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救美

上一章:第49章 和好 下一章:第51章 夺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枝第二天在明丽阳光中睁开眼。其实才六点,但夏天真的到了,这几日的海市天气好得不像话。微风卷着窗帘轻漾,卧室里点了一夜的精油香都变得活灵活现。

身边是空的,黎枝裹了件宋彦城的衬衫赤脚走出去。宋彦城早醒了,站在厨房里做早餐。黎枝的脚步顿住,隔着三五米的距离静静看他。他头发软下来,显得更年轻,身上松松垮垮裹了件深色睡袍,垂顺贴身。在日光里反出淡淡的光。

“醒了?”宋彦城回过头,对她笑了笑。

黎枝啊的一声,捂住胸口,一副“中弹”的表情,“你射中我了。”

宋彦城挑眉,“嗯,昨晚是中了挺多。”

黎枝:“……”算了,论不要脸,他总是略胜一筹。

黎枝从后面环住他的腰,侧脸枕着他后背,“城哥你太优秀了,采访一下,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什么感想?”

宋彦城扬嘴,“夸我还是夸自己呢?”

黎枝赖在他身上撒娇,蹭完左脸蹭右脸,手从他腰间往上移,使坏地揉了揉他腹肌。宋彦城用脚后跟轻轻挨了挨她光洁的小腿,哑声说:“顽皮。”

黎枝闭上眼,深深呼吸,全是宋彦城的味道。

“既然我这么好。”宋彦城忽问:“那你什么时候把我带出去溜溜?”

半玩笑半认真,是想要她一个答案。黎枝想了想,说:“我拿影后那天吧。”

宋彦城:“拿影后之后,你还能要我?”

黎枝连声保证:“要的要的,你八块腹肌诶!肯定要的!”

宋彦城一时情绪复杂,琢磨着是该高兴还是失落。

吃完早餐,宋彦城问:“说吧,又要几天才能见你?”

黎枝忍俊不禁,旋上口红说:“越来越有觉悟了。”

宋彦城一副认命的样子,拿起外套给她披上,深吸一口气说:“我不打扰你。”

时间来不及了,黎枝戴上墨镜闪人,走到门边时,转身朝他抛了个飞吻,“城哥么么哒!爱你哦!”

黎枝八点到公司,毛飞瑜等在门口,“差点迟到啊你,你没开车啊?”

黎枝摘了墨镜,“我车坏了,去修了。”

毛飞瑜震惊:“昨天才提的新车,就坏了?”

黎枝嗯了声,“撞上一头猪,引擎盖冒烟了。”

毛飞瑜无语片刻,随她一起进电梯,说正事:“枫姐这个时候让开会一定没好事儿。你呢,到时候少说话,留点余地,我来跟她说。合同这块儿一定不能妥协,不然以后就没主动权了。”

黎枝拎得清,“好。”

会议室里,除了枫姐,公司商务组的负责人竟然也在。见到黎枝笑脸相迎,一水的好话恭维起来:“枝枝的发展真好,低调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

毛飞瑜站在黎枝前面,笑眯眯地问:“呀,头一回受您夸奖,受宠若惊啊。”

枫姐正眼没瞧他,而是对黎枝亲近平和,递过一份合同草案,说:“你看看这个,FS的品牌经理亲自找我来谈,拟邀你出任他们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黎枝懵了懵,FS是个日化品牌,它下面有很多生产线,囊括了各类日化用品,在国内的市场占比很大。虽不走高端路线,但优质优价巩固了不少消费群,称得上国货之光。他们给的邀约,是即将推出的化妆品系列的品牌大使。

黎枝能挣钱,枫姐立刻好脸相待,“枝枝我一直好看你,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枫姐呢,是个讲道理的人,也喜欢聪明人。别的事,先搁一边。咱们互惠互利,公司高层会全力支持你的发展。”

黎枝心里门儿清,枫姐这人最会见风使舵,既得利益才是真理。她礼尚往来,亦笑意和煦,握着枫姐的手亲亲密密,“谢谢枫姐提携照顾。”

枫姐甚是高兴,把她带离几步,意有所指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你是个聪明女孩儿。你给公司一分面子,公司自然还你两分颜色。合同规矩是人定的,随时能改。别受人蛊惑,逞一时意气,意气算什么?能有交情可靠啊?”

