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释然

上一章:第76章 结婚 下一章:第78章 少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枝被宋彦城的眼神勾得心慌红脸,她转开头,低咳一声,对【姐夫101】里的果梨橙们痛心疾首,“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之前不都看出结婚证是P的了吗?这会怎么又说是真的了?”

“还有,他们是集体失忆,忘记十分钟了吗?”

“宋彦城,竟然还有人给你写了一段rap。”

黎枝震惊,“他们都不为我写rap!”

宋彦城勾了把她脖子,笑着说:“老公的醋你也吃?”

乍一听“老公”两个字,黎枝跟触电似的,耳尖到脚趾都是麻的。她推开他,“你别乱说话,你除了老和是公的,跟这俩字半点关系也没有。”

宋彦城这就不乐意了,“我就大你四岁。”

“大四岁也是老!怎么,你还有理了?”黎枝站起身,捂住他的嘴,“封印宋彦城!biu!”

宋彦城眼神吊儿郎当,就着这个动作,舌尖轻轻舔了下她掌心。黎枝倏地收回手,“糟糕,我要打狂犬疫苗。”

宋彦城四仰八叉地坐在床边,坐没坐相,歪着脑袋冲她笑,又来,又来!黎枝发现自己根本招架不住他这样的眼神。

“喂,女明星。”宋彦城不太正经地叫她,颇有几分耍无赖的意味,“网上都说你已婚了,怎么办嘛?”

这位宋总,能去掉那个“嘛”吗?快三十的成熟男人这样不羞耻吗?

“你发个声明,”宋彦城出主意,“说你没结婚。”

“……”

“舍不得?”宋彦城根本没给她回答的时间,而是立刻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挑眉戏谑,“还不赶紧向我求婚?”

“……”黎枝抓着抱枕朝他脸上砸,哭笑不得,“我出家当尼姑去。”

宋彦城抬腿一勾,圈住黎枝的腿窝就把人往怀里带,他在她耳边低声,“你当尼姑,我就当个淫僧。”

黎枝笑骂:“你当太监去吧!”

她在他怀里嬉戏扭转,渐渐的,一切又都失了控。

晨光崭新,灿烂而耀眼。与卧室里的一双人齐齐荡漾。宋彦城这两晚上兴奋得实在有点凶,黎枝根本扛不住,才康复没多久的尾椎骨又开始隐隐作痛。

她皱眉,回过头掐了一把他撑在身侧的手臂,“你能不能轻一点儿!我后天还要去法国拍广告呢。”

宋彦城嘴不说话,但明显温柔了些。

时间不算早,工作室那边早已开始上班,毛飞瑜的电话八点过后就往这边打,黎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第一遍挂了,毛飞瑜没放弃,继续夺命call。

宋彦城恶趣味上瘾,把人往上推了点,仗着自己胳膊长,捞着了床边矮柜上的手机。

“接啊。”他在黎枝耳边说,“我保证安静。”

黎枝一定是鬼迷心窍,走火入魔,竟然听了这只禽兽的话。接了,还没说上两句话,身后的人便掐着点,反悔了。

幸亏毛飞瑜一贯的喜欢在电话里先骂她一顿,气势汹汹的,没有细听她这边忽然哑了的一声哼。黎枝飞快把电话挂了,扭头瞪他,火冒三丈,“宋彦城!”

宋彦城忍笑,伸手遮住她的脸,“别生气,有点丑。”

黎枝:“……”

怼妻一时爽,哄妻火葬场。

宋彦城这次是真踢到铁板了,黎枝去法国前,都不太想搭理他。宋彦城在群里求助,结果被全群辱骂,“变相秀恩爱!孤立你!不跟你玩儿了。”

魏律师把群名改成:【谁还不是小公主】

宋彦城:“……”

――

黎枝下午飞北京再转机,团队分两批,第一批已经提前由明小棋带队抵达法国。毛飞瑜跟她通了电话,沟通一些事情后才回到贵宾候机室。黎枝笑眯眯地望着他,“小棋还不错吧?”

