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尘埃落定

上一章:第72章 反转 下一章:第74章 自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小宇这姑娘真是仗义执言,微博发帖实名认证,万字长文写得无比犀利,行文辛辣,时不时的贯穿一些冷幽默。她以当年与当事人私交甚好的旁观者立场,对那个爆料帖进行逐条反驳。

末尾,她直言不讳:“不管你怎么攻击造谣,不管多少人信你的一派胡言,你永远是个见不得光、躲在键盘下的匿名者。我敢作敢当,所言即事实。附上我在电影学院的本科毕业证书,欢迎辨查真伪――不需用恶意揣摩,因为本人早已改行,在国外攻读MBA。

黎枝师姐的为人有口皆碑,而盛师兄英年早逝,实属心痛。不想看到逝者多年后,还要被恶意揣摩中伤。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也真心建议黎枝师姐,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严惩造谣者!”

这条长微博十分钟破万转,底下全是真实客观的网友留言。

这边的瓜还没完全消化,一小时后,时芷若竟然直接转发了这条微博!

“我与黎枝同窗四载,既有同窗之情,也是交过心的密友。我们感情真挚,共度青春。她的过去我曾参与,也为她如今的成绩由衷高兴。我们关系未散,同行在路上。没有人比我们这些‘过来人’更有发言权。枝枝是好艺人,好演员,好女孩。并且,对某些匿名爆料帖提出严正警告,你们的含沙射影,必会承担法律责任!”

时芷若的微博近两年已然公式化,都由她的团队全权打理。大部分都是品牌宣传,就连偶尔一张时芷若语气的自拍,也都由工作人员编辑。情绪、观点如此私人化的微博,几乎没有过。

当日的微博头三个【爆】,都与黎枝相关。

吃瓜网友忙不停,纷纷狙击蛛丝马迹,从前段时间的综艺《跟我去远方》,到她俩同台的品牌活动,甚至连电影学院1x届表演系的毕业照都给扒了出来。

那一年,阳光正好,笑容明媚,一张张鲜活的面容上,晃荡着温柔的光影。黎枝和时芷若站在第三排右边,肩并肩,头还有意识地靠在一块儿。美人入目,当真悦眼。

网友纷纷感叹,这两人的颜值太能打了!

还有好事者,干脆连编剧系的毕业照也搜了出来。盛星站在傅宝玉老师身板,穿着白衬衫,清清爽爽的短寸头。他很高,脖颈的弧度尤其好看。剑眉星目,笑起来时有酒窝,好似盛满春风。

毛飞瑜看到盛星的照片时,愣了愣,“这个少年,好灵啊。”

他故意发给宋彦城,“我从不知道,黎枝喜欢过的人,竟是这种民国初恋款。他要还在,我一定签他!签他!”

宋彦城冒起无名火,一点儿也不想看。他怕自己看到了,还特意用手掌挡住屏幕,遮住毛飞瑜的信息框。然后迅速点点点,按了删除信息。

此后两小时,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头跟猫爪子挠心似的。他跟谁都聊不开这个心结,只得暗搓搓地给小周发微信:

“你上网了吗?”

小周:“上啊!怎么能不上!网上好多瓜!我天,我枝姐什么传奇人生啊!她竟然是在福利院长大!父母下落不明!她上高中后的学费,竟然全靠爱心资助!太励志了吧!”

宋彦城无语,“你偶像被黑得这么惨,你还有心吃她的八卦?”

小周:“这有什么,黑不黑她,都不妨碍我爱她。哥,你看到她初恋的照片了吗?太帅了吧小哥哥!我跟你形容一下啊,四分之一的吴彦祖,五分之一的金城武,三分之二的小周!”

