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成就

上一章:第44章 剧本 下一章:第46章 想念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黎枝第二天是被手机短信震醒。

天刚蒙蒙亮,六点光景。昨夜太投入,窗帘都没完全拉上。一层薄纱被风卷动,初夏的早晨仍有一丝凉意。短信是姜棋坤发的。

“小黎,清台斋出了新菜式。即将开始路演,不如一起吃个便饭。”

黎枝的瞌睡醒了七分,身上的不适也被淡忘。她自然清楚姜棋坤的本真意图,仍是想游说她接下《20岁》这个本子。

腰间一只手横打过来,把她拨进怀中。宋彦城闭着眼,蹭了蹭她的头发,声音是哑的,“不睡了?”

黎枝嗯了声,“回个信息。”

宋彦城睁开眼,听出了她话里的意兴阑珊。掰正她的脸一番细端,“有事?”

黎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静了静,如实说:“有两个剧本找我,一个是姜棋坤老师推荐的,一个是孟总那边的。”

宋彦城明白过来,“为难了?”

黎枝没应声,他当默认。

宋彦城宽解她,沉声道:“你不用顾忌人情脸面,孟惟悉或是姜棋坤,都用不着。接你喜欢的就好。别弄得还有偶像包袱了。以前就是这么过的,现在应该更坦荡才是。”

黎枝听着他的心跳,食指指腹在锁骨上画圈圈。

宋彦城揽着她的肩,修长手指有下没下地轻敲,“你若不好意思开口,惟悉那边我来说。”

默了默,黎枝说:“姜棋坤老师对我很好,他约我见面谈。可,可我。”

宋彦城明白了黎枝的决定,吻了吻她额头,“去吧,我陪你。”

晚饭定在六点,宋彦城开车送她去清台斋。虽然这地方远离市区,客人都是会员制,但为避嫌,宋彦城仍然不下车,“你自己进去,有事打我电话。”

他抱了抱黎枝,“没事,我不走,就在车里等。”

黎枝踏进夜色里,好像一股劲儿撑着后背,也没那么忐忑与逃避了。

侍者引路,黎枝敲了敲包厢门。姜棋坤亲自开的门,笑了笑,“来了啊。”

“姜……”黎枝看清他身后的人时,顿时呆在原地。

傅宝玉一身改良式旗袍裙装,年逾六十,气质依旧华贵典雅。她看向黎枝,声音不疾不徐,“如今请你一趟不容易了。”

黎枝捂嘴,泪水蓄涌眼眶,“师傅。”

傅宝玉在电影学院执教数十载,年轻时是国家特级话剧演员,斩荣无数。见爱徒如此,也不舍再疾言厉色,动容说:“我从南京赶来,一是想看你过得好不好,二是……罢了,先吃饭。”

黎枝收敛情绪,扶她坐下,眼圈仍是红的。

姜棋坤缓和气氛,通知侍者可上菜,三菜一汤,清淡雅致,不摆排场。黎枝给二位长辈盛汤,手腕上的链子轻碰碗壁。

傅宝玉说:“伊卓上月来看我,跟我说起你毕业之后就再不联系。今儿我想问你一句真话,是不是师傅刻薄你,或是得罪了你。”

黎枝难受得直摇头,哽咽道:“不是的,师傅。”

傅宝玉慈眉善目,语重心长,“你是个自尊心强的孩子,有胜负心,也有敬畏心,但我很早就教过你,再厉害的加持,也会败于心态。”

黎枝低着头,咬住嘴唇不吭声。

傅宝玉痛心疾首,“就这两年,你把师傅教你的东西全给忘了。”

黎枝闭上眼,两行眼泪忍之又忍,愧疚难当,挤出一句,“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出成绩,让您失望了。”

傅宝玉摇摇头,也是惋惜难当。她扶正黎枝的肩膀,“所以,你为什么要拒绝姜老师给你的剧本?”

伤口扯开,黎枝只觉一阵绞痛,“那是盛星写的。”

傅宝玉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手背,“盛星是我最欣赏的一个学生,你是我最喜爱的徒弟。如果他还在,一定会是行业里,最有潜力的接棒人。”

盛星才华横溢,可惜陨落太早。傅宝玉眼里恸色隐隐,对黎枝语重心长,“这是盛星交给我的最后一份‘作业’。枝枝,难道你想看它就此埋没,永远沉睡在纸页上吗?”

