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动妖怒,毁远古邪物,面对三种可能,如何做

上一章:第七百六十六章 知真相,燃妖王怒火 下一章:第七百六十八章 舱中论气数,讲两斗生杀之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杀了这个东洋大鬼子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身上那种操控天地于一指尖的感觉简直是太美妙了。

我站在原地,伸出手来,我看着自已的手掌,复又抬头,仰望天空,末了我发出了一记低沉的嘶吼。

现在谁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看任何一个人都不顺眼,我不服,不服这天,不服这地,我要打破,打破这个天,打破这个地。我嗷呜,吼了一嗓子,让两手化拳,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轰的一记震响过后,十几米内的空间尘埃激荡。可当我收起拳,站直了身体,去看四周的时候,我发现那山仍旧是山,水还是水,树木,森林等等的一切,仍旧按原有的规则生长伫立着。

我愤怒了,这他妈不是老子想要的样子,老子要的是,这山,这水,按照我的心意而生长,消亡。

他妈的,不按老子的吩咐去长,老子碎了你。

我开始疯了似的往前冲去。

我的力量非常大,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挡在面前,我就仿佛一件重型的工程机械一样,轰的一下,就给那玩意儿干趴下了。

但同样,我得到这么大力量后,为之付出的就是狂暴,不受控制的心思和念头。

所有一切都已经失控,我的意识,心识,等等一切的一切。

我知道,照这么下去,我很快就得完蛋了。

我朝前冲着,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子比我还狂的意志存在。

这他妈是个什么东西?

它邪恶,狂暴,并且阴险十足!

这家伙竟然比我还要坏,还要狂。

这怎么可以,我不允许天底下有这样的东西存在,所以我抓到这缕气息,唰的一下就冲了过去。很快我看到了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修建在地势凹陷处的大坑,原本它的表面有一层厚厚的火山灰和岩石覆盖。

可由于地质改变,这个凹陷处的一端朝地底沉了一下去,由此一来,就坦露出了一个类似石阵的那么一个圆形的建筑结构。

在这个结构的中央,斜立在泥土里一块黑沉的石碑。我所感受到的力量,就从这个石碑上传出来。

我冲到了近处,但让我惊讶的是,这石碑好像有一种可怕的能量。

在这层能量的保护下,石碑表面仿佛罩了一层无形的气罩,它把我给阻挡在了外面。

我无视任何阻挡我的力量,心上刚念一起,砰嗡!伴随空中炸裂的一道爆响,我直接就冲了进去。然后对准那石碑,砰嗡!直接就是一记顶肘。

第一记顶肘打过去后,石碑上的一道力量给我震回来了。

去你大爷地!

我怒意冲天,身体一跃,跳起来后,直接把顶肘变成了顶膝,从高处,向下斜四十度,直直地撞了上去。

轰!

在一记漫天的震响中,石碑碎了。

破碎的石屑漫天激射之际,一道极其刚猛的大灵从石碑上遁出来。

我抬头看着它,然后我发现,这货居然能够在我的脑海里显形。

它显露出的形体是一条很大很大的蛇。

不对,这不是一条蛇,这是一个拥有八个脑袋,八条大尾巴的东西。它长的既非蛇,更加不是传说中的龙。这货,它大爷的,它居然比我还妖怪。

这就是一个妖怪,一个货真价实的妖物。

我不允许天地间,有比我更强,更大的东西存在,绝对的不允许,所以在看到这货的模样儿后,我啊!大吼一声的同时,身体呼的一下腾空蹿起了一道道冲天的怒焰。

那是妖怪的怒火。

不,不是妖怪,是妖王,我就是妖王,货真价实的妖王。

我去你大爷地,你个八个脑袋的妖物,你给我死去!

冲天的怒意化成了熊熊的火焰,那八只脑袋的怪物在火焰中,一声接一声地凄厉嘶吼着。

我冲上去,遥对虚空,朝着这怪物就挥出了一拳。

这一拳头打出的不再是物理的力量,而是货真价实的精气神!

它不可见,但却有摧毁一切的意志。

它不是道,不是佛,就是一股子属于妖王的霸气!

天下地上,唯我独尊的霸气!

轰!

空气在耳中炸响,那显了形的八头大怪物先是一阵嘶吼,转尔在精气神所化的劲力催动下,它仿佛一团细沙般,逐渐的破碎,消失,直至最后,它变的无形无踪。

啊……

我仰头,又是一声嘶吼。同时心里在念,天下地上,还有哪个不服?

这一念刚刚生起。

突然,我见一条黑影以一种极快速度的朝我扑来,啊!我一声嘶吼间,黑影转了个身,同时一挥手。

叭!

