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交第心

上一章:第68章 公开 下一章:第70章 攻击(剧情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宋彦城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公众人物的压力。

光那句“十宗罪”都让他脑仁儿疼。

毛飞瑜要去处理接下来的无数媒体电话,他没空骂黎枝,转头就回了工作室。黎枝很淡定,饶有兴致地观察宋彦城的反应。

“你说几句话呗,什么心情啊现在?”黎枝笑着问。

宋彦城看她几眼,欲言又止,“你没顾虑?”

“要有什么顾虑?”

“影响你接戏。”

“以前没戏拍的时候都过来了,还怕现在?”黎枝是真想得开,“没戏演了,我就去演话剧,当个小龙套,应该有人收留的吧。”

宋彦城眼热,拉住她的手,把人轻轻拥进怀里,“没戏拍了,我养你。”

黎枝笑着说:“放心,自力更生,不拖你后腿。但我给你提个醒啊,以后,也许你会被认出来,会有记者拍你,上新闻,乱写。这些都有可能发生。”

宋彦城顿时如临大敌,额头冒汗,“乱写什么?”

“比如你去酒吧喝个酒,就暗指你泡妞。你穿帅点出去,就说你装逼。”黎枝哈哈笑。

宋彦城长松一口气,“那就好。”……别乱写什么十分钟就行。

黎枝真没把这当个很重要的事,官宣完了一切照常。倒是宋彦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不工作,不聊天,独自坐在书房看手机。

黎枝这些粉丝真挺会玩儿的,创了个话题不说,还自娱自乐起来了。把黎枝官宣微博上配的那张照片各种P图,P成自己的头像、海绵宝宝、葫芦娃。还有更绝的,直接把宋彦城的影子给P没了。

然后又发帖分析姐夫的身影如此高大,却为何只有短短十分钟。究竟是成长的扭曲,还是基因的沦丧!

微博评论一直很友好,果梨橙们温柔礼貌,清一色的“祝福偶像!”。结果全跑这里来撒欢了,多是对这个姐夫的不满意。

“偶像不常上微博营业,一定是姐夫拦着不让。”

“偶像那天脸色憔悴,一定是姐夫没照顾好她。”

“偶像这么美呜呜呜,值得一小时!”

看看,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宋彦城扎心呐,注册了个小号,上线就是一顿狂怼:

“什么十分钟,你们未知全貌,不该这样说!”

“你偶像脸色憔悴也许是生理期,管好你自己!”

“知道什么是‘姐夫’吗?就是你枝姐的丈夫,男人!”

太投入了,黎枝走进来他都没发现。

“你在干什么?”黎枝凑过去,莫名不解。

宋彦城下意识的藏手机,晚了,黎枝全看见了。她震惊:“你跟他们吵架呀?”

宋彦城:“……”

“我跟你说,有一些我知道的,特别会怼人,你吵不过他们的。”黎枝扒开他手机看了眼,没忍住,哈哈大笑。

宋彦城窘迫至极,试图去抢手机,“你还给我。”

“你别碰我哦,我还骨折呢。”

一说,宋彦城就收了动作,坐在椅子上,仰头望着她。四目相对,黎枝眼神忽然软下来,她低头,亲了亲宋彦城的额头,轻声说:“对不起哦,让你受委屈了。”

宋彦城的心真他妈的酸啊,从来都没这么酸过,他一个大男人,差点就泪溅当场。

“粉丝们就是觉得好玩儿,真没什么坏意。你要觉得介意,就别上网看了。”黎枝声音是软的,眼神是歉疚的,“我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办法,吃这一行的饭,总有免不了的麻烦。但这样要求你,好像是有点对不住人。”

宋彦城顾忌她的伤,十分温柔地圈了圈她的腰肢,低声问:“所以呢?”

黎枝抿唇笑,食指在他眉心一点,“所以,就请宋先生多包涵,只能将就啦。”

宋彦城心里化了糖,被体温一蒸,就成了暖流淌过四肢血脉。他把黎枝按在身上,吻了吻她侧颈,“他们总说我十分钟,十分钟太久了,现在的枝枝,五分钟就够了。”

……

黎枝这一晚又成了海上飘荡的船,任由宋彦城拿捏风帆,调转方向。她在浪里感受湿热,感受韧劲和温柔的交换。宋彦城让她明白,爱一个人,便想让你拥有无数种快乐的可能。

宋彦城重新回到她身侧,抱着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哑声说:“我高估枝枝了,原来只需三分钟就够了。”