“……”倒不必如此夸自己。

宋彦城心思忽地动了动,他还是点开了微博上的那张毕业照。在看之前,他的负气与较劲成分更多,哪怕故人已逝,宋彦城仍有一丝酸意。直到看到盛星,旧照片,万物定格,但仍被这个男生所吸引。

盛星的目光很平和,三庭五眼标正俊朗。隔着时空,仿佛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温和气质。宋彦城盯了好久,嘴角终是扬起一个小钩子。

原来黎枝喜欢过的男孩儿长这样。

他们竟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如果盛星还在,现在应该也是春风满面的编剧新星,他或许会和黎枝结婚生子,会有一个幸福平安的人生。

很奇怪,这样的设想在宋彦城脑海里过一遍,他竟然不觉得违和。如果黎枝能够平安喜乐,那么对象是谁,似乎也不重要。

宋彦城的指腹沿着照片的边缘细细描摹了一遍,最后停在盛星脸上。

他说:“我会照顾好她,不劳你惦记了。”

有电话进来,跳开了页面,毛飞瑜打来的,“黎枝怎么样?我能过来看她吗?”

宋彦城开了免提,起身去倒水喝,“来就免了,她这两天发烧,人没精神。”

“发烧了?”毛飞瑜顿时紧张,“怎么回事啊这小身板,她之前感冒就一直没好。去医院了吗?”

“没事,我让医生到家里看过,吊点水,用点药,今天没烧了。”宋彦城倒水的动作很轻,下意识地往二楼方向看了眼,“你让她好好休息。”

“休,反正她现在也没活儿。”毛飞瑜说:“这事不管怎么解决,对她造成的影响肯定不小。现下又丢了Leven的代言,之前两家有合作意向的轻奢品牌都在观望了。我没给她接国内的新工作,攒了几个剧本,等她状态调整好了,就回来选选。”

宋彦城“嗯”了声,“网上现在什么情况?”

“风向好转,都是替黎枝说话的。”毛飞瑜叹了口气,“我原本想她踏实低调地在这个圈子里,但也不知道什么体质,事儿真不少,就没一天消停的。”

宋彦城不想听那么多抱怨和诉苦,在他眼里,解决问题,远比这些管用。

“有事保持联系。”毛飞瑜还有一堆后续事情要处理,电话挂了。

宋彦城自己喝完水,又把黎枝的浅粉保温瓶给兑成温的,然后轻手轻脚拿进卧室。黎枝这两天瘦了许多,本就小的脸可能都没巴掌大了。宋彦城把水杯放在桌上,坐在床边,望着她笑。

黎枝不施粉黛,嘴唇的颜色淡了些,更显楚楚可怜。她问:“你笑什么?”

“笑自己捡着了便宜,影后躺我床上。”宋彦城不正经,弯下腰,眼神深深凝视。

黎枝皱了皱眉,“这是我家,我的床,不是你床上。”她小声嘟囔,“你在滨江花园又没有房。”

“……”宋彦城一时之间,都忘记该怎样生气,不满道:“你跟毛飞瑜在一起什么不好学,光学他那张利嘴了。”

黎枝扬起笑,淡淡的。

宋彦城愣了愣,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伸出手,在她脸上蹭了蹭,低声说:“你笑了,我就放心了。”

黎枝病容未消,声音也透着病态的嘶哑,她转而握住他的手,从脸上垂落于软床,就着姿势变成了十指紧扣。她说:“这些天,你也辛苦了。”

宋彦城亦不否认,“是,跟当爸一样,操心。”

黎枝嘟了嘟嘴,就这么脱口而出,“如果我真有个你这样的爸爸,就好了。”

她目光一刹的迷茫和失落,没有逃开宋彦城的眼睛。之前表现得那样坚强洒脱,他知道,她心里还是有遗憾的。

“枝枝。”他换了个姿势,也半躺去床上,把人搂在怀里,修长的手指缠着她的头发松开、又绕紧。宋彦城说:“你不必感怀自己的身世,也不必为了这些东西感到自卑。错不在你,选择也不在你,我希望枝枝不要给自己卡上枷锁。你若遗憾,我便同你一起去找父母的下落。你若想要一个真相,我也可以陪你走这一遭。你的从前,我没办法干预改变,但你的以后,我会尽力去实现。”

黎枝眼睛湿了,被泪水一染,显得格外明亮。她故作轻松,却仍是控制不住的哽咽,“宋彦城,你今天很感性嘛。”

“我哪天不性感?”