枫姐瞥了眼后边的毛飞瑜,冷呵,“教坏艺人。”

黎枝脸上挂着笑,不减分毫,“枫姐,我这人呢,做事儿比较认真。有一说一,遵纪守法,该干吗就干吗。不是我的,我一分不要,是我的,一分也拿不走。”

枫姐脸色一僵,笑意讪讪挂嘴边。上一秒还亲密相握的手,倏地松开来。黎枝站在那儿,背脊笔直,姿态从容,没点儿逊色。

从公司出来,毛飞瑜乐得笑个不停,黎枝白他一眼,“神经病啊。”

“你还挺刚啊。”毛飞瑜乐呵,“枫姐脸都青了。”

“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黎枝说:“枫姐如果真的为我好,她就不会这样。那就半斤八两吧,我也犯不着对她言听计从。”

“你跟公司的合约只剩半年,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黎枝抿抿唇,一时没说话,她歪着头,朝毛飞瑜眨了眨眼,“要不,咱俩单干呗?”

毛飞瑜伸手就是一巴掌贴她脑门儿,“瞎安排。”

黎枝嘻嘻笑,“小毛哥你也会怂啊?”

毛飞瑜不容她胡闹,等红灯的时候,他有心提醒:“枫姐什么人我最清楚,明枪暗箭的,喜欢给人下绊子,使阴招。我俩算是把她得罪干净了,你以后对她提防着点,多个心眼。”

黎枝下午回去看奶奶,死乞白赖地求了半天假出来。

尚蔚蓝打麻将才回,黎枝见她精神还不错,也就放了心,叮嘱说:“您以后控制打麻将时间,久坐循环不好。”

尚蔚蓝问:“小宋没来啊?”

“他上班儿呢。”黎枝又悉心清点她的常备药,快吃完的放在一边。

“哦。”老太太说:“那你下次叫他一起来吃饭。”

黎枝笑了笑,挨着奶奶坐下,“您觉得,他人怎么样?”

“蛮俊的,比你长得俊。”

“哪有,我美死了。”黎枝抿了抿唇,看向奶奶,“如果我想和他……”

话还没说完,手机响,黎枝一看,竟是枫姐打来的。

“枫姐。”

那头公事公办的语气,“枝枝,FS的副总今天到海市,想与你沟通一下合作细节。下午五点,公司派车来接你,一起吃个饭。”

黎枝想着,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便应承下来,“好,我会准时。”

最终还是没能尝到奶奶的手艺,黎枝给她留了一万块钱,用力塞她手里,“你必须买点好吃的,按时吃药,乖乖睡觉,不许总打麻将。隔壁小强叔会给我通风报信的,你要不乖,下次我就不回来了。”

公司的车按时来接,黎枝化了淡妆,想着是见品牌方,所以特意换了件郑重一点的长裙。她戴着墨镜,问司机,“小毛哥自己开车过去?”

司机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黎枝不作他想,转头看窗外。到吃饭的地,司机直接把车开去地下停车场,黎枝坐电梯上楼,枫姐早早等在长廊。她看着黎枝笑了笑,张开手,“哟,这身衣服真好看。”

黎枝弯了弯唇,“枫姐。”

“走吧宝贝儿,”枫姐笑意盎然,亲密地挽住她的手,“人都在里边儿,进去吧。”

奢华的水晶吊灯光彩琉璃,脚下的花簇团纹地毯厚重消音。枫姐推开宽大的红木门,扬高声音极尽热情:“看看,咱们的小花旦来了。”

包厢宽大,装潢华丽,夸张的圆桌上,列位八九位男士。黎枝愣了愣,在没见到毛飞瑜时,她心里已经明白过来。

枫姐推了一把她后背,“愣着干吗?快去跟齐总打声招呼。”

七点,城市日光谢幕,华灯初上。高架桥上车影混流,尾灯齐齐亮起,像是串出了一条条钻石项链。毛飞瑜一边开车一边拨黎枝的号码,通了,没人接。

他打给同事,都说今天没见着她,后来造型组的一同事提了句,“下午我看见李司机开车出去了,他说是去接黎枝呢。”

毛飞瑜赶紧打给司机,听了两句,他脸色就变了。

枫姐熟视无睹,故意晾着他电话,响了七八遍才走到包厢外接了。毛飞瑜没好语气,“你把黎枝带去哪了?”

枫姐阴阳怪气的,“能去哪?吃个饭而已。”

“吃什么饭!”毛飞瑜吼道:“你把她怎么了?!”

“我能把她怎么?她有手有脚,难不成还能绑着来?”枫姐不带怕的,声音尖锐,“毛飞瑜,注意你的态度!”

“我注意个屁!”毛飞瑜对着方向盘一拍,刺耳的喇叭响突兀尖利,“你让她接电话!喂?喂!”

枫姐直接挂了。

毛飞瑜大喘气,很快冷静。他又打给司机,要到了地址。然后没犹豫,电话直接拨给了宋彦城。此时的宋彦城正开车从公司出来,看到来电人还不解,这个经纪人有意思啊,打他电话上瘾了是吧。

宋彦城对毛飞瑜不算有好感,大概是见过的几次,他都在和黎枝争执,脸红脖子粗的,实在不是斯文人。宋彦城按了蓝牙接听,“你有什么事?”

