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狭路相逢 三

上一章:第五章 狭路相逢 二 下一章:第五章 狭路相逢 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林静橦脸色煞白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呼吸急促,神情委顿。在她的身边,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正在调配着一种绿色的液体。

“你不该和他动手的,小姐,”中年男人说,“这违背了两家的约定,我必须向上汇报。”

“随便吧,无所谓了,”林静橦疲惫不堪地摆摆手,“其实我原本没有打算伤他的,只是想要试试他到底有多大能力。但是没想到,我们两个人的附脑……好像都控制不住了。”

“最近20年来,这样的问题出现得越来越多,”中年男人说,“最大的两次甚至造成了不必要的重大伤亡。我猜想,或许是附脑也感受到了觉醒的步伐。”

“那样的话,我们更应该把那个姓冯的小子干掉才行。”林静橦咬着牙说,“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家里要反复强调顺其自然,甚至尽量不让他知道真相。如果觉醒的日子真的因为他而到来的话,凭我们的力量能顶得住吗?”

“因为杀死了他,新的天选者还是会出现。”中年男人说,“最重要的在于,就最近若干年的态势来看,即便没有天选者,它大概也会醒。反倒是天选者本身也许蕴藏着可以打败它的力量。把这样的力量毁掉,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谁说没有谁敢冒险?”林静橦“哧”了一声,“杀死冯三的那几个杀手怎么算?他们难道不是想把姓冯的小子绑回去强行唤醒吗?”

“穆家的人脑子总是缺根弦,你又不是不知道,”中年男人说,“何况现在,穆家也许已经不存在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把他们……”林静橦眉头微皱,“好久没有下手那么狠了吧?”

“上面的意思,就是要确保不出岔子。”中年男人说,“对天选者贸然出手,成功概率太低,倒可能惊醒它,穆家这样行事莽撞的,会成为巨大隐患。”

“也就是说,姓冯的如果自己死掉,反而无足轻重,是吗?”林静橦问。

“无足轻重倒也不至于,但如果他真的自寻死路,我们也许最好看着他去死。”中年男人说,“反正如果不能找到办法自行觉醒,他就只是这世上亿万废人中的一个,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这段对话发生的同时,在学校内的某间职工宿舍里,冯斯脑子里正在想着:今天不会死在这儿了吧?

他原本打架的能力不弱,但眼前这个一米九几的壮汉本身力量就强过他不少,在那个鬼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附脑的刺激下,似乎力量比正常时还要大得多,反应速度也丝毫不慢。他已经几次尝试近身制服俞翰,但都被对手像扔猫一样扔了出去,换回身上一片片青肿。幸好真正的俞翰的精神还没有完全被压倒,每当这具铁塔般的身躯试图做出具有伤害性的攻击动作时,身形都会强迫性地停滞一下,显然是附脑受到了俞翰自主意识的干扰。

宁章闻倒是有一股不怕死的武勇之气,也试图协助冯斯,但他没有冯斯那样久经锤炼的扛打的身子骨,被俞翰一脚踹到一边,伤口差点迸裂,“哼唧”半天爬不起来。至于这个房间,已经千疮百孔一片狼藉了。

“喂,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只能撤出去不管他了。”冯斯对何一帆说,“留下他也就死他一个,我们一起待在这儿,那就全死绝。”

“我懂的,但是附脑如果完全觉醒,事情就闹大了,死的绝不会只有我们几个!而且……”何一帆一脸的焦急与不甘,“而且我相信俞翰,他是个很坚强的人,很有毅力,没理由那么容易就被附脑完全控制。”

“相不相信都得赶紧撤,”冯斯一把抓过她,另一只手拉过文潇岚,“我他妈还相信世界和平呢!”

他拽着两个姑娘,正准备把她们都推出房去,忽然手上一松。回头一看,俞翰竟然已经发力把文潇岚拉到了他身边。俞翰的眼睛里闪动着惨绿的光芒,他右手捏住了文潇岚的脖子,只要稍稍加力,以他那可怕的力量,文潇岚多半就会活活被勒死。

冯斯一把抓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也不顾及会不会伤害到俞翰的性命了,再度扑了上去。但他投鼠忌器,还得防着伤到文潇岚,反而被俞翰一脚踢到腰间。这一脚不是一般的重,他疼得眼前一片昏花,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位了,一时半会儿也无力再战。

他勉强支撑着抬起头来,看见何一帆站立在原地不动,目光中露出了某种坚毅。她把右手食指放到嘴里,用力咬破,食指上顿时鲜血长流。

“原谅我,爷爷……”何一帆低声说着。

冯斯虽然不明白她具体要做什么,但立马就猜出来,何一帆大概是想要动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即便他不爱看电视剧,小说电影总还是看过不少,这类场景在小说或者影视动漫里很常见,什么咬一下手变成巨人啦,什么自残肢体后内力大增的天魔解体大法啦,总之就是那么个意思,体现出作者们贫乏的想象力。

