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不信命数,只求对得起初心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章 战,引真火,又见旧人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三章 极地真相,重击下,悟我非我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青柳呆呆地看着我,差不多能有二十几秒,她突然似想起什么般,大声地叫了一声:“错了,错了,错了!你才是那个真正领受了天命的人,你才是那个带领众人前往神仙地,得受册封的人,你,对,就是你,是你!只有你,你才是那个真正的气运人物。天呐,我们都错了,错了。”

坦白讲我不知道青柳讲这些有什么意义。

我只是看到青柳眼中将熄的火焰,又重新燃起来了。

而这火焰不是我借南斗星之力赐给她的力量,这是她自已,她自已内心深处想通了什么东西,转念爆发出来的那个强旺生命力。

青柳急急忙地爬起来,她挣扎着,一步步往前挪着。

风很快,夹带着雪花,打在了青柳的身上,她走了几步,扑通一声又跌倒在地。

我跑过去,把她扶起来,她抓着我的胳膊大口喘息着跟我说:“快,我们要快点阻止陈正,不能让他得逞,还有那个白人,不能,不能把这里的东西交给他们,我们,我们必需阻止。”

“但是……”青柳断续着说:“进入庙堂,需要,需要冲过一个道门中人安排法阵才行。那里是一个死光的高发区。为了防止修行人进来,我们在那个地方做了手脚,无论对方的本事多高,只要一进去,就会丧失基本的方向感。最终,耗尽体力,困死在里面。我们要找到,我大叔,找到端雪衣,找到他后,他会带我们去,会带我们去那里。”

我对青柳说:“他在哪里?”

青柳:“在营地,本计划着,找到你,然后接到你后,我们一起去庙堂。可没想到,端乔松竟听了陈正话,然后归到他的麾下了。”我:“那你能保证,端雪衣也不归到他的麾下。”

青柳郑重盯着我说:“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过去找你吗?就是因为,他说过一句话,他说,关仁这个人,他就算是身上一点功夫都没有,我们也不能松开他。同样,也不能杀了他。因为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人。”

“但我……”

青柳喃喃:“我的意志力,太不坚定了。”

我拉起青柳的手臂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走,我们先找端雪衣,然后让他带我们进庙堂。”

我和青柳又开始了艰难的行走。

极地这地方果然跟我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那种寒冷,会让人感觉呼吸到体内的空气根本不是气,而是一股股有体积的冰块。

它进去肺里,转瞬再散播到血液,最终将一口气吸尽的瞬间,整个人都会有一种被冻僵的感觉。

真的是很可怕的感觉,我若以化劲的功夫来走这段路,绝对挺不过十天。

至于青柳,她原本就是要死的。

这么一路,我几乎是连背带扛着把她运到了这里。

而接下来,又不断地调用南斗星的那股子热力。注到青柳身上命门穴的位置,让她借这股劲儿,化一化身上的寒气。

但说句实在的话,她时间不多了,真的是不多了。

她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续命,也就是说,我在一点点用南斗星的那股子生力,帮她来延续生命。

一分,一秒,一个小时的延续。

活着对她似乎是一种痛苦,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因为我能看出来,青柳不想死,而她不死的最终原因是,她看到了某个问题的真相。

真相是我,是让我来解决什么问题吗?是让我来带领大家前往那处神仙地吗?

我不知道这个真相是否真正的是一个真相。

我只视她为生命,然后尽我的力,让她活……

就这么我拖着青柳,顶着风暴按她指引的那个方向又走了三天,然后我来到了一处遍布冰缝的世界。

这里,每一片积雪的下方都有可能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冰缝,我需要放开自已的感知,然后寻到一条安全的路通过才行。

前进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下来了。

我走了六七个小时,这时青柳在我背上虚弱地说:“关仁,等等,你等等……”

我说:“有什么事吗?”

青柳:“你看,这附近,是不是有一个,有一个样子好像高塔的大冰柱。”

我抬头扫了一眼四周,果然在左手边,距离我六百多米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大冰柱。

只是,风雪太大,我看的不真切。

“好像是有一个。”

青柳:“去,去那里,冰柱下面有一个冰缝,冰缝上有人工开出来,可供攀登的东西,我们下去,营地,营地就建在那下面。”

我说:“好的,你千万要挺住啊。”