黑影儿把一张纸符,拍到了我的脑门子上。

你……

我心里还念叨着,谁不服,不服呢。

可没想到,就是这一张纸符,唰的一下,好像把一扇门关起般。

我眼前一黑,扑通,倒地上,就此不醒妖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恢复了一点意识,但仅仅是恢复一点意识而已,我尚没能正常醒转。

我发现自已正在做一个梦,在梦里,我正不断地缩小,缩小,小到极致,极致的一个点,正要再小下去的时候,突然有股子什么力量给我挡住了。

我无法再继续下去,同样那股挡住我的力量跟这股子促使我缩小的力量达成了某种平衡,它们维系在一个点,然后就此不再动弹了。做完了这个梦,我又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已躺在一个草棚子里。

我睁着一双眼,先是看了看天花板。随之当我转头时候,我看到有一个没有穿上衣的土著女人正在用一块破布擦着我的身体。

“你干什么?”我吼了一嗓子。

后者好像受到惊吓,先是浑身一哆嗦,末了大叫一声丢下手里的破布,撒丫子就跑了。

我这是在哪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我打了一个激灵,想要坐起来,浑身却痛的要命。

这时,我听到门口那里传来脚步音,转眼过后,我看到凌元贞,马玉荣正陪着一个枯瘦的老头子和一个浑身涂满了各种图腾的黑肤老者一脸喜悦地站在门口。

“你醒了?老板,是你吧,你回来了吧。”

马玉荣一脸开心地问我。

我伸手摸了下自已的脸,又掏了一下两腿间,末了我虎脸说:“是我,这不是我是谁呀。”

马玉荣哈哈一笑说:“妙啊真是妙啊,这一局,成功了。”

两个小时后,我一边喝着椰子汁,一边听马玉荣,凌元贞,还有刚刚认识的茅道长,外加大巫师森鬼跟我讲这一切的原因和始末。之前,我已经从茅道长的两个小弟子那里得知了一部份真相。

而茅道长讲的这部份,则是我要领的一个因缘。

当年,大山的前辈于二战时间,在这里的一个岛上建了一个大大的祭坛,然后凭借岛上的自然条件和风水气候,他们想要恢复一个东洋人信仰的远古大神。

这个大神,据说是叫八岐大神!

这究竟是个东西,咱就不细探讨了。估计跟山海经里讲的一样,可能也是一个远古的生物品种。

东洋人在这里招来了八岐的魂魄,并且把它养在一块从九天之外,跌落到地球上的天然陨石所打磨的石板中。

后来,东洋输了二战,承认了侵略的事实,他们战败投降后。他们就偷偷把这个东西给掩埋了,然后等着有一天,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把这大神给弄出来。

不想,一晃多年过去,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很多都死掉了。

直到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场地震。

大山组织里一个将近要死的老头子临死前,才想起,他们在海外还曾经养过这么一个大神呢。

眼见他们的组织没落,那老头子就让大山想办法把这个大神复活了。

于是,就有了大山那一系列搞搞震的手段。

再说茅道长,他应森鬼之约,准备动身到这里之前,他见过一个人。那人就是大造化。

两人谈了很久,其间大造化告诉茅道长,那个东西已经长成大气候了,如果借道门雷法,用天雷来灭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样恐怕会害到岛上其它的生灵。

如果那些无辜生灵死了,算到头,这因缘还是得茅道长来背。

于是在大造化的安排下,两人就决定让我来担这个东西。

接下来,就有了我引出妖王怒火的那一幕!

按茅道长的说法,我把这怒火引出来后,欲求不得满,燃尽怒火,最终我是会变成一只饿鬼,让六道的力量给我打入地狱的。

但关键在于一个引导。

道长引导着我的力量,把那块石碑还有所谓的八岐大灵给灭了。

灭了这两个东西,他又拿出本门一张真言道符,直接把这道符贴在我的身上,转又配合当年东洋鬼子布的大阵,就这么把我一身的妖力给封了。

我身体现在又回到了最初化劲巅峰的那个阶段。

但这只是表面。

内在,有一道被封的人仙之力,还有一道被封的妖王之怒。

两道力量现在处于一种胶着不动的状态。

但只要一个外因加进来。

按茅道长话说,我有三种结果,要么是一身功夫尽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残疾人。所谓的残疾,就是我得丧失一些听力和视力。要么就是我成人仙。

如果前两种结果都没有实现的话,那就是最坏的可能了。

这个可能,就是我散掉这一身的功夫,然后身死,化为饿鬼,被摄入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残废,人仙,饿鬼!

三种不同的可能,都会在我身上出现,究竟会朝着哪个方向转变?

按茅道长的话说,这不是人力能决定的是事情,反之,如果我按照某人,或自已的思维去朝着一个好的方向修行的话。最终得到的,一定会是那个最坏的结果。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我,如果我为了修行而去修行的话,往往得到的是最坏的结果。

如果,我不为了修行,而是去选择面对纷杂的事情,然后在解决事件,因缘的过程中,随时灵活地把握住一颗本心的话。我有可能,得到最好的那个结果。

这就是大道自然的真理!

