的震慑作用;这分明是在给他们上课,让他们脑袋放聪明点,不要和这个杀伤力极强的人作对;珠宝商小老头掉到地窖大概也就在这个时候。总之,和那些追捕他的人相比,他的优势已经相当明显了。

但是,还绝对说不上陶德已经安全了,因为耳边还是有“抓小偷”的声音,所以,陶德依旧在狂奔,跑得气喘吁吁。突然,身后有个声音说道:“拐到你右手边的第二个院子,那里安全。我会跟着你,有我帮忙,他们是抓不到你的。”

斯文尼·陶德轻易不相信人性本善——他不可能会相信的;但是,此时他已经精疲力竭喘不来气了,任何友好的话都是受欢迎的。因此,脑子一热没有多想,他便径直朝右手边第二个院子飞奔而去。

[1] 码:英美制长度单位,一码等于0.9144米。

热门小说理发师陶德,本站提供理发师陶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理发师陶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章 公园会面及可怕的故事 下一章:第八章 误入贼窝
热门: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绝世皇帝 轮回·半步多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 不朽之路 不败战神 清明上河图密码2 柏林谍影 死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