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腥的诞辰 三

上一章:第三章 血腥的诞辰 二 下一章:第三章 血腥的诞辰 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9年前。

挂钟的指针指向了五点半的刻度,下班时间到了。

翟建国叹了口气,收拾好面前的东西,脱下穿了一天的白大褂,换上便装。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估计道路上已经结起了瓷实滑溜的黑冰,待会儿只能推着自行车慢慢走回家了。比灰蒙蒙的天空更加阴霾的是他的心情,连续一个月来生意惨淡,今天更是枯坐了一天没有一个病人上门。没办法,就兜里这点钱,还是舍不得买肉,只能回家把冬储的土豆、白菜乱炖一锅将就将就了。

有时候他会悄悄后悔,自己不该辞去公职而跳出来搞私人诊所,塑料厂保健站的工作固然是又苦又累又得受气装孙子,还被正经的医生瞧不起,但至少是每个月有人发工资的铁饭碗,穷也不至于饿肚子。而现在弄得表面光鲜实际却是朝不保夕,真是何苦来哉?

翟建国把诊所里的灯——其实总共也没有几盏,一一关掉,准备锁门,然后到隔壁商场的存车处去取自行车,但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他诧异地抬起头,看着身前这个高大的壮汉,粗略估计此人身高有一米九,一条胳膊简直比他的大腿还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就一把把他推进诊所,随手关上了大门。

“哥们儿,你如果想打劫,恐怕是找错地方了,”翟建国并不惊慌,“我浑身上下一共有8块6毛3分钱,这个诊所里还有一堆中药材和几个听诊器、温度计、血压计,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大汉似乎并不在意他说了什么,像拎小鸡一样把他的身子提起来,提到诊疗室里,放在他平常坐的椅子上,随即抄着手守候在一旁一言不发,虽然并没有动手伤害他,但只要翟建国试图站起来,他就会毫不客气地一把把他按回到椅子上。翟建国心里直犯嘀咕,不明白对方想要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医疗事故来寻仇的家属?但仔细想想,自己开诊所半年以来,治疗的病人本来就不多,所患多数也是几剂药就能治好的头痛脑热的常见病,不应该有什么病人被自己耽误了然后来报复啊。

翟建国试着和大汉说话,但大汉压根儿就不理会他,眼见着天越来越黑,他十分无奈。不过当时钟指向八点钟的时候,诊所的门终于又被打开了,这次一共进来了七个人,六男一女,女的大着肚子、步履维艰,看来是个快要临盆的孕妇。

一个面容消瘦、鹰钩鼻子的中年人来到翟建国面前,用一种礼貌却又同时带有居高临下的口吻说:“翟医生,很抱歉把你留在这里,但今天晚上我需要你帮忙,希望你能配合。”

“我敢说不配合吗?”翟建国苦笑一声,“不过,我这么一个九流的小医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你。”

“我需要你替她接生。”对方回答。

“这个,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我没有这个能力,”翟建国搔了搔头皮,“我开的只是中医诊所,条件很差,根本就没有接生的设备……”

翟建国还没说完,中年人挥了挥手,他身后一个矮壮敦实的秃头汉子走上前来,在他面前放下一个大箱子,并把箱子打开。翟建国往里面一瞧,止血钳、产钳、手术刀、针管、医用棉签、棉纱等各种器具和药品都齐备,甚至还有度冷丁、吗啡和肾上腺素。

“准备得还真是充分啊。”翟建国喃喃地说。他是一个聪明人,不必多问就能猜到,这帮人之所以不把产妇送往现代化的医院,必然是因为这次分娩不能为外人所知。而他的小诊所里只有他一个人,事后要让他保密也容易一些,甚至……

他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但面对眼前这几个凶神恶煞般的人,他既没有反抗的可能,也没有逃走的机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想到这里,他轻轻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也没有我说不的余地。不过我得现翻翻书,说实话,妇产科的知识我只是学过,还从没有实践过。”

“那就当是你第一次实践好了,”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说,“不过是一次不许失败的实践。”

翟建国的冷汗一下子干了。

好在接生的过程十分顺利,翟建国甚至觉得自己压根儿就没帮上什么忙。产妇的身躯很瘦弱,却非常坚强,连叫喊声都一直死死压抑着,为他省了很多麻烦。最终脐带被剪断,孩子被平平安安地包入襁褓,翟建国却丝毫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他一面在厕所里洗手,一面胆战心惊地想,这帮一看就像是黑社会的陌生人,会用什么方法来让自己保密呢?

