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魔仆 二

上一章:第八章 魔仆 一 下一章:第八章 魔仆 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冯斯当然还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被很多人当成了“天选者”。就算知道,他也只能愤怒地吐槽:天选者是什么玩意儿?天选的来送死者吗?

就在几秒钟之前,老祖宗在他的面前突然炸裂开来。说炸裂其实不太确切,因为这一过程并没有寻常爆炸所具备的冲击力和爆发力,更精确的用词应该是:解体。

老祖宗解体了,庞大的身躯在一瞬间化为无数的碎块。这些闪烁着惨白光芒的肉块都有着不规则的形状,每一块大概和一个核桃差不多大小,落在地上后还在不断地弹跳和蠕动,就像是一群丑陋的小爬虫。

这一幕让人看了禁不住恶心,何况也无法判断这些碎块的危险性,冯斯连忙拉着关雪樱退出了这间神殿。

“你在外面待着,千万别进去。”他一面说着,一面重新进入,打算把重伤昏迷的老村长也扶出去。这时候他才发现,那些碎块起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碎块们最初只是在混乱无序地蠕动着,但就在短短不到一分钟之后,它们开始就近地汇聚在一起。零散的小碎块聚集在一起,彼此粘着,像水滴一样融合在一起,渐渐形成更大的碎块,而这些大一些的碎块也继续和其他大碎块进行粘连,成千上万的小碎块慢慢变成了几十个大小不等的中型碎块,大的有一只小型家禽的体积,小的相当于一个足球或者一块砖头。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奇特。这些中型碎块的活动开始产生了差异性,仿佛是各自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一些碎块继续和周围的碎块彼此粘着,但由于体形变大了,融合的过程明显变慢;而剩下的一些不再与其他碎块融合,却自己开始了变形。它们忽而膨胀忽而收缩,形状发生着急剧的改变,并且这样的改变也丝毫没有共性可言,有的逐渐变成浑圆,有的却展现出尖锐的棱角,有的拼命把自己拉成长条状。

冯斯被这怪诞的一幕莫名地吸引了。他先把万东峰拖了出去交给关雪樱,随即再度回到神殿里,细细观察着这些碎块的变化,心情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有些隐隐的兴奋。这些碎块由最初看似混沌无序的蠕动粘连,好像渐渐作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开始找到特定的方向,这短短数分钟的惊人变化,让冯斯想起了某些延续亿万年的进程。

那就是进化。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又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冯斯的口气里充满了困惑。他回想着老祖宗的身躯,再看着眼前这解体之后的无数分身,实在难以揣摩它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在一小会儿的分神之后,他的视线重新聚焦到那些变化中的碎块上,才发现其中几块又产生了新的变异。

那是几块之前一直在努力融合的中型碎块,此刻终于完全粘连汇聚成一体,形成一个全新的形状。而这个新的融合物,赫然和之前老祖宗的形态几乎一模一样,仍然是近似巨型大脑,只不过小了许多而已。

看到这个新的“大脑”诞生,冯斯才猛地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的鼻端闻到了一些奇异的味道,虽然隐隐夹杂着一些腥臭,但总体而言却接近于——肉香。这种不可思议的肉香味掺杂在仍然没有消退的血腥之中,让他感到危险正在迅速临近。

想到这里,他赶忙转身准备跑出去,却已经太晚了。他刚刚迈出两步,就感到脚底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了。低头一看,赫然是一只手。

由老祖宗解体后的小碎块形成的手,没有手腕手臂更没有躯干,单独存在的一只手。这只手像虫子一样贴着地面爬行过来,抓住了冯斯的脚踝。

冯斯朝着这只手狠狠地踢了一脚,但它仿佛丝毫没有痛觉,无论冯斯怎么踩踏,都死抓着不松手。并且这只手的力气比一般人的手掌力气更大,只是小小的一只手,就让冯斯近八十公斤体重的身体难以迈步。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加惊悚。那个大脑状的合体出现后,有一部分小型碎块也开始了快速地结合,它们把“大脑”包裹于其间,体积飞速膨胀,逐渐形成一个人体的形状。它的肤色不断变化调整,由开始的灰色忽而转为赤红,忽而转为惨绿,忽而转为深紫,最后慢慢呈现出正常人类的肤色,烂泥一般的肤质也一点点有了活人皮肤的质感。

——它们在变成一个人!

