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对话

上一章:第四章 见面 下一章:第六章 清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夜女神”的投影语气平和地说道:

“对于祂或者祂们,我们无法战胜和阻止,只能对抗和压制。”

也许某些时候,只是一个微小的疏忽或程度很轻的松懈,我们就会变成祂……在非凡道路上,危险永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滑落深渊……克莱恩默默替“黑夜女神”补了两句。

他想了下,开口问道:

“我降生之时,您是否做了一定的干扰?”

“黑夜女神”那仿佛快融入周围环境的投影微微点头道:

“我利用安提哥努斯的唯一性,间接影响了‘源堡’,将伴随你降生的非凡特性的对应地点‘篡改’到了神弃之地。”

果然……克莱恩暗叹一声,微皱眉头道:

“安提哥努斯的唯一性可以间接影响‘源堡’?”

“黑夜女神”的投影嗓音轻柔如同夜曲地回答道:

“祂已经失控疯狂。

“这也就意味着,祂的自我认知再无法压制体内的‘诡秘之主’意志,两种精神缝合在了一起,体现出了最原始最本能也最血腥最疯狂的一面。

“而那位‘诡秘之主’是‘源堡’的前主人,现在的安提哥努斯自然可以通过这个身份间接地影响‘源堡’。”

难怪“黑夜女神”对“源堡”对那扇奇异光门的了解程度要高于罗塞尔大帝,祂一方面本身自“源堡”降生,另一方面囚禁了失控疯狂的安提哥努斯……克莱恩听得有所恍然,继续问道:

“为什么您和罗塞尔降生时,没有非凡特性伴随?”

那样一来,无论“黑夜女神”,还是罗塞尔大帝,肯定都会首选“占卜家”、“学徒”或“偷盗者”途径。

“黑夜女神”的投影淡然说道: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诡秘之主’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对很多安排失去了控制。

“在连续失败两次后,‘源堡’才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随着末日来临,‘诡秘之主’残余的意志是在消散的,最终只会有精神存留,试图苏醒。

“如果你出生于第四纪,在成为‘诡秘侍者’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变成了祂。”

这是因为克莱恩当时纯粹用“天尊”留下的那块“幕布”晋升,而安提哥努斯、查拉图等天使体内的非凡特性在之前已经经历了一代又一代非凡者和超凡生物的消磨与杂化。

克莱恩总觉得“黑夜女神”对“福生玄黄天尊”出了什么意外是有一定猜测的,但既然对方刻意没提,他也不好追问,只能转而说道:

“安提哥努斯当初是怎么容纳‘愚者’唯一性的?”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没做隐瞒,嗓音柔和地回应道:

“祂请了亚当和阿蒙帮忙。

“祂们当时都支持亚利斯塔.图铎。”

“利用‘命运木马’的能力?”克莱恩根据威尔.昂赛汀的说辞和自己的思考,敏锐地直指核心。

“黑夜女神”的投影仿佛夜晚的星空,静静地安抚着周围:

“祂们抓了一位所罗门帝国的半神,由亚当做了深层次的催眠和相应的记忆移植,让对方认为自己就是安提哥努斯。

“然后,阿蒙在安提哥努斯配合的前提下,窃取走了祂的身份和命运,安提哥努斯则利用‘篡改’权柄,将阿蒙手中的身份、命运与实验对象组合在了一起。

“那个所罗门帝国的半神开始以安提哥努斯的状态生活,并在一段时间后主动尝试容纳‘愚者’唯一性。

“祂毫无疑问失控了,而这个时候,真正的安提哥努斯解除了‘篡改’,让自己的身份和命运回到了阿蒙手中,阿蒙则结束偷窃,将它们还给了原本的主人。”

克莱恩专注听完,若有所思地补了一句:

“这样一来,就等于‘安提哥努斯容纳唯一性失败,变成了怪物’和‘安提哥努斯活得很好,没出任何问题’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命运同时存在于现实世界,所以,命运在某种程度上被愚弄了……”

话音未落,克莱恩察觉到了一些隐患,忙又问道:

“这样不会存在什么问题吗?”

