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妈妈

上一章:第53章 试衣间 下一章:第55章 解约(事业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群里面聊完,小周又私聊宋彦城。

“哥,我气愤!”

宋彦城尚且稳住心神,“气她可能有男朋友?”

“我真心希望她有男朋友,但我不希望她男朋友是个辣鸡。十分钟的辣鸡!”

“……”宋彦城的脸色由阴转黑,“也许事实不是这样的。也许十分钟只是表面,里面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实情。”

“屁股。我和我女朋友的前戏都不止十分钟。”小周义愤填膺,“这样的男人,不配拥有我枝枝姐的盛世美颜!”

宋彦城克制情绪,试图引导他、与他讲道理,“也许他们天生一对。你不要总抠字眼,你应该了解真相后,再做结论。”

“真相就是,确实只有十分钟啊!”小周很快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他不是十分钟,而是五分钟?一分钟?或者更短?”

宋彦城无语片刻,愤懑敲击键盘,“死小孩儿!懂什么!”

小周:“哥,你这么替‘他’说话,是不是因为你也……有难言之隐?”

宋彦城:“……”

小周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懂了,对不起啊哥。你是我朋友,我不会看不起你,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一定会康复的。”

宋彦城内伤滴血,默默关掉电脑,倒在皮椅里重重掐眉心。

晚十点,黎枝到家,行李箱搁一旁,小金毛疯狂冲上来,对她摇尾巴示好。狗子长得快,已经有四十多斤了,爪子跟老虎似的,黎枝差点被它扑倒。

宋彦城阴着一张脸走出来,用力咳了声。金毛连头都没回,立刻夹着尾巴躲进狗窝。黎枝歪着头冲他笑,“你平日做什么了?它这么怕你。”

宋彦城漫不经心,“这是建立统治地位,让它心里有数,这个家谁是主人。”

黎枝挑眉挑衅,“就像我对你这样?”

宋彦城低头失笑,眼底温柔之色难掩,“是的,女王陛下。”

黎枝小跑过来,两手往他腰间一搂,整个人的重量便都交到他身上,撒娇说:“累死了,不想上班儿了,不想化妆不想拍照不想采访。”

宋彦城:“不想拍戏?”

“那还是想的。”黎枝蹭他肩头,蹭完左边蹭右边,“毛飞瑜明天给我放天假,我可以好好陪你啦。”

宋彦城抱紧她,嗤声,“你这经纪人有意思,生日不给你放假。”

“毛哥说的,女明星的生日从来不属于她自己。”黎枝低声无奈,“对不起啊,这段时间冷落你了。”

宋彦城不觉得委屈,只是心疼她。手指顺着纤细腰肢往上移摸,更瘦了。

“明天休息?”他问。

“嗯。”黎枝说:“休息一天,后天早上飞北京,与《20岁》的影片制作方见面沟通,如果没有意外,下周就要正式进组拍摄。”

说到后面,她语气游离,语速放缓,是于心有愧。

宋彦城听出来了,掌心摸摸她的背脊,低声说:“没事,我乖着呢,枝枝放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用顾虑后方,我既然能当你的退路,我就能撑着自己。”

黎枝在他怀里闭了闭眼,揪紧的手指渐渐舒张。

她知道,这是她最安心的大后方。

安静依偎了会,宋彦城平声说:“枝枝,明天陪我去个地方吧。”

次日,黎枝是自然醒。身旁空如一人,她怔了怔,在书房找到了宋彦城,“你怎么没叫我啊?不是要出门吗?”

宋彦城穿戴齐整,眉间神色淡淡,“不赶时间,你多睡会。”

黎枝瞧出端倪,疑虑问:“你是醒得早,还是压根就没睡呀?”

宋彦城走过来,推着她的肩膀往前走,“睡够了,快去洗漱。”

黎枝如今是被人熟知的明星了,再低调,也架不住被人认出来。出门的时候,宋彦城替她戴好口罩,压好帽檐,“怎么还是这么漂亮?”

黎枝嗔骂:“滤镜十级厚吧。”

卡宴往高速开,过了绕城线,仍一直往前。黎枝看着路标,这已经是出海市了。两小时车程,到了一个临近的县城。黎枝下车后,看清了远处大门,是墓园。

她顿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宋彦城生母埋葬的地方。

今天明明是个阴天,宋彦城还是戴上了墨镜。他说:“我妈和那个男人认识时,他骗她是单身。我妈怀了我,他说一定来娶她,后来知道了他已婚,我妈已经要生了。他一直没露面,每个月假惺惺地给生活费。我妈一分也没要,全给退了回去。后来他肠癌晚期,告诉了家里还有一个我,老爷子要接我回去,我妈不愿意。再后来,我生日那天,我妈到路口接我放学,被一辆逆行的卡车撞死了,我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见着。”