毛飞瑜客观道:“勤奋好学,不怕吃苦,是个好苗子。”

“评价挺高嘛。”黎枝语气酸不溜秋,“你都没有这样夸过我。”

本以为能听到几句好话,结果毛飞瑜眉毛一挑,“你跟她能比?”

黎枝气的,“我要换经纪人!”

毛飞瑜呵呵笑了两声,然后又一阵叹气,“明明是个勤快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要走捷径。”

黎枝听不懂,“什么?”

毛飞瑜眼神淡开,甩开失落,“没什么。”

登机后,毛飞瑜坐靠走道这边,怕人瞧见,飞机起飞前,黎枝下意识地用外套盖住脸,假装自己在睡觉。舱门关闭后,才把外套收起来,拿出剧本看。

“对了,还有个事儿跟你商量一下。”毛飞瑜说:“海市总工会和福利总会给你发了个邀请函,希望你参加下周的四十周年庆典。到时候有个慈善拍卖会,问你可不可以捐几样私物,所有成交额都会作为善款用以慈善事业。”

黎枝在一月前,就将《20岁》的所有片酬捐给了海市福利院,当时官博还发了感谢函,晒出了收款证明。这事儿黎枝办得很低调,就连自己的工作室都没有转发。

她问:“他们准备怎么办庆典?”

“领导发发言,做做总结,还有一个助学儿童的现场活动,再就是慈善晚宴,拍卖捐款什么的。走个流程,但意义总归是好的。”毛飞瑜说:“你自己掂量,不想去的话,我帮你回绝。”

黎枝心思动了动,放下剧本,“和你对接的是谁啊?”

“民政部的一位主任,人挺和气。”

“我去吧。”黎枝很快做决定,挺平静地说:“我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投桃报李,知恩图报吧。”

――

周四下午,天气预警有大风,吹走了晚秋仅剩的一点温度,枯枝萧条,干燥凛冽,城市又要入冬了。

司机把车停在温臣公馆,接到宋彦城后便往老宅开。

季左坐后座,方便和老板谈事,“那些合同和银行流水全部复印存档,还有当时几个中间业务员,也都进行了视频取证。光是沧鸣楼盘那个建材项目,就够宋锐尧担的了。”

宋彦城低头不语,握着手机,目光深思。

季左:“下周就是股东大会。”

他的意思很明确,在大会之前交证据检举,经济犯罪立案,宋锐尧这一次毫无胜算。

半晌,宋彦城才嗯了声,“那就周六吧。”

车停稳,他披上外套下车,老宅如今异常安静。除了保姆和私人医生,几乎无人进出。宋锐尧母子二人早就嗅见风声,自顾不暇,四处奔波。已经许久不在家里长住了。

明姨给宋彦城递上热茶,低声相告:“老爷子昨儿晚上忽然一个人下楼,在沙发上坐着看了好一会的书,那模样状态,看着倒是和以前无异。”

“医生怎么说?”

“衣食住行还是按老样子来,用药护理也一个没少,看情况是没有康复。”明姨心仔细,又对宋彦城提起一件事,“还有,前天我书房添茶,看到老爷子的书桌上有一本翻开的杂志,正好是黎小姐的照片那一页。”

宋彦城眼神微变,眉头微蹙,“杂志谁给他拿的?”

“不清楚。”明姨也觉奇怪,“家里不常有人来,为老爷子养病,几乎都是闭门谢客。”

宋彦城面色平平,蹙起的眉头也慢慢平展,他“嗯”了一声,转过身,“我上楼看看爷爷。”

他轻步走到卧室门口停住,目光像要穿透门板。

半晌,宋彦城拧开扶把,慢慢推开门。

卧室里,常年萦绕的龙涎香经久不散,中式风的红木家具沉静韵浓。床上被毯掀开一角空空无人。外接的小露台,绿植环绕,生长旺密。宋兴东正坐在藤椅上,闭目沉睡。

宋彦城双手背在身后,踱步至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站定。他视线深究胶着于他的脸,宋兴东毫无反应,也说不上是痴傻病态,就这么放空着,对他视而不见。

宋彦城陡然一声冷笑,“呵。”