那么何一帆咬破手指会有什么样的效用呢?会“呼啦”一声变成一个女巨人吗?那样的话,这栋小小的宿舍楼,怕是要帮国家节省很多拆迁费了……冯斯胡思乱想着,但此时也无法可想,或许真的只能依靠这臆想中的女巨人来救命也说不定。他的视线紧紧盯着何一帆流血的食指,但却很快发现,何一帆的动作停顿了。她呆呆地看着前方,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冯斯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被捏住脖颈的文潇岚伸手抓住了俞翰的手臂,正用力把他的手臂硬生生地掰开。

“你放手!”她用一种命令的口吻怒喝道。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儿?冯斯傻眼了,咬破手指头的是何一帆,怎么变身成了那边那位了?

不过他也很快看出来,文潇岚身上并不存在什么“变身”。她的力量仍然远远不如俞翰,能够掰开后者强壮的手臂,更多的似乎是俞翰主动放松了。此时的俞翰,眼瞳里的绿光竟然比先前黯淡了许多。

“把手放开!”文潇岚的语气十分强硬,“你是个男人,就这么容易被附脑压制下去吗?拿出点勇气来!”

俞翰的手慢慢松开,冯斯大喜,低声叫道:“快点跑!快跑……我靠,你就那么恨这个社会吗?”

冯斯只能借这一声响亮的粗口来表达心情了,因为出乎所有人意料,文潇岚非但没有趁此机会赶紧跑开,反而迎着俞翰又向前走出一步。俞翰握紧了拳头,似乎随时都可能一拳把她的脑袋打扁,但她偏偏就是不退开。

俞翰脸上的神情异常痛苦,忽而咬牙切齿,忽而肌肉放松,像是内心在不断地挣扎。他的嘴唇嚅动,喃喃地说着些什么。

“我……我顶不住了……”俞翰用嘶哑的嗓音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太难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为什么撑不下去?”文潇岚冷冰冰地问。

“我本来就不适合,”俞翰的眼眶里涌出了泪水,“我根本就是一个懦弱的人,我害怕被植入附脑,害怕自己的人生被改变。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我……根本就不可能压倒附脑……

“我根本就不想……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

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泪流满面,身子不住地颤抖,看上去不像一条彪形大汉,倒像是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姑娘。何一帆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无奈。

“这就是你所说的坚强、有毅力?”冯斯斜了她一眼,“兔子被吃之前还会踹踹腿儿呢。”

“这和我说的不矛盾,”何一帆叹了口气,“他只是缺乏自信而已……他一向都不是很有自信的那种人,别看块头能吓跑藏獒……”

两人正在忙里偷闲说着话,身前忽然传来“啪”的一声脆响,一抬眼,赫然是文潇岚举起手来,重重地给了能把藏獒都吓跑的俞翰一记响亮的耳光。

“对世界厌倦了也不必这样吧,大姐?”冯斯完全看傻了,甚至忘了上去救人。好不容易现在俞翰的本脑和附脑之间正处于争夺对抗状态,正是她逃走的大好机会,她不逃也就罢了,还要主动去刺激对方,真是有些活腻了的味道。

俞翰似乎也被这一巴掌打得有点蒙,愣愣地说不出话来。文潇岚一边揉着疼痛的巴掌,一边恶狠狠地说:“放你妈的屁!”

果然没白跟着我混那么久,粗口都说得那么浑然天成,冯斯欣慰地想。

“我不管这个附脑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我也不管你当年到底有多惨,是不是被人打了麻药捆住手脚,往你心爱的玩具上浇上汽油,然后硬逼你植入附脑……”文潇岚死死盯住俞翰惨绿色的眼睛,“我只知道一件事——附脑已经在你的脑袋里面了,这是一个不容更改的事实!”

俞翰浑身一震,脸上的神情渐渐有些迷惘。奇怪的是,听了这段话,冯斯的身体也微微抖了一下。

“指天咒日呼天抢地,痛哭流涕怨恨命运不公,这些谁都会——但是有用吗?”文潇岚像个男人婆一样一把揪住俞翰的衬衣胸口,“你不想,你是被逼的,你懦弱、你胆怯,这些就能让附脑消失掉?你在我面前叽叽歪歪几句你忍受不了了,附脑就会同情你?”