黎枝红着眼睛,“师傅,如果不是我发的那条信息,他根本不会出寝室来找我,就更不会碰上车祸。是我害了他,我过不去这道坎,真的过不去。”

多年暗藏心底的秘密揭开,黎枝只觉痛苦。

傅宝玉亦短暂无言,半晌,才缓缓开口,“那只是意外,错的是肇事司机,不是你。黎枝,如果今天,盛星还活着,他一定跟我一样,最想要你来参演。”

黎枝埋下头,薄瘦的肩膀伴着啜泣微微颤抖。

一旁的姜棋坤给她递来纸巾,蹲下来,轻声相劝:“你师傅年龄大了,为了你,从南京亲自过来一趟不容易。她是真心为你好,疼你,护你,爱你,并且从未放弃你。”

一小时后,一行三人从包厢出来。黎枝搀着傅宝玉,听她谆谆教诲,问及生活,事业,最后说道:“你这孩子就是犟,只要你愿意,你能少吃多少苦。”

黎枝笑了笑,“我要真来找你走后门儿,就当不了你最喜欢的徒弟了。”

傅宝玉哎呀一声,指着她对姜棋坤说:“看看,看看这顽皮相。”

姜棋坤笑道:“小黎是个明白孩子,这条道上,总是要自己吃苦才能成长得更快。您老没看错人,还是您眼光好。”

傅宝玉笑呵呵的,一扫之前阴霾,始终握着黎枝的手再三确认:“我让人跟你联系,合同按程序来,该有的片酬,待遇,一分也不少。”

黎枝点点头,“嗯。”

姜棋坤自己开车来的,“小黎回哪儿?送送你。”

黎枝下意识地瞥了眼不远处,那辆黑色卡宴正往这边开。车停下,滑下车窗,静候在两米远的地方。距离很近,足够看清宋彦城的脸。

姜棋坤反应过来,“小黎有人来接了。”

傅宝玉看了一眼,“是吗?”

黎枝侧身挡住他们的视线,风轻云淡地说:“是一个朋友,顺路的。”

就此告别,黎枝上了宋彦城的车。他转动方向盘,驶上主路后才问:“解决了?”

“你怎么知道?”

“你会笑了。”路上车少,宋彦城单手控着方向盘,闲聊说:“什么剧本?”

黎枝脸色一晃平静,淡声说:“就一般的题材。”

宋彦城不疑有他,就此揭过话题。回到温臣公馆,黎枝揉了揉发胀的脖颈,“我明早的飞机去青岛,有段时间不能回海市。资方排了七个城市路演,最后一站是海市。”

宋彦城平静,“习惯了。”

黎枝侧头看他,“委屈啦?”

宋彦城勾笑,扯着她的手把人搂进怀里,在她下巴上舔了舔,“你晚上伺候得好,就不委屈。”

黎枝踹他一脚,“正经点!”

一听她明天又要走,宋彦城就正经不起来。这一晚没让她好过,也豁出去了,把自己当祭品献给了黎枝。黎枝嚷得最多的就是疼,宋彦城说得最多的就是——忍着。

次日,黎枝差点没赶上飞机,被毛飞瑜喷得狗血淋头,“你个死丫头,要不是我有素质的份上,真问候你祖宗!”

黎枝:“你骂呗,我连我爸妈是谁都不知道,随便骂。”

毛飞瑜气得想戳她两下。有惊无险上飞机后,他说正事,“《20岁》的出品方已经联系了我,明天发合同细则。这事儿先压一压,别跟枫姐和公司说。当初你的经纪约签得很敷衍,许多合约阐述不细化。这本子是你自己找的,与公司没关系。”

黎枝无言。

“当然我也尊重你意见。”毛飞瑜说:“你若不想争,片酬就和公司三七分,图个和平清静。但以后在合同这块儿,就没话语权了。”

黎枝点点头,“嗯,听你的。”

这就算是统一战线了,毛飞瑜松了气,搓搓手说:“晚上七点的首映,别说,我也挺期待的。”

黎枝眉间有了自信之色,“能把你美死。”

