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反转

上一章:第71章 煎熬 下一章:第73章 尘埃落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些黑粉被打脸太快,又改变说辞,说粉丝故意炒数据、销量造假。黑得越来越离谱,路人们纷纷群嘲,并且揪了一个发言最跳的,扒出了她实则是时芷若的粉丝。

一时间,真真假假,各种吃瓜,两边嘲讽。说时芷若最阴险,表面好姐妹,背地里耍阴招,就是想争代言人吧!这消息指不定是谁污蔑黎枝的呢!

“如果是污蔑,黎枝怎么到现在还不出来说句话啊:)”

……

凌晨一点,黎枝浑浑噩噩地醒了。

睁开眼,就看见宋彦城坐在床边的藤椅上,翘着二郎腿,一直注视着她,“醒了?”他声音温柔,还带着笑意,“毛飞瑜没说错,滨江花园的房子户型周正,枝枝很有眼光。”

黎枝头疼欲裂,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靠着我。”宋彦城起身坐到床边,把她拥入怀里,“我亲自为枝枝服务。”

宋彦城的手法没什么讲究,胜在耐心温柔。指腹在她后脑勺按压,顺带着揉了揉脖颈。黎枝浑身都是凉的,宋彦城用掌心直接盖在了她后脖,“头疼是因为血液不循环,你是累着了。”

黎枝:“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不问。”宋彦城干脆,“第一次来我女朋友的家,不说这些糟心事,你起床吃点东西,吃一口我给你发一红包,无上限,好不好?”

黎枝低着头,终是被他逗得笑了起来。

宋彦城放了心,牵着她的手下床,“走,吃饭,领红包。”

他熬了白米粥,卖相不太好,勉强填肚子。黎枝喝了一碗,宋彦城真给她微信转了钱,“乖。”

黎枝脸色依旧差,静静看着他,倾诉的欲望之门,被他悄然打动。她哑声说:“其实我一直瞒着你,盛星的死,跟我有很大关系。”

宋彦城没过多反应,目光沉静包容,一直温柔地注视她。

黎枝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心虚了,难受了,那些记忆被重提,她还是走不出来。

“我和盛星从大一在一起,他对我很好,他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儿。后来因为一些事,我们在大三就分开了。那个时候,他参加毕业典礼,就因为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他从寝室跑出来找我,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

黎枝说起这些时,像干巴巴的树枝。

宋彦城听得出,她在尽量简化,轻描淡写,但愧疚与悔恨几乎溢出她眼底。

黎枝克制忍耐,可一抬头,对上宋彦城那双温柔多情的眼眸时,坚强瞬间瓦解,眼泪不受控制。她像一个犯了滔天大错的小孩儿,卑微怯懦到了骨子里。

眼泪断线,声音哽咽,黎枝说:“如果不是我给他发那条信息,他就不会出寝室,就不会死。宋彦城,网上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个杀人凶手。”

宋彦城冷静笃定,“你不是。”

“我是!我为什么要给他发短信!他本该顺利毕业,去北京发展,去追求他热爱的事业!他本该娶妻生子,前程似锦!是我毁了他,都是因为我!”黎枝终于崩溃,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

宋彦城紧抿薄唇,没有一味规劝,没有不痛不痒的安慰。他太明白,一个人的情绪藏掖太久、太深,终有一天会出事。他给黎枝留余地,让她在此刻宣泄淋漓。

最激烈的情绪过去后,宋彦城这才沉声开口,问:“你们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黎枝一愣,望向他的目光又忽地游离开来,她哽咽道:“一些矛盾,所以分开了。”

凌晨两点,毛飞瑜那边也没休息,短信不停催:“怎么样?她是什么态度?我这边也不好撰文啊。”

“她睡了,没态度,不准给她打电话。”宋彦城说:“你让明小棋过来别墅守着她。”

“干嘛?”

“别人我不放心。”宋彦城拿起车钥匙和外套,“我出去一趟。”

他一路飙车往市中心开,到公馆,季左已经候在门口,见着他车,快步迎上去。

宋彦城是真的心急,车没停稳就问:“人找到了吗?”

“在里面。”季左接过宋彦城的外套,搭在手腕上,随他小跑进公馆。

凌晨三点,通宵营业,侍者引路,礼貌弯腰,“宋总您好。”

宋彦城直接吩咐:“不用任何服务,不许任何人进来。”

包间门打开,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女生。她看到宋彦城后,很紧张地站起来,“你,你们。”

宋彦城缓了缓表情,“不用害怕,我不是坏人。这么晚接你过来,实在冒昧。”

女生叫小宇,是黎枝在电影学院的一个师妹。他们共同参加过学校话剧社团,当时关系非常好。只不过毕业后,各有各的出路与发展,便淡了联系。

小宇的眼神里仍有惊恐与忐忑,宋彦城定了定,坦白道:“你好,我姓宋,是黎枝的爱人。”

小宇愣了愣,“啊,啊,你好。”

宋彦城开门见山,“网上的事你应该知道,找你过来,是想了解当年的事。”

小宇点点头,义愤填膺地说:“网上那个帖子我也看了,可太难听了。说黎枝道德败坏,说她抢别人男朋友――这简直是污蔑!”