尽管这个所谓的“人”或许只是徒有其形,就像塑料模特一样,冯斯还是为这样的变化而深深震撼。这个“人”就像画家笔下勾勒的线条,或者雕塑家手里的泥坯,从粗糙到精细,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人。它有了皮肤,有了流畅的线条,有了肌肉的轮廓和毛发,有了脸形,而这个“人”的脸形,冯斯从一开始就隐隐预料到了。

“第二次了……我就真的那么受欢迎吗?而且您能不能好歹多变一条裤子?”他自嘲地笑了笑,看着对面赤身裸体的“自己”。这个人形的碎块聚合物完全和自己一模一样,连额头上打架时留下的浅浅疤痕都没有遗漏。

现在两个冯斯面对面地站立着,一个穿着有些肮脏的外套,另一个赤身裸体。除此之外,他们有着一样的体形和一样的容貌,如果不是衣物的差别,活像是在照镜子。

但冯斯有些不解。如果说在火车上陷入异域的那一次,那个未知的敌人是用形成他的人头形状的云块来向他示威,眼前的这些碎块却又为什么非要组成他的样貌不可?它们完全可以变化成一些更加强大的形态,比如老祖宗解体前那种挥舞着触手的巨怪。难道仅仅是为了弄出一个裸体的冯斯来羞辱他本人,减轻他的气势?

对面的化身就像是有读心术,看穿了冯斯在想些什么,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怪响,忽然转化为语音:“我只是按照离我最近的模板,选择最方便的方式组合成人形,以便拥有人类的发音器官来和你对话。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结构,单独模拟发音器官有些困难。”

“果然你不只能听懂人话,自己还会说,倒是蛮符合千年老妖怪的身份。”冯斯点了点头,“那么,现在你显然是打算和我进行对话了,是吗?”

对面的化身深沉地点点头,冯斯长出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不管怎样,你总算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愿意告诉我一些事情的‘人’……不过,你最好先做一件事。”

他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条打着补丁的旧款军裤,那是他躲在山洞里的时候,关雪樱悄悄从家里偷出来供他换洗用的。他把军裤递给化身,伸手指了指正在神殿门口朝着这边探头探脑的关雪樱:“在女士面前要注意文明礼貌。”

“让我想想从哪儿开始说……”穿着军裤、赤裸上身的化身席地而坐,那张脸的确和冯斯一模一样,但脸上冰雕一样刻板的表情,又显得欠缺几分活气,说话的腔调也像是电子合成音一般毫无抑扬顿挫。冯斯努力压下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古怪感觉,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同时也注意着其他那些碎块。它们在这个人形聚合成之后,就暂时停止了活动,但冯斯不能确定它们一会儿会不会突然暴起。

“要不然我来发问吧:你,或者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要紧的问题。在他身上所发生的这一切的一切,都缘起于此。

“我们是一群仆人,一群苦苦寻找自己主人的仆人。”化身回答得十分痛快。但这句话拆开来每一个词冯斯都明白,组合在一起却跟什么都没说一样。

“仆人?寻找主人?你们被主人抛弃了吗?”冯斯问。

“也许未必是主动的抛弃,也可能是迫不得已。”化身的眼神里竟然现出了一丝迷惘的神色,这个表情让它终于有点像是个真人了,“我在这个小山村里困居了上千年,主人始终没有出现召唤。”

“你的主人是谁?”

“是一个被从一切历史书里抹去,却存在于每一段历史里的……魔王。”

“魔王?”

“魔王或魔鬼,是借用你们人类文化的称谓,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去给它定性。它可以被称作魔鬼,可以被称作妖怪,可以被称作异族或异种。它诞生的年代比人类更早,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和人类共存,却又和人类拼斗得你死我活。有趣的是,尽管如此,却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主人的真面目,人们所与之战斗的,都是主人所统率的仆从和奴隶而已。”

魔王。

这原本是一个有些空泛的名词,让人听了也不容易想明白,但冯斯却能一下子抓住其中的关键,因为他猛然间回想起了火车上的那场幻觉。

那些席卷一切的烈焰,那些纵横流淌的血之河,那些殊死搏杀在一起的人类和妖兽……之前他一直不明白这样的场面到底想说明什么,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那幻觉所描述的,就是这个魔鬼的部下和人类进行战争的场面。那是一场不容丝毫怯懦退让的战争,因为失败的结果或许就是灭族。

那会是怎样的一段历史啊?冯斯禁不住想。穿着兽皮挥舞着石斧的原始人,甚至连自己狩猎都还存在困难,却不得不和那样强大的妖兽军团进行殊死的搏杀,任何一次失败,带来的都有可能是种族的灭绝。从远古的类人猿到文明时代,从西亚到南亚次大陆,从美洲到非洲,到底有多少不同时期、不同发源地的人类,曾经和这个魔鬼的奴仆们进行过惨烈的搏杀?为什么这样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历史,竟然完全没有流传下来?而那些形状怪异狰狞的妖兽,甚至从来不曾被发现过化石残骸?