毛飞瑜着急道:“黎枝被公司安排去饭局了,我现在联系不上她,那个地方是会员制,你赶紧过去!宋总……拜托了。”

最后三个字,毛飞瑜是带着乞求的。宋彦城一个急刹,直接在原地越黄线调头,“你先过去,我马上来。”

——

包厢的空调开得高,不开窗,空气都是粘稠的。黎枝进来就明白了,枫姐这个老狐狸给她设了套。什么品牌负责人,压根就没来。一群自称制作人,出品人在那儿虚与委蛇。

枫姐和他们熟络,殷勤奉承,这个张总那个哥的,叫得是谄媚油腻。推杯换盏里,多的是虚伪客套,逢场作戏。枫姐暗示了黎枝好多次,想她有点眼力见儿,赔赔笑脸。但黎枝特反感被骗这种事,自己不痛快了,更犯不着对你搭戏台子。

黎枝坐在那儿,收了笑脸,不苟言笑,背脊挺得笔直。

枫姐给她夹菜,“枝枝来,尝尝这个鳕鱼,补充胶原蛋白。”

对面的胖子男士拿着筷子在空中点啊点,“对对对,这个好,吃了皮肤又白又嫩。”

黎枝连敷衍都懒的,端着果汁假装抿。枫姐脸上挂不住,凑过脸,笑着低声:“你还没成角儿呢,在这跟谁摆谱?你要不配合公司的工作,就按违约来算。”

黎枝终于扬起微笑,偏过头,就像是在亲密闲聊。她一字一字地说:“枫姐,谁不厚道,您心里真没谱?”

枫姐脸色讪讪,看着她,被噎得半晌没吭声。

“来,大明星,我敬你一杯。”一个自称什么制片人的李总站起身,肥硕的肚腩都快贴到了桌沿。他端着两杯酒走过来,笑得眼睛缝都快没了,“我一杯,你一杯,我一口干,你可以慢点喝。”

饭桌上的人跟着起哄,“老李最会怜香惜玉。哎哎哎,黎小姐,你不能顾此失彼啊,喝了他的,我们的也要喝。”

黎枝坐直了些,笑得温和恬淡,不搭腔,也不接过那杯酒。她就这么沉默着,把这位李总干晾在那。

枫姐挂着笑,打圆场,起身替她接了那杯酒,“枝枝脸皮薄,受宠若惊了。你放心,李制片人很好,喝吧。”

黎枝姿势不动,仍是这么坐着,把气氛坐尴尬了。枫姐面上挂不住,刚要开口,包厢门象征性地敲了敲,然后推开。

缓慢从容的男音带着浅薄笑意,“看来是走错地了。”

黎枝背脊一僵,不可置信地转过头。

宋彦城一身黑色商务风衣,笔笔挺挺地站在门边。他往这边走来,一步一步的,慢而沉。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何种情况。

宋彦城没看黎枝,负手于背后,走到枫姐旁边,看着她,淡声问:“这么想喝酒?”

枫姐狐疑皱眉,眼神警惕。

宋彦城慢条斯理地拿起李总手上的那杯酒,目光平静,未见一丝波澜。下一秒,他猛然掐住枫姐的下巴,逼得她直往后退。宋彦城没撒手,反而越发用力,逼得枫姐不得不张开嘴。他把那杯酒直接往她嘴里倒,“既然这么想喝,那就喝个痛快!”

白酒呛人,枫姐咳得脸都红了,嘴角衣领全是水渍,狼狈得没有形象可言。她脸红脖子粗,指着宋彦城在发抖:“你!咳咳咳!咳咳……”

宋彦城拎着酒杯,杯口往下扣,在空中晃了晃,一松——稀里哗啦一地碎片。他拿起纸巾,仔仔细细地把手擦干净,然后揽着黎枝的肩,沉而有力地将人带了出去。

一路无言,出电梯,走过大厅,跟着旋转门绕出去。室外清冽的空气卷走压抑许久的郁气,黎枝好像搁浅的鱼儿重回水里,她深深吸了口气。

毛飞瑜急这跑来,对着黎枝拍肩打背的,“你没事儿吧?那死三八没对你怎么样吧?”