他低下头,负手于背后,在宋兴东面前来回徐徐踱步。

宋彦城边走边慢悠悠地开口:“知道吗,你那宝贝孙子,在集团待不了几天了。他好长一段时间没来看您了吧?您别计较,他如今自身难保,指不定在哪儿着急上火。”

宋兴东目光平静,盯着花架上的绿萝一动不动。

“您别怪我,大哥若是循规蹈矩,我有通天本事,也抓不住他把柄。既然违法乱纪,那就接受法律制裁。”宋彦城语气如秋霜夜降,刚才那半点客气的温情都消失殆尽。

“您心疼吗?想保他吗?你一手栽培、从小看重的接班人,背叛过你,串通外人来吸自家的血。”宋彦城冷冷勾笑,“感觉怎么样?”

宋兴东目光不变,在宋彦城锐利霸道的逼视中,依旧岿然。

宋彦城在他跟前蹲下,拿起他的手,工工整整地重新放置于大腿上,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眼里毫无感情可言,哑声问:“爷爷,时至今日,您可曾有过一次后悔?”

“一声令下,不顾我意愿,把我接回宋家。我不愿与母亲分开,大哥便无所不用其极。致我母亲死亡的那场车祸,真的是意外吗?”停顿半秒,宋彦城红着眼,凶悍低吼:“是你们害死了她!”

那些少年记忆,是腥红血色,是冷嘲热讽,是严厉苛骂,是谁都能呸他几声,拿他打击取乐。宋彦城把这些往事嚼碎了,和着血,硬生生地吞下。

他烂了一肚子,全是坏水,浸泡着五脏六腑,断情断义,百毒不侵。

他对这个家,本该有教养之恩,但那点本该相安无事的恩情,都被他们的绝情轻视给彻底磨灭。

宋彦城盯着他,一字一字道:“您不保他吗?你要装病到什么时候?”

一刹寂静,室内的龙涎香似被无限扩大,熏得人头脑发胀。

“他罪有应得,要他坐牢的不是我,是他自己罪有应得。”宋彦城恨恨道:“嗝集团以后我说了算,你这一辈子心血家业,是我的。都是我的!”

他怒目而瞪,是不自知的扭曲与失控。

但宋兴东依然不为所动,目光深远宁静地盯着绿萝,好似这个世界跟他再无半点关系。

宋彦城呼吸急而沉,胸腔也随着情绪颤动。

他平复了些,又重新站起身,慢条斯理地脱掉了大衣。他微弯腰,把大衣轻轻盖在宋兴东身上,像关怀备至的孝心孙儿。宋彦城淡声,重复一遍刚进来时的话:

“爷爷,时至今日,你后悔吗?”

语毕,宋彦城没留恋,迈步离开卧室。

关门时,老爷子苍老的背影在门缝里越缩越窄,像秋天尽头的最后一棵梧桐,终是落尽了叶,等冬来。

“咔擦”,门关紧。

宋彦城扶着门把,低头半天没动作。

上一刻的骇然情绪已经平息,风浪沉入海底。他整个人静极了,心胸空旷寂寥,竟没有半点喜悦和报复的快感。

离开时,被疾驰而来的黑色奔驰截断去路。

宋锐尧推开车门着急下来,多日不见,这个万人追捧的宋家大少爷,竟没了意气风发之姿。他颓败,着急,失了定力,喜怒藏不住,时时刻刻写在脸上。

他冲上来,一把拽住宋彦城的衣服,愤恨大骂:“你对自家人当真一点情面都不留。你是人吗?你是要害死自己的哥哥!你以为你赢了?我告诉你,宋彦城,你这个贱女人生的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顺的玩意儿,你把我挤掉,你也永远上不了台面!永远被人非议!在集团,你永远抬不起头!”

宋彦城处变不惊,眉眼间无半分波澜,反倒谈笑自若,“抬不抬得起头有什么要紧,能坐上最高的那个位置,就是赢家。”

宋锐尧瞪目,怒火四溅,“你得到的还不够多吗?”