什么美不美的,谈不上。现实题材的片子也不是选美打光之类的。人人有缺陷,拍得真实,甚至能看清老演员脸上的毛孔和沟纹儿。这是一部悲剧色彩的电影,压抑、沉闷、共鸣、悲恸。首映结束后,观影席早已有人泣不成声。继而掌声、鼓励、喝彩,像一场交织的梦,从荧幕拉进现实。

第一批的观众自然以一些著名的业内人士为主,受邀的自媒体也在观影后纷纷表达观点,除去对内容的褒奖,还有对演员的评价:

“如果大家买票走进电影院,请一定留意王梦花的扮演者。”

“真的惊喜了! 宝藏演员!个人观感,这个女配比女主角吸引人。”

“独自美丽时芷若,别碰瓷:)”

“某些人粉丝有病?好好看个电影都能被你们说碰瓷,谁碰谁还不一定呢。”

因为电影还没有上映,所以黎枝的微博粉丝增加并不多,但悄然变化的是,倒有许多业内人士主动关注了她微博。黎枝秉着礼貌原则,都会回关。枫姐打来电话,十分欣喜地告诉,已经有不错的商业资源找上来了。

路演持续半个月,每到一座城市,就迅速化妆,做造型,沟通现场的提问。姜棋坤十分照顾黎枝,每每媒体采访摄影时,他都示意黎枝走到身边。

到西安是十天后,《指间月光》如期上映。首日票房破亿,第二日票房破2亿。很难得的,一部不那么“青春主流”的电影取得这样的成绩。

而关于黎枝的评论越来越多。她的演技,她在镜头前的表现力,王梦花这个角色的悲剧色彩,都无形之中替黎枝添砖加瓦。

她的微博下,越来越多的“观众”前来打卡。

黎枝依然不发微博,但她的粉丝后援会十分给力地搬运各种集锦。一时间,黎枝在《跟我去远方》里的表现被大家津津乐道,吸了不少路人粉。

“场地问题,北京的路演改时间,空出一天假,我建议你先飞北京,在酒店休息就行。”毛飞瑜将行程编得清清楚楚。

黎枝这几天累惨了,人都瘦了一圈儿。加上换季之时的不适应,鼻炎也有点犯了。她刚吃了抗过敏的药,说:“不不不,我回一趟海市。后天再飞北京。”

毛飞瑜目光探究起疑,要笑不笑地问:“看奶奶啊?”

黎枝点点头,含糊地啊了声。

“啊你妹!”毛飞瑜一声暴吼,顾忌周围有人,所以压低声音警告,“你他妈迟早有天捅娄子!”

黎枝任他骂,低着头灰溜溜地闪人。

她执意回海市,因为宋彦城这几天显然逼近发疯状态。倒也不是大吵大闹,而是用他独有的方式冷不丁地提醒自己被冷落这件事。

黎枝告诉他自己今晚回海市的消息后,宋彦城愣是把她的航班信息,几点几分到逼问得清清楚楚。黎枝略有顾虑,“你就别来接机了吧?”

宋彦城气得脸发绿,“你真想让我买电影票,进电影院才能看到我女朋友是吗?”

黎枝:“……”

狠话气话发泄就完事儿,宋彦城最后仍是听她的话,没有开车来接。黎枝到家后,宋彦城怼上来就没让她有缓气的时间。

云雨两场,一场比一场暴雨连天。

小金毛已经习惯这一切,佛系淡定地坐在狗窝里静夜思。事后,黎枝躺在宋彦城怀里,心跳未平,好几次感觉本就过敏的鼻子更加窒息。

她深深呼吸,终于有力气说话,“我明……”

“不想听。”宋彦城淡声打断,“不想听你一回来就说什么时候走,不想你躺在我怀里脑子里考虑的全是工作。不想要这些废话。”他说。

安静几秒,黎枝倏地翻身,堵住了宋彦城逼逼叨叨的嘴。

身体臣服比任何言语都有效,恍惚之间,黎枝甚至觉得,自己像一个渣女转世。这想法一冒出来,她噗嗤一声乐了。

宋彦城提拎着人,一用力,然后调侃着语气沉声,“来我上面。”