几百米的距离,在正常情况下,我走的会很快,但现在却极吃力。

差不多将近二十分钟,我才挪到了那个塔状冰柱的下方。

站在那里,我四下打量,果然发现在冰柱的右后侧有一个长约四米,宽约一米半左右的冰缝。

我小心移到了冰缝的位置,发现那里积了一层很厚的雪。

我弯腰,正想要把这层积雪给扫去的时候,突然我感到头顶那里一阵的发麻。

我发现不对劲,于是就抬了一下头。

视线所及之处,就在冰缝的另一侧,在一块体积足有两立方米的冰块下方,竟然压了三个涂了蓝白色伪装漆的枪管子。

这三个枪管子伪装的很好,倘若不注意观察,根本发现不了它们的存在。

此外,在这三个枪管子的下方延伸出来三条透明白细线,那线几乎像头发丝那么细,它们一直向下延伸,横穿了整个冰缝。然后,固定在了那堆积雪的里面。

“怎么了?”青柳这时趴在雪地上问我。

我说:“端雪衣先生好像是有麻烦了。”

青柳:“不会吧,他可是地仙,他……”

我说:“先别讲那么多,我们需要把这个东西清除了再说。”

当下,我转了一个身,正要绕到另一端解除那三把枪的时候,我脑子里忽然闪了一个念头。

如果我是布局的人,对方发现这三把枪,他们要过来拆除,我应该怎么办?

念头一闪的瞬间,青柳向前动了一下。

她好像是想换个位置,看清楚冰缝下面的情形,可没想到就是这一动,让我猛地感觉不好,然后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闪过去,一把抓起了青柳,然后奔着前方一扑。

轰轰轰!

炸了。

先是三道响,跟着我又朝爆炸音传来的方向用力的一滚。结果,又是一连串的爆炸。

真的好狠!

太狠,太狠了。

对方布了一个连环的雷阵,是真正的雷阵,用上了大威力的地雷。

我把青柳紧紧地搂在怀里,尽可能不让她受到伤害,可饶是如此,她鼻腔也让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出了血。

我抹了一把她的鼻子,这时,轰的一声响。我暗道不好,知道那个大冰柱要塌。于是扫了一眼四周,见那三把枪让刚才的爆炸给炸飞了,索性就势便往冰缝滚去。

还好我的动作很快,抢在冰柱把我们砸到前,滚进了那个大大的冰缝。

冰缝很深,且里面横生一个又一个的冰凌,我提起一股子北斗的杀劲横在身体外面,撞碎一道道的冰凌,借以减下坠的重量,然后搂紧了青柳,一路就这么撞了下去。

足足下沉了将近三十多米。

砰!

当我重重砸在一块厚厚的坚冰上时,哧溜一下,我又顺着去势,沿冰缝底部的一个斜坡向深处滑去。

这个斜坡的坡度并不大,可奈何我们下坠的劲势太强,再加上我身上还有一个人,是以我也没去想办法让自已停住,而是任由自已顺着冰坡朝下滑去。

唰!

我滑了能有二十几秒突然,我听到冰坡底部有人低低的说了一声杀!

嗖嗖嗖嗖……

一块块的尖锐冰凌仿佛拖着螺旋形的轨迹,以极高的速度奔我冲了过来。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我一怔之余,转眼,我正要想个什么法子化解这杀招的时候。同时,坡底的人,说了一声,咦,不对!

砰嗡!

坚硬的冰凌仿佛鞭炮般,一根接一根地空气中炸裂了。

唰……

我拖着一脸的不解,向前又滑了五秒后。

一道灰色的身影猛地从冰坡底部冲上来,然后一把揪住我的衣领,跟着又凌空一转,这就跃到了冰坡的底部。

我两脚落地,稍微松过一口气后,我抬头看清楚站在面前的正是端雪衣本人。

但让人吃惊的是,端雪衣受伤了,他的左肋那里有一道枪弹造成的枪痕。

子弹的力量很大,硬生生撕下了他的一大块肉合并着一条肋骨。

除外,他处理伤口的方式也很粗暴,他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任由伤口暴露在外,并在表面结了一道淡淡冰凌。

这次,我看的很清楚,端雪衣的血是乳白色的。

一个人仙,怎么还让子弹给打成这样儿?

我吃惊之余,端雪衣伸手接过青柳,他大概地看了一眼后,他对我说:“你帮她续的命?”

我朝端雪衣点了点头。

后者长叹一口气说:“何苦呢,唉!端家世代久习高术,又把持着高术一脉的东西,不肯传与有缘人,这还不算,还借这高术在世上拼了一个大大的荣华富贵,报应啊,都是报应。”

端雪衣神情怆然地说着。

我想说点别的什么,可话到嘴边儿,我没说出口。端家这么惨,几个有大本事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端雪衣,还有国内的那个端老爷子。

哎!

我摇了摇头,跟着我把发生新西兰的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了端雪衣听。

讲到最后,我对他说:“端前辈,人都是我杀的,你恨我吗?”