“是感性!”黎枝嗔骂。

宋彦城不再逗她,把她抱得更紧,说:“我得对得起你那句话。”

“嗯?”

“你说过,他是你的青春,我是你的未来。”

静静无言,眼泪夺眶,顺着鼻梁往下坠,烫着了宋彦城的手背。黎枝在他怀里拱了拱,然后闭上眼。熟悉的淡香水味充斥鼻间,黎枝闷声说:“宋彦城,我退圈吧,做豪门太太好不好?”

宋彦城笑得胸腔微震,掌心在她肩膀上来回摩挲,翘着音,略显吊儿郎当,“那可不行,万一哪天我破产了,还要靠枝枝赚钱养活的。”

一句戏言,黎枝却当了真,她猛地抬起头,直勾勾地望着他,“好啊!”

“……”

“你别上班儿啦,也别成天和季左神神叨叨地开会了,你不用去算计那些了,自己不开心,我还提心吊胆的。宋彦城,你辞职吧,我养你啊!”因为眼泪未干,黎枝的眼睛像藏了两柄小刀,恨不得攻陷他。

她是认真,宋彦城知道。可他不能附和着让她信以为真。

“小孩子。”他温和一笑,目光却像降下一层薄纱,看不真切,“童言无忌。”

黎枝却怔怔出神,若有所思。

宋彦城琢磨着,这可能是个合适的时机。他把黎枝从怀里扶正,自己也坐直了些,忽然就往连日来、她最敏感的话题上靠。

他先坦白:“枝枝,我找过你的那位学妹。”

黎枝方才那几分放松心情,又瞬间掉落谷底。她脸上的笑容以可见之速在收拢,网上的事,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关上门偷偷翻过,也算了解了大概。

她微微低头,嗯了声,“我知道。小宇学妹毕业后就改了行,听说是出国了,我那两年混得不太好,差不多跟所有人断了联系。”

“也是缘分,我让季左去找她的时候,她两天前才回到国内,不然事情没有这么顺利。”宋彦城说:“她告诉了我过去的一些事。”

黎枝故作轻松,勉强展露笑颜,“你没吃醋啊?”

宋彦城看着她,停了两秒,说:“盛星出事之前,话剧社团在寝室,社团学生很多都在,包括小宇。”

黎枝若有所思,但依旧费解,眼神茫然投过来。

“如果我告诉你,盛星跑出寝室,根本就不是因为你的那条短信。”

“不可能!”黎枝立刻大声,往日一幕幕跟刀刻在骨子里似的,画面的每一帧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我们因为一些事情起争执,分开过。但那一年,其实彼此都没真正放下。我给他发短信,是告诉他,我提前离校,看不了他的毕业演出。他急了,才出来找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找我,盛星根本不会出车祸!”黎枝的情绪防线失控,再回忆一遍,只会踏疼心脏。

她像一个犯错的孩子,日复一日里,都背着道德的十字架负重游行。

宋彦城揪心她的眼泪,但还是冷静待之,一字一句还原:“不是这样的。你的信息,不是他突然跑出寝室的关键。在收到你短信之后,并没有那么急切到非出去不可的程度。在你之后,他又接到一个电话。就是那通电话,让他失了控。”

黎枝愣住,“什么电话?谁的电话?”

“赵敏青。”宋彦城你问:“你有印象吗?”