宋彦城坐向对面的沙发,给她开了一瓶果汁,绅士地递过去,“喝点儿。”

“学姐和师兄的关系很好的,盛星真的是很好的人,毕业这么久了,他仍然是我见过的男生里面,最最最温柔的一个。盛星主动追的学姐,根本不存在她抢别人男朋友一说。”

宋彦城:“既然关系这么好,为什么谈了两年就分手?”

小宇抿抿唇,欲言又止略显犹豫。

宋彦城立即安抚,“你可以相信我,也请你帮帮她。”

“是因为……盛星的同乡,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也喜欢他。”小宇斟酌用词,仍是支支吾吾。

宋彦城沉声说:‘时芷若,对吗?”

“对。”小宇终于豁开了,一五一十告诉他,“时芷若也喜欢盛星,她这个人吧,家境挺好,也漂亮,有那么一点点的傲气。在学校的时候,她和黎枝玩得可好了。后来也是无意一次,我和黎学姐排完话剧,那天突然下暴雨,我们去体育器械室躲雨,然后看到了时芷若跟盛星表白……还哭着抱了他。”

宋彦城目光沉静,“所以他们就分手了?”

“我猜,应该就和这有关。”小宇至今想起仍很遗憾,“学姐和师兄,真的是郎才女貌,在学校路上看到他俩,就像在看青春电影。”

宋彦城深吸一口气,这不是他爱听的。忍下这丝酸意,他又问:“盛星出车祸那天,你是和他在一起的?”

“对呀。毕业典礼后就是毕业演出,我们学校的特色。我们会临时租用寝室作为化妆换衣服的地方。当时社团都在盛星的寝室。”一说起那日,小宇怅然失落。

“他出去之前,是不是收到黎枝的短信?”

“短信?那我不清楚。”小宇印象很模糊,“但我记得特别清楚,他是接了一个电话后,才急急忙忙跑出去的。连鞋都没换,穿着拖鞋就出去了。很着急的样子。”

“谁的电话?”

“一个陌生号码,当时警察过来调查,有看过他手机。”

宋彦城侧过头,朝身后的季左示意。

季左心存默契,悄声离开。

小宇气愤道:“那个帖子根本就是造谣!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样颠倒事实呢?!黎枝学姐真的很好,老师都很喜欢她,年年都拿表演系的第一名。我们都认为她会成功,这些人就是眼红她!”

宋彦城想了想,忽然站起身,郑重其事道:“可不可以请你,替她发帖澄清。我保证,一定保护好你的个人信息。”

小宇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毕业后根本没进娱乐圈,这也是学校放假,我前天才回国的。这个帖子我一定发,不为别的,只为阐明事实。她和盛师兄都是好人,不应该被抹黑对待。”

宋彦城给她安排好酒店,让人送她回去休息。

凌晨四点,宋彦城留在包厢,双腿架在桌子上,一根一根地抽烟。

不多时,季左发来短信。

等天亮,宋彦城洗漱后,驱车去西边。

到明珠花园,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宋彦城停好车后,迈巴赫上也下来人,张一杰作为业内制作人一哥,手握大小资源,与各娱乐公司老总关系匪浅。能让他亲自来办这件事的,也就孟惟悉了。

“一哥。”宋彦城与他点头之交,握手致谢,“有劳。”

“不说这个。”张一杰拍拍他的肩,“人我给你约到了,在屋里等着。”

宋彦城颔首,“记您这个恩情,改天请您吃饭。”

从侧门进去,上电梯,时芷若的工作室精致典雅,又大又气派。宋彦城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然后走进去。

时芷若正在摆弄窗前花架上的百合花,头也没抬,说:“原来是傍上大树了,男朋友竟能使唤张一杰这样的人物。这位先生有何贵干?”