“有很大的风险。”“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平静回应道,“命运并不好承受。如果不能在目标将要失控的那极短暂时间内收回命运,事情将毫无疑问地失败:早一秒收回,仪式不会有任何效果;晚一秒收回,安提哥努斯将背负上失控疯狂的命运,不可避免地走向同样的结局。”

也是,承接了命运自然要承接命运带来的麻烦……如果不是这样,阿蒙早就偷走我的命运,大摇大摆进入“源堡”内了……克莱恩在心里咕哝了两句,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模仿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的那个仪式。

——在正常仪式很难完成,而事情又很紧迫的前提下,用简易版仪式容纳“愚者”唯一性似乎是当前最优的选择。

等我成为了半个“愚者”,对“源堡”的掌控更进一步,我的层次和实力至少能达到真神位格,这样一来,面对双途径真神的阿蒙即使没有胜算,也能自保待援了……克莱恩一边想着实力的对比和希望获得的发展,一边有了初步的仪式计划。

他打算请“黑夜女神”帮忙,压制住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然后利用“源堡”,窃取走对方的身份、命运和自我认知。

这样一来,他体内就同时存在自己的意识、“天尊”的意志、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的自我认知和来源于新白银城、新月城、罗思德群岛的锚,而他也将于某种程度上成为安提哥努斯,承接下对方失控疯狂的命运。

安提哥努斯本身会疯狂是因为自我认知无法再压制“天尊”复苏的意志,两种精神缝合在了一起。等祂的自我认知到了克莱恩体内,毫无疑问会重复同样的历程,因为克莱恩体内的“天尊”意志不会比祂少太多。

也就是说,失控疯狂的命运本身就不可避免,克莱恩承接下来不会有额外的负担,同时,他自身的意识和比当前安提哥努斯更多的锚能够居中调和,维持一个还有些许理智残存的底线。

这样的状态下,他将以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的身份去容纳“愚者”唯一性,而在对应的命运里,这是他早就已经容纳的东西,不会再带来更多的冲击。

于是,命运被愚弄了。

等到仪式结束,克莱恩解除偷盗,恢复原本的身份和命运之后,将不再受疯狂影响,直接成为半个“愚者”。

这个方案主要的隐患在两个地方:一是自身状态的维持,这稍有意外,就很容易导致克莱恩彻底疯狂,无力自救;二是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体内的“天尊”意志在完全没有压制的情况下,会复苏到什么程度,带来什么变化,谁也说不清楚,只能依靠“黑夜女神”去平衡。

这时,“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

“如果你想窃取安提哥努斯的命运,最好让祂进入暂时的永眠状态。

“我可以尝试帮你,但我需要媒介才能有足够的把握,这是一位容纳了‘愚者’唯一性的天使。”

“什么媒介?”克莱恩仿佛在思考般问道。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语含些许笑意地说道:

“‘永暗之河’的河水。”

果然……对克莱恩来说,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甚至就在他的猜测中,让他有种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的感觉。

他斟酌了一下道:

“只是河水?”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轻轻颔首道:

“你现在也没办法取走整条‘永暗之河’,你到了卡尔德隆深处就明白了。

“有的事情,等你回来再问。”

不等克莱恩回应,祂又补了一句:

“于你而言,那里有不同寻常的危险,你最好等精神状态稳定下来再去。”

“好的。”克莱恩虽然不清楚在卡尔德隆城深处会遇到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冒险,尤其是涉及源质的冒险。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接着说道:

“等你醒来,举行一个祈求赐予的仪式,我会给你一件用来取‘永暗之河’河水的物品。”

克莱恩点了下头,没有啰嗦,转而说道:

“亚当是远古太阳神的一部分,是祂的其中一个身份。”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未出现明显的情绪波动,轻柔舒缓地说道:

“祂已经去了神弃之地,见到了‘真实造物主’。”

这么快……克莱恩略感诧异之后,又觉得理应如此。

亚当之所以会自曝秘密,是因为这秘密不再有价值。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继续说道: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都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你暂时不用关注。”

克莱恩点头之后,眼前的身影飞快变得模糊,脚下的夜香草和深眠花等相继飞起,洒满了黑暗。

他随即睁开眼睛,看见了幽幽暗暗的大厅和通过墙上孔洞照入的纯净光芒,后者就像星辰镶嵌到了天鹅绒般的夜幕上。

热门小说诡秘之主,本站提供诡秘之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秘之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四章 见面 下一章:第六章 清晨
热门: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守夜者2:黑暗潜能 灵魂破译师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万道成神 被告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荆棘王 灯下黑:阴影之内,常理之外 十方界:幽灵觉醒 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