“可是这段历史我却闻所未闻,为什么它会被从历史里抹去?”冯斯问,“如果真的是那么严重的事件,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痕迹的吧?”

“当然会有痕迹留下,不然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化身反问。

真够聪明的,就这样回避掉了我的第一个问题,冯斯气闷地想。他顿了顿,又问:“照你这么说,你的主人的目的就是要消灭掉人类?这也太俗套了吧?”

“和人类的战争只是一个表象,我并不知道主人的终极目的究竟是什么。”化身说,“据我所知,从八百万年前南方古猿出现开始,主人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把这种代表着人与动物分界的物种消灭干净,但它并没有那么做。”

“你是它的仆人,也不知道它想要做什么?”冯斯有些奇怪。

“坦白地说,从来没有任何魔仆见到过主人的真面目,甚至没有和主人进行过交谈,主人的指令全部是单方面向我们下达的。但是在冥冥之中,我的头脑里始终保有这样不可动摇的信念:我是主人的仆从,我要永远等待主人的召唤。”

这就像是一种隐藏的基因开关,冯斯想,或许这位主人所有的仆从都受到这种无形的控制。无论怎样,这总算是事件发生以来最重要的收获,因为大方向终于找到了。自己所卷进的这一场劫难,看来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大。

“与人类共存的恶魔……与人类发生战争的异族……”冯斯喃喃自语着,“倒的确是要命的大事,可是,这一切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有人想要控制我、有人想要杀我?”

“因为你很有可能是人们寻觅了几千年之久的天选者。”化身回答。

天选者。这是一个陌生的词,听上去还蛮霸气的,有点天之骄子的感觉。但回想前尘,从杀害父亲的杀手再到这座山村里的村民,自己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敌人,似乎并没有对自己这个天选者表达出足够的尊重。他没有被人黄袍加身,没有被人顶礼膜拜,相反倒是一路被人冒犯,弄得狼狈不堪。

“天选者是干什么的?什么人要找天选者?”

“这要从和主人作战的人群说起,”化身说,“一直以来,主人的存在都是一个秘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主人的存在,并且掌握了和主人作战的方法。他们一面要想办法消灭主人,一面也要对其他人保守这个秘密,这些人……想来你已经遇到过了。”

“是的,我遇到了,而且还遇到了好几拨。”冯斯点点头,“不过我不太明白,你的主人一直在向人类开战,那这一小撮人干吗要保密呢?公布出来,集合更多的力量岂不是……”

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口不说,过去的许多细节一刹那串联在了一起。不会被金属刀伤害的林静橦……被附脑控制的俞翰……在火车上能和他一样摆脱时间桎梏的怪人……

“因为他们自己也是异类,对吗?”冯斯大声问,“他们是通过某种叫作‘附脑’的东西,才能拥有特殊的能力,所以他们不能把秘密公布出去。因为即便借助世界的力量干掉了你的主人,他们自己也会被视为最危险的敌人!这根本不是什么保卫人类的战争,而是异族和异族的战争!”

化身轻轻摆了摆手:“你前半部分猜得很对,后半部分说错了。这些和主人对抗的人,虽然从立场上来说是我的敌人,但我其实很佩服他们。他们最初也不过是普通人,在主人面前像蝼蚁一样弱小,直到发现了附脑的功用之后——你能够找到这里来,想必已经知道附脑了吧?”

冯斯点点头,化身接着说:“如你所见,附脑能让人类超越体力和脑力的桎梏,展现出超越常态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对于普通人类而言,当然是充满了无穷诱惑的。所以他们才要保密,不是因为害怕被当成敌人,而是害怕这样的诱惑会比主人更加危险。”

“这样的诱惑会比主人更加危险……”冯斯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随即叹息一声,“你说得对。照这么说起来,这倒是一帮伟大的人了?”