……

尾椎骨上的裂痕不多,最痛的三天熬过去后,之后的康复还是一天比一天好。第七日,黎枝已能不扶墙走路,只不过动作得慢点儿。

她问过好几次,“我一个人在家可以的,你不用请假陪我。”

宋彦城每次都说,“没事,不忙。”

但黎枝还是看出了他不一样的地方。电话多了,看文件报表的时间长了,这几天,季左来家里勤快,白天不打扰,一般都挑晚九点后。

季左已能很坦然地面对黎枝了,那日登门,还特意对她说了声:“黎小姐,你比我想象中要勇敢。”

黎枝不扭捏,笑着问:“你想象中是什么样啊?”

季左推了推金丝眼镜,不隐瞒:“我见过很多演艺圈的男生女生,很注重隐私保护,不会曝光恋情,连与异性在一起正常交际,都藏着躲着。你……很勇敢。”

黎枝朝身后推了推大拇指,如同女中豪杰,“勇敢的是他,多夸他。”

季左笑了笑,理所当然,“宋总是男人中的极品,跟你很配。”

黎枝鸡皮疙瘩泛起,“季秘书,你夸人的用词,很直接。”

季左会心一笑,“这是自然,毕竟宋总是我的衣食父母。”

“季左。”书房里,宋彦城的声音不耐传来。

“黎小姐,失陪。”季左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精英派头。

书房门虚掩,两人谈事到深夜。

黎枝的骨伤要多躺,她躺在沙发上看剧本。像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感召,她总觉得,这段时间的宋彦城有点不太一样。

书房里的动静很小,几近无声。

中途,宋彦城出来过一趟,特意来看她有没有睡觉。黎枝隔着距离,冲他傻乎乎地一笑,“我不困,我再看几页剧本。”

宋彦城今天的家居服是灰色线衫,贴合腰身的短款,显得人格外挺拔高大。他微一颔首,又进了书房。

季左汇报说:“材料我准备齐全了,你定个日子,我就能往上面递。董事会那边同时也会收到这些证据,年底董事会召开在即,正好能处理了宋锐尧。”

宋彦城问:“王副总那边呢?”

“只要宋锐尧定罪,他会率先举荐你,成为公司新任总经理。”季左略一思考,补充说:“老爷子还是生病状态,那么,就没人敢出面保你大哥。董事会他待不下去了,坐不坐牢,坐多久,就看你愿意交多少证据上去。”

幽静的深夜,季左的声音格外清晰,冷情。

宋彦城叠着腿,陷在皮椅里,身体随之左摇右晃。他指间夹着烟,点燃静静烧,一口也没抽。

“宋锐尧手上的几个大客户我也摸了底,都是利益往来,不见得会为了他而与栢铭翻脸。您接替后,工作顺开展应该没有问题。”

宋彦城终于含烟在唇齿间,吸进肺腑后,吐出一半,在烟雾里眯缝双眼,淡声:“问过医生,老爷子的病怎么样?”

“问了,还是老样子,没有转好的迹象。”季左静了一会,斗胆问:“宋总,如果成功了,你打算如何安置老爷子?”

宋彦城手指一顿,任由烟雾袅袅升空,遮住了此刻的眼神。

这时,门外陡然一声重响,东西落地的声音。

宋彦城目光泛寒,一个示意,季左立刻警惕起身。他把门拉开,门边站着的黎枝茫然失措地看着他,连声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想拿一下药。”

宋彦城眼神瞬间软下来,他掐了手里烟,拿起桌上的喉糖倒了两粒含嘴里。然后走过去扶着她,“你休息,我帮你喷药。”

季左知趣地说:“宋总,不早了,我先走了。”

安安静静里,家里只剩他们二人。

宋彦城上药的手法娴熟,让她趴着,撩开衣摆,焐热了指腹才轻轻按上去。

无声里,连呼吸都是沉重的。

宋彦城心里装着事,老谋深算,且不愿言语。黎枝脑子里仍是方才在书房门口听见的谈话,哪怕只言片语,也足够胆战心惊。

上完药,宋彦城让她先睡,说有工作还没做完。

他带上门,显然不想跟她多谈。

凌晨两点,宋彦城才放轻动作,回床上睡觉。他刚躺下,腰腹上便环过来一只手,将他紧紧抱住。宋彦城低头,意外道:“怎么还不睡?”