此外,那个鹰钩鼻子的男人隐隐有点面熟,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刚才他全副精力都放在动手术上,无暇他顾,现在仔细回想,越想越觉得这张脸肯定是看到过的。

对了,想起来了!翟建国终于反应过来,这个男人是上过电视的。前两个月有一条挺感人的新闻,讲一个山沟里的道士收养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婴儿,悉心照料了一年多,于是电视台专门跑去拍了个专题报道,那个道士脸上的鹰钩鼻子颇为醒目。

——中年男人就是那个道士!但现在,他穿着便装,剃短了头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电视剧里黑道大哥的瘆人气势,和电视里那个略带点腼腆的道士完全是两码事。

真是奇怪,放着道士不当,跑到这儿来逼我接生,这是为什么呢?翟建国想不通,也没时间去多想,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赶快想法子逃走。

厕所里的温度比诊疗室低很多,那是因为窗户有些漏风。他看着这扇小小的玻璃窗,粗略估计了一下自己的体形,觉得完全可以钻出去。问题在于,那个壮汉就守在厕所门口,自己开窗跳窗肯定会发出声响,这样肯定逃不掉。

翟建国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诊疗室那边突然响起一阵惊慌的喊叫声。壮汉一时也顾不上监视翟建国了,转身冲了过去。翟建国竖起耳朵,隐约听到喊叫的内容大致是“怎么会这样?怎么办?”“怪物啊!”“快逃吧!”

怪物?翟建国心里“咯噔”一跳。自己的诊所里怎么会出现怪物?还没等他想清楚,诊疗室里传来几声沉闷的钝响,随即一个东西飞了出来,正落在他的脚边。他定睛一看,差点两腿一软坐在地上。

那是一条胳膊!一条粗壮的、肌肉纠结的、上面文了一个虎头的胳膊,正属于半分钟前还在监视着他的那条壮汉。而现在,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大汉居然莫名其妙就遭到了毒手。

看着这条断口处还在不断涌出鲜血的断臂,翟建国实在无法忍受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惊叫声。但他的惊叫并没有引来什么人,因为诊疗室里的动静比他的更大,除了人们的尖叫声和器物的碰撞声之外,他还能辨别出某种奇特的喘息声。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只垂死的巨兽,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震慑力。但自己的诊所里充其量就有一些晒干的海马和蝉蜕罢了,哪儿来什么大型动物。

难道是婴儿在作怪?翟建国心里又是一跳,忽然产生了这个念头。这一大帮子一看就是有钱有手段的人,放着好好的大医院不去,偏偏胁迫自己这个半吊子医生为那个女人接生,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知道生出来的婴儿是不同寻常的?他们刚才呼喊的“怪物”,就是指的婴儿?

我亲手接生的婴儿,竟然会是杀人的……怪物?

翟建国没有时间去多想了,更加没有胆量亲眼去看一看。诊疗室里充斥着肢体被折断撕裂的响声和人垂死时的惨呼,还有一些更加古怪的声音,就像是猛兽在……啃噬进食,浓重的血腥味已经散布开来,他哪里敢靠近?趁着无人监视,他费力地从厕所的窗口钻了出去,不顾一切地向远处跑去,一路上不断滑倒在结冰的地面上,却又每次都立刻爬起来,仿佛半秒钟也不敢多停留。在他的身后,小小的诊所里杂乱的声音听来犹如地狱之音。

热门小说觉醒日1,本站提供觉醒日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觉醒日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章 血腥的诞辰 二 下一章:第三章 血腥的诞辰 四
热门: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名侦探的噩梦 奇货2:绝世楼 芸芸的舒心生活 乡野春床 九州·云之彼岸 加倍偿还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诸天万界 黑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