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手笔

上一章:第十五章 死亡烙印 下一章:第十七章 决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掂量了下手中的鸟型黄金饰品,克莱恩很快返回了现实,随意挑了个空旷之地,布置祭坛,举行献祭仪式。

对于卡尔德隆这座亡者之城隐藏的其他秘密,对于“永暗之河”与徘徊其中的模糊身影们,他暂时没有深入探究的想法,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准备做,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想请教“黑夜女神”。

很快,他举行好仪式,让烛火与灵性材料结合,形成了一扇“献祭与赐予之门”。

没有犹豫,克莱恩将那个鸟型黄金饰品放入了风中,仍由它穿过缓缓敞开的神秘大门,消失在了无垠黑暗中。

下一秒,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强行拖入了梦境。

梦境的中央是一座仿佛与周围黑暗融为了一体的哥特式宫殿,它细节精美,色泽黯淡,却不失华丽。

克莱恩从一丛丛夜香草、深眠花中穿行而过,步入了这座宫殿。

大厅最深处,“黑夜女神”坐在一张形制古老的高背椅上,依旧穿着那身层叠却不繁复的幽黑长裙。

长裙上的点点璀璨与宫殿穹顶、墙壁、圆柱上的辉芒彼此映照,营造了一片安静梦幻的星空。

脸孔仿佛蒙着层层薄纱的“黑夜女神”拿着那个鸟型黄金饰品,缓缓站了起来,沿台阶往下,走到了克莱恩的面前。

祂的声音如同一首小夜曲般响起:

“你有什么想问的?”

克莱恩礼貌地摘掉礼帽,微微欠身道:

“我想知道笼罩‘永暗之河’的灰白雾气是否与那位‘诡秘之主’有关。”

也就是“福生玄黄天尊”。

“黑夜女神”的头部虽然让人看不清楚,但却直观地让克莱恩感觉到祂似乎笑了一下:

“是的,而且不止‘永暗之河’被灰白雾气笼罩,班西港那扇门后的城市和整个西大陆,都被灰白雾气笼罩着。”

克莱恩迟疑了下道:

“这是一种封印?”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颔首道:

“对,除了‘源堡’和‘混沌海’,其余所有源质都被那位‘诡秘之主’封印在了西大陆。”

“永暗之河”、“母巢”、“灾祸之城”、“暗影世界”、“失序之国”、“知识荒野”和“光之钥”都被“天尊”封印到了西大陆?这会不会太过分了?真是大手笔啊……难怪班西港那扇门后的城市就如同曾经的魔都……这是“灾祸之城”影响了现实中的那座城市,以及班西,然后,在某种程度上也因它们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克莱恩又是恍然又是惊叹。

之前在班西看到门后景象时,他就怀疑那与西大陆有关,并且根据班西是“红天使”梅迪奇家族所在地这条线索,怀疑门后是“灾祸之城”这份源质的映射。

沉默了片刻,克莱恩没有掩饰自己的感受,坦然喟叹道:

“那位‘诡秘之主’的强大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样一位能称之为宇宙支柱的旧日,怎么会无声无息陨落?”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摇了下头:

“并非没有声息。

“从现在的一些线索可以推断,祂是和古老年代里那位‘上帝’一起陨落的。

“那位‘上帝’的尸骸在‘混沌海’中形成了第一块‘亵渎石板’,石板的旁边就是‘偷盗者’途径的唯一性。”

也就是说,第一纪中期,“诡秘之主”与那位“上帝”发生了一场异常激烈却动静不大的战斗,最终双双陨落?这能解释为什么远古太阳神走出‘混沌海’时,拥有或放牧了“偷盗者”途径的唯一性,那是古老年代里的“上帝”从“诡秘之主”身上撕扯下来的……克莱恩思绪纷呈间,略感疑惑地问道:

“祂们为什么想杀死对方?同为支柱,且属于不相近的途径,应该没有你死我活无法化解的矛盾。”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嗓音轻柔舒缓地说道:

“聚合是本能。

“层次越高,本能越强。

“那位‘诡秘之主’和古老年代里的‘上帝’都有无法遏制的重新聚合在一起,成为整个宇宙化身,也就是最初造物主的本能。”

越强大,越疯狂?在狡诈,强大,恐怖,充满智慧之外,“福生玄黄天尊”还有这样一面?克莱恩想了想道:

“那位‘诡秘之主’和古老年代里的‘上帝’,从本质上来说,应该都是最初造物主的不同侧面?”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用带着安抚意味的嗓音道:

“用同一个存在的不同人格来比喻可能更加准确。

“最初那位造物主是宇宙的开创者,也是终结者,是白昼,也是黑夜,是神圣之光,也是堕落深渊,是所有矛盾概念和象征的聚集体。

“所以,祂天然具有无法控制的分裂倾向,而一旦分裂,又会产生强烈的聚合趋势。

“比我们曾经生存的那个年代更加古老的历史里,沉睡中的最初造物主就已经自然地分裂出了多个人格,它们同样处在沉睡状态中,但开始利用自身掌控的权柄和非凡特性,间接地影响着世界,为最初造物主苏醒后的真正分裂做了很多准备。

“这里面,最强大也最活跃的就是‘上帝’和‘诡秘之主’,后者在西大陆有另外的尊名。

“第一纪中前期,祂们应该有通过不同的办法掌握了额外的,复数的源质,这让祂们聚合的本能更加强烈,以至于无法自控,针对彼此展开了行动。

“根据‘远古太阳神’的研究,支柱是自身状态能稳定的最高层次。旧日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哪怕只多容纳了一份别的源质,也必然会被聚合的本能控制,无法逆转。

“那场战斗具体的情况怎么样,没谁知晓,就连灵界七光都无从了解。我们只知道从那之后,两位能称为支柱的旧日彻底消失,而‘混沌海’和‘源堡’之外的其余源质,都被‘源堡’的力量封印到了西大陆——那里曾经是‘诡秘之主’统治的地域。

“这样的布置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诡秘之主’和‘上帝’重新出现,解除和打破西大陆封印前,这个世界没有哪位序列0能成为旧日,对抗外神。

“随着末日越来越近,这个问题就逼迫所有真神去培养一位‘诡秘之主’或者‘上帝’出来,而之前的‘诡秘之主’和‘上帝’就有很大可能在祂们体内苏醒。”

这……所以,封印其余源质是“天尊”有意做的,防止后世的序列0真神们刻意避开自身所在的途径,扼杀新“诡秘之主”的诞生?而只要有新的“诡秘之主”诞生,祂就有很大的概率复活归来,彻底苏醒……这也太阴险太过分了吧?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样的布置根本不怕被人知道,知道的存在越多,越会倾向于尽快尽早扶持一位“诡秘之主”出来,免得最后剩不下几年来掌控各自对应的源质,成不了旧日……克莱恩越想越觉得那位“福生玄黄天尊”极其可怕。

这让他在心里油然感叹了一句:

“不愧是能让‘灯神’落到现在这种处境的支柱级旧日……”

克莱恩随即问道:

“那为什么不在第四纪就扶持一位‘诡秘之主’出来?”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其实已经知道,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作为最初造物主的不同人格,“天尊”和“上帝”的意志也是在不断衰退的。越是接近末日,相应的意志越弱,后来者越有可能去对抗,去压制,不至于直接失去自我。

从亚当一直等到最近才晋升“空想家”,就可以证明一二。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带上了几分笑意:

“当时的阿蒙和伯特利都不愿意,祂们都希望做好各种准备,等到末日将近时再尝试。

“而萨林格尔打算间接利用‘永暗之河’,融合‘红祭司’唯一性,开创一条新的旧日之路,然后,祂就疯了,再无法克制自己对‘黄昏’和‘黑暗’途径的聚合渴望。”

“死神”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啊,一方面是末日只剩一千多年,另一方面是“永暗之河”被“天尊”这个支柱封印,无法尝试掌控……太阴险,太过分了!克莱恩忍不住又在心里批判了“天尊”一句。

这时,“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继续说道:

“随着时光的流逝,西大陆的封印是在逐渐减弱的,那些源质或本能或有意识地利用起自身象征范围内的唯一性和高序列非凡特性,间接地侵蚀它们,影响外界。

“最早渗透出力量的是‘永暗之河’,它在第二纪就通过格蕾嘉莉在外界形成了一条支流。之后,到了第四纪,更多的源质开始在南北大陆和五海岛屿出现踪迹。

“这是第四纪很多异变背后隐藏的重要因素。”

第四纪还有各个源质隔着封印,间接地施加影响啊……难怪亚当说我对第四纪历史了解的不够深入……这么看来,班西港保留着精灵风俗,除了那里曾经是精灵定居点,还有额外的因素……克莱恩思索了几秒,微笑说道:

“我大概明白了。

“这就是您一直帮助我的原因?”

热门小说诡秘之主,本站提供诡秘之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秘之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五章 死亡烙印 下一章:第十七章 决断
热门: 谋杀鉴赏 半脑 逆十字的杀意 三角谍战 万古神帝 别相信任何人 厌魅·附体之物 绝世剑姬 神魔霸体 炼金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