宋彦城颔首,“比起你做过的,远远不够。”

“你!”宋锐尧脸颊两腮都在发抖,呼吸急喘不平,松开他的衣领,语气急转直下几近央求:“宋彦城,你放我一马,集团以后我不插手,你想上位,想当董事长,你想干什么我都站你这边。”

一个放下身段极尽哀求,一个冷眼旁观静默无言。

人世好像一个笑话,谁曾可想,不可一世万人追捧的宋家大少爷,有朝一日也会低声下气求他最看不起的这个半路弟弟。

宋彦城倏地一声冷哼,伸手,掌心贴住他的脸往后用力一推,径直走人。

宋锐尧被推得脚步踉跄,他冲着宋彦城的背影怒喊:“你非要这么绝情,就别怪我心狠。我拿你没办法,总有我拿得住的人!――宋彦城,你别后悔!”

宋彦城寡着脸上车,车窗都没开,吩咐司机开车。

――

下午,毛飞瑜善心大发,总算做了件人事,给宋彦城发来了黎枝的拍摄花絮。巴黎现在是上午,毛飞瑜在现场亲自盯着。宋彦城点开视频看了看,回道:“仙。”

毛飞瑜随即:“现在知道你俩仙畜有别了吧?”

“……”宋彦城没兴致跟他插科打诨,简短回:“好好照顾她。”

“知道。”毛飞瑜说:“她周五回国。”

结束通话后,季左的电话又进来,“宋总,上午事多,忘了跟您说。市民政和滴水基金都给您发了邀请函,成立四十周年的庆典活动,您这些年捐赠的钱物都不少,他们希望您能出席。”

一般而言,宋彦城不太出席这种公开活动。他做好事就是不留名的那一种,做就做了,没想过广而告之,自己心安理得便行。但这一次是海市爱心福利项目正式启动的四十周年。

一件善事,能持之以恒,不容易。

宋彦城想了想,答应下来,“时间确定下来后,你把那天的工作调整一下。”

季左应声,“好。”

“还有。”宋彦城吩咐:“从老刘那找两个身手厉害的人,等黎枝回国后,就说是保镖,看着她点。”

季左一一记下,遂又笑着说:“宋锐尧现在在集团已经待不下去了,一周都不见人影。之前那些倾向于他的董事和中高层,这段日子也都纷纷倒戈。好几个明里暗里向我打探过你的行程。还有托我给你带东西,赴饭局的,我按您之前的指示,都给回绝了。”

宋彦城说:“这事儿交给王副总。”

季左明白,只等集团易主,局势将重新洗牌。

黎枝工作时候一般不太跟宋彦城联系,加之国内外有时差,这一周两人几乎没怎么通电话。宋彦城记得毛飞瑜说过,黎枝是周五回。他算好时间,准备去机场接她。

结果周五大早,黎枝竟给他打来电话,“surprise!”

宋彦城睡意一下子褪去,他还特意重新看了眼屏幕,是她在国内用的那只私人号码。

他皱眉,“你回来了?”

“对呀,昨晚上回来的,给你惊喜。”黎枝语气得意。

“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了那还叫惊喜吗?”黎枝嘻嘻笑,“只不过我昨天到得太晚,不想打扰你休息,就先回滨江花园倒时差了。”

宋彦城坐起来些,靠着床,揉了揉眉心,不太正经地问:“倒完时差准备干什么?”

黎枝低声:“召唤男宠,侍寝。”

宋彦城被这温言软语勾得心猿意马,他把手机拿近,近到嘴唇都要贴在屏幕上,沉声说:“等不及了,枝枝,我们开视频?”

……

不用亲密接触,依然可以有最艳的高潮。

……

宋彦城起床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后下楼开车。安全带刚系上,右边靠角落的车位上忽然亮起大灯,明晃晃地往宋彦城这边刺,他下意识地抬手,遮住眼睛。

对方没有要关灯的意思,宋彦城以牙还牙,索性开了双闪。太刺眼,很快,对方关了车灯,宋锐尧从车里下来。

他一身皱巴的西服,尚算英俊的容颜也没了当初的意气风发。他顶着青色的眼圈,神情却不似之前的乖戾。宋彦城眯缝了双眼,分明从他脸上看到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宋锐尧走过来,双手搭在卡宴的车窗沿子上,他弯着腰,冲驾驶座的宋彦城要笑不笑,“弟弟这是要出门啊?”