“倒也不一定,他们同样有私心,同样有分歧,这一点你也应该能体会到,”化身说,“而且他们恐怕也不希望有太多人掌握附脑的力量——人总是喜欢寻求优越感的。何况这种力量绝不仅仅是心理上的优越感,它会让掌握了它的人们在人类社会里更容易取得实质上的优势。”

“是啊,即便是面对着人类毁灭的威胁,他们还是更在乎自己是不是能站得高一点……”冯斯“哧”了一声,“还是接着说说天选者的问题吧。”

此刻在他的心里,也有些猜到了为什么这样毁天灭地的大事,竟然在历史里没有任何记录了。很显然,这一小部分与化身的主人进行交战的反抗者,在历史的轨迹里扮演了消除者的角色。他们用尽一切手段,让那些骇人听闻的战争与罪恶没有在普通人群中形成文字记录。这当中固然有防止恐慌扩散的原因,但最主要的理由可能正如化身所说:他们想要成为更加占据优势的群体。

“太符合人类的天性了……”冯斯低声咕哝着,忽然对何一帆、俞翰等人生起了深深的鄙夷。至于林静橦,因为实在长得太漂亮,他内心的谴责不知不觉地就稍微放轻了一些。

他定了定神,又问:“那么你们这些仆人,对魔王又有什么用?是帮助它作战吗?但在我所看到过的幻境里,和人类战斗的似乎长得和你不大一样。”

“那些用来战斗的,都只是牲畜和奴隶而已,”化身的话语里隐隐有一点骄傲,“魔仆是不一样的,我们的作用,不是战斗。”

冯斯很希望听它具体解释到底哪一点不一样,但化身已经岔开了话题,看来是不愿意透露这个关键信息,他只能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继续听下去。

“在距今最近的一次战争中,主人战败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化身一直死板如电子合成音的嗓音里,居然有了一点儿悲哀意味,“但是所有敌人和所有主人的仆从都知道,它并没有死,它还活着,只是暂时隐藏起来。那是因为,附脑的力量和仆人的力量都来自主人,所以和主人的精神之间,有着某些微妙的联系。我们无法找到主人具体的藏身之所,但是却都有这种直觉:它一定还活着,就藏在地球上的某处。只是往日那种令人震颤的力量消失了,说明它受到了很重的伤害,所以收起了一切可能引人发现的能力,躲藏了起来……”

“我明白了!”冯斯大喊一声,“要唤醒你的主人,需要找到天选者,对不对?”

他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什么天选者地选者的,说白了不就是一具闹钟嘛。真是屌丝的命……”

“没有那么简单。你想想,如果仅仅是唤醒就算了,那些人对待你的态度为什么会那么复杂?为什么他们自己之间都矛盾重重,无法形成统一的观点?”化身死鱼一般的眼睛盯着冯斯,目光空洞得犹如黑色深潭,反倒是让冯斯产生一种“这家伙很有智慧”的错觉。

冯斯似有所悟,又想起了这次离开北京之前何一帆和他说的那番奇怪的话:“不能给你留下任何先入为主的印象。”“你的精神状态每一丝最细微的变化,都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将来。”“必须要让他自己去寻根溯源,这个过程中包含着一些生死攸关的抉择元素,一步踏错就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也就是说,所谓的天选者和你的主人之间,还存在着某些微妙的联系,可能会对战争的局势产生影响,对吗?”冯斯斟酌着词句,“天选者的能力从何而来?难道我天生就有附脑?”

“是的,的确存在着相当紧密的联系……”化身刚刚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说了,耳朵微微动了一下,就像是一只猫在捕捉某些细微的声响。冯斯立刻明白,有其他人进入了这个墓穴。

他正想叫关雪樱赶紧躲起来,身前的化身突然双手齐出,抓住了他的肩膀,紧跟着把他的身体猛地一扭。这个化身虽然外形和冯斯一样,力量和速度却远超常人,这一下冯斯完全做不出任何反应,双手已经被化身扭到了背后,一把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妈的!冯斯心里一阵悲愤,老子好歹也是一代打架高手,怎么遇到这帮孙子就根本没点还手的力气。

关雪樱看到原本好好交谈着的两人忽然翻脸,愣了一愣,随即跑过来,抬脚就向化身踹了过去。这个举动倒是很勇敢,可惜结果无异于飞蛾扑火。半分钟之后,她和冯斯被结结实实地捆在了一起,好似两只大肉粽。而捆住两人的“绳子”,是先前解体产生的碎块组合成的长长的触手。

“下次记住了,打不过的时候得跑,这种时候光顾着讲义气是半点用也没有的。”冯斯闷闷地说。

热门小说觉醒日1,本站提供觉醒日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觉醒日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八章 魔仆 一 下一章:第八章 魔仆 三
热门: 阴阳师·生成姬 诡语者系列租屋诡案 魔幻异闻录 书籍供应商 奇迹王座 放学后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 闪苍 别对我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