小别之后的重逢,有那么点势均力敌的意思。这一次下来,黎枝大有翻身做主人的气魄。缓劲许久后,两人饥肠咕噜,黎枝都快有点低血糖。

她穿着宋彦城的衬衫,赤脚下地去厨房煮牛奶,然后伺候大爷似的,把牛奶喂到了宋彦城嘴边。

“看我电影了没?”她无不得意。

“忙。”宋彦城故意轻描。

“切,你都不知道本仙女多好看。”黎枝不满撒娇。

“那倒是。”宋彦城一口牛奶没下咽,溢出两滴于唇角,然后倾身贴了贴她的脸,下流沉声:“有个地方特别好看。”

黎枝拿枕头捂他脑袋,脸颊烫得能烧水,“毛病。”然后走去沙发边,“借你电脑用用,我回封邮件。”

宋彦城嗯了声,伸手掐了掐眉心。

他电脑没关,开屏就恢复,还停留在上次未退出的画面。

黎枝愣了愣,鼠标慢慢往下滑。播放列表里,竟都是她入行以来演过的电视剧和乱七八糟的路人广告。没有一部是主角,都是立马死的那种配角。

黎枝有点懵,“你,你。”

宋彦城倒平静,“没事随便看看。”

这那叫随便看看。黎枝可以想象,在她去全国各地工作的时候,不能见面的时候,被冷落的每一个夜晚,宋彦城独自窝在家中,一部一部看她的作品。

微光从屏幕溢出,蹭亮他的脸。他的身边,他的这个家,他孤独得只剩一条金毛。

黎枝震惊之余,又逐渐心软。她不忍心,看向宋彦城说:“这几部我都只有一集的戏份,你不用全部看完。”

宋彦城聊起观后感,皱眉不悦,“从女主到女三,都没你好看,演技不行,长相不行,剧组是脑袋进水了,暴殄天物。”

黎枝笑得眼热,“谢谢捧场啊。”

隔着距离,两人四目相对,静了一会,宋彦城说:“我的枝枝会是好演员。一定。”

后半夜,黎枝已熟睡,她是真累了。头埋在被窝里,只留鼻子在外换气。宋彦城却无睡意,他起身下床,轻声走出卧室。

时间已至凌晨,天气预报说海市明儿变天,现下已起夜风。

书房的电脑开着,宋彦城抽了根事后烟,人是越发清醒。黎枝微博下的评论仍以路人为主,多是赞美友善言论,但也不乏一些攻击性的言语。

在看到其中一条:“没觉得演技多好啊,跟时芷若比差远了,免鉴定,纯路人。她是带资进组的吧?”

就这破评论竟然还有一百多个赞?

宋彦城只觉荒谬至极,手指在键盘上行云流水,直击痛点:“请晒电影票。”

网友2:“长得一般般,没时芷若好看。TP春季新品推荐官时芷若了解一下。”

S:“熬夜没让我眼睛痛,但你。”

网友3:“什么人都能蹭热度了,呕吐。”

S:“帮你@ 精神病医院门诊李主任。”

网友4:“憨批。”

S:“干嘛把你母亲的名字公之于众?”

宋彦城这人毒舌得很,跟孟惟悉他们在一块儿时,都怕了他的暗箭伤人。宋彦城太护短,自己的人就见不得不好。

凌晨深夜,豪宅书房。宋彦城在电脑前冷傲回复羞辱性的网评。到最后,他杀红了眼,速度之快,一目十行。他看见一条:“跟哥哥在试衣间~他把我的新裙子脱下来,呜呜呜,点我头像,进来看和哥哥~羞羞啊~啊~”

宋彦城看了一半,十分脏眼,自动打入枝枝黑粉行列,追着人骂了十几条。

不多久,提示有新私信——“哥,我只是个卖片的(T__T)。”

宋彦城深吸一口气,丢开电脑,十指交叠放于腿间。他仰向皮椅靠背,闭目缓了缓思绪。“叮”的一声响,是微博有新消息提醒。

他点开,首先入眼的是一整版感叹号:

【黎枝粉丝后援会】:“这位果梨橙!!我关注你一整晚!!你愿意做枝枝的后援会的主持人吗!!!一起应援打CALL!!有机会见到偶像本人,得她亲笔签名的那种!!!”

宋彦城:“……”

这突然冒出来的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热门小说当真,本站提供当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当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44章 剧本 下一章:第46章 想念
热门: 爵迹·风津道 驱魔人 绝世皇帝 律政先锋 黑猫馆手记 北方夕鹤2/3杀人事件 窗帘后的男人 光之子 巴蜀图语2:蚕丛宝藏 柏林孤谍