茅道长讲过这些,他负手一笑说:“哼,现今的这些人呐,那些个有钱的,没钱的,就是为了修行而修行,殊不知,这么修,修来修去,只会把自已修到地狱门口。”

“修,要先明知一颗本心,知了本心之后,守着这颗本心在生活当中去修。比如,修佛的,不能吃肉,不能喝酒,要戒除五荤。这个就与正常的生活相违背了。怎么从中取得一个和谐,怎么让人理解,怎么做不与家人,朋友的生活产生冲突。这都是学问,都要好好的去琢磨,下一颗本心去努力才行。”

“有的人,因为修不好这个,无法解决生活中面临的问题。他就选择了避世,选择了不融入正常人的生活,这可行吗?这是在自讨苦吃,最终,不仅跳不出三界六道的轮回,反而会平添许多的恶缘。”

“你这样也是很好,有一副回返了先天的身子,又有一身鬼仙巅峰的本事。嗯……”

茅道长看着我说:“这样吧,明天,我们找条船,借那船去南极,然后路上,我教你符术。”

茅道长是那种寡言的性格,他跟我说了这番话后,便闪身离开了我的草棚子,转过去与森鬼等人谈他们的事儿了。

接下来的一天光景,凌元贞和马玉荣陪着我重现了我碎了石碑时,身上显现的种种异象。

用凌元贞话说,我身后的空气始终凝聚了着一道若有若无的火焰。

那火焰非常霸道,把周围很多的树林都给引燃了。除了这些,我的眼白是血一样的红色,身体猎猎吹动着一股一又股的劲风。我身上的气势强大的让他看到,他都感觉胆寒。

是的,很强大,很厉害。真的很厉害,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无敌。

但这个无敌不是长久的,仅仅是一时。

如果不是茅道长关键时候,拍了一道符在我脑门上,最终我会向天,向地,向诸天的仙神宣战。

到时候,看我的造化了。

我要真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老天兴许会降下一道天雷,轰的一声,把我轰成一堆渣渣。

但不是什么妖怪都能引来天雷的,对大多数妖怪来说,老天根本都懒得搭理。

因为,不久后,我就会感知到天和地这两个强大的敌人存在于面前。

我会想办法找他们来打,可我找不到。然后,我会入魔,紧跟着不久,我自已就把自已作死了。

死后,唰!

一抹恶灵,坠入无间大狱,永世不得轮回。

这就是动用了妖王之怒的下场。

但现在,这力量让茅道长给封了。接下来,我的命运是残废,还是饿鬼,亦或是人仙,一切全在于我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手段来面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没人有会帮助,没有人会提醒我。

一切都在乎我的发心和行动。

马玉荣和凌元贞分析到这儿的时候,两人拍了我肩膀,都说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这么一个存在。

这一路走到这儿,险呐,太险,太险了。

稍有一个不小心,瞬间就没……

就这么,大家在草棚子里捱了半天,半天后,部落中人给我们一行数人安排了两条小船。

然后,茅道长先给他的两个弟子指点一番,示意他们坐上船,前往什么方向,会找到一条返回澳门的大渔船。至于我们,则挤在一条小船上,慢慢划到了大海深处,转尔在当天晚上的十时许,遇见一艘很大的集装箱货轮。

按茅道长的计划,这条大货轮会把我们带往新西兰。

到了那里后,他会找一些老朋友,购置几样东西,然后前去南极无人区。

所谓南极无人区,就是南极的腹地。那地方,人类根本没有办法涉足,原因就是无论是飞机,还是别的什么工具都无法克服南极的死光。

死光不是物理上的激光,也不是南极的极光。它是南极的冰雪与天空云层之间形成反射,从而产生的“万花筒效应”。一旦置身死光范围,人的眼睛看不清楚方向,所见一切都是完全一样的白茫茫一片。

所以人在那样的情况下,再面对摄氏零下六十几度的超低温,基本上,那地方无人能去。

无人能去指的是利用现代科学工具手段来征服南极的人。

对于,道门和这些高术高人而言。

那里不存在任何的屏障。

晚上,登上船后,茅道长说我的时间很紧,我必需在三天内学会道门最精妙的一门功课,即,符术!

热门小说高术通神,本站提供高术通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高术通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百六十六章 知真相,燃妖王怒火 下一章:第七百六十八章 舱中论气数,讲两斗生杀之能
热门: 启示 武器大师 我在酒吧穿女装 神澜奇域海龙珠 夜行 半妖司藤 军门之废少逆袭 黎明之街 金沙古卷2·长生之源 青铜神灯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