黎枝扛不住他这么下狠手,皱眉哑声,“我都要被你拍吐血了。”

能这么说就是没事。毛飞瑜摸了摸额头,松弛下来,“我他妈吓死了。”

黎枝低着头,情绪不高,手指交叠得捏在一起,看起来很平静。宋彦城牵起她的手,紧紧包裹于掌心。毛飞瑜眼尖,那句“放开!别被拍”到了嘴边都生生给咽了回去。

回到车里,毛飞瑜四处打电话,是想从媒体朋友那儿试探一下消息。他说话委婉,圈子绕来绕去的。宋彦城听不下去,“你不用打探,今天吃饭的人不敢把消息走漏。”

毛飞瑜也是关心则乱,叹口气,“也是,能让徐枫请吃饭的,不是有钱就是有资源,也怕影响自己。”

黎枝披着宋彦城的外套,缩在副驾驶,扭头看窗外。

宋彦城今晚明显是要带她回自己那儿,毛飞瑜也没说什么,只在下车的时候,绕到驾驶座这边敲了敲车窗。

宋彦城滑下车窗,看着他。

毛飞瑜面色平静,倒有几分托付的意思,“她脾气不太好,犟得跟头牛似的,有时候说话也不好听,但人不坏,没什么害人之心。而且吧,这女孩儿吃苦过来的,从籍籍无名到现在能挣点糊口钱,不容易。今天这情况,只是她过去两三年里的习以为常。你……多看着她点儿。她不懂事的地方,您多担待。”

宋彦城望向他,手指搭在方向盘上,只说了一句话,“她是我的人,用不着担待,我应该的。”

毛飞瑜呵的一声,调侃道:“嚣张啊,花花公子吧这么会说话。”

宋彦城还是那副淡定表情,“不止会说,做得也挺好。”

说完就升上车窗,一骑绝尘了。

停车场里下车,黎枝唰的一下蹦上他的背,低声说:“城哥背我。”

她轻,宋彦城一弯腰,顺着她腿窝就把人背起来了。黎枝搂着他脖子,蔫耷耷地枕在他肩上,小腿儿一晃一晃的。

宋彦城:“那女的什么来头?”

黎枝叹了口气,情绪不高道:“她和小毛哥一直有点儿小矛盾,然后我最近合同上出了点纠纷,双方扯皮呢,明枪暗箭的,没少费心。”

宋彦城皱了皱眉,“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黎枝低眉垂眸,实话实说:“不想给你添麻烦。”

宋彦城掐了把她的腿侧,挺重的一下,疼得她嘶声吸气,“野人啊。”

野不野的,宋彦城没呛声。背着她稳稳当当的,一路沉默回了家。回家后也相处自然,没什么刻意为之的紧张和关心,他让黎枝先去泡个澡。

浴室里水声响起,宋彦城去书房打了个电话。

黎枝裹着浴巾出来时,他正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电脑。黎枝凑过去,“城哥香不香?”

宋彦城八方不动,“臭。”

“去你的。”黎枝轻拍他后脑勺,回卧室换衣服。

宋彦城听见她手机响,听见她接电话,隐约的通话声,她听多言少。十分钟后,黎枝握着手机,慢吞吞地从卧室走出来,一脸懵圈的凝滞表情。

“枫姐打来的,她,她在电话里跟我道歉,还,还说明天当面儿亲自跟我赔罪。”黎枝眨了眨眼睛,不傻,看了宋彦城几秒,立刻反应过来了。

“你给办的?”她绕到他面前,慢慢蹲下,仰眼看着他。

宋彦城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眉间沉静笃定,淡声说:“不许人欺负你。”

黎枝抿嘴笑,笑着笑着,眼里有了薄薄湿意。

宋彦城的指腹摩挲着她眼角皮肤,极尽温柔与耐心,“不用怕麻烦,那是外人。我的人情脸面,我的人际因缘,不给自己女人用,还能给谁用?喜欢拍戏就去拍,不经你同意,什么深圳上海北京广州,我通通不去探班。你可以勇往直前有事自己担,但枝枝也可以尝试一下,我给你遮风挡雨有路可退的感觉——试试把头靠在我肩膀,脖子断不了。”

黎枝的脸枕着他大腿,眼泪无声的,汹涌的往下淌。

她没有发出丁点声音,像一个在黑暗里吃糖的小孩儿,安静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吓走了这颗糖。

宋彦城温暖的手指轻捏她后颈皮肤,此刻也无言。

两人静静依偎片刻,缓过这阵劲儿了,他顺口问起:“我听惟悉说,你没接他那部戏。他说他给你开的片酬比另一部高多了。你怎么会选那一部?”

黎枝身体陡然陡然一紧,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答。

宋彦城不疑有他,意味深长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把人从腿边捞起,似哄似诱,“走吧,宋总教你系领带。”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49章 和好 下一章:第51章 夺奖
热门: 阴缘伞 无限气运主宰 避雪传奇 万历十五年 女巫角 修炼时代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女生寝室2:灵异校园 神魔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