“我……我……”俞翰嗫嚅着,眼瞳里的绿光忽而亮到极致,又忽而黯淡下来。他的拳头依然悬在半空中,随时可以一拳把文潇岚打死,但他肌肉纠结的胳膊只是不停地颤抖着,始终没能打下去。

“要么就去死好了,”文潇岚的语气忽然间变得淡然,虽然用语仍旧尖刻,“死了最好,什么都不知道了。不想死,就像个男人一样挺起胸来,懦弱也好,厌倦也好,都可以改变,但是死亡永远不能改变。”

“死……亡……”俞翰重复了一遍,目光中的迷惘更甚。

文潇岚扭过头,冲着冯斯挥了挥手,示意他把握在手里的水果刀递给她。冯斯想了想,把刀递了过去。文潇岚把刀塞到俞翰的手里:“这只是把水果刀,我拿着杀人可能费点劲,但是以你的力气,朝着颈动脉一切,轻松随意啊。来吧,反正你也不想和附脑作战了,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一了百了。”

“那怎么行?”何一帆急忙要制止,却被冯斯拉住了。冯斯在她耳边轻声说:“他不会自杀的,相信我。”

俞翰握着刀,缓缓地把刀举起,贴在脖子上。何一帆双手捂着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手指仍在流着血。

“自己选吧,你的死活,你自己做主。”文潇岚一脸的漠然。尽管此刻俞翰一旦失控,一刀就能扎到她身上,她仍然稳稳地站在俞翰面前,和他对面而立,没有半步后退。

突然之间,俞翰怒吼一声,手起刀落。

“噗”的一声,血光飞溅。

——他把刀刺进了自己的左腿。

“不要!”何一帆试图扑过去阻止,冯斯用了一个近乎擒拿的动作抱住了她。他用力勒住何一帆,在她耳边低声说:“让他刺!疼痛是最好的清醒剂!”

何一帆似有所悟,不再挣扎。俞翰已经拔出了刀,虽然腿上的伤口汩汩地流着鲜血,他脸上的表情却反而轻松多了,一直紧皱的眉头略微舒展开,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你说得对,”俞翰哑着嗓子说,“不能认输。”

他拔出刀来,腿上的伤口并不算浅,血却很快止住了,并且伤口竟然开始以肉眼分辨得出的速度愈合,似乎是附脑在发挥着某些作用。

“我已经开始习惯看这些反人类的场景了。”冯斯叹了口气。

俞翰低下头,看着这个逐渐愈合的伤口,嘴角的笑意更浓——一种充满嘲讽的笑容。他重新举起刀,从刚才的伤口处又戳了下去。

“还是疼好啊,疼一点,真好,”俞翰的嗓音也恢复了正常,不再像之前那样犹疑痛苦,“能感觉到疼,总比死了好。”

伤口仍旧在快速愈合,但俞翰毫不犹豫地一刀又一刀地刺向同样的部位,随着鲜血的不断涌出,他的浑身上下越来越放松,眼神里的绿光也越来越淡。

最后一刀刺到腿上之后,绿光消散了,俞翰的身体摇摇晃晃地向后倒去,冯斯抢上前扶住他。

“好疼啊……”俞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真正开心的笑容,“好久都没有这么疼了,但是我赢了。”

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几个人合力把俞翰重新放回床上,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稍稍松一口气。文潇岚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听好了,你今天很了不起,是条汉子!”冯斯很难得地话里不含讥嘲的语气,“不过你和他所说的那几句话……当时你在场?”

“当时你在场?”这五个字问得没头没脑,但文潇岚却明白他的意思:“对,我在场,那时候我不放心我弟弟,悄悄跟着他,就听到了你们说的话。现在你明白上次你问我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吧?”

冯斯点点头:“明白了。我这辈子难得有几次高光时刻,恰恰就被你撞上了,也真是凑巧。”

宁章闻也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文潇岚检查了他和冯斯身上的伤,都是一些碰撞造成的瘀伤和擦伤,并无大碍,宁章闻的旧伤也并未迸裂。只是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已经找不出几样完整的东西了。

“对不起,这里的一切损失我都会赔偿的。”何一帆说。

“你当然得赔,”冯斯揉着腰,“还得带精神损失费以及出台费。”

“出台费?”何一帆愣住了,“这里和出台费有什么关系?”

“你这位金刚兄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附近十里八乡都听到了,总得有一个诚实无欺的人配上一套诚恳可靠的说辞搪塞一下小脚老太太们吧?”冯斯说,“我以著名营销微博的名誉向你保证,一定滴水不漏。”

“如果无耻可以做成勋章,你那块一定比郭德纲的脸还大……”文潇岚嘀咕着。

热门小说觉醒日1,本站提供觉醒日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觉醒日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章 狭路相逢 二 下一章:第五章 狭路相逢 四
热门: 真相堕落 缥缈·阎浮卷 江山美人志 刀剑神皇 盘龙 天域苍穹 一遍老爷 无尽神域 地海传奇4:地海孤儿 龙枪编年史3:春晓之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