时芷若穿着休闲服,容颜气质没得说,她才从大夜戏下来,状态丝毫不减。那种与身俱来的凌厉感,恃美行凶的典范。

宋彦城不想跟她虚情假意地打太极,甚至连见面招呼这一步也免去。他只漫不经心地念出一串数字,“这个号码的主人叫赵敏青。时小姐应该认识。”

时芷若手一顿,转头看着他。

宋彦城一八五的个头站在门口,清隽挺拔,脊梁笔直,像一棵能遮风挡沙的白杨树。

“时小姐敢爱敢恨,性格爽利,但似乎是用错了地方,用错就用错,谁还没个爱而不得,想要横刀夺爱的时候。”宋彦城语气平平,眉宇间的从容冷静很能震慑人。

时芷若脸色骤然转冷,方才的温和淡然都被冲垮。

宋彦城继续说:“能把人抢到手,那是你的本事,但做人得有分寸,你不能毁了她的感情,还倒打一耙,这些年,把她逼得退无可退。在这名利场,能混出头的,不容易。她如今是凭本事吃了这碗饭,时小姐,按照你之前的做法,也应该大度一点,不能太双标。”

时芷若的脸青红交变,“网上帖子不是我发的。”

“不重要。”宋彦城眼里如装满了浓浓夜色,淡声说:“我只是来提醒一下时小姐,当年你做过什么,可以不承认,但你也不能推到黎枝身上。她是给盛星发过短信,但盛星是不是因为这条短信而跑出去的,你应该很有数。”

黎枝陡然大声:“不是她还有谁?!不是她那条信息,盛星根本不会跑出寝室!根本不会遭遇车祸!!”时芷若难掩痛色,在提到盛星时,神色犹如干枯玫瑰。

宋彦城叩了叩门板,没兴趣知道他们的爱恨情仇,“黎枝的确给盛星发过信息,但这条信息不是他出去的原因。他在离开寝室之前,接到赵敏青的电话,赵敏青跟时小姐关系要好。她在电话里说过什么谎言,是怎么骗盛星的,你不清楚?”

时芷若脸色惨白,眼神迷茫,“她给盛星打过电话?”

宋彦城颔首,“时小姐的演技不赖。”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宋彦城微眯眼缝,如绵绵细针,对她的反应无动于衷,“你用一个不知所谓的谎言,给黎枝扣上了罪名,你让她这些年,一直活在愧疚里。你用这把枷锁,折磨她,挟持她,你打乱了她本该顺利的人生。你抢她的人,还砸她的饭碗,她耿耿于怀这么久,你却能心安理得、安然无事。时小姐,我不得不佩服你。”

时芷若呼吸急喘,整个人都失了神魂。

宋彦城扬高声音,语气愈发震人,“我再提醒你一点,如果帖子不是你发的,请你仔细想一想,黎枝如果身败名裂,你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年纪轻轻,能有这番事业不容易,时小姐聪明人,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顿了顿,宋彦城继续:“还有一句话,希望时小姐记住了。”

时芷若懵懵懂懂地看向他。架不住这个男人的阴鸷目光,像下沉的山,厚重的阴云,待发的毒箭。他一字一字地说:“以前她爱过什么人,出过什么事,受过什么伤,我管不着。但现在,就这个女人,不管她多红,拿了多少影后――她都是我户口本上的人。

你搞她,我就搞你。你伤她一下,我陪你玩命――时小姐,好自为之。”

人走,空气安静得如同山岗寂岭。

时芷若扶着桌角,全身力气抽空,背贴桌沿慢慢滑坐在地上。

――

宋彦城走入室外,太阳初升,天色大亮。他被骤然涌入的光线刺了刺眼睛,通宵奔波,差点踉跄着栽倒。他回到车里,坐了好久才缓过神。

车往西边开,他要回滨江花园看看黎枝。

朝阳万丈,从高架桥斜上方洒下来,整个城市熠熠生辉。

车开到半程,毛飞瑜的电话打来,语气激动万分:“反转出现了!一个知情人发万字帖,为黎枝澄清事实了!!她好刚啊,第一句话就把自己的毕业证书晒出来,证明她也是电影学院的学生!”

宋彦城反应平平,“嗯。”

毛飞瑜:“真他妈世界奇迹了!!时芷若竟然也发微博了!!我真的没想到,她会姐妹情深!替黎枝发声?!”

宋彦城困倦难当,扶着方向盘的手都像失重。他嫌吵,“嗯”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毛飞瑜:“??……你媳妇儿这事儿反转了!你不激动啊还挂我电话!”

等红灯时,宋彦城很冷静。

他从微信列表里找到小周,发了个信息过去――

S:“你会P图吗?”

粥:“会啊!哥,你要P什么?”

S:“结婚证。”

粥:“……??”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71章 煎熬 下一章:第73章 尘埃落定
热门: 巫师世界 从天而落 洪荒奇门 唐朝定居指南 鬼村扎纸人 挂机死神就能变强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 剑徒之路 奥术起源 蜀山剑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