黎枝木讷地点了下头,“她和时芷若关系很好。”

“我帮你调到了那通电话的录音记录,听不听,选择给你。”宋彦城说这些时,一直握住她的手,到此刻,一分比一分紧。

黎枝默了默,慌乱、茫然、惊惧糅杂成一团,全写在眼神里。她在与自己做斗争,既想知道真相,又害怕知道。最后,她看向宋彦城,坚定道:“我听。”

宋彦城去书房一趟,把电脑拿进来,他站着,点开文件夹里的音频。

这么多年过去了,要找到着实费了一番功夫。那晚季左走后,便一直忙着这件事。年代久远,音质不太好,从响铃开始,杂音缠绕。

“嘟……”

长音一声一声,像空谷回音,从时空穿越而来。

黎枝心脏紧绷,连气儿都不敢喘。直到一阵细微的嘈杂,盛星的声音响起:“喂?”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让黎枝热血上涌,一下子红了眼眶。

盛:“赵敏青,什么事儿啊?”

赵:“盛星!你在哪里啊!”

盛:“寝室,有点忙。你说吧,我听着。”

赵:“盛星,你赶紧过来吧!黎枝出事儿了。”

盛:“枝枝怎么了?!”

赵:“她在路上晕倒了,现在在医院呢!医生说情况不太好。你赶紧过来啊!你往启明楼那边走,是东边的医务室!你赶紧来,我和芷若都在这儿等着你呢!”

一段杂音,然后听到旁边的人明显的叫声:“盛星,你去哪儿呀?!鞋都不换!毕业典礼都快开始了!”

撞门板的声音,风和急切的呼吸窜在一起的声音,最后是盛星着急的声音:“就来就来!你帮我照顾好她啊,医药费先垫着,我马上带钱来。”

电话挂了。

1分24秒通话,从此,阴阳两隔,少年永别。

黎枝半天没动,眼睛跟抽了光似的,只剩麻木空洞。她呆呆坐在床边,人是静的,呼吸都仿佛停止。

宋彦城关了音频,走到床边,手绕到她后脑勺,把人轻轻圈进怀里。他低声安抚,“不是你,枝枝,不是你的错。”

黎枝的眼泪无声流,浸透衣裳,他的腹部一团温热。

黎枝蹙眉哽咽,“她为什么要骗盛星,我没有啊,我根本没有进医院,她为什么要骗他?”

宋彦城:“这可能只有她自己清楚,但人现在在国外,我一时找不到。前几天,我去找过时芷若。我看她的反应,似乎对这通电话的事也一无所知。”宋彦城顿了顿,“但她学表演的,演技了得也不一定。”

黎枝把脸埋进他腰腹,压抑的啜泣不敢大声。她憋得上气不接下气,肩膀直发抖。

不重要了,真相与谎言到这里,算是回归本位。黎枝担着罪名自我折磨,在之后的每个深夜辗转难眠,在路上看到每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都会眼红。

黎枝在宋彦城怀里说:“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扫把星,难怪爸爸妈妈会不要我。”

“不许这样说!”宋彦城厉声打断,“那是他们愚蠢。”

黎枝呜咽难停,揪紧宋彦城的手臂,低声说:“我好想他啊……”

宋彦城顺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抚摸,“想他,我就陪你去看他。”

多年心结被掰碎,真相被重塑,黎枝慢慢从连日来的风云阴雨里走出。她的状态在好转,也终于鼓足勇气上微博看了评论。

众议成林,流言飞文,这于许多人来说,只是一场共襄盛举的八卦话题,痛不在其身,便永远无关痛痒。

但这是黎枝的人生,那个轻衣少年郎,那些抵舌未曾说出口的爱与恨,美好与遗憾,都成了岁月间的朱砂痣。

它枝繁常青,它隽永长明,它是黎枝的青春。

这一晚,黎枝删了所有内容,并注销微博账号。

同时,工作室发博――

“江湖深远,天高海阔,静候下次相遇,以作品会友。”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72章 反转 下一章:第74章 自爆
热门: 超级神掠夺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一寸河山一寸血03:落日孤城 红衣执政官 将夜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玄界之门 魔仙弑神 寸寸销魂(玉锁瑶台) 秘境3:迷失的绝世秘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