宋彦城看他一眼,没说话。

不重要,宋锐尧颇为闲适地手指轻敲,左右歪了歪头,笑眯眯地说:“是去看弟妹吧?”

宋彦城猛地侧过头,盯着他。

宋锐尧却视而不见,笑得更欢,“那天闲来无事,欣赏了一下弟妹的作品,哎,我就奇怪了,宋彦城,你挑女人的眼光怎么变得好?你那些堂兄堂弟的,也不是没玩过女明星,都没你有眼光,玩出了个影后。”

宋彦城冷冷逼视,薄唇紧抿如凌厉的刃。

宋锐尧竟不带怕的,反倒凑近了些,压着声音作怪,“弟妹法国拍广告辛苦啊,回来了吧?是不是,在滨江花园的那套小别墅里?”

宋彦城质问:“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宋锐尧笑着答:“我人在你面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啊。”他语气陡然一转,笑容一瞬即收,阴恻恻道:“但是别人会不会干,我就不清楚喽。”

宋彦城推开车门,抓住他的衣领扬拳狠狠砸下来,“你再说一句试试!”

这一拳是真的用了劲,关节硬茬茬的,没留一丝余地。宋锐尧掀倒在地,剧烈喘息,疼得他眼冒金星。还没缓过来,宋彦城第二拳紧追而下。

宋锐尧吐了一嘴的血,整个人的状态如烂泥,视死如归且绝望。他用手背拭开嘴角的血,冲宋彦城冷笑,“我说过,你让我无路可退,我也让你尝尝这滋味。弟妹那么漂亮,放掌心疼还来不及吧,那细胳膊小腿的,再粗暴点,就能折断了。”

宋彦城脑子一懵,意识他这话的意思后,背脊冷汗陡冒。

宋锐尧呵声,“可惜了啊。你说,明天的娱乐头条会怎么写?”他笑得更大声,甚至还唱起了京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宋彦城脸色惨白,跌跌撞撞上车。

轮胎磨地胶的刺耳声惊动了别的车的警报。

气氛骤乱,卡宴冲出了车库。

一路上,宋彦城不停给黎枝打电话,长嘟音,通了,却没人接。他颤着手,又打给毛飞瑜,毛飞瑜接得倒快,“什么事儿?”

“黎枝在你那吗?”宋彦城一开口,腔调都变了。

“不在!死丫头无心工作,说今天放假死活不工作!”

宋彦城猛地掐紧手机,嘴唇颜色都白了。

从温臣公馆去滨江花园不算远,他这一路的电话,黎枝都没有接。过城市隧道的时候,乍然暗掉的光线像是紧箍咒,他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手不是手,方向盘摇摇晃晃,脚也不是脚,油门的力道完全没了分寸。

一时间,前后车的鸣笛急响,把宋彦城的魂魄拉回原位。他反应过来,猛踩刹车,人被安全带勒着,狠狠栽向前。那一瞬,宋彦城心里涌出无数声音,杂乱不堪地搅浑在一起,最后拧成一股绳,啪啪抽在宋彦城脸上。

疼,哪儿都是疼的。

这一秒,他忽然后悔了。

卡宴横冲直撞进小区,黎枝别墅的户外花园栅栏门开了一条缝。宋彦城差不多是连滚带爬地下车,拔腿就往里头冲。

他疯狂砸门,叫喊的声音都变了音调,像失声的怪物,只剩声嘶力竭的哼喊,“枝枝,黎枝!”

几秒而已,他沉着脸往后退,用尽全力去撞门。

就在这一刹那,门忽然开了,黎枝不满地碎碎念,“催命呐你,我走过来不要时间的呀。”

可宋彦城的动作已经收不住了,他太大力,一八五的个头撞过来,毫不夸张,黎枝被他撞飞了两米。黎枝趴在地上一脸懵,睁大眼睛望着宋彦城。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76章 结婚 下一章:第78章 少年
热门: 复唐 谋杀法则 花雨枪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神级奶爸 海路与陆路:中古时代东西交流研究 哑舍3 升级专家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中国微经典:没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