黎枝唔的一声,“睡不着,要抱抱。”

宋彦城:“嗯,好,我抱抱。”

他侧过身,化为主动,将黎枝搂进了怀里。

静了静,黎枝笑着说:“别人失眠数羊,我数你的心跳。”

宋彦城无声地弯了弯唇,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手指缓缓轻敲。

黎枝揪着他的衣领玩儿,闲聊一般,“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不找找爸爸妈妈吗?”

宋彦城:“嗯。你说你很洒脱,看开了,也就不计较了。”

黎枝嘟了嘟嘴,深夜的关系,嗓子有点发哑,“我骗你的。我前两年,其实一直有冲动想试着去找他们。我有注册中华寻人公益网,还去派出所录了指纹。”

宋彦城怔然,低头看她,“你应该跟我坦白的,至少,我可以帮帮你。”

“但我在遇见你、了解你之后,就放弃了。”

“为什么?”

“怕真相。”黎枝诚实说:“怕残忍,怕伤心,怕不知道如何面对,怕心理接受不了,怕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宋彦城一瞬懂了,默了默,他说:“你是怕,成为我这样。”

“嗯。”黎枝索性与他坦白到底,那是一种同病相怜的共鸣,是切肤之痛的共振。他们都是被本该最亲爱的人抛弃的孩子。命运像有时空隧道,不同人生里两个人,却在某一时点交集。

黎枝说话的语速都变得慢了些,“我怕找到父母后,得知的真相一定是不堪的。我怕自己心态不够好,不够强大,不够洒脱去面对、去化解、去原谅。我怕我走极端、钻牛角尖,我怕我之后的生活,都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去扩大对他们的仇恨。可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所以在还算理智的时候,替自己做决定——不找了,我要好好过生活。”

一个字一个字的,像裹着棉花的棒锥,既尖锐又柔软,煞费苦心地去敲打他的心脏。

宋彦城听得懂,黎枝这是以身说法,在劝他。

“我知道你的人生过得很艰难,出生非你能选,父亲非你所愿,这个家也并非你心甘。我知道你爱你的母亲,也耿耿于怀她的过世。老宅子里的,虽叫家人,虽称作是家。但对你有歧视、有伤害。恨,你该恨。”

黎枝温言软语,既没有说教的刻意,也没有圣母的规劝。是是非非,她总是分辨得很明白。

宋彦城不曾想过,二十七岁的自己,已足够坚强冷傲,足够心硬淡漠。却在这样一个凌晨深夜,被一个女人,弄得想要流眼泪。

如有心灵感知,黎枝适时停了停,然后用力反握住他的手。

“宋彦城。”她轻声叫他的名儿,那样郑重真诚,她哑声说:“可我希望你余生快乐,为自己而活。”

无声里,黑暗里,宋彦城眼角的泪,终于悄然滑过。

他没应声,一个字多没附和,只放开了黎枝,然后枕进她怀里,贴着她的胸口,静静闭上了眼。

一夜好眠。

黎枝第二天是被毛飞瑜电话吵醒的,小毛哥冷酷绝情,给她下死命令:“明天给我滚回来开工!再耽误一天我灭了你信不信?”

语气那个凶啊,黎枝半天儿都没敢应声。

醒来的宋彦城直接从她手里抢过手机,不悦道:“再凶她一句你试试。”

“噢哟。”毛飞瑜听出他声音,一点也不带怕的,欠儿欠儿地气他,“我当谁呢,原来是一个在滨江花园没有房的男人。”

宋彦城瞌睡醒了大半,腾的一下坐起,被气得不轻。

毛飞瑜可烦死他了,“你刚被官宣,你怎么回事啊,挺会抢风头啊。你知不知道,你都有超话了——【姐夫101】。”

宋彦城:“……”

毛飞瑜愤怒道:“我看了帖子总算知道,那次她生日会上,消失的十分钟干什么去了!——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拽不拉几的,男人还是得强一点,有病就去治病。难道你真想让她以后张贴小广告——著名女星,重金求子?!”

宋彦城无语。

黎枝把头蒙在被子里使劲憋笑。

他上手扯她被子,就差没抓狂杀人,压低嗓音要发疯:“我很强,你告诉他我很强!”

黎枝:“哈哈哈哈哈!!”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68章 公开 下一章:第70章 攻击(剧情线)
热门: 草莽龙蛇传 驭兽修仙:天才炼丹师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帝婿 天道剑神 异乡人5:遥远的重逢 美国众神:十周年作者修订版 家里养个狐狸精 权柄 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