宋彦城说起往事,语气平静,目光沉而空远。

黎枝难受得无法言语,只紧紧握住他的手。

宋彦城用力回握她一下,淡笑道:“走,今天带你见见她。”

低矮的墓园陈列方正,阶梯两边是翠绿松柏。墓园虽不大,但常年有人悉心打理,连植被都是精心修葺过的。宋彦城牵着她,一步一步拾阶而上。

黎枝渐渐意识到,他把母亲的陵墓安置于海市之外,多半是青年稚嫩时,无力与宋家抗衡,只得悄然迁徙于势力之外。

黎枝望着他的背影,深灰夹克立领上,短短的头发精神利落。这撑直的背脊,不知经历过多少阴暗磨难。她心头肉就这么拧了一把。

风水最好的位置,墓碑安置在花团锦簇里。

许元沁的照片依稀褪色,不变的是照片里的人嘴角的微笑。哪怕是静止,都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眼神的温婉和柔软。

宋彦城伏腰,轻手拣去上面的杂草树叶,“妈,我来看您了。”

黎枝也跟着照做,静静无言。

“介绍一下,这位是黎枝,您可以叫她枝枝。”宋彦城牵起黎枝的手,领着人站在墓碑前,平声说:“她是我女朋友。”

照片里的许元沁笑意不消,目光沉静。

黎枝抿了抿唇,微笑说:“伯母您好。”

宋彦城说:“我带她过来,是想让您见见她。也希望您保佑她,平安顺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黎枝眼热,扭头看向他。

宋彦城低头看过来,“我妈人很好,这些年一直护我平安。就是,很少给我托梦了。”

黎枝软声,“那是因为伯母在天堂过得还不错,有事儿才托梦,这是各自安好呢。放心。”

宋彦城笑了笑,告诉她,“这是我第一次带人来见她。”

黎枝歪头靠着他肩膀,“一带就带来了人间富贵花。”

宋彦城掐了把她的脸,“哪有这么夸自己的。”

黎枝蹲下来,继续扫墓,唠嗑似的跟许元沁告状,“伯母,彦城总欺负我,不是掐我脸就拽我胳膊,您回头一定托梦管管他。”顿了下,她手拢在嘴边,小声说:“其实是他想您了,您托梦来见见他。”

“还有呀,我是演员,演的戏会越来越多,我从小没有爸妈,所以我特别羡慕被妈妈疼过的孩子。我以后常和彦城来看您。”黎枝对着照片,笑意真诚,“我喜欢您儿子,我会尽我所能的,给他温暖,让他好好生活。”

宋彦城低了低头,躲过这阵山风。

他又闭了闭眼,忍过这波湿意。

这一上午,两人在墓前陪许元沁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宋彦城脱了外套,铺在石凳上让黎枝坐。他跟他说起往事,说起贫苦却快乐的少年时期,说起母亲年轻时是个美人儿,还说他在宋家孤独无助的这十年。

宋彦城像一个满腹经纶的说书人,平平无奇的语气里,全是自己的故事。

他还说起明熙,说她如何作弄欺骗,也不否认,自己在那时候的某一瞬间,是真的对这女孩儿动过心。他以为是善意的橄榄枝,结果是恶意的欺瞒和戏弄。

他的少年春心,折腰在了一个很不值当的谎言里。

黎枝静静听,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默然无声地将他拥入怀里。

她说:“都过去了,以后你有我疼。”

午后下山,太阳高悬,但这里像是风水宝地,连温度都带低了些。宋彦城走在前头,怕黎枝摔,一直牵住她的手。

宋彦城忽然顿住脚步,侧过脸问:“枝枝,你就没想过找找父母?”

黎枝摇头,“没,不强求了。找到了,总会忍不住问原因。问出来了,我伤心,问不出,也伤心。既然都是伤心,那就不去惹这个事儿了。当初既然没想过日后相见,那现在也就犯不着去祝福他们各自安好了。”

宋彦城一时无言。

“不过,我倒是很想找找资助我上学的那位恩人。”黎枝是真心实意地感谢他:“如果没有这个人,我走不到现在。”

宋彦城笑了笑,“好人好报,他现在过得很好。”

黎枝点头,“一定!”

快出墓园时,宋彦城拉住她的手,“等等。”

黎枝转头看他,“怎么了?”

宋彦城眼神温情,“还有句话忘了告诉我妈。”

黎枝那句“什么话”还未来得及问出口,脸颊就被他迅速亲了一下。

“我爱你。”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53章 试衣间 下一章:第55章 解约(事业线)
热门: 浮世织香录 武林客栈·日曜卷 冰岛人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冒死记录 万里江山一孤骑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结局 剑侠情缘 强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