端雪衣摇了摇头,末了他长舒口气说:“若我还是人时,没看清这世上的一切,我会恨不能将你斩的七零八落。可现在,谁让我看到那么多,谁让我懂了那么多呢?命数,都是命数,你不杀,也会有别人杀,别人不杀,他们自已作,也会把自已给作死。”

讲过了这些,我看着端雪衣说:“前辈你的伤?”

端雪衣:“洋人们干的,人仙再厉害,他也没办法跟那些威力十足的枪相抗衡。另外,他们还是趁我不备下的手。对了,有些事我还要跟你说呢。”

“不要小看这些那些人。”

端雪衣伸手给青柳嘴里塞下去一粒药丸,然后他抬头不无感慨地说:“科技和高术,说的虽是两样东西,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道理。”

“高术,修到一定程度,可以跟远处的人交流。科技也是一样,有真正厉害的科技人才,他们通过一些电子元器件,完全可以组装出一个属于自已的手机。当然,如果他愿意的话,他有那个能力和时间,他还可以给自已那部手机写一个操作系统,这都是可行的,完全可行的东西。”

“这次到南极来的人,差不多是掌握了这个世界最顶尖工具的那么一伙人了。”

“他们有一种外衣,全封闭的,不仅可以抵挡这里的严寒,还能抵住一些很强的打击。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生命探测仪。我差不多将自已完全转入到了假死的状态,这才骗过了他们。”

端雪衣喃喃说完,他又说:“这个世界,即便修成了仙,也是没有多大力量的,这不是一个适合仙人生存的世界,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即便我们成就了人仙,又或是怎样,但我们不是不死的,一样,如果子弹给我们造成了足够多的伤害,我们一样会死。”

端雪衣抚了一下他的伤口。

我愕然之际,端雪衣摇头笑说:“朱家……真的没想到,朱家也是这个德性。对了,你知道这带队的人是谁吗?”

端雪衣看着我又强调了一声说:“带着这些人,持枪,拿着各种现代化的武器,一路畅通无阻,想把庙堂拱手让给白人的人是谁你你知道吗?”

我摇了一下头,表示完全不知道。

端雪衣说:“是朱厚仙,小青那个有名无实的丈夫。这么多年,他一直不插手朱家,端家的事。我以为他是在四海云游,可没想到,他跟那些白人们搞到了一起。”

“他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帮白人们训练了一批的高手。那些人,有着道家的底子,还有西方最先进的科技。而他之所以这么做,等的就是今天这个机会。”

端雪衣抬头对我说:“他一直在暗处,看着你,还有我们,外加陈正,等等这些人斗来斗去,最后,等到这个机会降临,他选择出手了。”

我扫了眼因虚弱而陷入昏迷状态的青柳说:“那我们怎么办?”

端雪衣看着我说:“听着,虽然谁都不看好你,是的,你的力量,你的实力,你等等的一切,现在看起来都是最弱的一个人。但是,你记住,当我在九寨沟亲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那个人,真的是那个人。虽然……”

端雪衣仰头叹了口气:“其实我自已都不相信,但你就应该是那个人。”

我苦笑了一下。

然后,我无语。

端雪衣这时说:“不管怎样吧,咱们还活着,只要活着,能使一把力,就使一把力吧。”

“关仁,你现在只有一个机会。朱厚仙领人过去,想霸占了庙堂,他肯定会跟陈正发生冲突。你要等,耐心地等,等到最后那个机会出现。你再选择出手,要不然的话,若是两方一起合力来找你。”

端雪衣苦笑摇了摇头后又说:“怕是,两个我加在一起,都无法保你一个活命啊。”

端雪衣讲到这儿,他看了看青柳,再给对方喂下去第二粒药丸后,他对我说:“这些个大人物,庙堂里的,还有朱厚仙,这一系列林林总总的人,他们都知道因缘的利害。”

“所以,他们要么不起念,不动手,一旦起了杀念,动起手来。”端雪衣盯着我说:“九寨沟里,那地下大阵出现的一幕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你可不要想这中间有什么曲折,迂回,乃至以敌为师等等的念头,因为,动起手来,他们就会把全身,全部的力量凝聚在那一下子里。”

“就是那一下子。就是那一下子……”

端雪衣反复念了两句,末了他对我说:“别让我失望,真的,别让我失望。”

我看着端雪衣的脸,我对自已说,我还能怎样?

即便面对如此强硬的对手,我一点底和希望都没有,但我还是要拼一拼!

不为那句什么虚无缥缈的,你关仁就是那个人。

我只为了,我的初心!

热门小说高术通神,本站提供高术通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高术通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百七十章 战,引真火,又见旧人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三章 极地真相,重击下,悟我非我
热门: 植物大战僵尸 第一序列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少帝他不想重生 黄河鬼棺之3:千年古墓 阴长生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美人毒计2:绝杀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师尊大人要逼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